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重生仙奴:极品少爷哪里跑

更新时间:2020-11-18 17:53:00

重生仙奴:极品少爷哪里跑 连载中

重生仙奴:极品少爷哪里跑

来源:落初 作者:冰奴 分类:仙侠 主角:苏清苏顾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仙奴:极品少爷哪里跑》的小说,是作者冰奴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背负宿命重新穿入修真界,成为倒霉的丫鬟,与亡故家主签订契约保护废柴少爷。她也是逆天神女,为少爷除后患一路搅动八方风云,揭晓自己前世今生。却又意外得知:一路闯祸,腹黑不羁的废柴少爷,竟是昔日魔界的修魔第一人!“仙魔注定为敌?”她苏清月偏不信这个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国,苏氏家族后山。

夕阳西下,当整个苏家家族都因为家主的死而蒙上白纱,所有人披麻时,只有后山的一鸟一少年,还在咧着嘴嬉闹。

“奴儿奴儿。”

笼子里的八哥四下飞腾,嘴里一遍一遍的叫着苏年对苏清月的称呼,不对,在这个世界,苏清月已经不是苏清月,在苏家,她是苏双双,是苏家家主的随身丫鬟。

“嘘嘘嘘嘘!都说了不要再叫奴儿了,你想被奴儿扒光鸟毛跟爹陪葬吗?”

“咕咕……”这只通体蓝绿的八哥似乎颇通人Xing,终于没有再叫奴儿。

见八哥没有再说奴儿,而是回归原始发出了咕咕的鸟叫,苏年微微一笑,一个翻身带着八哥笼子坐到了凉亭边上的假山上,接着身体向后一仰,便靠在了这假山上似乎为他量身定做的一个浅浅的凹槽内,舒舒服服的晒着夕阳。

“咕咕。”八哥一双眼睛打量着苏年,这只颇通人Xing的八哥,此时不知道又在想这些什么。

苏年,同样是望着远处天边的火烧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小八,爹说我的绝脉可以医治好,但是需要绝世丹王出手,就连他也不知道绝世丹王在哪里,你说我真的没办法修炼了吗。”

“咕咕……”

“现在爹爹走了,以后也不会有人再关心我绝脉的身体,说不定我会被永远软禁在苏家的院子里吧?”

苏年一双眼睛望着苏家高逾数丈的墙头,心头若有所思。

“倏!”的一阵破空声响起,一道光影忽然从苏家祖宅中飞驰而出,却见是个英俊异常的青年,踏剑而行御飞了过来:“苏年,你果然在这里,父亲让我过来叫你去主堂,家主西去,你做儿子的怎么也要去尽个孝道啊。”

“苏尘……”苏年一怔,孝道二字将他带进无尽的回忆之中,在整个苏家,得知自己天生绝脉之后,唯一还对自己抱有希望的只有自己父亲,也就是家主苏顾剑,生的时候自己没办法为他争光,如今他死了,自己都不去送个行么?

“我不去!”苏年眉头一皱,一挥手臂,带起宽大的衣袍随风舞动,同时站立起来,皱眉与苏尘对视着,眼神坚定。

苏尘,这是二叔的儿子,苏家到了苏顾剑一代就开始衰落了,到了他苏年这一代,就已经凋零不堪,除了自己这个天生绝脉的儿子以外,老爹苏顾剑坚决不要次子,坚持自己的绝脉可以被医好,可以成就仙位,可以延续苏家三千年来的繁荣昌盛。

而二叔三叔,二叔也只有个儿子,就是眼前的苏尘。

苏尘天生一副纯木灵根,刚好契合苏家祖传的道诀,苏木剑诀。

所以年仅二十左右,苏尘就已经突破了人境,或许明年,苏尘就要离家开始游学,待苏尘十年后归家,说不定那时他已经是足够让燕国震荡的仙人。

剑眉星眸,脸庞英俊,五官好像是用精密的仙器切割出来的,身材更是没的说,一米八的美男子……总之一出苏家的大门,苏尘已经代表了苏家的年轻一代,至于苏年,除了在京城里有些花花浪荡、纨绔酒肉的名声之外,毫无真实的名头。

而且苏尘也比苏年大了一岁,不过苏年是家主的儿子,所以两人便也没有哥弟相称,而是直呼对方的名讳。

“苏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喜欢我爹的做法,今日大伯刚刚西去,我爹就着急的开办葬行,现在京城各大名流都已经在主堂静候了,再过小半时辰,燕国皇帝也会前来悼念,其他邻国也发来悼书了……去吧,最起码让燕国名流知道你在这个家里还是有些地位的。”

见苏年不答话,苏尘面色一沉,朝着苏年猛地一伸手,顿时一道白绫从袖子中飞出,一下子缠住了苏年的腰身。

“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平日里你怎样胡闹都可以,但是唯独今天不行!”

“嗖!”的一阵破风声,镶着蓝宝石的巨剑带着二人化作流光冲向了苏家内宅,远远地传来苏尘低沉的声音,以及苏年哎呦哎哟的痛叫。

“没想到苏家主如此突然就走了,留下这苏家诺大的基业,元剑老兄以后身上的担子就重了啊。”

苏家大堂内,已经闻讯赶来的燕国名流挤满了整个大堂,巨剑门的门主伸手拍了拍苏元剑,也就是苏家老二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呵,谁让我在苏家排行第二呢,大哥走了,这担子我不抗,可就没什么人能抗了。”苏元剑是一个两眉之间生了一个肉痣的男人,身材相比魁梧的苏顾剑要瘦削一些,此时一身白袍,额头上系着白巾,脸上也是一副悲痛的模样。

但是从苏家家主身死,到举办礼葬,前后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随便哪个人都能看出来这其中的猫腻,不过正如国不可一日无君,诺大的苏家也需要早日确立一位新的家主一样,来参加葬礼的人最多只会在心里絮叨絮叨,嘴里则像巨剑门门主一样,隐晦的恭喜一声苏元剑。

“双双呢,你们有谁看见双双了吗?”一个嘴角长着一颗带着胡子的黑痣的老大妈,穿着一身丫鬟服,问了一下正在打理东西的下人,得到的回复却是从未见过苏双双。

“这丫头!”老丫鬟眉头一皱,目光立即看向了不远处正在和许多名流攀谈的苏元剑,抬步走了过去。

“哦,你说年儿啊,我已经让尘儿去把他请来了,稍后他来了就开始殡葬送行。”苏元剑消瘦的脸哈哈一笑,双眉之间的黑痣立即被挤成了扁扁的,估计苏家三兄弟之中,他是最丑的那位。

“呵呵说起来,苏尘可真是撑起了苏家年轻一代的大梁啊,如今元剑老兄即将走马上任苏家家主一位,啧啧,以后你父子俩就是在燕国呼风唤雨的存在了。”一位燕国的大臣,嘴里泛着酸味说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

“家主,家主。”

身边忽然响起两声轻叫,苏元剑心头一惊,立即回头看去,却见是家里的丫鬟总管荣婆婆。

“啧!荣婆婆有何事啊,家主二字可不能乱叫。”

“嘿嘿,家主还不是迟早的事儿么,家主,双双那丫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殡葬开办在即,不然找个其他的丫头替代吧?”容嬷嬷嘿嘿的谄媚一笑,不无阿谀之意。

“什么?其他人如何替代?说不定她是因为伤心躲起来了,快去把她找来,我还有话要交代她……家族的力量你随意动用,把她给我找回来!”苏元剑瞅见没人注意他俩的谈话,顿时双目一阴,沉声说完了后半句话,朝着荣婆婆摆摆手打发走了她。

荣婆婆立即心领神会,点点头离开了大堂,随意动用家族力量,好大的一块调令,哼!以前那臭丫头仗着自己是家主的随身丫鬟,可没少对自己翻白眼,今儿个家主西去了,非得让她尝尝忤逆本婆婆的后果不可!

约莫半个时辰后,燕国皇帝的龙驾从天而降,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在这仙魔的世界,要是还坐普通的马车,那就太丢份儿了。

在苏元剑等人一阵隆重的欢迎仪式之后,众人分别落座,燕国皇帝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古态老者,龙袍加身,虽年迈,但也英武无比,有个一国之君的样子。

但是这所谓的葬礼殡行,却是变了味道。

无人记挂已经死掉的苏家家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苏元剑身上,谁都知道殡葬结束之后苏元剑就是下一任家主,至于苏顾剑的那个儿子,呵呵,虽然在京城里也颇有名气,但却都不是什么好名头。

今天调戏了王家的大小姐,明天偷吃了天香楼进贡给皇帝的魔兽鲜肉,而且更是凭靠自己是苏家大少,纠结党羽,在京城之内成立了一个**,就连燕国真正的太子都没有资格加入进去这所谓的**。

“倏!”

一阵破风声忽然打破了在场数百人的喜眉颜色。

“叮嗡!”

一把镶着蓝色宝石的长剑忽然间插在了大堂门口,数百宾客吓了一跳,全都聚精会神的看向了长剑之处,接着便见一道身穿白色衣袍的英俊男子平稳落地,另一个被白绫缠着的人影哎哟哎哟的滚进了大堂之中。

“苏年?尘儿,不是告诉你要把年儿请过来吗!你这哪里是请?快给年儿松绑!”原本正与燕国皇帝攀谈的苏元剑,立即站起身来脸色一沉,颇为不快的说道,只是这不快,有点虚假罢了。

“父亲,苏年不明事理,寻常时便无视家族长辈,今日家主殡葬,他却丝毫不感悲痛,甚至严词拒绝参加殡礼,尘儿无奈才出此下策,希望诸位宾客理解!”苏尘连忙收起长剑,朝着大堂单膝一跪,接着连忙上前要给苏年松掉裹住身体的白绫,但是还没触碰到苏年,苏年身上的白绫便传出“嘶啦”一声,接着苏年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身上的白绫化作千百碎布,飘荡在大堂中,而苏年,原本呆萌的表情也瞬间阴沉了下来。

大堂中的气氛瞬间沉寂了下来,就连苏元剑双眼里的喜色也一下子阴了下来。

“老爷,找到双双这个小贱人了!这个俾奴,竟然背了行李要从苏家逃跑,还好看门的阿牛比较机智,把她拦了下来,不然真让这个小贱人逃掉了!”

苏清月此时被两个男下人五花大绑的拖着朝着大堂走来,荣婆婆走在三人之前,但是忽然看到大堂内气氛不对,立即抬手捂住了嘴巴,朝着两个下人挥挥手,带着两个下人跑到了一边,而把苏清月一下子扔到了大堂门口苏尘的身边。

“噗通”一声,就算厚厚的包袱压在身前,苏清月也是被摔得一声闷哼,看着大堂内数百宾客,脸蛋瞬间苍白了下来!

完了完了!时运不济啊,才来这破地方四十四个小时,就要再次挂掉了吗!?老天爷你开开眼,救救本小姐啊啊啊!!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