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活色生仙

更新时间:2021-04-05 21:18:12

活色生仙 已完结

活色生仙

来源:落初 作者:卫风 分类:仙侠 主角:郎中明白 人气:

完结小说《活色生仙》是卫风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郎中明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死的那天是四月初四。黄历上写着,日值月破,大事不宜。  死亡是一切的结束吗?  不,不是的。  死亡,有时候,是一个新的开始。  俺参加了七月份的PK,请大家支持俺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哥,我吃不下,给你吃吧。”

“不了。”

两个人推来推去,其实都把腰带勒紧了。在山里赶路两天了,干粮吃得还剩一点,前面不知道要多久才有人烟。可是却一点没亏着我。在山里可没办法赶夜路,路越来越难走,人烟也越来越稀少,第二天傍晚看到一股炊烟升起来,三个人都来了精神,包括我都兴奋起来了。能喝口热水,不用再睡野地,好好的,踏实的歇一晚,吸引力不能说不强。

“小妹,前面有人家,到了那儿姐姐给你熬粥喝。”

我笑了笑:“好。”

哥哥没说话,只是把我又朝上托了一下,加快了步子。

虽然看到了炊烟,可是太阳下了山,我们才看到那两间茅屋的屋顶。屋里住着猎户一家,两间屋里一间是柴房,借我们栖身。柴房里并不脏,看起来倒象是常有过路人在这里借宿似的,还有干草铺的地铺。

姐姐还真在人家灶上熬了粥,可惜熬糊了,不过带着股焦焦的味儿,喝起来反而觉得更糯更香。

“好喝吗?”

我舔舔嘴唇:“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儿。”她又盛了一碗:“哥,小心烫。”

碗边上烂了个豁口,差点儿划着嘴角。两口热粥下肚,人一下子舒服起来。

我肚子喝得胀胀的,姐姐把干草铺好,扶我躺下,他们两个还在小声说话。我躺着不动,支着耳朵听他们说什么。

“翻过前面的山头,就该到沙湖了。明天天黑一定能走到。”他声音很低:“都是我无能,没本事保护你们,还连累你们吃苦……”

“哥,你不要这样说。要不是我和小妹,你一个人无牵无挂哪儿都去得,再说这次的事儿,要不是顾忌我和小妹,你肯定能打赢那人,后面的事儿也就……再说,原来夸过你赞过你的人那么多,你随便去投奔哪个都有前途,也用不着这么远,到姨母这里来求她求留咱们。”

“那些人夸的是齐家的少爷,都是客套话,现在我可不是了,人家对我不会再另眼相看。姨母到底是自家人,她不会眼看着咱们没着落不管咱们。尤其是小妹,她的伤这么重,到了姨母那里一定能好好治伤调养……”

他们的声音细细的,象是山风吹着树叶的沙沙的声音。我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姨母Xing子要强,听母亲说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一定会收下咱们的。”

静了一下,又听到悉悉簌簌的声音,似乎从衣裳里掏出什么东西来。

“呀……哥,这是——你怎么把这个……”

“嘘,轻声些。这是娘的东西,我自然要拿回来。要不然,难道留给齐家?”

姐姐声音里有坚决的意味:“正是。怪不得你一路上都怕齐家的人追上来,我就想,那个女人巴不得我们自己离开,才不会派人追我们。正该拿回来,这是娘的东西,自然不能留给齐家。”

是什么东西?

一定很紧要,要不就是非常的贵重。

“哥,你的伤不要紧么?”

我愣了下,他天天背着我赶路,节衣缩食,身上竟然还是带着伤的?

“没事儿,早不疼了。”

“不说了,睡吧。明儿走完最后一程,还要拜见姨母呢。”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们就起来上路,大概是最后一程了,脚步加倍轻快,正午的时候就攀上了山梁,哥指了指下面:“小妹,你们看,下头就是沙湖。”

远远的望下去,我先看到了一片闪亮亮的水光,仿佛一块镜子嵌在城廓山野之间。

“走!就要到了。小妹,累不累?”

我一步也不用走,都是他背着,还问我累不累?

我用力摇摇头。

“嗯,走吧。”

下山的路走得轻松多了,可能是看着将要到地方了,所以哥哥也不嫌累,最后一程几乎一路小跑,从山坡上跑下去,脚踏上了大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身上出了许多汗。我拿袖子替他抹抹额头,他侧过头来笑笑:“先歇一歇,咱们去姨母家。”

他们两个都把头发衣裳理了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整理的,赶路,在山里也洗不了头洗不了澡,蓬头圬面,衣裳倒是从包袱里拿出来换上。我左看看,右看看,这几天大家灰头土脸逃命一样赶路,我都没顾得上仔细打量这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果然人要衣装,虽然都瘦了点,但是哥哥俊逸,姐姐清丽,站在一起绝对是金童玉女。姐姐在路边的溪里把帕子打湿,理理头发擦擦脸,又把我头发稀稀拉拉的头发抓了抓梳了个小辫儿。看她的样子并不满意,可是现在也来不及再收拾了。

沙湖城不大,进了城一路打听路径,找了一顿饭的辰光,才找到云仙里。一踏进这片地方,就能感觉得出这儿有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清气,果然对得起名字里那个仙字。远远近近栽着一大片青竹,一片浓绿映浅绿,鸟儿从头顶掠过去,悠然自得。风吹过来,远近的竹叶沙沙响着,如初Chun里的细雨声。

“姨母这里可真是一派清幽气象。”姐姐指着前头一角青瓦:“前头应该就是了。”

这地方不简单,我瞅了一眼路旁竹间几块青石,看起来只是散落乱堆在那里,颇有几分野趣。

太阳已经要落山了,西边天际一片妖紫斓红,映得这片竹林都带上了淡淡紫气。

前面是一扇黑漆大门,门上三个字写得清瘦挺拔,隐隐然有几分剑拔弩张的意味。哥哥抬头看了一眼:“这是姨母的字,给母亲的信上就是这字迹,咱们没找错。”

这字有铮铮风骨,让人感觉就象外面的修竹,宁折不弯,可是……一个女子写出这样刚烈的字来,却让人容易想到过刚易折这个词。

哥哥把我从背上放下来,整整衣襟,上前去敲门。

咚咚的几下响,听起来又空又远,长长的传出去。

过了片刻,里头有人问:“外头是哪一位?”

哥哥朗声说:“在下齐靖,求见青鸾夫人。”

————————————

大橙子迷上了ABC。。。。一个劲儿扯着俺的手说妈妈念妈妈念——俺是字母无能TAT~~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