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凤斗江山

更新时间:2021-02-20 18:49:26

凤斗江山 已完结

凤斗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冰若童心 分类:仙侠 主角:白歌小姬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冰若童心原创的仙侠小说《凤斗江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歌小姬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生前沉鱼落雁,一代花魁,却死的不明不白。重生,容貌尽毁,是涅槃重塑,还是重蹈覆辙。  一世,双重身份,爱的劳燕分飞,忘的撕心裂肺。  她,婉碗白露,莺莺为歌。  他,淡淡上官,幕离秋白。  破城的刹那,是浴火的凤凰,还是败落的彼岸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有,本少爷的人品是杠杠的,不信你随便找个人问问!”人品?那货说人品?连自己二姐都敢调戏他人品还杠杠的!白歌心中鄙夷了他几句,眼看要挤出了人群,但冷不防间一只有力的手生生把她又拽了回去,正是白萧文的杰作。“你就看这位小姐,眉清目秀,一看就是不会说谎的纯良之人!小姐你说,你我人品如何?”白萧文朝着白歌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问道。

“好!这位小姐你倒是说说!这小子是不是一个调戏良家女子的街头恶少?”大汉眼一瞪,白歌也是有些无奈。好在白歌现在容貌不在,再加上当初白歌也不是喜热闹的人,少是出门,一时没人认得自己就是白萧文的二姐。这小子肯定是报复!不过心中进退都两难,白歌也有些窘迫。

“这…白三少一看就是…呃。”眼角撇到大汉额头的青筋都暴了起来,白歌左右看了看,放在背后的手便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心中骂了白萧文十几万遍,嘴上却违心的夸道“生的眉目俊朗,一看就是出自书香门第!”再说,好歹那也是自己名义上的弟弟,总不能帮了外人不是。

“但是,书香门第也有不少衣冠禽兽!”眼看着大汉眼睛越睁越大,白歌忙补充道,白萧文面无表情的把手搭在白歌肩上,白歌清楚的感到他丫这是想勒死自己啊!生生转了一个弯“白三少一看就跟衣冠禽兽没关系!”连衣冠禽兽都不剩!

“你你你,好啊!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汉子听到白歌的话也反映过来,白三少?感情这两个人认识呢,怪不得那斯斯文文的后生让让这个丫头作证。想到这里,这个汉子不由自主的勃然大怒,他扬起手,便朝着白歌的脸上打去。

这白萧文欺负自家妹子,看来眼前这个小丫头也是同党,看白萧文生的面目清秀,身上穿的十分华美,应该是某个大户人家出身的少爷,他也只敢用语言挤兑,却不敢真正动手。但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看样子也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这汉子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当下便动起手来。

“啊!”

白歌没想到这汉子说动手就动手,立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小声惊呼道下意识的朝着一边闪去,但是怎奈这个汉子力大,还未等白歌闪到一边,那蒲扇大,上面长满老茧的大手便到了眼前。

啪!

一个清脆的响声过后,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围观众人定睛一看,就见到一个面黄肌瘦,一直站在那汉子身边的瘦小男子,正捂着脸,在地上惨叫着。

至于白歌,却是在刚刚的那一刹那间,觉得自己的身子稍稍的一轻,紧接着便是眼前一花,她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白萧文的另一边,而她的小手,也被一只宽厚而温暖的大手抓着。

“李二,怎么是你?”

那汉子见到捂着脸,蹲在地上惨嚎的瘦小男子,也是呆了呆,下一刻,他失声问道。

“张奎,怎么不是我,我在那站着好好的,谁知道你一巴掌就打了过来,噗……”正说话间,这汉子一张嘴,从口中吐出了两颗大牙。

白歌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白萧文,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掌从他的手中抽离出来,白萧文到也没什么异样,只是在那笑眯眯的看着那名为张奎的汉子和李二两人。

“事情恐怕还是和这货有关,难道他是什么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白歌情不自禁的想入非非。不,不像,那个武林高手这么没有下限?

白歌倒是也生气,自己莫名其妙差些许就让打了,只听说过我白歌打人,还没听说过谁敢打我白歌!“你这莽汉,莫血口喷人!我且与这个白面书生不过一面之缘,何来串通!你也看到,我若不是因你们争吵,怎会前来?再者我与你妹子无冤无仇,还能串通别人整你家妹子不成!难不是你和你家妹子干了什么亏心事!”白歌也确实跟白萧文没见过几次,说是一面之缘,虽不妥当,倒也没错。至于白面书生嘛,损他几句又能怎么样?光天化日的,回去不承认就好了!

白歌这话细听倒是在理,无缘无故人家怎会与自己作对?张奎也语塞的摸了摸头,那李二咧着嘴接到“你…你,你不是串通怎叫他,他白三少!”

白歌不屑一笑“京城有名的大纨绔,久仰大名!”

“哎哎,你刚刚还说他书香门第,眉清目秀一看便不是衣冠禽兽!现在怎又改了口?”那张奎一把推开挡着自己的李二“还敢说不是串通好的!”

白歌听了眼睛转了几圈,却听到白萧文的窃笑,一时便怒火更盛,脑子一抽顺脚一脚踹过去。“串通!不是衣冠禽兽就不能是纨绔了?难道纨绔都是衣冠禽兽?你看他,看他,他算一个衣冠禽兽吗!整一个禽兽!我给你……唔”

忽然,一双手捂着自己嘴,把自己扯得好远,抓起自己的手就开始跑,人群中只留下白歌大吼的声音“我给你说啊,他…”

“白歌姐!你…”竹蝶抓着白歌的手腕,她就是一转眼白歌就不见了,这她怎么就钻进去骂三少爷了?还好自己反应快,要是她在说下去…不过自己刚刚岂不是得罪了三少爷?想着,竟哭了出来。

白歌看到竹蝶眼泪时,完全清醒了,那可是白家最得宠的儿子,白三少。还想着回去不承认?那么多人,怕是都听的真真切切吧。恍惚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来,透心凉的打了一个寒颤。

白萧文见白歌离开,一时也没了玩的心情,那人…好像是她身边的丫鬟吧?怎么记得她胆小的不行呢?几日不见,这主仆二人倒是变化甚大啊。淡淡瞥了张奎一眼,不待他开口,长叹口气“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啊,看不穿。”

抬手间,数张银票飘飘扬扬的飞散在天空“我白三少不是玩不起,但也别什么都想赖给我,不是想要银票吗,拿着给我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