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诡道:戏命师

更新时间:2020-10-26 18:05:57

诡道:戏命师 连载中

诡道:戏命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丶别来无泱 分类:玄幻 主角:方翔阿雅 人气:

完结小说《诡道:戏命师》是丶别来无泱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方翔阿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抵抗过命运吗?天道不公,你选择了逆来顺受,还是……彩蝶动翼,可翻沧海;羽扇纶巾,樯橹尽灭!天道不公,以命为戏;几度轮回,立地成圣!我没有逆天天赋,没有强大背景,只有一颗心,一颗不愿受命运摆布的心。我叫——烬,诡道,戏命师!逆命而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驴车行行止止,两人默契的沉默了下来,方烬没有问老者这是要带他去哪里,老者也没有再向方烬说有关于传承的事情,只是,祖安城,渐行渐远。

又穿过了几个镇子,方烬偶尔打开驴车前的帷幔向外眺望,两人所处的地方愈发的偏僻了,至少在方烬的印象中从未有过这里,他倒不至于担心老者是打算把他带到偏僻的地方谋财害命,先不说他现在身无分文,老者买驴车都没有皱一下眉头,谋财自然无从谈起,至于害命……呵呵……真要害命的话,老者直接不出现,他方烬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话是这样说,方烬倒不是没有一点担心的,担心的不是谋财害命,而是他的腿!

已经过去三天了,老者在最初的小镇上买的食物已经吃了大半,却还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而他的双腿被方家打断,如果及时医治的话还有一线机会能够复原,现在过了三天,老者却根本没有提起这件事情——难道……他是打算让一个双腿残废的瘸子来接受他的传承?

昏昏沉沉之中,方烬又睡了过去,他已经有十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绝望了,只是隐约记得当初还在做乞丐的时候有一次差点饿死,就像是现在的感觉,那已经十分模糊了!

他终究是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没有离开方家,在双腿被打断之后方家的大公子出现了,像是神仙一般的让他的双腿复原了,笑着对他说这只是一次考验,看他对方家的忠诚度,而他做的很不错!

阿雅笑意盈盈的把他扶起来,细心的给他擦拭身上的血污,方翔也是颇显尴尬的向他道歉,而且还称呼他方管家,并一再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对阿雅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希望方管家不要放在心上,毕竟做管家必须要是对方家绝对忠诚的人,而他,即便双腿被打断了也没有丝毫背叛方家的想法,做的很不错云云……

是这样吗?原来只是这样吗?方烬这一刹那有些动摇,但是随即,他一把拨开了阿雅正在为他擦拭血污的双手,如果不是这样呢?

我方烬是不是还是要受命运的摆布?

明明在梦中他还没有出方家,但是脑海中却无缘无故的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满脸皱纹的老者的身影,命由己三个字更是在他的脑海中轰鸣!

命由己!

命由己!

方烬醒了,满脸的泪渍,阳光有些刺眼,是老者掀起了帷幔。

“到了!唉……”

老者摇了摇头,这一次他又没有骂方烬,只是神色里有些追忆,从他深邃的眼神中,方烬好像看到了几十年前的一个落魄少年,就好像现在的自己一样,然后老者就抱着他下了驴车。

面前的景色让他的眼前一亮,没有依山,没有傍水,一排青翠的绿竹围成栅栏,栅栏之内围着几间颇为简陋的木房,木房之后,方烬隐约能够看到些许嫣红,深秋时节还有这样的色彩,他的心中也是由不住啧啧称奇。

“这里是?”

“白衣小筑!”

放目远眺,除了这几间小屋之外,再远处就是无穷无尽的树木,完全遮蔽了视野,方烬转过头,他们过来的路也只是堪堪容得下一辆马车的宽度,两侧也是参差的树木!

这样的地方,简直堪称世外桃源,方烬这样想着,心情由不得也是开阔了起来,几日来心中的委屈和梦中的愤怒衰退大半,他在老者的怀中开始打量起了面前的几间木屋。

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对冲天辫瞬间夺走了方烬的眼球,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细看木屋,“师父,莫爷爷来了!”轻灵的声音响起,小姑娘回头冲着木屋喊道,方烬的眼角余光分明看到老者满脸的褶皱舒展了大半。

“老东西现在来干什么?我这可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木屋中传出,然后方烬就看到一位年纪丝毫不亚于老者的老人从木屋里冲了出来,白发白须,明明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看举动却犹如屠夫。

“咦……莫言你这老东西这次怎么还带了个小家伙过来?”刚出木屋,白发老者就停住了脚步,满脸防备的看着抱着方烬的老者,然后一把把扎着冲天辫的小姑娘拉到了怀里。

“你不是想打我徒弟的主意吧?我跟你说,她可才十三岁,我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在她怀里的小姑娘听他这样一说,本来想来迎接老者的脚步也是顿了下来,满脸的防备,方烬满头黑线,他真想知道老者到底做过什么,值得让这两人这样防备他。

“白老头,这是我徒弟!”老者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疲惫,徒弟两个字说的方烬心头一喜,却也鼻子一酸,在路上他是听出了老者的意思的——他的时日无多了!

“这小子……双腿断了?”好像也是很讶异于老者的反应,白胡子老头显得有些不适应,没有再插科打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方烬的面前,扫了一眼,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

“最后帮我一次吧!”老者带着些许恳求的语气说道。

“别跟我来这一套!”不知道是不想提及这样伤感的话题还是真的没心没肺,白胡子老头招呼扎着冲天辫的小丫头过来帮忙,“先进屋!”说着自己转身向着木屋走了过去。

当老者和小丫头把方烬送进木屋的时候,白发老者的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布袋,示意老者把方烬放在床上,这时方烬才看到,布袋里插着几十枚长短不一的银针。

“怎么回事?”轻轻的把方烬的裤脚卷起,白发老者开口问道,知道不是问自己的,方烬没有开口,扎着冲天辫的小丫头也是跑了出去,不多时端了一盆清水回来,隐隐泛着热气,这时坐在一旁的老者才叹了口气。

“老神棍给我指点的,这小家伙……可以受我的传承!”像是交代后事一般的话语,方烬却分明发现了老者神色中一闪而逝的喜意,“恭喜你!”白发老者也是很郑重的回头对他说道,倒是搞的方烬有些莫名其妙了。

“有没有什么问题?”

“你不出去打听打听我是谁!”见老者问起这个问题,白发老者像是权威受到了挑战一般,吹鼻子瞪眼的说道,老者见他这样说舒展开了眉头,他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传承者是个瘸子!

方烬听了两人的谈话脸上也是由不得显出了喜色,原本他还有些忐忑,以为老者问的有没有问题是问他是不是有资格做他的徒弟,现在看来却是他的双腿还有复原的希望,喜悦顿时充满了心头,但是还没有高兴一下,忍不住一声痛呼,低头看去,白发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他的双腿上插了十多枚银针,只是之前毫无感觉,直到这一枚才让他感觉到了剧痛。

“还有感觉,问题不大!”白发老者的眉头这才彻底的舒展开来,他自然也是看得出方烬的双腿断了不是一时三刻的事情,虽然嘴上说的任性,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如果肌肉和经脉全部坏死的话,想要治好就不简单了,不过既然方烬还有知觉,那就好办了!

“瑶瑶,去烧桶水!”

“是,师父!”小丫头看着方烬痛苦的神色,正心惊胆战,听到师父的吩咐顿时像是解脱了一般,应了一声就小跑着出了木屋。

“你也是好运气啊!”看着跑出门的小丫头,莫言有些羡慕的看着白发老者说道。

“是运气,也是缘分……你不也是吗?”白衣老者回头看着方烬,意有所指,莫言没有再接话,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诡道百脉,到现在,真正流传的……能有几脉?

“师父,水烧好了!”

“嗯,去把木桶加满水!”

“是!”冲天辫小丫头只在门口站了一瞬就又转头出去了,“我去帮忙!”莫言终于还是没能厚着脸皮看十三岁的小姑娘一个人忙来忙去,招呼了一声也是转身出去了。

“这里为什么叫白衣小筑啊?”短暂的沉默,白发老者已经把刺入方烬双腿的银针都收回去了,方烬想要找点话题多了解一下这里,想了半天才想起之前刚到的时候莫言说这里是白衣小筑,于是开口问道。

“因为我叫白衣啊!”白发老头擦拭着自己的银针,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方烬,意思很明显,我白衣住的地方不叫白衣小筑还能叫什么?难不成叫莫言小筑?又或是小丫头小筑?

不是开玩笑嘛!

方烬嘴角抽了抽,一脸无语,这是他对这里的唯一了解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想好的一肚子可能全被憋在了心里,他突然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发老头白衣和老乞丐莫言,有点相像!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我叫烬,祖安城的人!”听到白衣问自己的名字,方烬怔了一下,刚开口,突然觉得方字实在刺耳,于是就主动的省去了,白衣怔了怔,他倒是第一次听说一个人的名字只有一个字,一直在擦拭银针的他也没有注意到方烬的表情,所以就没有多想。

方烬不知道白衣有没有注意他,只是心中又想起了祖安城的过往,眉目低垂,十七年的人生,在那里度过了十年,哪能那么轻易就忘记,就释怀?

再怎么说,终究是十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