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我道仙缘

更新时间:2019-03-26 02:40:23

我道仙缘 连载中

我道仙缘

来源:落初 作者:中土 分类:仙侠 主角:蒋雨筠顾 人气:

完结小说《我道仙缘》是中土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蒋雨筠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书星尘武装2012.3.16开始上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嘭!气爆声中,蒋雨筠身上的衣衫鼓荡而起,炸出一片水雾,水雾过后,衣衫尽干。

帅气无比的打个响指,一团青色的阴火出现在蒋雨筠的手中,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点阴火飞射,分不同方向,点燃黑暗中的火炬,大屋中顿时亮堂起来,只不过,这光是冷冰冰的、阴惨惨的。

地上的顾朝夕,浑然泥猴一只,现在,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腕上的血汩汩流淌,随之流逝的,还有生命。

“知道么?我很欣赏你。”蒋雨筠看着狼狈万状的顾朝夕,淡淡的笑:“一些些新奇的法术,倒是不算什么。不过,以你这般年纪,在情势如此恶劣下,有着这样的表现,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

“你……你到底是谁?”顾朝夕虚弱无力,眼皮半耷。

“我是谁?你都快要死了,却还惦记着这个问题?”蒋雨筠说着走过去有脚轻轻踢了踢顾朝夕的脑袋,“如此固执,这里到底是什么做的?嗯?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一个谋划了多年的方案,怎么会没有各种补救措施,怎么会被随便来的一股外力轻易破坏。若是你赢,才是真没道理唉。”

“你是谁?”顾朝夕仍是这样问,似乎神智都已不甚清醒。

“咳!”蒋雨筠叹气,“死脑筋,我还想说服你来着,看来只会是白费力气。既然你这样硬气,好吧,我待这个躯体的原主人给你个真相。我叫莫莫,圣教第五十七代坐下三弟子,大约三百年前,被个臭道士毁了道身,三百年后,终于借这具葵水阴脉复苏。”

“你才是真正的……此间……主事者?”

“呵,才明白啊,也不是那么聪明么!”蒋雨筠带着几分戏谑的口气道:“愿意做我的仆从呢,现在就舔舔我的脚趾。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哦?”说着将脚伸到顾朝夕面前。

蒋雨筠的脚趾是美丽的,既不肥胖、也不露骨,骨肉均匀、纤细白嫩、指甲盖饱满晶莹剔透,一卷一卷的很是可爱。

“那福伯和那鬼……”

“我的弟子和仆人喽。这很难猜么?有资质,又听话的乖孩子,我是不吝啬栽培的。而跟着我的仆人,当然也要照顾有嘉,能力差一点不要紧,忠心才是第一位。”说着,蒋雨筠歪着头想了想,“已经好一会儿了,那俩笨蛋可真是让人不省心。”

“你说那两位啊,不用等了,没机会回来见你了。”顾朝夕说着呲牙冲蒋雨筠笑了笑,声音虽然虚弱,却与之前的濒死状态有着天壤之别。

顾朝夕话一出口,蒋雨筠就变了脸色,她刚想动,却发现自己被牢牢的定在了地上,别说挪动身体,连眼皮都无法眨一下。

呼!火炬上的阴火从四面八方汇聚,房间里顿时一案,莫莫还想做最后的挣扎。然而,地上的符阵大亮,符光文字冲天而起,那些阴火在光芒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阵中的蒋雨筠,也如同蒸桑拿蒸过了头,浑身发软,摇摇欲坠。

“这脚确实很漂亮,还香香的。可惜我从没有舔女人脚的习惯。”顾朝夕说着艰难的打个滚,并借势坐起,从兜里摸出一小卷胶带纸,开始缠手腕。“真是亏本啊,留了这么多的血,心血啊、精血啊、头发都白了。”

蒋雨筠看去,果然,顾朝夕二十多天来生出的短发,此刻竟然已经雪白,这是透支生命的代价。顾朝夕是赢了,赢的却绝对不够轻松。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蒋雨筠微微的笑。

对于如此逆转之下,还能笑的出来的莫莫,顾朝夕还是有些佩服的。“你没收我的药的时候。”

“那么早?”

“那时开始起疑,蒋雨筠心情中的淡漠,让她注定不可能在二十多天里对一个患者的行为那么在意。而当我去找你时,你说那些药已经倒掉了,我就真的确信了。”

“关心则乱。”蒋雨筠叹息了一声。

“呵呵,其实也不是,而是因为你有个自己没发现的缺点。”顾朝夕说这话时已经艰难的站了起来,拖着一条伤推,找了附近一把三条腿的破椅子坐下。阵法中光芒很亮,这大屋也亮堂的很,仿佛用了地灯。而且刚才光芒一冲,已经没剩多少阴气,再无那种森然寒意。

“是什么缺点?”

“不告诉你。”顾朝夕嘿嘿笑着说。

“我真想咬你一口!”蒋雨筠笑颜如花,不过顾朝夕可以听的出,她此刻其实是极恨自己的。

“颈动脉?喝了我的血你会肚子疼的。那可是吴雪眼中最残酷的惩罚。”

“说起吴雪,你又是怎么保护她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也可以告诉你个秘密哦。”

“哦,那好吧。还记得我在路上不停画的那些符么?还记得我拿了一件白衣和一副眼镜么?”

“嗯。”

“那符将吴雪裹的像个粽子,遮住她的血食气息。换上白衣,戴上眼镜,再用我之前给她的符配合。她就成了福伯傀儡大军中的一员了。”

“……她是那么胆小……”

“所以,我就让她成为真的傀儡了。”

“如果被发现呢?”

“很忙,很乱,人很多,计启法符又在那里闪啊闪的,看着就象个启明星,大家都急,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混在傀儡中的吴雪,不但需要非凡的想象力,还需要运气。因为她真的是个傀儡,这一点毫无作假。”

“那计启法符真的是时光道标么?”

“不告诉你。”

“又来,我现在更想咬你了。”

顾朝夕知道,蒋雨筠这话也可以换成:“我对你的恨已经快要掩饰不住了。”

“公平起见,该我提问,你回答了。”顾朝夕问道:“我一直弄不明白的是,你已经成功占据了蒋雨筠的身体,今天搞这么大动作,这是折腾什么呢?”

“为了一件宝物哦,对我圣教至关重要。”

“嗯,什么宝物?”

“不告诉你。”蒋雨筠也学会了顾朝夕的这套。

顾朝夕笑笑,“好了,其实咱俩都在等待,等待外边真正尘埃落定。现在结果出来了。”

随着顾朝夕的话声,大屋的门被推开了,九楼的那名警察在前,七八楼楼梯间的壮汉在后走了进来,噗通!壮汉把腋下夹着的一个昏迷了的男人扔在了地上,那是一个谢顶的家伙,容貌有些阴鸷,福伯,顾朝夕还是第一次与这个家伙谋面。

“你们……”蒋雨筠惊讶。

顾朝夕笑了笑,“你说的对,你谋划了多年的计划,没理由被随便来的一股外力就破坏。假如发生了,那么就需要那么点运气了。这位警官,是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不清楚,不过他没有被煞气迷了心窍,我是晓得的。你大概也有所疑惑,外表真的决定不了太多Xing情,所以他被迷惑的几率其实是五五开,我的说辞有些牵强武断。”

“所以你就下了他的枪,为的就是解除我的顾虑?”

顾朝夕点点头,“没有枪的警察有多大威胁呢?”

“那枪是怎么回到他手中的?”蒋雨筠又问。

“是我。”一米九壮汉宏声回答:“我叫石磊。”

顾朝夕补充道:“阿大光暴,然**口有很多大汉,我又去控制了第二个傀儡,然后又是光暴。”

“怎么瞒过福伯和‘幽行’的?”

“之前那张符是触发的,当他变成鬼仆,我的控制也就生效。然后,让他伙同其他傀儡来攻门并不算是困难事,然后是清醒符。你和吴雪在撕布,我在画符,写些可读内容其实难度并不大。”

“就这样,在混乱的大战中,在耀眼的光芒中,枪被传回了警察手中。”

“嗯,应该是吧。”

“那你给他的又是什么符?”蒋雨筠指了指警察。

“伪装符,他骗人的五官观察还行,那是演技,可这演技过不了鬼那关。我得帮他骗鬼。”

蒋雨筠叹气,“问题就在那些符上。”

“哦,差不多吧。其实你模仿蒋雨筠真的很棒,甚至连蒋雨筠会开锁这样的小细节都没有漏掉,甚至能够切换蒋雨筠的意识出场,并给予误导,让她完成你想要她完成的事,比如懊悔,那懊悔是真的,却不是因为没收法器这些事,而是无法说出真想,结果被你成功诱导,哭的能拿奥斯卡小金人。只是,那根桃木棒你不该拿。那个木棒让我知道,谁主导着这具躯体,而另外的灵魂情况怎样。”

蒋雨筠叹道:“始终知道蒋雨筠的情况,所以可以悠闲布局。这个阵法,看起来像是破阴阵,实则不是,那血一流,其中奥妙才显。”

“就是这样。”

“好了,这局你赢了。”蒋雨筠道:“但是我也还有机会,不是么?你只能困住这躯体,却奈何我不得。”

顾朝夕涩然一笑,默认了。

“帮我招呼好福伯和‘幽行’,我们还会再见的……”蒋雨筠说完,一道荧蓝色的流光从她的头顶飞出,转瞬不见。

呼……顾朝夕长出一口气,三腿椅子倾倒,他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咯咯!”空中传来空灵的笑声,那是术法之音,而不是真人说话。“顾朝夕,你还想骗我,想将我擒获,太贪心了。再见哦……”声音变得飘渺,继而无声。

过了良久,石磊道:“这次你没有骗到她,这家伙太狡猾了。”

顾朝夕却只是微微动了动嘴:“其实,我骗到了……”说着便晕了过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