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花妖赋

更新时间:2019-11-30 17:35:48

花妖赋 已完结

花妖赋

来源:落初 作者:古斯灵 分类:仙侠 主角:慕容苏鸿 人气:

经典小说《花妖赋》由古斯灵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苏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说,有一把上古时期遗留下的殇离神剑,它是用战神挚爱之人的心头血铸炼而成。  花妖:  其实,我只是游荡在天地间的一口怨气,数万年的漂泊,不过为了一个承诺。  我的主人,她一直相信,有一天,她的爱人会抬着用七彩祥云编成的轿子来接她回去,数千年的翘首企盼等来的却是穿心一剑。  苏逸:  直到站在世间最崇高的位置,我才知道,手里握的东西越多,左胸内的空缺就会越大。千秋万代不过过眼云烟,却再换不来伊人一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蔻粉委屈的揉了揉下巴,苏长老看似温润如玉,实则最难以接近,只有在面对宫主的视乎才会露出那种发自内心的纵容宠溺,这一点,阖宫上下除了一人全都晓得。

正暗自诽谤某人的反应迟钝,蔻粉整个却突然跳起来,显得局促不安。

“苏长老。”

我闭着眼睛,嘴角扬起一丝浅笑,似是认定此乃蔻粉的小玩笑。世人皆知苏家二公子清流自好,从不踏足风月之地。

事实证明,生活本就是一个大大的玩笑。

我瞪大眼睛,看着在身边落座的男人,再看看关的密密实实的窗户,有些瞠目结舌。

“你是从大门进来的?”

他撇了我一眼,神色无异:“不然呢?”

好吧,人家自己都不顾忌形象了,本宫主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原本以为是阿逸压抑许久的男人本Xing被他年轻貌美的新婚妻子激发出来,食髓知味,遂想借寻本宫主的借口来看一看新世界。

没成想他就只是喝了一杯茶解了口渴,便拎着我的后领很是低调的从**儿离开。

本宫主又岂是任人宰割的人,只是一对上蔻粉哀求的小眼神,反抗意识立即偃旗息鼓,算了,小丫头也不容易。

他嫌我不听话我怨他多管闲事,两个人都处于互相看不顺眼的状态,与其郁结于心各自不痛快倒不如痛痛快快打了一场,苏逸竟破天荒同意了,看来着实被我气得不轻。

郊外一处荒凉之地,两道身影在半空中纠葛在一起,你来我往谁也没有手下留情。

直到胸口结结实实挨了我一脚跌落在地,苏逸才算老实了。

我拍拍手,吹了吹散落下来的一缕发丝,好不得意。

不是本宫主自夸,纵观整个武林在能在我手下过得百招的人不出五名。

自己人交手向来有分寸,两人除了衣服凌乱些看起来倒也不觉得狼狈。

回到侯府,各自朝房间走去,没有一句交流。

洗了个澡,见傍晚渐至,便随着习惯想到花园走走,小径上迎面碰到慕容澜,本想点个头就这样擦身而过。却被对方一句“要不要聊聊”拖住了脚步。

她挥退身后的侍女,只欲下二人被包裹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从远处看倒不失为一副美景。

“不知嫂夫人有什么话要与在下交待?”

“花师弟既不是外人,那我便直说了。

外面的传闻想必你也听到了,按理说花师弟尚未成亲,有些事情无可厚非,可这里是京城,花师弟既是我们侯府的贵客,也便成了有些人关注的目标,相公今日为了寻你出入了那等烟花之地,怕有人会拿这件事情做文章。

花师弟可明白我的意思?”

“自然。”我勾勾嘴角,风流模样不改,

“其实嫂夫人大可不必为此忧心,我自小便无拘无束惯了,立志一生浪迹江湖,苏师兄既已入得庙堂便与我等草莽再无关联,池这次来一是为了恭贺二位新喜;二则是为了告别,此次一别恐终身不再相见。一位查无可究的江湖浪人,想必不会有人在意。”

许是没料到我会这样说,慕容澜怔了一下,随即端庄一笑:“是我多虑了,花师弟莫要见怪。”

好聪明的女人!

看着她袅袅而去的背影,本宫主有感而发。

不过,本宫主最讨厌被别人说教。

眼角微微上扬,三分不耐三分恶劣三分邪气……

将拈在指尖的花朵凑到鼻尖嗅了嗅,自言自语

“你说,我刚刚要是一个没忍住把她弄了个半身不遂,阿逸会不会找我拼命?”

“……”

“那可说不定,这年头为衣服断手足的事情多了。”

随手将那朵无精打采的花儿扔到一边,无趣的拍拍手,人世间的东西果真无趣,哪比得上霾山之巅。

从厨房顺了一包点心,本宫主施施然来到书房,似是压根儿不记得下午那场恶斗。

苏逸正奋笔疾书,为了不打扰他我选了离书案最远的一张椅子,拿出点心就着茶水自顾吃起来。

一阵晚风,吹散了他桌上的宣纸,他放下手中的紫毫起身关了窗户。这才将视线投放在我身上,一张没有情绪的脸透着点点苍白,该不会是被我打到内伤?

“你就不能敲门进来。”

“那显得我多没水平。”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来这里做什么?”

我指着只剩渣渣的油纸,理直气壮的回道:“来给师兄您送宵夜。”

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本宫主尴尬的笑笑。

不就是第一次当面儿唤声师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打了个哈欠,上前抱住他的手臂蹭了蹭:

“阿逸,今晚我们一起睡吧,你知道的,我换床睡不着觉。”

这倒是真话,我认床的毛病很重,为数不多的几次还是因为阿逸在旁边陪着,我才睡得安稳。

这一度也是本宫主拒绝下山的原因之一。

这样说着,哈欠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

他似是被我缠的没办法,指指里间的床榻:“你先去睡。”

我转身揉着眼睛朝里间走去,嘴角勾起得意的笑意。

许是房间里盈满熟悉的味道,躺在榻上不一会儿就有了睡意,朦胧间不知世间几何。

直至一股温暖的气息贴近,身上的薄被被往上拉了拉。缓缓张开双目,对上一双深邃明亮的双眸。

习惯的向他凑过去,双臂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身上蹭了蹭。

他顺着我的力道在外侧躺了下来,榻子不大,他侧着身子才勉强躺得下,两个人身体相贴、抵足而眠。

在霾山之巅,那里并没有什么男女之妨或者授受不亲的说法,自阿逸被带上去之后我们一直都是同塌而眠,直到他被带入世俗。

“当年下山之后我失眠了整整一个月,十个枕头都代替不了你的位置。”

迷迷糊糊的我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想把当初一个人在黑暗中的孤寂与委屈说给他听。

苏逸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却被门外突兀的声响打断。

“相公。”

这一声呼唤将本宫主的睡意赶的干干净净,身边的人动了动似要起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