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袭

更新时间:2020-03-21 18:25:07

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袭 已完结

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袭

来源:落初 作者:满架蔷薇 分类:仙侠 主角:陆秦令仪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霸道狂仙:替身女配在逆袭》是满架蔷薇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秦令仪,书中主要讲述了:鬼医妖娆:魅毒二小姐←这是我的新文文哦,喜欢的点进去,打滚求个收~~娇宠一百三十年,发现自己不过一完美替身。看女主如何逆流而上,脚踏渣男贱女,登顶仙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舒二字,原来起源在这里,被骗了。

陆青云只要想到曾经和秦令仪甜蜜的写下这两个字,她就恨不得剁了那只多事的手。

喜欢白衣,原来终结在这里,被愚弄了。

陆青云只要想到自己穿一身白衣,在秦令仪面前扭捏作态,她就恨不得从来没出生过。

他们是互诉衷肠的情侣,那她算什么,一百三十年结伴修仙,在秦令仪的眼里,居然不过是嫌弃的替身而已。

替代什么?如果他所钟爱的是白莲花这款,那么找她做替身到底能替代什么?

陆青云真的有点佩服自己,被人愚弄了一百三十年,她居然还能站在这里分析到底为什么?

可惜,她分析不出所以然来。如果秦令仪以前所有的深情都是做戏,那只能说,他是一个天生的戏子,骗过了所有人。

她陆青云败了,还只能败得心甘情愿,谁教她竟然用了整整一百三十年都没有读懂身边人的心呢?

可笑,真正是可笑,一百三十载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亏得她此前还一直沉浸在这种虚幻的美梦里,像个傻子一样甜蜜。

也不知道秦令仪看着她甜蜜的笑容,深情的视线,会不会在心中想要吐出来?

至少她陆青云对着一个不爱的人做不到深情不悔,更无法像秦令仪一样,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都愿意替她去闯一闯,只为她觉得哪珠灵草的香气很特别,哪朵灵花开得很漂亮,可以舍生忘死进入秘境夺来灵草仙药,只为她拥有完美筑基,能结成完美金丹。

秦令仪除非是傻子,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但他显然不是,一个能把身边人骗一百三十年的人,怎么可能是傻子。

可是除非精神分裂,陆青云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解释他此前的所作所为。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陆青云愤怒的在心底呐喊,感情上的伤害,比不过被欺骗愚弄的愤怒。

情感上的伤痛,可以在心碎以后慢慢结痂愈合,可是被欺骗被愚弄呢,她敌不过自己自傲的心,如果不弄明白为什么,也许元婴期已是她最高的修为,走不出这个死结,还谈什么化神悟道。

说到底,她还是存着一点侥幸心理,她不求其他,只求秦令仪此前多少对她有那么一丝真心,只要,不被完全的愚弄,其实就够了,她就能放手离开。

这一百三十年,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就罢了。

其实,她也知道,如果不弄明白,就算屈辱的悄悄离开,也从此在修仙一途上再无进境,那还谈什么复仇,还拿什么把秦令仪碎尸万段。只有心死了,才会重生,她要秦令仪在情感上给她最后一刀,即使痛不欲生,也罢了,只要能够涅槃重生就好。

收起海魂珠,陆青云慢慢的走到这对好像天上霹雷也不愿意分开对方的情侣面前,淡淡的笑道:“秦令仪,你很好啊!”

陆青云佩服自己还笑的出来,不过这笑也许比哭还难看吧。毕竟感情这种事,只要动心就会受伤的。

缠绵亲吻的情侣缓缓分开,秦令仪站起身来,把云舒儿紧紧的护在身后,他没有一点被抓Jian在床的尴尬和慌张,还是像往常一样,轻轻淡淡的笑:“云儿,你回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这种笑容哪里有半点温情啊,难道以前自己眼睛瞎了,这都看不出来!陆青云痛苦的闭了闭眼睛,神色平淡的道:“我不该给你一个惊喜的,呵呵!”陆青云耻笑了一声,淡然道:“秦令仪,你只要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让我误以为你对我情根深种?只要告诉我答案,我立刻就走。”

秦令仪淡淡的笑着,微微摇头,仍旧温和的说道:“不,你走不了,我真的等你很久了,而你不负我所望,不但结成完美金丹,如今竟然还达到了元婴期,不靠丹药就可以悟道元婴,看来,你此番出去有了好机遇。很好,你证明了我的好眼光。”

他一边说,一边抬手唰唰唰布置了一个捆仙阵,陆青云并不怕这小小的法阵,既然护门大阵都无法察觉自己,有了海魂珠,她就能顺利走脱,即使秦令仪已经是元婴后期,马上就要到化神期,她也不怕。

因此,她冷笑道:“我的修为还是托你的福,若不是完美筑基和完美结丹,我也不会悟道元婴,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感谢你。”

秦令仪展颜一笑,摇头道:“不,你不用谢我,我做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你。若不是你有这么完美的天灵根资质,还有你的悟Xing和心Xing,我当然不会选择你。”

说着,他唰的又抽出一面金色的小旗,金光粼粼,霸道的气息充斥洞府。

是仙器!陆青云终于面露慌色,自己终究还是太托大了,能把人蒙骗一百三十年的人,又岂能真的对你露底,陆青云惨然一笑,趁着秦令仪步下第一面金色小旗的瞬间,一翻手握住海魂珠。

她虽然不知道秦令仪打算对她做什么,但她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这已经不是简单第三者插足的狗血****纠葛,秦令仪要杀她,或许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会出现。

她还不能死,至少在杀死这对狗男女以前不能死。

海魂珠一出,陆青云瞬即隐身不见,偌大的洞府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无形无质的隐身术,不可能!”秦令仪惊讶至极。

云舒儿秀气的眉毛微蹙,如水的眸子担忧的望着秦令仪,“她怎么会这么厉害的隐身术,仪哥哥,怎么办?她要是逃走了,凭我的伪灵根资质,怎能赶上你的修为,我再也不可能回到仙界了,也再也不可能陪在你的身边了。我舍不得你,仪哥哥!”她呜咽出生,伤心至极。

秦令仪安抚的抱了抱她,淡淡的笑道:“不用怕,我在她身上早已下了禁止,她逃不掉的。”

确实逃不掉,陆青云连洞府门都出不去,只走了十步,但觉心口一疼,接着身上仿若有千万只粘腻的虫子在爬在咬,痒,痒到了骨子里,疼,疼到了每一寸血肉里,这种痛苦不是人能忍受的,她恨不得一死了之。

这是蛊!秦令仪居然在她身上种了蛊!陆青云见过蛊毒发作而死的人,整个人会被钻出身体的蛊给弄得惨不忍睹,最后融为一滩血水,那是比剜肉剔骨还要折磨人的死法。

她不由得头皮发麻,第一个想法就是**,与其折辱而死,不如自己给自己一个痛快。

可是随着秦令仪又抬出一面旗布置下去,她却发觉自己再也无法动弹,一份灵力也提不起,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她被禁锢了,被真正的捆仙阵缚住了。拥有仙器的捆仙阵,就连渡劫飞升的仙人也能捆一捆,遑论区区元婴初期修为的陆青云。

她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或是被绑缚住的肉猪,只等着对方想好选哪里下一刀,方能得到更大利益。

云舒儿眉开眼笑,“仪哥哥,你真厉害,连这都想到了。”

秦令仪一边忙碌布阵,一边回头柔柔的笑道:“我说过,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也一定会做到。”

“嗯!”云舒儿重重的点点头,样子说不出的可爱清纯,“我相信仪哥哥!”

秦令仪露出一抹陆青云从未见过的温柔微笑,整张脸就像枯木迎来了Chun天似的,笑容明媚,墨玉色的眼瞳中点点滴滴都是欢愉。

这种欢愉对于陆青云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讽刺,一百三十年,竟然没有见过真实的秦令仪一次,不是讽刺是什么。

布完捆仙阵,秦令仪又是一阵忙碌,这一次他布了一个更复杂更古老的阵,当最后一枚阵眼灵石放进去以后,远古的气息扑面而来,森冷而粗矿的灵气疯狂涌现,可惜都被捆仙阵拘押了起来,一丝也未透露出去。

陆青云没来由觉得心里发寒,“秦令仪,你想干什么?”

“她竟然不知道?”云舒儿指着她,捂着嘴笑得像个孩子,“仪哥哥,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傻的人,难为你对着她一百多年。”

秦令仪淡淡的笑道:“她这方面是单纯些,但在修炼方面委实是个天才,完美筑基、完美金丹,可不是凭着珍贵灵丹就能达成的,这还需要一点点运气,和极为坚韧的心智才行。云儿,她可是我千辛万苦替你找寻的替身,雕琢一百三十年的完美替身呢。”

秦令仪墨玉般的眸中展露出一种狂热的感情,像抚绝世真品一样,轻轻的抚着陆青云的脸颊,“我的最完美作品啊。”

原来以前在她看来是炽热深情的抚摸,竟然不过是一个守财奴在抚摸金子的感觉么,陆青云啊陆青云,你活着就是个笑话啊!

“仪哥哥,哼!”云舒儿抢步过来,拉住了秦令仪抚摸的手,“不许碰她,也不许看她,你只能看着我一个人,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秦令仪淡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头,“都听你的,你呀,永远长不大。”

“好了,可以开始了。”秦令仪肃然望着云舒儿,“等会夺取她修为的过程中,你可能会有些痛,但是一定要忍住,不能动一步,也不能出声,一定要把她的每一丝修为都吸过来,最重要是她的气运一定不能放过。”秦令仪撇了一眼陆青云紧紧攥住的左手,笑道:“她可是能得到海魂珠的人,拥有这种气运的人,注定是要登仙的。”

云舒儿对秦令仪多看一眼陆青云都不愿意,掰过他的脸,踮起脚尖,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下,然后乖巧的在秦令仪指定的位置闭目盘膝而坐。

陆青云本该要愤怒的,遇到这种事,就算歇斯底里的哭泣,骂出最恶毒的话来,所有人都可以原谅她的,就算她屈辱的求饶,也没人会责怪她,因为每个人都是惜命的,生命是多么宝贵啊,尤其对修仙者来说。

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嗡!”

随着大阵运转,撕裂灵魂的痛苦席卷全身,身体里每一份生气,每一份灵力,开始慢慢的一丝一丝的抽离身体。

死并不可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死去才可怕。

陆青云因为恐惧而瞪大了眼睛,她本能的开始挣扎,可是却一动也不能动。秦令仪似乎察觉到她的痛苦了,深情的轻轻的,就像以往每一次一样,柔和的说道:“云儿,不要怨,不要恨,魂飞了魄散了,一切都会归于尘土,那才是真正的极乐世界,你一直都懂的,你是一个知足的乖孩子,我给了你极致的一百三十年宠爱,足够了,安心的,不要挣扎的去吧。”

他的话充满了蛊惑的魔力,陆青云的反驳和咒骂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她陷入了某种迷蒙而美丽的梦境,梦里她回到年少时,那时候,她是天之骄子啊,家族里千年不遇的天灵根,又是受尽宠爱的嫡出大小姐,她的每一天都是在蜜罐里泡大的。

可是,不对,这是谁,光明寂静的教室,晕晕旋旋的化学课,那是化学老师吧。

啊,毕业了,考上大学了,看,他们在烧书,在撕书,那些折磨人的书啊,陆青云笑着把书扔进了垃圾桶,从此可以放开这一切了。

大学四年,过得好快啊,毕业了,是无休止的工作,朝九晚五,再没了自由,人沦为赚钱的机器。

噢,这就是我啊,我的前生。所有的记忆潮水般涌来,淹没了陆青云,等一切都云散雾收时,她记起来她前生是如何死的,她又如何重生在这具身体里,只是融合得不好,她失去了前生的记忆。

难怪,这么多年,她总觉得丢下了点什么。

可是,她记起来一切,现在是又要死了吗?陆青云竭力睁开眼,看到秦令仪惊讶的脸。

“不,怎么可能,有海魂珠相助,夺魂大法竟然无法拘你的魂,不可能。”

“你懂什么,我的灵魂本就不属于这一界!”陆青云想要讽刺他一句,可她再也没力气说话,她看到自己飘了起来,如远山投射的第一抹朝阳,迅疾的躲过了秦令仪祭起的法器,下一瞬,已出现东荒的最南边。

“你们可一定不要死在别人手里啊,秦令仪,云舒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