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缥缈寻仙途

更新时间:2020-03-24 17:05:58

缥缈寻仙途 已完结

缥缈寻仙途

来源:落初 作者:故国别旧 分类:仙侠 主角:楚林江小姐 人气:

《缥缈寻仙途》作者:故国别旧,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楚林江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神州之间,九霄之下,缥缈前途,寻仙问道。  修得仙上仙,斩杀天下妖本是楚离涯最初愤然发下的誓言,一路斩妖除魔,修行提升,可在修为中,步步靠近的那些真相,则是……  问天道,何为道?寻上仙,何处仙?(非完全言情或打怪升级,主剧情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偷偷溜出楚家对楚离涯来说并不是难事,因为平日里的内敛低调,乖巧温顺,没有什么人对待这个没多大存在感的女孩儿多有芥蒂,至于楚沫里,她那副Xing子是对谁都那样。

一路小心没有被其他人看到,跑到前门,躲在门口的柏树丛里使了个最低等的控物术从侧面用石子分别砸了两个只是普通人的守门,当两人都往侧边张望寻找恶作剧的人的时候,楚离涯提足灵息,倏忽之间越墙而过,已经落在了楚宅的地界外面。

在两个守门还没回过神回到门边的时候,楚离涯早就撒开脚步逃也似的跑远了。

口袋里还有七十五颗水晶珠和一块下品水灵精石,楚离涯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该买些什么为前往楚峰做准备。

首先,从现在到明日,总得准备着些干粮饮水,在山间行走体能消耗大,还未到筑基的楚离涯的体能也只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些,过长时间的翻山越岭行走,定是吃不消。

另外,山间行走,绳索工具,也是必备,自己练气区区练气五级可做不到屡崎岖如平地;蔡安泰也说了,即使明日土灵冲山,有灵的动物都会隐匿蛰伏,不会出来伤人,但是楚玉峰乃是灵气聚集之地,谁知道可能有什么其他异常之处?多准备些总比像个无头苍蝇一般一头钻进一个未知境地要好得多。

罗明道有夜市,楚离涯买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不方便之处,最后把大部分东西都准备妥当的时候,想了想,顺着罗明道主干道中间的一条小支线走了几十步,再转个弯,一家从外部装潢来看十分朴素低调的当铺映入眼帘。

当铺门额牌匾上字体端方的三个字,“锦华当”。

推门入内,整个当铺的内窄小的空间和它外表寒酸的修饰十分相称,站在前柜待客的老板是个颇有些年纪的古稀老人,白眉白须,须发都快把皱缩成一团的五官埋没了。

“……”楚离涯看了那个老人一会儿,才走到他的面前,只是前柜有些高,十三岁的小女孩站在那里刚好够一个脑袋冒出来。

“呦,这么晚了,小姑娘可怎么一个人来这当铺?”老人嘿嘿的笑笑,“难不成是有什么物件想换点银钱?”

“我是来买东西的。”楚离涯轻声道,“钱老板。”

“买东西?”钱老板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倒不是当铺不卖东西,那些当期已过,而当主又不来或者没能力赎回当物的“死当”物品,当铺便有权处理。这个处理的途径包括卖掉——但是当铺毕竟不是正经的买卖市场,你有心买些什么,当铺

却不一定会有,一般人很少会来当铺买东西。

楚离涯点点头,咬咬嘴唇后试探着问道,“钱老板……这店里有一件死当,名叫火荆棘,也不晓得老板记不记得了……”

火荆棘本来是楚业成的东西,据他说是他十岁那年,正式开始修行时父亲赠送的一件精品武器,沉岩刚玉打造而成,一把主刀一把副刀,刀带锯齿,通体赤红,楚业成十分喜爱,只是后来修行始终无望,人尚且颓丧败落,何况于刀?

楚业成虽然修为不进,却一直把火荆棘带着做个念想。三年前楚离涯突然得了急症,楚业成手头没有闲钱为其买药,正准备去请求楚新楠,又遇上楚新楠楚林之双双重创于楚玉峰的变故,家主和大少爷生命垂危,哪还有人来管楚离涯这点小事,楚业成想来想去,身上也就这火荆棘还算值点钱,但火荆棘是凶器,紫烟镇修仙练武之人又不多,极难卖出去。

最后只能拿到这锦华当当掉,终于拿到三十颗土晶珠,给楚离涯治好了病。

楚业成后来却没能赎回这把火荆棘,当票上定的时限一过,此刀成了死当,当铺只会按东西的价值出售,决计不会好心到以当来的价格还给你。

三年过去,楚离涯只是抱着一个极小的希望前来锦华当,若是这三年间被人买走,或者当铺周转变动,定是找不着那火荆棘了。

“老板,不知您是否记得三年前曾有人在此当双刀火荆棘一副,当金三十个土晶珠,却没能及时赎当,让那刀成了死当……我来正是来买回那副刀的。”

钱老板一捻胡须,有些为难的说道,“三年,这可实在有些久远了啊……若是能找得到,公平讲价童叟无欺,但来去货物多有变动,怕是找不到了,小姑娘为何一定要那副刀呢?”

“那是我爷爷喜欢的东西,但是因为我把当了,我想着要把赎回去。”

钱老板“咦”了一声,像是想起什么的说了句“稍坐。”便从前柜的抽屉里层翻出三簿厚厚的账本,前前后后的翻动,最后终于停在了一页。

“……三月初七……楚业成……火荆棘,双刀一副。可是这个?”

楚离涯惊喜的点点头,“正是,楚业成是我的爷爷,那刀……可还在吗?”

钱老板颇有兴趣的抬起头来,“楚业成是你爷爷?你也是楚家人?”

楚离涯甜甜一笑道,“自然是的了。”

钱老板让下手去当铺的仓库最底层翻了翻,终于找出一个旧红木匣子,打开一瞧,里面还压着一张当票,薄薄的纸下是精光犹存,却好似蒙了一层油雾的火荆棘。木匣摆到楚离涯面前,她反而不着急了,而是皱了皱眉毛,“怎么变得这般腌臜了?”

“呵呵,宝珠蒙尘,名刀封匣,想那鲜衣怒马的少年被冷落多年锐气磨尽,这器物,被耽搁闲置的太久了,自然也就锈了钝了,小姑娘倒是莫要嫌弃呀。”

“可这刀毫无精光,像是从土灰里捞起来似的,我出了这当铺转个弯儿便能买到好上十倍百倍的新刀,枉我以为爷爷失了个什么宝贝,没想到也不过凡俗至此。”楚离涯用手碰上一碰,像嫌脏似的直甩手。

钱老板这下愣住了,这小姑娘要自己把三年前的东西翻出来,现在却又好像不想要了。自己可是看在她是楚家的人,能出得起价钱的份上才帮她去翻那个老仓库的。凶器本身就难以转手卖出,更何况这刀卖相已经很差,白白花了他当时三十颗土晶珠还以为价格压得低,占到便宜了。

“小姑娘真是不要了么?你爷爷难道就不想着拿回此刀?”钱老板试探着问道,他的当铺不见得这么差钱,但是生意人本Xing,能赚一点是一点,面对每个捞钱的机会都想着法子去抓住。

“……爷爷,说的也是,不过这刀的价格算是多少呢?”

楚离涯看钱老板有些焦急的样子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这刀确实是值上不少钱的,自己想要买回来不可能空手套白狼,若是为爷爷高兴,楚离涯也不怕多花些钱。但是,自己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能拿得出公道价格买的下此刀的钱已是让人吃惊,更难以解决的是,当品年代颇远,若是不相信能卖个好价钱,那老板凭什么帮一个小女孩去翻遍仓库呢?想来也只能借着楚家的名声,让老板暗中便觉得她能付得起,值得去把那刀找出来。

当然,若是自己表现的太想要那把刀,即便找出来不可避免的遇到狮子大开口,楚离涯知道钱的重要,不会像楚林江那般真小姐的挥霍,故作任Xing的嫌弃反而会让她买的容易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