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玄爆

更新时间:2019-03-09 10:19:20

玄爆 已完结

玄爆

来源:落初 作者:广林 分类:玄幻 主角:吴辉小姐 人气:

主角是吴辉小姐的小说《玄爆》此文是广林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从地球穿越而来的吴辉,前世家破人亡,成就武者巅峰后,又被传说中的玄修挥手击杀。重活一世,吴辉是否能够拜师玄门,走进神秘地玄修世界,求得最强与永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姐……”

毕竟在重生前,九死一生,见过太多的鲜血与死尸,吴辉的神经比钢丝还粗,又刚刚经历过重新见到双胞胎姐妹后的激动,此时已经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二儿,你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看着像是变得了人般,成熟了许多的二弟,吴紫妍最终还是没有像以前一样,说出责备的话,同时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查清吴辉前天是跟谁喝得酒,怎么酒醒后会有如此多的变化。

“大姐,我没事,只是渴得厉害。”吴辉什么都不想同自己大姐说,包括即将到来的家破人亡,投井自尽的大姐太刚烈了,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吴辉很担心大姐知道后,会与秋氏硬来,以卵击石。

“你啊……以后别再出去鬼混了,明年就是离宗选生的选拔了,好好练功,闲暇时也多读点书,这个家,以后还是要靠你来掌舵……”吴紫妍接过女婢蓝狐递过来的水杯,慈母般嗦嗦叨叨。

吴辉低头喝水,心头温热。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进来一位老者。

老者满头白发,身形干瘦如猴,年轮纵横的老脸上,有一条从眼角直剖至嘴角的狰狞刀疤,一只眼球怪异地鼓起,右手的衣袖空荡荡地,齐肩而断。

整个人的模样,宛若厉鬼。

但他神情温和,一脸慈祥,一见到他,女婢蓝狐与白兔赶忙弯腰施礼,而双胞胎姐妹则兴奋地直扑他怀中。

他就是独臂老洪。

吴家的老管家,当年跟随吴家祖父来秋溪郡打天下的那些奴仆中,唯一一位还在世的老人。

“洪伯。”吴辉抬起头来,脸上满是笑意。

明年夏天,洪伯在送自己去离宗贡院选拔的路上,被秋氏高手伏击,那时自己才知道,洪伯平时隐藏的很深,他是一位身具十万斤巨力的九级战士,但为了保护自己,被秋氏高手乱刀分尸。

“二少爷?”

对上吴辉那双变得陌生与冷酷的眼睛,洪伯眼睛里精芒一闪,与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吴紫妍不同,洪伯知道这种眼神,只会出现在,那些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浴血战士身上,浑身杀气蒸腾,暴戾之气末褪。但二少爷一个没心没肺地酒囊饭袋,纨绔子,醉酒躺了一天一夜,他上的是什么战场?

“洪伯,吴山呢?”吴紫妍冷声问道。

“大小姐,吴山失踪了,至今没有归府。”洪伯从吴辉脸上收回目光,压下心中对吴辉的疑惑,轻叹了口气。

“失踪了更好,他要是还敢回来,少不了一顿家法。”吴紫妍哼声道。

吴辉靠在床头,听得心内狂震,刚穿越到这个世界,自己的贴身小厮吴山失踪,想起来了……

也就在吴山失踪后的第七天,“吴家村”的佃户,来府里上报,飓风起,海水倒灌,田地毁坏无数,还将一艘巨大的“沉船残骸”冲上了海岸。

一开始,谁都没有在意这艘毁坏严重的沉船残骸,大姐吴紫妍没有在意,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自己,更不会去在意。

后来,吴家村的佃户,将沉船拆了搬回家烧火,其中一个名叫陈老皮的佃户,在沉船的船舱夹壁中,发现了一只“宝箱”。

发现宝箱后,陈老皮也没有声张,偷偷地将宝箱卖给了“丰台郡”的一个过路客商。

直到几年后,那过路客商,才将从宝箱内开出来的一枚“雷火双属Xing玄种”,放在丰台郡的拍卖会上进行拍卖,吸引了无数玄修争夺,最后拍卖出三亿三千万“标准玄晶石”,还要搭上一件“玄宝”的骇人天价。

听到这个消息时,吴辉已经是离宗选生,并不在秋溪郡,之所以还有记忆,是因为与自己家乡有关,而且还是出自自己家的佃户。

玄种,在重生前,吴辉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形。纵然是以吴家的豪富,府中也没有收藏过一枚玄种。那是凡人很难接触到的东西。

除了天阶玄种,那只宝箱中还有一剂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的“玄殇”。

玄殇,是少数以破坏玄能为目的,能对玄士起作用的剧毒。

对付秋氏,自己需要这剂玄殇。

“大小姐,您看,以后让风伢子随侍二少爷吧。”

吴山失踪,大小姐吴紫妍全然没有放在心上,洪伯心里不禁暗自摇头,前天吴山陪二少爷出府后,二少爷醉熏熏地被外面的店铺伙计送回吴府,贴身小厮吴山却没了音讯,洪伯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吴辉一愣,听得心里暗自苦笑,吴山失踪,那肯定是秋氏搞得鬼,而自己这一次也不是什么醉酒,而是中了毒。想不到。在这时,秋氏就已经开始下毒手,并不是明年冬天大姐与秋律明完婚后。

“小风?不行不行,现在正是他学业关键的时刻。”吴紫妍一愣,旋即断然摇头。

“府里还有比风伢子更合适的伴读了吗?二少爷要是没了,吴家也就完了。”洪伯苦笑道。

“好吧……”沉呤半晌,最终,吴紫紧咬嘴唇,颓然点头。

洪伯微微欠身一礼,转身来到门前,打开门,也不知道对在院子里陪着双胞胎姐妹玩耍的女婢蓝狐和白兔,说了些什么。

须臾,门外就响起了一个脚步声。

脚步声,不急不徐,既没有年轻人的咋咋呼呼,也没有老年人的断断续续,很是沉稳,吴辉心里知道,自己的新伴读来了!

“大小姐,二少爷,爷爷。”

门推开,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身下人的灰白粗皮麻衣,身形瘦削,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身高不过一米五出头。

长发披散双肩,鼻若悬胆,目如朗星,双目闪动间,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称地深邃沉稳,神情淡然,给人一种玉树临风,儒雅多智的感觉。

这是一个随便放到哪里,都鹤立鸡群的怪胎少年。

他就是洪伯的亲孙子洪风,在这世上洪伯唯一的亲人。被吴紫妍一直雪藏着,请最好地老师教导,不遗余力地进行培养,准备在将来辅佐二弟吴辉掌舵吴家。

“小风啊,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再叫大小姐,要叫姐姐。小风啊,最近功课可还勤奋?”吴紫妍展露出亲切地笑容,神情有些羡慕,不求自己这纨绔二弟,能像洪风那样过目不忘,少年老成,只要有他一半的好,那该多好啊。

“回大小姐的话,小风还算努力。”洪风一脸平静。

“你啊……”开口闭口都是大小姐,吴紫妍拿洪风有些没办法,与洪伯相对一眼,见洪伯微微点头,接着道:“洪山失踪了,小风你以后随侍二少爷,可好?”

“是,大小姐。”洪风扭头望了一眼靠坐床头,一脸莫明笑意的吴辉,点了点头。

“风伢子,你这孩子天生早慧,爷爷就不多唠叨了。但你要紧记,大小姐将二少爷托付给你,你要用生命去守护。”洪伯嘱咐道。

“爷爷,小风明白!”洪风点点头。

爷孙俩如此郑重,吴紫妍心中感动,张了张嘴,却又什么话都没有说。

而吴辉则是心里一叹,爷孙俩今日的对话,一语成谶,明年夏天,在护送自己去参加离宗选拔的路上,洪伯先被伏击的秋氏高手乱刀分尸,洪风则为自己挡了箭,一箭穿心而死。

“洪伯,让他们年轻人聊吧。小风啊,从今以后姐姐就将二少爷交给你了。”吴紫妍为吴辉掖好被角,起身对洪风道。

“小风必不让大小姐与爷爷失望。”洪风肃容欠身一礼。

“洪伯,咱们走吧。”吴紫妍满意地点点头,没有问过吴辉的意见,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吴紫妍与洪伯离开后,吴辉与洪风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吴辉脑海里盘旋着的,是明年夏天小小年纪地洪风,为自己挡箭的那一幕。而洪风则在琢磨着,以后怎样与二少爷相处,二少爷是出了名的混蛋,脾气暴躁,在外,有一群狐朋狗友,花开酒地;在内,稍有不顺心,就对府内下人拳打脚踢,也只有大小姐与自己爷爷能治得了他。

“二少爷。”最终还是洪风先开口了。

“哦,风仔……”被洪风一叫,吴辉方才从回忆中醒过神来,“给我拿块镜子来,我照照。”

吴辉说着掀开锦被,坐起身子,就算是坐着,也比一米五出头的洪风,高出一个脑袋还多。

吴家祖父,也就是吴辉的爷爷,身上具有北方夸父巨人一族的血统,而吴辉的NaiNai,则是有南方蛮族血统。据说,当初两老的结合,其中不乏因为对方身上血统的关系,大家都被人骂作杂种,也算是同病相怜。

吴辉与大姐、两个妹妹不同,吴辉身上出现了一些反祖现象。

只有十三岁的年纪,却有一米九多的惊人身量,两条臂膀可以与洪风的腰身比粗细。

漆黑长发披散双肩,虎目,两撇浓眉如大刀,直插入鬓,肤色偏黑,脸上脖子上满是细密嫩黄的绒毛,跟得了多毛症似的,嘴里还有四枚獠牙,上下各两枚,明显要比其它牙齿高出几个毫米,虽未突出唇外,但张开嘴就能清晰地看到。

由于缺乏锻炼,身形发胖,富态地大肚腩,脸上脖子上有半指厚的脂肪。

一双大手跟薄扇似的,骨节宽大,手背上长满嫩黄地绒毛。

与镜子里的自己,互相打量半晌,吴辉抬起右手,摸了把脸颊上的绒毛,暗忖:看来得跟上一次穿越后一样,这身上的毛,还是得弄点药给脱了。

“风仔,将窗都开了吧,透透气。”吴辉顺手将镜子递还给洪风,就那么披着件睡衣,赤着脚,下了床,出了门去。

吴辉居住的是一个独立的小院。

小院,两三亩的样子,四周一人多高的白色围墙,院子里铺着一块块青石条,还有一颗华盖如伞的大榕树,因而得名“榕树苑”。

披散着发丝,赤着脚,来到大榕树下,伸手拍了拍几个人拍粗的树干,吴辉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慨,上一世,自从进入离宗贡院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这大榕树,整座吴府,都成了秋氏的产业。

“秋氏……”

吴辉虎目微眯,扯动嘴角,嘴里四枚白生生地獠牙闪着寒光,脚下扎根,扭腰,右手挥出,狠狠地一拳砸向树干。

“砰!”

就跟挥舞一柄铁锤,大力击打树干似的,树身一震,落叶缤纷,树干上留下一个清晰地拳印,同时,吴辉的拳面上,也擦破了点皮。

“二少爷?”开完窗户,走出门来的洪风,看到吴辉拳面上的点点殷红,神情一愣,唤出声来。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