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五灵造化道

更新时间:2020-02-12 20:53:11

五灵造化道 已完结

五灵造化道

来源:落初 作者:天下有雨 分类:仙侠 主角:阿笑小雨 人气:

《五灵造化道》由网络作家天下有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笑小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是全宇宙的公敌,被称为‘堕落天神’,被百族驱逐出了诸天宇宙,他本已无所谓苟活,但忽然某一天,他舍弃了力量、记忆、身份……,孑然一身的进入轮回,重活一世。他要寻找与他宿命纠葛的人;他要打响一场灭世的战争,他要揭开一个宇宙和开天辟地的秘密,他想跟诸天讲一个道理……得女娲传道,得众女道侍辅佐,踏遍宇宙万界,征战诸天。前期偏剧情。————————————这即是一篇幽默的非主流爽文。也是一篇正统仙侠文。女多不滥,不愚读者,不虐读者。新书《神仙入侵凡间》已发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小镇乞丐

暗黑大陆是一间囚笼监狱,又叫暗黑监狱,这里的所有生命都是被关押起来的囚犯。

这里的太阳与大陆之间,隔着一层亘古不化黑暗,大陆上的生命就仿佛就置身在怪兽的**底下,压抑而又惶恐。

这里不是一片善地,而是一块充满危机和凶险的大陆。

这片大陆上关押着无数的智慧种族:妖兽,精灵,妖魔,还有各色的异种人类和类人类。

彼此之间的杀戮和战争每天都在进行,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而且不需要理由,见面即分生死,犹如蛊虫世界。

人族十分弱小,处于智慧生命的食物链最底层。

同时,这片大陆上还生存着人类的一种天敌——妖魔。

妖魔是在欲望中诞生的半智慧生命,它们单纯为欲望而行动,它们喜欢食用其他生命的内脏。

人类的肉质最鲜嫩,因此成为了妖魔最喜爱的捕食对象。

景业城是一处较大的人类聚集点,这里生活着近万的人类,以景业城为依的还有四个千人左右的小镇,以Chun夏秋冬命名。

……

……

秋风镇。

原本寂静的街道上人声沸腾,人潮涌动,一个个神色激动,眺望远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狗蛋他妈,干啥呢?咋跑这望风呢?”

“剩子他娘啊,你也赶紧的……林大小姐学期满,要衣锦还乡啦,大伙都等着沾彩呢。”

“林大小姐?莫非是三年前,是被神使选中去上城入学的那位不?”

“可不是她吗!你说我们镇长怎么就这么好命,他闺女居然有幸能去上城读书。真是祖坟修得好呢。”

“哎呀,真是她啊,那我也得赶紧得寻个好位置。你说我们这些人,死都没机会走出这城,现在怎么也得趁机沾沾这上城的人气儿。”

“谁说不是呢……诶,剩子他娘,你看,你看,那莫不是向我们镇来的车队?”

遥遥的地平线的上,一只数百人的车队犹如一溜蚁群,不急不缓的向着镇子驶来。

“来啦,来啦……”

在众人的期待中,车队走到了小镇前的大道上,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一股萧杀之气,压低了秋风镇众人的喧哗声。

忽然,车队中响起了一阵尖锐的打钟声,叮叮叮,犹如气浪回荡在平原上,让人一阵心神乱颤。

若是一般野兽,也就吓跑了。

随后,一支十余辆车马的小队分离出来,沿着岔路口向秋风镇走来。

显然,这就是众人口中‘林大小姐’的车队。

‘林大小姐’的车队驶到了城墙下,一名白发老妪扶着一位光鲜的白衣少女走下了马车!

“小女见过众位乡亲,三年一别,今日迟归故里,这厢有礼了。”

白衣少女二八年华,容貌精美,美眸闪动,双手施礼,表情嫣然浅笑,动作点到为止,不做作娇蛮,也没有一丝的羞涩青雉,落落大方,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哎呀,不愧在是上城呆过的人,这气质就是不一样……。”

“可不是吗?你看,这些乡下崽子和她一比,就是矮了一截…….”

少女的落落大方问候惹得众人一片叫好。不**人心中暗自揣测,若自家崽儿若能娶到那样的媳妇,那才是扬了家门呢。

“哈哈,语晴,还不快过来让爹爹看看。”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男子,体态丰满,一脸自豪,赫然正是秋风镇的镇长林镇。

“爹!”被唤做语晴的少女面色一喜,欢喜的跑过去,就地一跪三拜礼!

礼有些重,也并非是女流之辈的礼节,但少女毕竟外出多年归来,本就与‘女流之辈不出深墙’的习俗不同,这是就事论事。

“好好好!”林镇扶起女儿,面色越渐欢喜。

又稍做寒暄之后,马车队就入了镇。

见入了高墙,原本远远观望的妇人立刻就围了上来,将林语晴拥护在中间,不停的问东问西,那神情,如同见到自家闺女一般,煞是高兴。

“咦?”左右逢迎的林语晴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穿过人潮的缝隙,望向街道边,表情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随着她目光看去,那是一个身着破烂衣服的小乞丐。

小乞丐独自倚靠着墙角,头戴一顶破草帽,压低边缘遮着脸,看不到表情。

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外界的喧闹似与他毫不相干。

“爹,我们秋风镇怎么还有可怜的乞讨之人?您是镇长,难道你都不帮找份事做么?”林语晴拉过林镇的胳膊,有些娇嗔的说道。

林镇看了乞丐一眼,原本欣喜目光中就好像揉进了一粒沙子,表情略沉道:“晴儿你有所不知,不是爹不帮他,而是他这人……哎,你瞧上他一眼就明白了。”

林语晴心中暗想,莫不是这人四肢有什么残疾,又或者是智商不好!

于是又不依不饶说道:“这就是爹爹您的不对了,若是他有什么难处,我们更应该帮他。女儿这三年的学习中,先生曾不止一次告诫我们,我们人类在这片大陆上是弱势群体,要想生存下去,必须团结一致,不弃弱小,不遗老幼……”

林镇任由女儿牢骚,也不接话,只是无奈的摇头。

一旁的众人却是忍不住了,愤愤然的插话道:“林小姐啊,这可是你误会镇长大人呢。不是我们不帮他,实在这人烂泥糊不上墙呢……”

“哦?”林语晴停了唠叨,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解,众人为何会这样说法。

她走到乞丐的近前,蹲下身子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半晌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没有听见。

“这人莫不是聋子或哑子?”林语晴心中这般想过,靠了靠身子,素手揭去乞丐的草帽。

只见破草帽下露出一张不足十八的少年面孔,双眼微阖,似在熟睡。

少年虽然一身破烂,但面目却是异常清秀俊朗,双鬓青丝垂落,不仅没有一丝乞丐的狼狈之相,反而有一种贵公子的出尘气质。

林语晴忽见少年面孔,美眸也是稍微一滞,似乎也被‘惊艳’了一把。

两人距离颇近,若大吸一口,都能嗅到彼此吐出的幽兰。小乞丐若是邋遢可怜,林语晴怜悯之心为重,倒还没什么。此时嗅着对方的男子气息,顿时面色羞红,心神微颤。

众人见少年又在酣睡,愤然的直跺脚:“睡睡睡,一天就知道睡,活着真是糟蹋了粮食……。”

林语晴被惊醒,急忙退了回来,微低着头,掩盖发烫的脸颊,心中有些异样的站起身来。

她不解众人为何如此愤然,美眸望向林镇:“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她脸上的红霞已经消散。

林镇轻叹了一口气,表情略回忆的说道:“这人两年前突然来到镇上,然后就坐在这里乞讨。开始时,街坊们也以为他身体有疾,变着法想帮助他,为他找份轻松的工作,但这人却是丝毫不领取,整天无所事事,就坐这乞讨。后来我们更发现,这人的身体根本就无恙,纯粹是懒惰……”

林镇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啊?这人怎么……”林语晴美眸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暗黑大陆的生存条件异常艰苦,人类为了活下去,每天都在艰苦的奋斗着。‘懒惰’这样的词眼,林语晴好久都没有听到了。

众人又是插嘴道:“林小姐,你莫要理睬这人,就让他在这里烂死吧。”

“这样的人,还不如一条狗呢……。”

“谁说不是呢,这种人就应该扔出去,让外面的妖魔吃了算了。”

林镇又是叹了一口气,不愿女儿与这样的人有过多的牵扯。

“晴儿,走吧,能想的办法爹爹都想尽了,这人已经无药可救了。一天不给他吃的,他就饿一天,三天不给他吃的,他就饿三天……死都不找活干,我们也只能任其这样。街坊偶尔会给他一个馒头,倒也不至于真的饿死。”

林语晴在上城学了三年,比秋风镇的所有人都明白,人类为了在这片大陆上延续种族,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每天有无数战士在与妖魔和其他种族的战争中牺牲Xing命!

如此的每一天,都是建立在这些战士的鲜血之上。

却有人如此践踏大好日子,林语晴比秋风镇任何人都要生气。

林语晴俏脸一黑,从父亲的手臂中挣扎出来,气不打一处的走到少年面前。

她踢了一脚眼前的破碗,似是想把对方惊醒,但或许是心神激动,用力过大,碗直接蹭到了乞丐少年身上。

少年被一惊,从朦胧中苏醒过来。

只见他揉了揉眼睛,眼眸中竟然闪出一丝诡异的蓝色。

少年打了个哈欠,目光有些茫然的扫了一圈围着自己的众人,然后锁定在身前怒视自己的光鲜少女身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法士天空笑

“鸟兽虫鱼尚思进取,你却每日只等嗟来之食,你可对得起你父母同胞?”林语晴一阵大义凛然的数落道。

少年刚睡醒,又从未见过眼前少女,忽听这些没头没脑的话,表情懵懂。

林语晴见状,只当少年在装傻充愣,更是坐实了‘无药可救’的名头,气不打一处来。

“为了人类在这片大陆上生存,多少前辈付出了生命,却换得你如此赖活,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

少年清澈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少女,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随后,他捡起地上的草帽,重新盖住面容,又倚靠了过去,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林语晴没想到,自己说到这份上,少年还是无动于衷,顿时气得直跺脚。

“你,你,你这样的人,连妖魔都不如!”

妖魔是人类的天敌,也是人类最仇恨的对象,在人类眼中,蛇虫鼠蚁都比妖魔要高一筹。

林语晴如此辱骂少年,显然已经气愤到了思绪混乱。

林镇实在看不下去了,劝阻女儿道:“晴儿,还是走吧,你犯不着刚回来就为这种人生气。”

“是啊,林小姐,你身份尊贵,莫要和这种人计较……”

“莫要为这种人气坏了身子”

众人七嘴八舌的总算劝得火冒三丈的林语晴离开了现场。

临走时,还有几人气不过,对着少年乞丐呸了几口唾沫,倒没真吐在身上,而是旁边的地板上。

……

……

暗黑监狱的大陆之所以残酷,其原因之一是,在暗黑监狱的一整天十二时辰中,黑夜的时间是昼日的整整两倍。

八个时辰的黑夜为这个世界的残酷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舞台。

而人类一直都遵循着早出晚息的规律,绝不被允许去染指黑夜,甚至不应许在夜晚大声喧哗,或燃起光亮,因为这里的黑夜是完全属于猎杀者的世界。

暗黑大陆的夜晚有两个月亮,所以这里黑夜并不太黑,依旧是阴暗昏沉的。

阴暗昏沉才是暗黑大陆的真正面目。

大陆上的妖兽、凶兽、暗精灵、妖魔,还有异种人类……总之,除了人类之外的大部分生命,都会在月亮升起的时候,从沉睡中睁开它们妖异的眼睛,然后开始它们永恒不变的游戏,成为猎杀者,或成为猎物。

人类为了保证血脉和种族的延续,就只有彻底退出夜晚的舞台。

……

……

秋风镇今日的黑夜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欢乐气氛而来得晚。

就在村民闭门栖息的时候,没有人发现,街道上的少年睁开了他妖异的蓝色眼睛,一改白日的颓唐神态,双眸中露出一阵精光。

没错,少年和一般人类不同,他遵守的,是暗黑大陆猎杀者的规律。

他虽然是人类,但却活在黑夜中,他是黑夜中的猎杀者,偶尔也会成为猎物。

少年潜入墙角的阴影后就消失了,再出现时,处于小镇城墙上,一个不起眼的角塔后面。

他望了望天边,哪里的蓝色和紫色正在交汇,就好像两缸不同颜色的染料混合在一起,颇为壮观。

少年心中暗自想道:“汲取天阴元气的大好时机,可不能错过了。“

暗黑大陆的月亮一蓝,一紫,称为蓝魔月和紫煞月,在它们升起的时候,会释放出一股天阴紫气和天阴蓝气。

若能吸入这一股紫气或蓝气,不仅可锻炼体内法力,使其更加精粹,更能使目光清明,做到月光之所及,视野便可达。

蓝色和紫气是暗黑大陆赐予所有生命的武器,为了让猎杀的游戏更加沸腾。

少年盘腿而坐,双手左右牵引,平定周身法力,然后他伸出手向着虚空一抓一摄。

只见一抹如烟的蓝色向着少年徐徐飘来,少年张嘴一吸,将蓝色香服了大半。

片刻之后,少年炼化完了蓝气,只觉浑身神清气爽,体能充沛无比。

这是以气养身的一种手段,这也是为何,少年并不需要吃太多食物。事实上,他们这类修炼者很少吃五谷杂粮,其中杂质太多,对修炼不宜。

少年又伸出双手,握住剩余的蓝气,往双眼上擦拭。

随着蓝气的融入,少年的眼睛燃起了蓝色火焰,诡异而又妖艳。

蓝火沉寂后,少年的眼睛就像一颗被雕琢过的蓝色宝石,在黑暗中闪着幽光。

就在此时,少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神色一凛,目光突然望向侧边。

一名黑袍人从阴影中闪现出来,对着少年躬身施礼:“属下见过城主。您镇守景业城的两年期限已到,千叶城‘黎明’总部派了新的白袍圣使前来接替,请您前往城主府交接任务。”

人类很弱小,但人类中有一类人却非常强大,这类人被称之为法士。

要成为法士首先需觉醒气感,‘气’代表大自然的能量,少年刚才吸入的蓝色天阴元气也是自然能量的一种。

只有先感应到大自然中的能量,然后通过修炼法门吸入体内,并炼化成法力,才算成为了真正的法士。

觉醒气感的能力是天生的,就好像一种资质,无法被后天培养。

拥有觉醒气感资质的人非常稀少,一般情况下,十万个普通人中,只有一人拥有这样的资质。

暗黑大陆上,有一个聚集了所有人类法士的庞大组织,名字叫‘黎明’,寓意是’引导黑暗中的人类迈向黎明的未来’。

‘黎明’聚集了人类中几乎所有的巅峰战力,是人类在暗黑大陆上生存下去的最大资本。

‘黎明’派遣法士镇守各方城镇,成为城主,这类法士在民间被称为白袍圣使。

虽然黑袍在黑夜中更方便,但白袍却寓意着‘人类对抗暗黑大陆其余智慧生命的獠牙’。獠牙只有显露在外面,才能让敌人不敢轻易攻击‘皮毛’。

白袍圣使在民间也被称之为神使。

三年前,林语晴就是被景业城的上一代白袍神使推荐,才有机会到被称为‘上城’的千叶城读书。

千叶城之所以被称之为上城,主要是因为千叶城设有‘黎明’的总部。

而眼前的蓝眼少年名叫天空笑,他在十一岁时被检测出拥有觉醒气感的资质,十二岁成功觉醒,随后被‘黎明’培养,后成为了千叶城总部的法士。

天空笑在十五的时候被派遣到了景业城,镇守此处。

如今两年已过,天空笑的任务终于完成,同时他也十七岁了。

天空笑闻言后,表情动容喃喃道:“两年的时间终于到了吗?”

“是的,过了今晚,您就可以回千叶总部。在这之前,请城主先完成任务交接。”

天空笑站起身,扯出一件白色风衣披在身上,神色轻松的说道:“你去告诉新来的神使,景业城一切如旧,两年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没有需要交接的东西。天亮之后我会自行离开。”

黑衣人有些迟疑道:“城主,您上任以来,一次都未入住过城主府,今晚是不是……”

天空笑打断了他道:“城主府中的奢靡生活不适合在黑夜中生存的战士,哪里只会让我的獠牙越来越迟钝,只有最底层的生活,才能磨砺我的獠牙。而且秋风镇是防线上的唯一缺口,只要另外几边没有防线崩溃的消息传来,在秋风镇镇守,才是预防突发故事的最好办法。”

“是,属下明白了,告退。”黑衣人脸上露出一丝敬佩之色。

以往的城主莫不是趾高气扬,吃喝用行住也都必须高人一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自己独特的身份。

如眼前少年这般朴素又进取的城主,从未遇到了。

也只有这样的战士,才有资格被称为人类最后的希望,才能引导人类走向真正的未来。

“等等!”天空笑又叫住准备离去的黑衣人,接着说道:“找到那件东西了吗?”

黑衣人意会,摇头道:“属下问遍了过往所有商队,又重金托人寻找,但都毫无所获。赎属下直言,这片大陆上似乎并没有大人说的那种花。”

天空笑要找的是一种花。

那种花肯定是有的,因为天空笑见过,而且记忆中那种花非常普通,随处可见,但为什么现在找不到了?

“你走吧”天空笑轻叹口气。

“属下告退。”黑衣人躬身施礼,几个闪烁消失在了阴影中。

天空笑望着远处的黑暗,脸上露出思恋的神色:“小莲,再等一晚,明天我就回来了。”

夜小莲与天空笑同岁,两人同期成为了法士。

夜小莲胆子非常小,既怕血,又怕黑,而那段时间天空笑又异常孤僻,两人机缘巧合下,相互扶持,成功度过了很多劫难。

两人多次组队参与对妖魔和妖兽的战斗,逐渐培养出了情愫,成为了彼此唯一的倚靠。

两年前,两人离别时,终于私定了终生。

君夜夜思妾颜,妾日日盼君归。

……

……

天空笑沉溺在幸福的回忆中,突然他脸色大变,猛然转身,望向小镇的对角。

失声道:“妖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