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魔劫

更新时间:2020-09-15 11:43:12

天魔劫 已完结

天魔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叫我大军 分类:玄幻 主角:丽姬姬 人气:

叫我大军新书《天魔劫》由叫我大军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丽姬姬,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花开千年尽是空,睥晲天下笑苍生。 打我,辱我,骂我,我要一一讨回来! 看少年如何成就魔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高大的黑影渐渐来到树林边上,但是却没有走出来,他躲在树林阴影之下,皎洁的月光亦是照不到!看不清外貌穿着,唯一可以知道的便是那人异常高大,声音阴冷,仿似从地狱逃出的恶魔一般,一股肃杀的血腥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即便丽姬这样的魔女闻到他身上那股浓重的血腥味亦是微微皱起眉头,说实话,从小到大,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便是这个地狱恶鬼一般的家伙,但是,他却又是自己最最忠实的仆人,他服侍她们家已经不止百年,就连丽姬的父亲都对他非常敬重,所以在她面前,丽姬也不敢太过摆主人架子!瞟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那暗修士,丽姬鄙夷的骂道,“哼!你以为有那小子保护就逃的了吗?等一会有你好受的!”“另两个,需要我抓来吗?”那黑影的声音依旧阴冷,没有半丝活人气息!“那两个?哦!你是说司徒商丘和那胖子?恩······算了,我会自己去解决!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丽姬想想司徒商丘,心中不仅又是一阵乱骂,但是她不想那人再继续插手,有些事情,她喜欢自己去做!“小姐!天魔已回,主人不希望您再继续留在此处!还是随我回去吧!”黑影说道主人二字时,他的话语有些细微的波动!“真是的,你又来了!回去?哼!本小姐还没玩够,你走吧!我的事情,自己会解决!”丽姬有些不耐烦了,本来就不喜欢他,还要跟他一起回去,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吗?还是趁早打发他离开的好!那人听了,也不多言,似乎并不想强求丽姬回去,他轻轻答应一声,随即微微施一礼,转身消失在树林之中!丽姬见那人真的走了,这才长长舒一口气,心中不住埋怨父亲,怎么找他来做自己护卫?难道不知道自己讨厌他吗?父亲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丽姬不高兴的嘟着嘴,生了半天闷气。最后她的目光转到了地上仍旧昏迷的暗修士。“铮”一声,她的手上出现了一把火红色的长刀,刀锋闪耀着朱红色火光,炽热灼人······另一边,那胖子屁颠颠跟在司徒商丘身后向山下走去,他望着前面那飘逸洒脱的背影,有些琢磨不透,起先他一直以为这小白脸是天魔的徒弟,应该是魔教中人,但是见他的道法又全无半点魔功暴戾血腥气息,而他虽坏了自己好事,可又不对自己下杀手,按常理而言,这不是魔教中人的行事准则,对于自己这么个小角色,根本不值得别人手下留情,能在丽姬那死婆娘面前活下命来简直就是奇迹,想到此处胖子竟然有些感激司徒商丘,全然忘记原本正是司徒商丘出手,自己才陷入死地!“胖子!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还有你的名字呢?”司徒商丘突然发话,让胖子险些吓一跳!“啊,师父,徒弟叫弥修,不过以往道上的兄弟都叫我弥胖子,您老人家喜欢怎么叫都行!”司徒商丘听到这弥胖子叫自己师父、老人家,心中一阵犯堵,真是极度后悔乱收什么徒弟,而且还是这么个滑头的家伙。“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徒弟!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胖子!”“师傅!徒弟我认定您老人家了,你可别不管我啊!要不以后那死婆娘肯定会找机会把我宰了的!师傅······”“那也是你自找的,谁叫你去招惹她!”司徒商丘可不想再与那魔女有什么瓜葛!“师傅!当初要不是那死婆娘仗势欺人,疯狂奴役我们,我们又岂会寻机报复?您老人家不知道啊,当初······”胖子说着说着,眼中竟泛出泪光,满含委屈,看样子当初确实受了那婆娘不少气,其实光看她对待手下的残忍程度,也可想象胖子他们平时活的是多窝囊!这样想来,胖子等人的报复行为也就不那么可恶了!司徒商丘叹口气,无奈何的继续问道,“既然知道魔女的残暴,当初怎么不逃走?好歹你修为也到了元婴期,怎么甘心在她手下?”“唉!当初也是我们糊涂啊!二十年从血魔宗逃出来后,到了此处,原想自立门户,没想到这该死的婆娘打了进来,硬是要做我们宗主,我们几人都不是她对手,只好暂时屈居之下!后来知晓她的残暴,好几个兄弟私自逃跑,哪知她这死婆娘在暗地里还有高手相助,那几个逃跑的第二天都被抓了回来,修为被废,任凭那死婆娘蹂躏,从那以后我们还哪敢有这心思?知道前日天魔出现将那婆娘击败,我们才敢趁她修为大退的时机出手,替我那些兄弟报仇,那知道师傅又······”说到这,弥修小心翼翼的瞧了司徒商丘一眼,见他脸色微变,连忙住嘴!其实司徒商丘却是为了他出自血魔宗而变色,血魔宗宗主不正是死在自己手上吗?“你出自血魔宗?那血魔宗现任宗主与你是什么关系?”“啊?”胖子原以为司徒商丘会出言训斥,没想却问这么个问题。“现任宗主是徒弟的师叔?师傅,您认识他?”“呵呵,认识,不过不太熟,按理说,胖子,我恐怕还是你的仇人,因为,你以前的师叔前几日正是死在我的手上,而且现在他的躯体也已经被天魔所占据!”司徒商丘到也不隐瞒,那血魔尊不是什么好东西,性情比之魔女更加残忍嗜血,要不当初胖子一伙估计也不会从血魔宗逃出来!“什么!”弥修嘴巴张的老大,几乎要被这震撼性的消息给吓死,血魔尊是何等修为?那可是已经到了寂灭期的绝顶高手啊!可眼前这少年竟然能将他杀死,而且还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如此看来这司徒商丘的实力绝非现在一般,在他的眼中,司徒商丘瞬间变得高深莫测,能够击败寂灭期的高手,这样的战果已经绝对可以说明问题了!在司徒商丘面前,弥修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当初耍滑头,硬要认别人做师傅,现在看来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推了!他战战兢兢的看着司徒商丘,心中说不出的苦闷!看胖子那样子,司徒商丘明白这家伙八成理解错误了,认为自己实力太强,有些害怕了!他苦笑一声,却又不想澄清,假如能够靠这威势吓的他不敢再纠缠自己,倒也算是件好事!而且他现在还想从这胖子口里获悉一些魔教的信息,依靠这威势,估计这家伙应当会知无不言吧!“胖子,给我说说魔教以及暗修士的事情吧!对于这些我一点都不了解!”“啊、是是是!师傅、哦,不!······”不出所料,弥修已经方寸大乱,连师傅二字都不敢再喊了!从弥修的口中,司徒商丘大体了解了魔教的基本情况!蓝星魔教正式创立于一千两百年前,按这时间来算,估计就是天魔出道之前没多久!魔教的创始人景岩传说本是正道修真者,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叛离正道,开始修炼一种魔界嗜血功法,以活人精血为基,提升修为!这种功法虽然进步神速,但是却终究戾气太重,因此也使得此人魔性愈来愈烈,最终成魔,化身成了修罗恶鬼,为正道人士所鄙夷不齿!魔教创立之后,在景岩的绝世魔功震慑下,越来越多的修真加入魔教,修炼魔功,魔教的势力越发壮大,也因此逼迫正道修真界不得不摒弃门户之见,联合起来一起打压魔教。这场正邪之战足足持续了千年之久,直到百年前,魔尊景岩失踪,而有资格成为新一代魔尊的天魔又在一场惊天大战之后消失踪迹,在连番的打击之下,魔教终于分崩离析,原本强盛的魔教从此销声匿迹,极少在时间活动。这些都是世人所共知的!其实魔教分崩之后,并未消亡,而是化成了四个大派,以及众多小派!四个大派,除了血魔宗势力较小以外,其余三派到了现在实力仍旧不可小窥!三派之中实力最强的应是坐镇岩壑山脉魔教原本根基——无妄山的无极魔宗,无极魔宗承袭了魔教的大部分功法,宝物,又是由之前魔教几大护法共同建立,魔宗之内高手无数,几大护法更是修为通天,说实话就算正道最大门派玄元倾一派之力前来攻击,也不一定能从无极魔尊手上讨到好处!三派之中排名第二的则是岩壑山脉修罗山上的修冥殿,此派最是诡异,专门专研鬼修一道,一生都与幽魂为伴,此派众人也是个个如从鬼城出来一般,幽魂缠身,阴郁寒冷,即便暗修士也是不愿与他们打交道。因此修冥殿的内部情况也是一般人难以了解的!就因为他们的神秘,因此无法了解他们的实力,魔修界就将其排在第二的位置!最后,三派唯一一家没有在岩壑山脉的,便是远在南方雾霭大陆的圣魔宗,此宗相对而言就较为光明些,在雾霭大陆依附南向国,百年过去,此宗已经得到了南向国皇室的信任,现任宗主甚至被封为国师!如此待遇,是在只尊正道的北诏国绝对得不到的!当然这也是因为南向国、北诏世代为敌的缘故!当初黄家从雾霭大陆迁到北诏国经商,亦是花了极大的功夫才得以在北诏国立住脚跟,只是没想到百年后,还是只能落的个再次迁回故国的下场!每每司徒商丘想到此处,总是心中不快,而且直到现在他仍旧没有查清自家矿产被强占的真正原因,如果只是为了抢夺那点可能潜在蕴含的矿藏,值得蒹葭派直接出面吗?而且就连蒹葭派掌教断天河亦是知道此事,默许了此事,当初在五派大会后,洛掌门当着司徒商丘面对断天河的一番质问,亦是让司徒商丘迷惑不解,到底是这矿山之中藏着何等秘密,值得世间最大门派搞这等阴谋?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找洛青苓询问清楚!不过现在,自己身边便有一个活了一千多年的天魔,也许他能知道一些事情也说不定,于是司徒商丘打定注意去找天魔问上一问!“胖子,你就在此处歇歇吧!我去找天魔问些事情,你就当帮我把风,不准任何人靠近偷听,包括你在内!”司徒商丘对着弥修厉声说道!“是是!您放心!”弥修惊魂未定,哪敢有半分不同意!天魔洞分内外两层,现在天魔早已将后洞划为禁区,除了司徒商丘以外,严禁其他暗修士进入。司徒商丘很快在天魔密室之中找到了正在修炼以求恢复以往修为的天魔。天魔闭着双眼盘膝坐在上首,空中悬浮着数十块极品仙石,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炫目光彩。天魔双手以极快的速度结出玄妙的法印,不断通过仙石吸收天地精气!司徒商丘有些惊异,这天魔修炼魔功时并不像他所想那般要以生灵为祭,看起来似乎与正道修炼方法没多大区别了!只是那些原本温和的天地精气一旦聚集到他体内之后,便会转化性质,变得狂暴起来,一如天魔的暴戾魔气一般!“你来了?有事?”天魔没有睁眼。“我对一些事情非常困惑,也许你能给我答案!”司徒商丘走到一旁坐下,淡淡的说道。“哦?说吧!”天魔眉头微皱,仍旧没有睁开双眼。司徒商丘详细的将蒹葭派勾结肖家夺矿的经过告之天魔,同时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猜测!天魔沉吟半响,“哼!财富对于修真者如同过眼烟云,而能够让断天河也出手策划抢夺矿场,这种事情唯有一个解释,那矿场之中藏有绝世异宝,也许是什么神器,又或者是什么绝世的修炼功法,总之即便修真者也是无利不起早的,不过是他们贪图的东西不一样而已!”“恩,不错,那矿场就算真如肖长河所言拥有极大的矿藏量,也绝不会对断天河有吸引力,那点矿产,对于拥有北诏国皇室支持的蒹葭派不过是小玩意,所以你的判断应该差不了多少!问题是,那矿产之中到底藏着何等绝世异宝呢?”天魔终究经历丰富,只需稍作分析便可判断出蒹葭派夺矿之迷,这也是司徒商丘经历诸多事情之后所推敲出来的。不过,至于其中的细节,他就难以想出了,也许现在天魔能帮他解除疑惑!天魔睁开双眼,血红色双瞳放射出异样的光彩,他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在千年之前,修真界曾经有一个传说,当日蒹葭派祖师青龙上人飞升成仙之际曾经留下四句话,‘天蓝奇地,蕴藏重宝,寻得密匙,即可飞升!’这十六个字便是当时他的遗言!”“天蓝奇地,蕴藏重宝,寻得密匙,即可飞升!”司徒商丘默念这几句话,“这几句话应该便是在告诉别人蓝星上藏有一个宝藏,而且找到开启宝藏钥匙的人,就可飞升!不过这几句话没头没脑,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简直就像是骗人的玩意!”司徒商丘撇撇嘴,颇为不解!“哼!当初本尊也认为这青龙上人的话多半是有心之人恶意散播的谣传,如果真有这种宝藏,那为什么一千年来蒹葭派弟子没有任何一个人寻到,按理说这是青龙上人传下来的话,他的弟子们应当是最有可能找到宝藏的人,所以千年来我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不过直到五十年前,本尊遇到了那人!”说道此处,天魔的双眼天空,似乎陷入了回忆!“那人也曾对我说过宝藏的传言,而且他确信在蓝星上确实有一个奇异的宝藏,虽然他不敢肯定得到那宝藏是否就一定能飞升成仙,但是既然他也相信了,那么这传言便是真的!”五十年前的那人!那肯定便是季啸天了!对于这位自己的启蒙师傅,司徒商丘的信任程度绝对比天魔更高,所以这宝藏之事那是假不了的!而天魔今日提到这个传闻,难道·····司徒商丘一惊,站了起来,“你的意思,那个宝藏就在我家的矿山之中?”天魔没有回答,他嘿嘿一笑,抬头望天,“蒹葭派的人难道真的已经找到宝藏所在吗?哼!如果是真的,恐怕这无聊了百年的修真界又将好玩起来!哈哈哈······”天魔对于因为宝藏的再次现身而即将引发的修真界动乱感到的不是担忧,而是感觉有趣过瘾,这就是他的本性。司徒商丘颓然的坐下,如果自家矿产真是因此被夺,那么天下的修真界都会将眼光集中到那里,夺回矿产,重建家业,这将变成自己最难达成的奢望,现在所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夺回矿产这么简单了,而是自己应不应该卷入这宝藏事件之中,修炼飞升并不是自己的目标,自己的目标不过是查清真相,让仇敌伏法!也许还有一点小小的心愿,便是能够再次与秦玲珑相遇,不知道翠仙门会不会牵扯进这宝藏中来了?司徒商丘思绪混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小子,你相信命运吗?”天魔突然问道,声音有着难道的轻柔。“命运?”司徒商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从他跌下山崖,误入五行洞府之后,司徒商丘所经历的种种如同梦幻一般,一次次的奇遇,让他从一个不能修炼仙法的废人在短短两个月之内修为直达元婴期,这是一个正常人绝对难以做到的奇迹,对于这个奇迹,司徒商丘直到现在都难以相信,一直以来他都怀疑,自己是否是在梦中,如同那绝地之中的神龙幻境一般,一切皆是虚幻,不过是自己尚未知觉罢了!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抑或这一切都是所谓命运的安排?命运的恩赐?司徒商丘有些迷茫了。“我不知道,命运这东西太过虚幻了!”司徒商丘回答到。“哈哈,命运!本尊从出生就从来没有相信过,一直以来本尊都在与天斗,一千年前是这样,五十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小子,不要相信所谓的命运,也许你的境遇有些虚幻,但是本尊宁愿相信世间有着某个无比强大的存在正在安排着你的遭遇,你也许正是因为那强大的存在的影响才能学到神秘功法,才能落入湖底救出本尊,那无比强大的存在必然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才做出这些事情,你也许是他的一枚棋子,但是你要时刻明白,那人不是天,不是命运,不是不能抵抗的神!在这世间其实没有所谓的神,那些飞升仙界的也不过是修为到了另一种境界罢了,他们只能对你有所影响,但是不能决定你的未来,你的未来永远都在你自己的掌控中!”天魔的话越说越快,似乎情绪也有了波动,不像平时一般冰冷淡漠!司徒商丘认真的听着,今日天魔的话充满了哲理,让他受益良多!原本司徒商丘便是一个从不放弃,一直都不屈从命运的人,现在听着天魔的话,他对于以往的一番奇遇有了全新的认识,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像天魔一样的人?桀骜不驯,即便面对蒹葭派这样的强敌又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了?自己所想要的只是保护家人,重振家业罢了,在这样的心愿之下,只要坚持下去,终究会有所获得吧!司徒商丘轻轻笑着!想到此处,司徒商丘知道自己从天魔处获得了所希望的信息,也就没必要在此逗留了!他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司徒商丘起身走向洞外,天魔的声音从后传来,“过几日,本尊要去雾霭大陆寻访故友,你和我同去吧!你的家人不是也在那边吗?”“可以,不过可能要等我再回黄家矿山探查一次之后吧!”司徒商丘回答到。“恩!还有,丽姬其实是本尊故人之后,而她的资质相当不错,而且性情很对本尊胃口,所以本尊已经决定收她为徒,代我管理天魔洞,以后你就不要再与她起冲突,我想你现在估计也是不愿见着她吧!”司徒商丘苦笑,这一老一小到还真是绝配,虽然自己并不喜欢那女子,不过毕竟她当不当天魔徒弟基本与自己没有任何冲突,只是这下可苦了弥修那帮暗修士了,原本的残暴女又一次名正言顺的回归,而且这次还有天魔做后台,司徒商丘已经可以想见那弥修听到这消息时的痛苦表情,是不是应该立刻将这消息告诉那胖子呢?还是让他赶紧逃命吧!司徒商丘想到。走出了洞外,一眼瞟见了弥修,他乖乖的蹲在洞外没有离开,不过司徒商丘却察觉到了他有些异样,他蹲在角落处,背对洞口,后背有些节律性的颤抖。“弥修!”司徒商丘喊道。那胖子听到呼唤,身体一抖,站起身,转过头来,这个暗修士眼中竟意外的含着泪水。“师傅,我的兄弟死了······”他的声音沙哑带着哭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