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夏之花

更新时间:2019-07-12 00:12:58

夏之花 已完结

夏之花

来源:落初 作者:喜善大人 分类:玄幻 主角:夏克强夏雨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喜善大人原创的玄幻小说《夏之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夏克强夏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小喜新作推荐:《醉思仙》1350447  千年前,蜀山派开山祖师孤青真人临飞升前忽于醉中得窥天机,写下一诗名为《醉思仙》:  天池芙蓉出玉妆,芳魂异域暗生香。  长空破碎神斧坠,肝胆相照情未央。  千年后,少女那迦被恶魔般的神秘男子从异界带入这个仙侠的世界,这里有修真,有妖怪,有蜀山,有昆仑,有与她患难与共的叶氏兄妹,有与她情深意重的紫英师叔……当《醉思仙》里蕴含的迷题被一一解答,那迦却不得不面对一个更为难以解答的难题:回去还是留下?  此文绝非仙剑四同人,这里没有不通世故的云天河,只有贪财好色的叶长乐,没有高雅秀丽的柳梦璃,只有神秘莫测的叶未央。那迦也不是韩菱纱,她要演绎的是她自己和小紫英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呵呵,原来是满楼公子在这里啊,怪不得如此欢声笑语。”一个充满轻蔑的声音在夏花他们的桌前响起。

夏花三人齐齐抬头,又齐齐地白了脸。

“百户大人怎么到这种小地方来了?难道这里还能出什么大事吗?”花荣口气依然平静,但脸色却显然不平静。

“呵呵,有汉王府的满楼公子在此,可不就是件大事嘛。”秋离边说边把右脚踩在唯一空着的一张凳子上。

“咣当”一声,小强手里的鸡骨头掉在了盘子里。秋离抬眼看了看他,认出他旁边白着脸的少女便是在树林里骂过他的那位。他倒已经不再记挂那件事,但看到两人被吓傻的样子还是很高兴。

花荣的脸色更难看了,苦笑了两声,说道:“百户大人这又是何必,花某早已不是王府的人……也不再是什么公子……”

“哎呀!这叫什么话啊!”秋离故作惊讶,“我记得当初满楼公子可是信誓旦旦地说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怎么才离府没几天,就连人都不是了。”

花荣身子颤抖了一下,双眼看着桌子,说道:“花某不敢食言,只是王爷他、王爷他已经不需要我了,我……”

秋离没等花荣说完,便接口道:“那到是,王爷现在有了玉京公子,你又不比女人能传宗接代,确实没什么用了。”

此话一出,大厅里为数不多的食客都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向花荣,花荣的脸色也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秋离满意地笑了。

夏花很惊讶花荣居然和那个暴力男是旧识,可看到一向温和的花荣被暴力男逼得有些失态,心里难过,忍不住说道:“这、这位大人,花大哥又没做什么坏事,你、你为什么要为难他?”

秋离像老鹰一般盯着夏花看了一阵子,然后说道:“怎么?你没听明白?你以为你这位花大哥是什么好人?他不过是个以色事人的小倌。哦,说错了,是个失了宠的小倌。”

“我明白!”夏花飞快地说道。她虽然不像某些同学那样喜好看耽美文,但身为张美丽的女儿,她并非对此一无所知。但也正是因为母亲的影响,她并不认为男人喜欢男人是什么天大的错事,只要这感情是真挚的,也没有伤害到别人就行了。

心里虽然没有歧视,但夏花还是不敢回头去看花荣的神色,只能盯着秋离继续说道:“那又怎么样!明明是那个王爷喜新厌旧抛弃了花大哥,就算有人做了坏事,也是那个王爷……”

“阿花!不要胡说!”花荣急忙打断了夏花,又对秋离说道:“秋离,那日王爷允诺花某离开王府,自生自灭。可你这一路上多番刁难,到底是为何?”

“为何?秋某不过是看在你我曾经共事一主的份上,打算替你收尸而已。可你的命还真是硬,中了胭脂泪多日,不但没死,还有闲情找了个新相好。看来倒是秋某多虑了。”

大厅里似乎有人轻呼了一声。

“你、你真不要脸!”夏花不知道胭脂泪是什么东西,但听这意思应该是会害人Xing命的东西,又听到这个叫秋离的男子侮辱她和花荣的关系,又羞又气,只恨自己没有夏雨那种骂人不带脏字的本事。

“不、不准你欺负阿花!”小强也跳了出来,可被秋离一瞪,便又躲回夏花的身后。

“欺负你们?我堂堂锦衣卫百户欺负你们?就算我要欺负你们,你们又能怎么样?”

秋离今日穿的是便服,此时表明身份,先前还在一旁看热闹的人顿时一跑而空,客栈的掌柜都不见了影。谁敢招惹锦衣卫啊!

夏花想起电影里那些总是和大Jian臣狼狈为Jian、无恶不作的锦衣卫,丝毫不怀疑眼前的男子会抽剑砍了她,不觉地瑟瑟发抖。

“秋离,不论你我往日有什么恩怨,都只是你我二人之间的事,你若是个男人就不要为难这两个孩子。”花荣焦急地看着夏花两人。

听到这句话,秋离果然转过身来,冷笑道:“就凭你这个靠后面吃饭的东西也敢跟我说什么男人!不过也罢,听说满楼公子的剑术是得了王爷亲传的,今日就让秋某领教一番。”

花荣咬了咬牙,右手从腰间一抽,竟然多了一把软剑。夏花心里一跳,看来这位花大哥还真不是普通人。

“你、你们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夏花摇着两只手,试图阻止这场战争,但事实证明她不过是螳臂当车——根本没用。两个身影很快就交织在了一起。

花荣虽然学过些武功,剑法也还精妙,但和整日在刀剑里过日子的秋离比起来,自然算不了什么,再加上体力不支,很快就落了下风。秋离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样子,剑招越来越精狠。

夏花见花荣有危险,急得直冒汗,可自己又不会武功,怎么办啊?

这时,她看到和自己一样冒汗的小强,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小强,叫道:“小强!快、快发功!”

“发、发什么?”小强被她吓了一大跳。

“你的法术啊!快用你的法术帮花大哥一把!”

小强哆嗦着伸出右手食指,指着还在打斗的两人,嘴里口齿不清地念着咒语,可半晌都没有什么反应。

“怎么样?怎么样?”夏花焦急地追问道。

“阿花,我、我使不出来……”小强都要哭出来了。

“哎呀!你呀!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卡壳啊!”夏花也要哭了。这时,她抬头望去,正看见秋离挥剑向花荣刺去,而花荣已显然没有了躲闪之力。

夏花心中大喊一声糟糕,来不及多想,纵身一个远跳,恰好抱住了秋离的右腿。被她这么一拖,秋离的剑势慢了几分,花荣趁机一个鲤鱼打滚,躲开了追杀。

秋离心中恼怒,反手一剑挥来,夏花吓得把脸贴在了地上,手还是紧紧抓着秋离的右脚,就觉得头上有什么东西被削走了,禁不住又出了一身冷汗。

花荣担心秋离再对夏花下毒手,忙又执剑冲过来。秋离手上没空,脚也不闲着,右脚跟向后一踢,夏花便像坐云霄飞车般飞了出去,落地时才觉得胸口巨痛。

“阿花!你们快走!”花荣很快又陷入了险境,忙向夏花叫道。

“花大哥!”夏花此时也是有心无力,只能痛苦地大叫着。

“啊!”这声痛呼却是秋离发出来的。原来小强不知何时挂在了他的右臂上……用的是牙齿。

秋离两番受挫,气急败坏,左手握拳朝着小强眼鼻之间就打了过来。很快地,小强也如同坐云霄飞车般飞了出去。

“小强!”夏花爬起身来想要追过去,可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看着小强就要落地了,心里又急又悔。

恰在此时,一个白影一闪,及时地把快要落地的小强搂在了怀里。紧接着,一个鹅黄身影一闪,三尺青锋竟向着秋离而去。

“柳师妹!”白衣男子一声惊呼,可惜怀里抱了小强,没能及时阻止,鹅黄衣衫的少女已经和秋离战到了一起。

有了她的加入,花荣终于可以喘一口气。可这少女虽然年轻气盛,武功却不及秋离,很快便也手忙脚乱,娇喘连连。

白衣男子放好小强,忙赶了过来,只听“锵锵”几声,混战中的几人便被分开了,秋离的长剑架在了白衣男子的剑上。夏花惊奇地发现,那白衣男子的剑竟然没有出鞘。

“原来是武当派的高手,失敬、失敬。”秋离口里说着失敬,手中的剑却没有挪动半分。

白衣男子抢先收回长剑,拱手坐揖道:“在下武当派弟子江云风,我师妹年少不懂事,适才多有得罪,还望百户大人见谅。”

“江师兄,明明是他仗势欺人,我们干吗要给他赔礼道歉?”那少女不满道。

“柳师妹!”江云风沉声道,此时的他更显得威严。那少女似乎也有些忌惮,不敢再多言。

“江少侠也认为是秋某仗势欺人?”

“呃……百户大人和这位公子之间有什么恩怨,我等外人自是不便过问。可……”江云风看了看形象狼狈的夏花,这少女不会武功却敢舍身救友,实在让人印象深刻。“这位姑娘和那孩子分明不懂武功,百户大人出手却似乎……太过了些。”

“哼,他们胆敢阻拦我揖捕犯人,有何过分?”

“你、你胡说!”夏花生气地说道,“你们王爷都答应让花大哥离开,他怎么还会是犯人?”

“呵呵,你还真以为你的花大哥是好人啊?你干吗不问问他为什么会被赶离王府?”

“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因为你们王爷喜新厌旧嘛!”

“王爷是什么人?金枝玉叶、龙子龙孙,他喜欢谁、厌弃谁又有什么关系?也犯不着把谁赶出去。只是有些不识抬举的家伙,见不得别人得宠,居然暗中给王爷的新宠下毒,却被人发现了……是不是这样啊,满楼公子?”

“你、你胡说!”夏花还是只会说这句。

“哼,你以为他为什么会中胭脂泪,因为这就是他想下的毒。王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服下胭脂泪,所以才许他自生自灭。你的花大哥终有一天要吐完最后一滴血,为他的险恶用心付出代价。”

“你、你胡说……”夏花看向花荣,后者的脸色和她第一次在树林里见到时一样的灰白,指责声不觉弱了几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