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少女的霍格沃茨

更新时间:2020-10-23 20:18:53

少女的霍格沃茨 已完结

少女的霍格沃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邱琳 分类:玄幻 主角:徐峻邵磷 人气:

《少女的霍格沃茨》为邱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魔女姑妈有令:未满二十岁者,统统进学校念书。本来以为到人类世界她人生的乐趣--恶作剧就毫无发挥余地,没想到人类的反应更有趣:溜快速滑板制造强风掀起女同学的裙子,吓得她们惊声尖叫,让长舌的校长不能训话,口中不断吐出青蛙,害怕得脸色发青。怎么没有人告诉她魔女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让她遇到了阴沉的学生会头头徐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杜沙淇简直快要气死了,为什么她会惹来这个麻烦呢?她简直快要抓狂了,他以为他是谁啊?就因为那一次的失算,她就得被他吃得死死的吗?

杜沙淇愈想愈气,突兀的转身对跟在她身后沉默寡言的徐峻吼道:“喂!你到底要跟着我跟到什么时候啊?”

徐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专注的眼神令杜沙淇吓得退了好几步。

“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好吓人喔!他那认真又严肃的眼神真的很怪耶,她很少看到他用这种眼神看人,好像他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而她就是那个被他锁定的对象。

“不行!”他突然吐出这句话,然后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啊?”杜沙淇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徐峻阴郁的一直死盯着她看,“我就是要跟着你。”

“啊?不会吧?”杜沙淇被他的话吓呆了,什么时候他变得那么黏人了?这一点都不像他!

看他依然死盯着她,她突然惊觉他的不对劲,于是上前困惑的摸了摸他的额头后,再摸上自己的额头,“咦?没发烧啊?”她喃喃自语着。

这绝不是错觉,他真的就这样跟在她后头,不说话也不去做什么事,就这样死跟着她。就算不说话,只要能紧紧的跟着,那样对他而言似乎就够了,她真是感到诡异极了。

徐峻任由她的小手在他的身上摸来抚去的,他当然知道她在疑惑些什么,只是他并不想多说,也不想让她了解自己的思绪。

让一个人了解自己太多的话,就会成为自己致命的弱点,而让自己变得脆弱,这是他从小就学会的教训。当然,他也不习惯和别人诉说内心的感觉,但是他会用行动表现他的想法。

虽然没有人知道。

怪了,真的怪了!可是徐峻又不肯多说什么,她知道他的个性,要是他不肯说,硬是逼他也没用。

于是她转身继续往前走,不想理会他怪里怪气的模样。算了!他爱跟就让他跟吧!耸耸肩,杜沙淇继续往前走。

“喂!你现在跟着我,我是没什么意见啦,可是你总不能连我要回家了还跟着吧?”

“和我回家。”

“什么?”杜沙淇被他的话吓到了。“我、我是说我要回我家耶,你要回家就回去啊,为什么我得要和你一起回去?”

她的话才说完,就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用力的抓住,“和我回家。”

“你......”她抬头看他,发现他十分坚持,非要她和他回家不可。

她不禁一愣。

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他有什么毛病不成?“你很奇怪喔!”

“是吗?”

“是啊!”杜沙淇用力的点点头,“为什么自从那次之后,你就这样一直紧跟着我?”

“呃!”徐峻突然无言,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截了当的说出她的想法,这小不点儿有时还真坦白得令人无力招架。

“说啊!”杜沙淇紧盯着他看,期盼他能说出来,虽然知道很难,可是,现下的问题是他要她和他回家耶!

“没什么好说的。”徐峻回避她的问题,总不能要他对她承认内心的恐惧吧!这是他内心最深层的秘密,他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是吗?”她狐疑的望着他。

她看似天真的眼眸里有着对他的猜疑,不知为何,他感到此刻浪漫天真的她,其实并不像她表面上那样迟钝。只是他不想在任何人面前现形,就算是她也一样。

“你是我的。”他突然酷酷的说完这句话,耳后隐约浮现可疑的红晕。

“啊?”这一次他带给她的震撼大得令她完全无法动弹。她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了?

“难道不是吗?”

可恶!他竟然又用那种让她脸红心跳的眼神盯着她看,气死人了!每次他用这招,她都只有投降的份。

“这里是大马路旁耶,你、你靠我那么近想干嘛?”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身前,似乎要抵挡他的前进;明知没有多少的作用,却还是下意识的这么做。

他却缓缓露出一抹性感的微笑,让她又心跳加速。“我们那天在我的公寓里,不是已经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证明我们彼此相属的事实了吗?怎么?还是需要我再证明一次给你看,你才相信?”

他露骨的话语,让杜沙淇整张脸涨得通红,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天热情缠绵的情况,想起他的温柔、热情、需索和渴望,让她觉得自己体内的欲望似乎都被挑起了。

“不、不必了。”杜沙淇用力的摇摇头,她对徐峻的热情印象深刻,她真不懂男人的慾望怎么可以这么强烈,而且似乎还乐此不疲。

没错啦,做那种事确实带给她很大的欢愉,而她也不排斥。只是,那很累人的耶,想到那天被他蹂躏的下场,她简直不敢再回想。

现下,他又要求她和他回去,那她不是又要累死了吗?不!绝不行,她还这么年轻,可不想累死在那种事上,若是说出去不是会被人给笑死?

“我想,我们还是就此分道扬镳吧!我回我自个儿的家。”她推着他指向另一个方向,“你也回你自己的家去吧!”

可是徐峻却动也不动,甚至还反握住她的手腕,“可以,你得和我一起走!”

“真的不行!”她直接拒绝他,“我若没回去过夜,她们会担心我的,而且我们不能在外过夜,尤其是和个男人。”

“但我这个男人不同,你是我的,我就是要你和我回去。”

他的坚持似乎没有一丝动摇,让杜沙淇觉得十分的莫名其妙,开始有些不耐烦与生气起来,“你真的很番耶!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要回家可以,我们各自回到各自的家不就好了吗?干嘛非得要我和你回去不可?奇怪了!”她愈说愈气愤,从没想过自己怎会碰上这么番的一个人?

“你到底要不要和我走?”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

她话才说到一半,就愕然的发现他竟然转身离开,就这样将她丢在马路旁。

他看起来似乎十分生气,可是他到底在气什么啊?该生气的人是她耶!为什么他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就这样甩也不甩她的走人?

刚才他还死命的纠缠着她,一副不达目的绝不善罢干休的坚决样子,怎么这下子却如此绝决的转身离去?

杜沙淇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头,发现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后,干脆直接放弃,反正她这脑袋除了装那些稀奇古怪的整人主意外,也无法装下其他的东西,那又何必让自己伤脑筋呢?

反正那男人若是不自己亲口说出来,她也没办法猜他的心思,既然他好心不缠她了,那她就自由了嘛!

耸耸肩,她转身往反方向走去,状似不在意,心底却还是因为他突兀的离去,而有了一丝的失落感与空虚。

但她却依然踏着步伐往前走,不理会心中那莫名的刺痛。

已经三天了。

杜沙淇真的感觉到不对劲。徐峻从那一天之后再也没有跟着她,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就算她刻意在校园中找寻他的身影,也依然找不到他,就好像他完完全全的从她的生活之中消失般。

这个事实让她的心中一片空虚,失落感让她根本就提不起劲来想什么主意去整人。

整人的游戏以往对她而言是一种乐趣,现在对她而言却无聊得紧。她懒洋洋的靠在窗台上,一双绿眸无聊的四处瞧着、看着,她知道自己的心底在想些什么,又在找些什么。

只是这三天来,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因为他根本就没出现。她知道他连学校都没来。

她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三天来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脑海里都是他生气离去时的背影,在此刻回想起来,怎么样都让她觉得他似乎很孤单、寂寞似的。

想到这里,她莫名的为他担心起来。要是他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她知道他一个人在外生活,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照顾他。

若是他生了病、躺在床上爬不起来那又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她整颗心不觉揪紧,因为担心他,令她忍不住想飞奔到他的身旁去。

只是,他们分开的那天,他的样子真的让她裹足不前,生怕自己去会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可是和担心他的心情一比,她好想去看看他。

这该怎么办才好呢?

倏然,她瞪大了眼睛看向校园里一处较僻静的竹林,不禁揉了揉眼睛。

果然,她并没有看错,那团火球好熟悉喔!

天哪!这不是沙磷才有的特殊魔法吗?她怎么会在校园里使出这招来呢?该不会是哪个家伙不识相惹毛了她吧?

沙磷的脾气一向火爆,可是平时的她只会吼一吼、叫一叫、发一顿脾气就算了,会让她使出火球这魔法,表示她的怒气已累积到极点,而且大得吓人。通常这个时候,她们都会识相的自动找地方躲去,免得被她拿来当出气筒。

而现在,她会如此发飙、不顾一切施展她的魔法,肯定有事发生,她相信她自己能好好处理,她也不会笨得赶去受死!

咦?对了,怎么都没想到呢?杜沙淇忍不住暗骂自己笨。她怎么会忘记自己本身的能力呢?

这样一来,她刚才烦恼的事不就能解决了吗?她可以施展自己的魔法去看看他啊,反正她知道他住哪里,只要看一眼就好。

若确定他好好的、平安无事,那她就可以放心的再施展魔法偷偷溜走,神不知鬼不觉的,而他也不会知道,这样就不必面对他了!

杜沙淇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开始打量周遭的环境,发现这里太显眼了,于是她踏着轻快的脚步躲到厕所里,暗念起一连串的咒语后,消失在空气之中。

当她再度睁开眼睛之际,自己已来到了徐峻的住处,正站在客厅中央。

她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于是决定往他的卧室走去。她第一眼就看向大床,却发现上面没有他的身影,她不禁愕然,难不成他出去了?

突然,一声轻微的声响引起她的注意,在昏暗的光线里,她搜寻着声音的来源处,那是一只滚动的酒瓶,顺着酒瓶的方向,她看到了一双腿;顺着长腿往上看,果然就看到了那个令她挂念的人儿,只是他的模样令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这、这真的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男人吗?

那张漂亮的脸孔上有着宿醉的疲惫神情与憔悴,双眼的血丝与眉宇之间的阴郁让她看了好心疼,他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

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才三天不见,他就变成这副德行了?忍不住心底对他满溢的关怀,她趋前走向他,蹲在他身边,想要将他手里还抱着的半满酒瓶给拿下来。

徐峻似乎发现有人要抢走他的酒瓶,于是更用力的抱紧不肯放手。杜沙淇费了好大的力气和他拔河,好不容易才抢下他的酒瓶,却差点洒了两人满身酒。

杜沙淇用力的将酒瓶往后一丢,恨透了他这副样子,“峻,你给我清醒点啦,你究竟在做什么?怎么喝那么多酒?”

徐峻眯起眼睛,费力的想要看清来人,在看到杜沙淇模糊的脸孔在眼前浮动时,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似的,用力推着她的肩膀,“你走开!”

他无情的态度让她好伤心,这一刻突然好想转身离开,但看到他那令人担心的模样,她就不忍心离开他。

“峻,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粗鲁的推倒在一旁。

杜沙淇的眼眶迅速变红,他从不曾这样待她,为什么现在却……他的举动让她好难过,泪水就这样淌下。

从小到现在,她从未为了任何人、任何事流过一滴泪水,但现在她却为他伤心落泪,她对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看着他,她开始检视自己内心的情感。

难道她真的对他动了情?否则为何他的一个举动、一个眼神就能牵动她的心、影响她的思绪,让她为了他牵肠挂肚。

当自己的内心澄明,也顿悟自己情感的归属时,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冲动,突地撞进他的怀里,紧紧的将他抱住。

“峻,不要这样,求求你,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我有多替你担心、难过吗?”

她不顾一切的紧抱着他不肯松开,生怕他又要推开她。

徐峻被她用力的一撞,差点跌倒在地,但他及时撑住自己,低头看着紧抱着自己的杜沙淇;他心中柔软的部分被她的感情所触动,伸出手抚摸她的发,想要安慰她的心让他沸腾。

突地,他的手在半空之中停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紧蹙眉头,握住她的臂膀想要推开她。

杜沙淇似乎察觉他的动作与思绪,硬是死赖着不肯离开他的怀抱。

“你替我担心难过?哈哈哈!”他突然纵声狂笑,笑声是那么的凄凉无奈,似乎她说的话对他来说是个笑话、讽刺。

“你到底是怎么了?”杜沙淇觉得他的笑声好可怕,为什么才短短三天不见,他就变成这样?“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我去找他算帐。”

看她死抱着他,像无尾熊攀住尤加利树般的坚定,让他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想推开她,可是却又不忍伤了她,她那伤心流泪的模样,是如何的刺痛他的心!

在伤她的同时,自己的心也跟着揪疼,而且还是加倍的痛。他不愿意伤她,可是他真的害怕,所以他必须硬下心肠来。“你真的还不知道吗?我以为你很得意呢!看到我这个样子,你不是很高兴吗?”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为什么看到你这个样子就该得意?”她的声音有着脆弱与委屈,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他这样待她?

“因为欺负我的人就是你!”

“啊?”徐峻的话让她整个人愣住,只能盯着他看。在看到他认真无比的眼神时,她才明白他是说真的,但她究竟什么时候欺负他了?

“为什么来?你不是说不和我回家的吗?你不是很坚定的拒绝我了?那你现在来又是什么意思?来看我很没用的样子?告诉你,我这才不是为你,不是……”说完后,他眼眶泛红。

这样的他,让杜沙淇吓了好大一跳。这男人怎么哭了?还为了她?这事实震撼了她。

“你和他们都一样,都只是在骗我!”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委屈与怨怼,“都走好了,我根本不需要你们,根本就不需要!”

他开始狂吼起来,手臂还激动的在空中挥舞,“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没人要留在我的身边?难道我就真的没人要吗?”

徐峻像个孩子般的哭了起来,“为什么不陪着我?为什么?”他将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他的哭声格外令人心酸与难过。

杜沙淇只能愣愣的瞪着他看,根本就无法面对他的情绪,可当她听到他脆弱无助的哭泣声时,她的心猛然揪紧,只觉得心好疼、好难过。

她紧抱着他,将他拥入怀里,不断的安抚着他,“峻,我会陪着你,我要你呀!”她连忙出声安抚他,不想看到如此失控的他。

“真的吗?”听到她的话,他猛然从她的怀里抬头看着她。

“当然是!”她用力的点点头,燃起了一丝希望,至少他听进她的话了。

杜沙淇正想松口气时,却发现他竟然又推拒她。

“骗人!你和他们一样只是在骗人、只是想要哄哄我而已。别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会那么容易就被你给骗了!”他嘶吼出他的伤、他的在乎。

“没有呀!”杜沙淇急着大喊,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样的他,“峻,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不要你,真的!我会陪在你身边,我发誓!”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与认真的口吻,让徐峻定定的望着她,良久后才缓缓开口:“一生一世你都会陪在我的身边?不管怎样,你都不会离开我、会永远陪着我?”

一生一世?他的话让她有些失神的盯着他看,他这是在向她索讨承诺吗?

她的迟疑让他抓狂,“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都是在骗人的,都只是随便哄我的,你们以为我有那么笨吗?我不会再被你们骗了,骗子、大骗子!”

看着失控的徐峻,让杜沙淇简直难过、心疼死了,她用力的抱住他的身子,急切又认真的道:“我不是骗子,不是!”她的泪水直流,“峻,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永远陪着你。”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认真的紧盯着他,“真的!”她连忙点点头,忙不迭地向他保证,怕他不愿相信她的真心,“我不会骗你的,我说到做到。”

她的态度与表情打动了他的心,让他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一生一世?”他吐出这四个字后,就紧盯着她看,不放过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嗯!”这一次她不再迟疑,用力的点点头,肯定的应了他一句:“一生一世!”

她的话才说完,徐峻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像个满足的孩子般笑了开来,那如阳光般的笑颜,让她几乎要看呆了,因为她从没看过这样子的他。

明亮的笑容让他漂亮的脸显得更为出色、抢眼,连他那双一向忧郁的眼睛也变得晶亮,笑弯的眉与唇,让人看了舒服极了,心动的感觉让她的心怦然直跳。

“是你说一生一世的喔!”他满足的笑了起来,然后一改之前的抗拒态度,用力的将她抱入怀中。

那力道紧得令她感到呼吸困难,可她却甘之如饴。因为她终于懂了,这个男人在她的心中占有多重要的位置,而她在他的心里又有多大的意义。

她心满意足的任由他紧拥着她,偎在他的怀里,想着自己是多么的幸福。三天的分离,竟可以让她得到这许多,她幸福的闭上眼睛,想就此在他的怀里与他度过。

这些天来,因为担心他,她也着实不好过,吃不好也睡不好。

一旦确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与情感时,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累得好想在他的怀里好好睡一觉。

才这么想着,她就决定在他怀里找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好好睡下,因为他的怀抱最舒服、最令人安心。

然她却浑然不知,她不经意的扭动触动了原本就想要爱她而慾情蠢动的徐峻,她的无心挑逗,让他的自制力全都崩溃。

尤其才刚吐露心声,令他不禁情感澎湃;他从未对任何人敞开心胸,没想到竟然会在她的面前不经意的流露。

或许在他内心深处,他是信任她的,而现在,他想确定她真的存在。

他要知道,这一切不是他在作梦,她是真的陪在自己的身边,而且她的承诺是可以信任的;他愿意让自己再去信一次,就这么一次放任自己的心、自己的情,或许他真的可以得到!

原本,杜沙淇想要在徐峻的怀里找个舒适的位置好好休息的,可是,他如火的慾望却向她急速的燃烧而来。

自己娇小的身子被他腾空抱起,当她的背部感觉到身后床舖的柔软,进而睁开眼睛时,她只来得及看到他倾身覆盖着自己的身躯。

她看进他的眼与近在眼前的脸孔,忍不住伸出手来抚摸他,对他露出可爱的笑容。

他们的关系经过这件事后,已往前跨了一大步,让她的心因为喜悦与满足而涨得满满的。

她的举动犹如鼓动他的最佳催化剂,他低吼一声后,准确地覆住她的唇。

在缠绵又激烈的吸吮与舔吻后,像是要补偿这三日来的分离似的,两人显得愈来愈激情,四唇相贴的两人体内的热情迅速点燃,他的舌尖大胆的窜进她口中恣意逗弄,火热地挑逗她每一处敏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