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小九修仙记

更新时间:2019-07-12 00:49:22

小九修仙记 已完结

小九修仙记

来源:落初 作者:池亭人 分类:仙侠 主角:小九刘大丫 人气:

经典小说《小九修仙记》由池亭人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九刘大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腹隐珠玑,心怀锦绣。一个人的志向受启蒙师长的影响无限!年少怀才,她的追求也会更高。她想追逐阿嬷的足迹,去看看那个据说无限精彩的世界。阿嬷说:修行者,顺天逆命而行。开阔胸怀,可窥天地,可见山河,世界尽在眼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姑娘们经过两个晚上的睡觉和一个白天三次停顿的吃喝拉撒后,在新的一天的清晨,马车驶进了一个高大的城门。

门楣上有三个繁复的大字悬挂,小九猜想那应该就是‘安阳城’三个字了。

城中的马路特别宽敞,足足可供用同时十辆大马车并排行驶。

马路两旁许多小道纵横交错,在小道的两旁则是许多房屋楼阁,看起来玲珑有致、各有特色,一些早起的人家正在打开着一些房门,像是准备要开始一天的忙碌了。

马车一直在行进,直至宽阔的马路分叉成两条同样宽阔的马路,像是要把这座城等分成三份儿似的。

这里明显是一个三岔路口,在三岔路口边上的三个方位处都各自立着一块石碑,每块石碑上又各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字符。

而在石碑的背后,三个方向都是大街小巷房屋林立。

再向着纵横交错的房屋后面望去,则是丘陵无数延绵远去隐入在云雾之中了。

马车向着右转,从右边的那条大道行去,又是一段长长的路程后,再次从右面拐进了一条小道,最后停在了一栋叠型小楼的前面。

在小楼的一侧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大的字符,但是小九不认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车门打开了,那个年长妇人的声音传来。

“姑娘们,我们到地方了,现在下车跟着我进客栈,先各自梳洗一番去去风尘后就可以用餐了。”

十五个姑娘八间房间,除了那个胆子较大的绿衣姑娘是一个人占了一间外,其他的都是两个姑娘一个房间。

小九和一个红衣姑娘同一个房间,那红衣姑娘正是那个对修仙界似乎有些见识的姑娘,从她们的对话中小九知道这个姑娘的名字**红。

两人来到被分到的十二号房间门前,由Chun红打开了房间的门锁。

然后两人推门而入,见房间里四个盛着热水的大木盆分左右两边而放,木盆里热气蒸腾,让经过了一路风尘的两人看着都觉得放松。

只是左边只放了一个木盆,右边却放了三个木盆,木盆的旁边都用托盘盛放着皂角粉之类的梳洗用具。

而房间的左右两壁处则分别一套整洁的床具,纱帐、锦被也都鲜亮整洁。

在床尾这一头的矮柜上又各放了干布和一套衣裙。

其中,干布的颜色都是白色的,衣服的颜色却是不同:只放了一个木桶的那边那套是白色的里衣大红色的外衣,而放了三个木桶的这边这套则是白色的里衣和淡蓝色的外衣。

走进房间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小九就自觉的朝着放有三个木桶的那边行去。就听得旁边Chun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也不知是在笑这安排住宿的人太有先见之明,还是在笑小九太有自觉Xing了!

小九的身上黑黢黢的一层,有点像是焦皮中混和了些油腻的黑泥。

她褪了兽皮衣后进到木桶里,从旁边的木盒里倒了些皂角粉,在身上和头上使劲儿的搓洗。

洗黑了第一盆水就洗第二盆水,很快第二盆水又浑了,再洗第三盆水。

在洗过最后一盆水后,她只觉得浑身轻松,像是下了一层厚重的包袱似的。

小九用白布把身上的水珠擦干后,又把头发绞得半干,然后才迅速的穿戴好准备在床头柜上的衣裙。

抬头时,见对面的Chun红已经穿戴整齐了,她用红色的发带把半湿的头发松松的绑着,此时正坐在床边盯着自己。小九随即就对着她微微一笑,点了一下头。

Chun红的面色一怔,只见得对面姑娘那白皙红润的脸庞上一双明亮的眼眸放着光彩,如百花绽放,生气盎然!

“喂,你不丑嘛!怎么搞得向先前那般样子的?”

小九张了张口,半天才蹦出两个字:“不丑!”

Chun红看着对面姑娘一本正经的蹦出这两个字,又是“扑哧”一声笑。

小九也不理她,照着她的样子把自己的头发用那根蓝色的发带绑了起来。

Chun红却是说话道:“安娘让我们梳洗好后就下去大堂里用午膳,我们下去吧。”

说完率先走出了房门。

小九跟在Chun红的后面下得楼来,就见在大厅里除了自己和Chun红俩人,其余的人员都已经到齐了。

下面一共开了三桌的饭菜,那据说是修仙之人的三人坐了一桌,其余的人又分成两桌坐着。

见得小九两人下来,一队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的转了过来,然后略过走在前面的Chun红,落到了小九的身上。

只见那着淡蓝衣衫的少女,一举手一投足间落落大方、韵味弥漫,单看五官面庞,远没有走在前面的Chun红精致出色,可整体一观,却浑然一体不输半分。那份淡然处之的神态,使得本是清秀的面庞都带上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瘦削大汉就对着络腮胡大汉,面上露出了狐疑和疑问的表情,接着,见那络腮大汉确定的点了点头后,才松了一口气:只要确定只是个凡人就好处理了,怕的是不经意间惹上了修为高深的修仙前辈!

那青年的眼中则是露出一丝惊艳来,随即又露出了鄙夷之色:只是个凡人而已!

安娘和年轻妇人不自禁的对上一眼,都露出了喜色:这等风彩,看来要向李家交差更容易一些了!

小姑娘们也都或露出惊艳之色或露出嫉妒之色或是露出意外之色,最终都平静了下来:Chun红在她们这群出色的姑娘中都算是拔尖的,没想到这新来的姑娘气势却是不输半分,不过却是个哑巴,到底没有同她们在以后的主子面前相挣的资本,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快过来坐下吧,就等着你们两人了。”安娘眉眼带笑,目中光芒微闪,站起来身亲自拉开了她身旁的两个椅子。

用过午餐后,安娘就向她们说起了明天到李家的行程以及应该注意的一些事项。

“姑娘们,你们以后要当差的地方就是作为修仙家族的李家。而能够到李家当差可真正是你们这辈子的福分,以后吃穿不愁不说,生活也不用像这段日子似的提心掉胆。

要是有那福气以后嫁得一好郎君,子孙后代也能跟着享福了!若是能生出一个有灵根的后代来,以后跟着李家的修仙者修仙,那就更是造化了!

所以,你们个个儿都要打起精神来,不能出上一丁点儿的差错!要是没能让李家给留下来,可就离好日子远了去了!”说到最后已是声色俱历。

在视线扫过小九时,停了下来,好像不知怎么启口似的。最终还是问道:“你会说自己的名字吗?”

“啊、、、王、、、九、、、”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和默默练习,小九已经能够说出一些音节了。

“阿王九?”安娘疑问道。

“王九!”小九这次回答得干脆简洁。

安娘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怎么突然就说得通顺了?可能说的是自己名字的缘故吧!

转头示意年轻妇人在写名册的单子上把小九的名字添上。

接下来一个下午的时间都花在了培训姑娘们的仪态和行为举止上。

晚上,姑娘们拖着疲累的身躯和忐忑期待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一群人重新上了马车。马车朝着这条小道继续往里行去,经过一座很大的宅子门前,停到了旁边一扇较小的侧门前。

有人从里边打开了房门,马车就行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宽阔又精致的院子,花树假山流水错落有致。小九听得前面安娘的声音在向人打招呼:

“哎哟,这不是李管事吗?怎么这么早呢?没想到我们刚到就能和您碰个正着!”

“哦?是清风牙行的人吧?你们来得正好,家里正是缺人的时候。”传来的是一个中正的男声。

“哎哟,没想到我们还刚好赶上趟了。”安娘不着痕迹的奉承着,声音明亮又热情,她转过头对着一个车夫道:“还不快让姑娘们下来,让李管事过过眼?”

又转头对李管事热情道:“李管事,我们可是照着您的吩咐,给你留下了十五个最出挑的姑娘!”

“怎么就十五个,往常不是有多的还能从中挑选吗?”李管事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疑问。

“哎哟,看您说的,不是最好的哪能留给您呀,这十五个姑娘可个个儿都是精挑细选的,这回您这边要得急,我们一挑好就紧赶慢赶的给您送过来了,想着不能耽误了您的大事儿不是。再说这一路上我们可是没遇到比这十五个更好的姑娘了。不信您瞧瞧!”说着用手指着一个个从马车上下来的姑娘。

只见一群小姑娘含苞待放,个个衣着鲜艳,都很精神。从眼中神采可以看出都是机灵敏捷之辈。只是最后一位年纪显得略微有些大,却是胜在气质沉静,和这清风牙行以前送过来的姑娘风格有些不同。

安娘看着李管事的目光停在小九身上,遂笑道:“上次来时,听您说了一句‘要是有个大些的就好了’,也不知您的细下意思,想着要是能够为您排解一下忧难就好了,就上了心。所以这次送来的就有了这个大一些的,让您也可以有个能干粗活的人可选不是。这姑娘说话不太利索,又不识字,正是能干活又不惹是非的上好资质。

当然,细下的意思还是看李管事您的,免得我们这些没眼界的起得好好的心思却帮了倒忙,生生误了您的事儿就是不美了。”其实上次李管事那句话是对着一个木匣子说的,安娘只是借了个由头介绍了小九而已。

李管事是一个额头饱满、面容清俊的中年人,此时正是眉头微皱,然后略微点了下头。

“那就都留下吧,把名册给我,一会儿有人过来跟你们结账。”也不知是真的接受了安娘的说辞还是做了怎样的思量。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取各自的包袱来,等着听李管事的吩咐!”安娘一边斥着姑娘们,一边掏出了先前添加小九名字的那张纸来、、、、、、

姑娘们听着安娘的话折回了马车,一会儿就一人一个包袱重新停在了院里。

小九的包袱是用那件兽皮衣打成的兽皮包,里面包着的只有皮裤皮裙以及一块石头和一个盘成圈的竹条。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