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浮云列车

更新时间:2020-10-23 20:28:21

浮云列车 连载中

浮云列车

来源:落初 作者:寒月纪元 分类:玄幻 主角:利尔爱玛 人气:

完结小说《浮云列车》是寒月纪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利尔爱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伊士曼王国没有神秘。请乘坐四叶原野的浮云列车,进入哈洛恩多的里世界——火种与源能,旧神与新祇。繁星化身神民,深渊累骨为级。……乘客:“来不及解释了,快让我上车!”检票员:“说多少遍了,这里不收游戏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我不坐了……”

学徒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他的嘴唇哆嗦着,身体僵硬得好似木柴。由于背对着银灰色的幻影列车,他只能从站牌的玻璃上看到身后逐渐打开的车门。

一时间尤利尔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他试图在心里向盖亚女神祈祷,但赞词只会那两句。这一刻尤利尔无比懊恼自己在修道院里学习时的懈怠,他发誓如果能够重来一遍的话,那本足有两指宽厚度的福音书他无论如何也要一字不漏的背下来。

“你背下来也没用,盖亚早就死了。”黛布拉没好气地说道,“你到底上不上来,是打算在车站冻死吗?”

“……”

正在偷偷挪着步子的尤利尔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连颤抖都止住了。

他看着玻璃中的倒影——

一个深蓝色格子短裙制服、戴着白手套和小巧贝雷帽的少女站在站台上。她的领子别着歪歪扭扭的徽章,上面的字母要人把脑袋斜下去六十度才能读得清楚。

『浮云列车检票员:D.D』

“你、你是人类吗?”也许是少女并没有露出恐怖的姿态,言谈举止就像是随处可见的年轻女郎一样,让人生不起提防的心理。小学徒呆了一呆,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于是,他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

“我?我是检票员,不是什么人类。”结果检票员小姐就像全然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一样,以一副不耐烦的姿态说道。

她昂起下巴,耳朵上的珍珠坠摇了摇,浅棕色的发梢缠在了上面。“你上不上车?不上车就赶紧去死。”

等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人类是个职业……尤利尔被这种不按套路的回答和重复的反问打蒙了,一时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他很担心自己说出拒绝的话下一秒就被“去死”了,但用一个正常的十七岁的洗衣店学徒的思维方式来考虑,他是疯了才会坐上一列可疑的幽灵列车。

谁知道它会开到哪里,总不可能是南城吧?

“南城?那么近?”检票员小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这时尤利尔才注意到她的瞳孔是淡蓝色的。“只有三英里而已,这点距离你走着都能回去了!这么拼命干嘛,寂静学派没教过你们选择最优的选项吗?我就说那些人整天不干正事,德拉她还让我少说两句……”

尤利尔扭过头,满脸茫然的看着她。他不知道为什么南城与松比格勒只有三公里的距离,也不知道寂静学派和德拉是什么,但他现在却一点也不害怕了。

D.D小姐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有什么可怕的存在会伪装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女孩子,还穿着古怪的制服在站台上对着陌生人大倒苦水么?

尤利尔发誓,在任何一本有着正经出版社的福音书上都不可能找到有类似描述的邪神。伊士曼信仰女神盖亚,祂是一个庄重肃穆的神祇,而与之对应的恶魔都是凶残、疯狂的。

这两者的画风差别过大,强行想象到一起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可这列奇异的列车停在这里,总该是有原因的,即便这与他可能没什么关系,但不妨他做出假设。于是学徒大着胆子,打断道:“你……你要送我回家吗?”

“做梦!我是检票员,不是列车司机,你就不怕我开到花坛里去?”

黛布拉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尤利尔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喷泉,决定接受“喷泉又不是花坛”这样的解释。

“那、那你为什么会……”尤利尔绞尽脑汁,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一下现在面临的局面。他指了指幽灵般的诡异列车,又指了指黛布拉——结果被少女拍了下手背:“不礼貌的家伙!”

学徒觉得自己十分无辜。

“上车吧,在同一站停留太久可不行。上车后会有乘务员给你解释的,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不冷吗?”黛布拉一挥手。

“可是,这不是去南城的公交——”

“它的确不是公交,但送你到南城却没问题。”

检票员小姐拉住学徒的手腕,半强迫的把他拽上了车,尤利尔拼命挣扎着:“等……等等!你不能……救命啊!”

这样扭动着不配合的过程中,学徒不经意间看到了钟楼。夜幕在雪停后变得澄净起来,星光笼罩着十二刻度的底盘。

他的眼神一下子凝固了。

那里分毫不差的宣告着此刻此时的钟点,是所有指针并拢在一起的整时午夜。

列车停时是午夜;

他与黛布拉交流了几句,慢吞吞的磨蹭了一会儿后,依然是午夜。

时钟静止了!

这一瞬间的愣神,尤利尔就被拽上了车。他绝望的看着灰扑扑的车门合拢,被检票员小姐粗暴地按在椅子上。

列车上的座位是那种柔软的皮椅,尤利尔在王国列车的宣传单上见过。不过那辆列车已经停运了,原因就是莫里斯山脉的隧道塌方,导致伊士曼王国唯一的一条铁路暂时无法投入使用。

可学徒坐在上面,一点也没有安心的感觉。黛布拉系安全带的样子像是在捆扎一卷即将扔进壁炉里的木柴,那件格子制服晃得他眼前发晕。

他努力转移着自己的不安,因此四处打量这一段车厢——

整齐的座椅排列在两侧墙边,中间留出的空隙很大;地上铺着一层地毯,被两个人踩得满是雪水脚印,让他不由自主的感到了惭愧;银灰色车身的内里是光滑的铁壁,似乎工人忘记了给它刷上防锈蚀的白漆。

除了车身两侧都存在的车门,还有大块的玻璃嵌在铁壁上,它们比商店的橱窗还要明亮、洁净。外面的景物被亮处的车内景色覆盖,不过学徒小心翼翼地望了一圈,却没有找到照明的灯泡。

他想到车站里灯箱熄灭后,依旧存在的莹莹亮光,不由得艰难的吞下一口口水。

尤利尔相信,从来没有哪一个洗衣店的学徒会拥有这样的经历——伊士曼王国崇拜女神不假,但人们都很理智的把它当做一种纯粹的信仰而非事实。恶魔是虚幻的,神也不存在于物质世界。

前者或许会在某个人的心底出现,鬼祟的蛊惑他堕落,而后堆积的阴暗最终酿成恶果——这就是人的恶意。

后者则是人们喜爱的,那些美德与善行的化身,当一个人虔心敬奉着祂,自然就会得到幸福和安宁。

而一列能够行驶在马路上、在午夜时分穿梭城市的半透明列车?福音书上没有记载,尤利尔也没听过类似的都市传说。

它是人类不可知的神秘,是夜晚万物安睡时永不停歇的幻影载具。

学徒在恐惧之余,居然莫名的感到了一种兴奋,他觉得很刺激。

嘀嘀——

“欢迎乘坐浮云列车,请从对应车门通行。”

“列车即将启动。”

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车厢内回荡,让人无从分辨来源。如果不是将音箱设置在了墙壁内部,那么就只有与灯光同样的解释了。

尤利尔没坐过列车,也没关注过王国的铁路发展。他隐约记得报纸上贴过喷着白气的火车头的照片,那是几个月之前的时候了?

但除了皮椅,这辆列车好像完全没有与王国列车相似的地方。首先它不需要轨道;其次,它可以穿入喷水池的雕像……等等,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因果关系?

学徒胡思乱想着。

“好了。”而就在这时,黛布拉总算系好了安全带。她带着一种奇怪的心满意足的感觉坐了下来,就在学徒的正对面。尤利尔注意到,她并没有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接下来,我们有三英里的路程要走。”检票员小姐说道。

三英里和七站地……学徒这才意识到,她说的可能是直线距离。

他的心脏忽然加速跳动起来。

紧接着,仿佛是手柄被猛的一推到底,与停车时逐渐降速完全不同的,最前端的车轮疯狂的转动起来——列车宛如箭矢脱离弓弦一般冲出了车站。

推背感几乎让绷紧的安全带松开了。

尤利尔发出一声尖叫。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刺激的感受,因为没有任何一辆公交车敢于在城市里用如此离谱的速度运送乘客,不过今夜他体会到了——这种超乎想象、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撞死在什么障碍物上的疯狂极速!

还好,这辆车是可以穿过物质的……学徒在第一声克制不住的尖叫过后,立即意识到了这点。他在检票员小姐嘲笑的眼神中懊恼的闭上了嘴。

然而忽然之间,就在列车可能存在的发动机发出咆哮的瞬间——

尤利尔睁大了眼睛,他看着前面的座椅毫无预兆的变得虚幻起来,紧接着是桌子和墙壁。而作为车窗的玻璃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可怜的学徒都一无所知。

列车消失了。

他一头撞上了街道拐角处的喷泉雕塑!

学徒立刻扯着嗓子尖叫起来,他顾不得什么检票员小姐了,在空中拼尽全力的挣扎。然而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雕塑就远去了,等到堵在嗓子里的惨叫发出声音,尤利尔已经以一种诡异的悬空状态穿过了无数面墙壁和影影绰绰的一堆东西。

他就这么一路尖叫着跨越了松比格勒到南城的三英里,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安全带已经被挣开了,洗衣店学徒就这么茫然的趴在地上,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的脸朝上,微微斜对着检票员小姐的高跟鞋,黛布拉低头一看:学徒苍白浮肿的脸颊上镶着一对瞳孔扩散的眼珠,脖子上青筋暴起。

她被吓了一跳。

短暂的路程耗时也短暂,尤利尔还没来得及反应,列车就已经停止了。

而后处于懵逼状态的学徒感到自己腰上挨了一脚,还伴随着少女恼羞成怒的低吼:

“你看够了没有!”

被冷不丁这么一喝,尤利尔这才摆脱了循环撞墙的刺激。他无意识的眨了眨酸痛的眼睛,一边咳嗽一边拼命地喘着气。

“……”

还没看够?

可怜的学徒还迷糊着,就被愤怒的黛布拉丢出了车门。

尤利尔晕晕乎乎的躺在了石阶上,他感到腰酸背痛,但更多的是灼热。

夏日的阳光洒在了他的脸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