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幕然仙途

更新时间:2019-03-26 02:33:10

幕然仙途 连载中

幕然仙途

来源:落初 作者:咩羊羊 分类:仙侠 主角:韩信王晴 人气:

经典小说《幕然仙途》由咩羊羊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信王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修魂凝神炼丹毒,幕然绝境而重生;混元五行阴谋显,功法变异窜荆途;  寻药救儿历生死,大道无情泯世魂;鬼界情定魂亦牵,上界再现亦恢宏!  拥有大荒神器乾魂戒的幕然,修仙路途上魂殿修魂、灵莲筑身、魂奴起营;混沌五行齐聚,戒内天地初显!  且看二十一世纪成功的白领孤儿幕然,如何在修真琅承界鱼潜而龙跃,闯秘境、集灵药、斗鬼魂、战神兽,披荆斩棘大道天成!  ~~~~喜欢的话一定要收藏哦(*^◎^*)  求订阅~~赏赏~~票票~~~各种你们懂滴~~~(ˉ﹃ˉ)  书友群:44817629~~(^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飞上断层后,幕然看见一片倒地的树木和满地的凌乱,看着已经黑了的鲜血痕迹,幕然判断出应该是葵衣和康齐昊胜利后,也就没有在关注这件事情。

幕然改了道路,往南边出发了;一路上,幕然尽量的躲开了修士和蛮兽,采集到了不少的药材;在途中,幕然看到许多修士为了一颗药草而大打出手,看到许多的背叛和许多的兄弟情义,幕然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救谁,只是旁观一眼后,莫然的离开。

这天凌晨,幕然从修炼中醒来,这已经是幕然在魏凉山的第六天了,灵药幕然也已经采了很多,打算今天就出山了。

这时,幕然突然感觉到洞外的阵法一阵波动,幕然起身隐在了墙体后面向外看去;只见两个女子背对着幕然站在洞的前方三米处,而在两女的前方两米以外却站着一个神色阴冷的清瘦男子。

“冥虚子,你真的要抢我们花家的东西?”中年妇女高声的对着对面的冥虚子吼着。

听到“花家”幕然身体猛地一震,运转了全身魂力遮盖体质,唯恐被花家女子发现。原来,这一老一少正是在幕然初次进入魏凉城注意到幕然的花嫣韵和花梦熙,经过这么几天的争夺,花嫣韵终于抢到了那件金属Xing灵器,可是也受了不小的伤,那些争夺者也是忌惮花家,所以看到花嫣韵得手后也就陆续的退走了;可是还有一些散修却紧跟不舍,眼前的散修冥虚子就是里面修为最高的一个,虽然花非韵和冥虚子修为相当,可是花嫣韵带着花梦熙却有着诸多的不便。

“笑话!我冥虚子会害怕你们花家,你以为你是花嫣情啊!”冥虚子听了花嫣韵的话一阵嗤笑,又看到花嫣韵身后的花梦熙眼露精光的说:“没想到你会带着花家圣女出来,也不知道,花家圣女卖到魔都的话,能卖多少灵石?哈哈哈····”

“你··!”听着冥虚子口吐狂言,花嫣韵一阵气结,就连身后的花梦熙也气得涨红了脸,全身的灵气在迅速的波动。

而在洞里的幕然,在听到冥虚子的话后心里一阵畅快,也了解到幕娘的仇人花嫣情可能活得很好,而且看来还混的非常不错,不然不会让冥虚子忌惮万分。突然,感觉到花梦熙的灵力波动后,幕然心里涌上了一股香噬的感觉;暗叫一声不好后,幕然飞快的闪身进了乾魂戒。花梦熙也似有所感般猛地转头看向了洞里,因为花梦熙也同样感觉到了那香噬的感觉却转瞬即逝。

“姑姑··?”花梦熙想问花嫣韵,却只感觉到花嫣韵一把挥开了花梦熙,和对面的冥虚子打了起来。

在乾魂戒中的幕然因为修为不够,却不能看到外面的情形而一阵郁闷,而锦皖却看得津津有味。

“锦皖你说,我以后怎么办啊!花家已经有一个圣女了,可是如果他们发现我的话,那不就惨啦!更可恨的是,娘怎么没说,两个阴灵圣体在一起会互相有感应啊?那我以后要是遇到了花家那圣女该怎么办啊!”幕然叨叨絮絮的埋怨着。

“我看那花家圣女快要筑基了,马上就应该拜入宗门了,你娘不是说,花家一般都是去望机阁的吗?你以后拜入神木阁少出山门远离花家不就得了。”锦皖给幕然建议着。

“这也可以啊!那我以后,除了必要,还是少出门的好,等我以后有了实力,救了宝宝后,一定会打上花家,杀了那个狗屁神兽茨鍭的!”幕然现在对花家可是恨透了。

“好了,别抱怨了!你以为花家是那么好打的啊!刚刚花家那老女人丢出了一块黑漆漆的木牌,却把那个什么冥虚子炸成重伤远遁,花家可是不简单啊!”锦皖看着花嫣韵丢出木牌后那巨大的威力也不禁咂舌,以现在幕然的修为和实力去和花家硬碰,那纯粹是找死!

“什么?打完了?这么快?”幕然感觉时间才过了一会,怎么就结束了。

“不然,你以为还要打到天崩地裂啊!又不是比武,要那么多花招干嘛!高手过招,一般不会很久的!”锦皖为幕然的大惊小怪而感到丢人。

“嘿嘿··电视剧误人么!”幕然也一阵尴尬。

而乾魂戒外,那些本来游离在两边的散修看到花嫣韵一招就炸伤冥虚子后,纷纷各自远离了开去。而这时的花嫣韵却脸色苍白的难看,额头不停的冒着虚汗,因为刚才的黑木牌是本家奖赏给对花家有功的救命符,花嫣韵一生也只得到两块,可是启动木牌却需要大量的心头之血,这让本就有伤的花嫣韵更是心神疲惫。

“姑姑,你怎么样了?”花梦熙快速的跑到了花嫣韵身边搀扶着。

“姑姑没事,我们快走吧!”花嫣韵担心那些散修会再次回头,所以想赶快带着花梦熙离开这是非之地。

“可是姑姑,那个山洞···”花梦熙没有说出自己的感觉,只是觉得那是一种不好的预兆,所以只是疑问了一下。

“哪里已经没人了,可能是以前路过的修士留下的阵法吧!好了,我们快走吧!”花嫣韵看了一眼洞Xue,以花非韵的修为一眼就看出了里面没人。

“好的,姑姑!”虽然心里还有疑问,可是看着花嫣韵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花梦熙也只好放弃了追问,扶着花非韵远遁而去。

“好了,他们都走了,你出来吧!”锦皖对那个额头同样有着五彩莲花的花家圣女非常的感兴趣;因为,锦皖发现那也是一个不错的好苗子,审时度势,不急不躁,而且非常的敏感,是一个可造之材。可是,这些锦皖却不敢说给幕然听,不然,幕然肯定会爆发的。

出了乾魂戒的幕然看着洞外的遍地狼藉,也不禁咂舌;不远处黑黝黝的深坑里,幕然好像看到了一抹非常细小的金光时隐时现的,;走近一看,却是一截手指粗细的金属般的东西;幕然弯腰捡了起来仔细的看着,看到金属管表面已经有些蜘蛛网般的裂痕,幕然一用力,只见金属管从前部开始分开,最后不规则的裂成了两半,这时让看清楚了里面露出的东西。

看着手里应该是某种兽皮的东西,年代可能有些久远了;幕然把它拉了开来,铺开只有幕然手掌大小,只见上面有些模糊的画着一些线条,弯弯曲曲的,有的像山、有的像河,在图右下角有一个暗红色的小剑,而图的走向最终就是指向小剑;看着手中的兽皮,本能的幕然想到了藏宝图。

“锦皖,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张藏宝图啊?”幕然想到了问锦皖。

“可能吧!不过,我看着这可能只是一个残片,应该还有很多张组成的,你得了一张也没用!”幕然没有看到乾魂戒里锦皖略有些复杂的眼神,这种兽皮,在琅承界百年的时间中锦皖也看过两张,可是就因为两张不起眼的兽皮,两个小家族就因此而灭忙。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张藏宝图对我没用了!”听了锦皖的话,幕然也没有太过失望,幕然知道自己不可能遇到这么好的事,所以也没有报太多的希望。

“那可不一定,你手里的这张应该是最后的路线图,如果以后,有人集齐地图,差你这张时,你不就可以跟着一起去夺宝了!”锦皖也知道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非常小,可是也不忍放掉这么一次机缘。

“你说的也对,那我收好了!以后可能还用得到呢!”幕然喃喃自语般把兽皮收到了乾魂戒中。

看着头顶的艳阳,幕然决定离开魏凉山;沿着东边幕然运起魂力飞窜而去,转眼就不见了身形。而幕然不知道的是,在幕然离开半个小时不到,那个重伤的冥虚子又重新的回到了原地,在看到地上的金属碎片时,又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