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修仙之娇娇

更新时间:2020-10-16 01:59:15

修仙之娇娇 连载中

修仙之娇娇

来源:落初 作者:一百里鱼 分类:仙侠 主角:师兄万魔宗 人气:

《修仙之娇娇》为一百里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娇娇是一个妖女,有一个青梅竹马的魔头师兄,一个失散多年的二货表哥,一个救她性命的初恋情人。一觉睡醒,这三个人恨恨的说,“09号任务者,你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故事型言情文,不虐身无男主。不喜欢修仙的宝宝,可以从第二个故事开始,你们一定会喜欢公子的。(拍胸口保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蓝衣女子的美男养成计划还没开始,倒叫狐狸教会了她许多简单的字。

“花花花花。”女子仍然这样叫他的名字。

“我前几日不是才教过你吗?”狐狸打趣她,

“你的名字,”女子又使劲回忆了下那几个字,

“太难。”

狐狸忍俊不禁。

“再说了,花花多好听。”

狐狸没拆穿她的狡辩,不过,被她这样叫起来,确是好听。

……

这几日,狐狸异常烦躁。时而化身狐狸,时而变回人形。

女子以为他被自己蠢烦了,讨好的关心道,

“花花,你怎么了?”

“没事。”狐狸烦躁的揉了揉眉心,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也不知从何说起。

“是不是没吃饱?”最近他每顿只吃一碗,女子怀疑起自己的手艺来。

“不是。”

“吃坏肚子了?”

“不是。”

“那,”女子想了想,

“你和吞吞一样,到发情期了?”

狐狸听她拿自己和那只蠢狗对比,刚想反驳。

突然顿住,他把这事儿忘了,化形后他们狐族是有一次发情期,但不应该这么早。

都怪这个蠢女人,严重影响他的智慧。

“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中午不用等我。”

蓝衣女子点头,果然,狐狸和狗一样一样的。

希望狐狸发完情,能送她一只小狐狸玩。

小狐狸化形成小美男,想想就觉得美滋滋。

翻阅完族里的书籍回来,狐狸有些郁闷,他望着乐呵呵在花丛里打喷嚏的女子。

“美,美啊。”

“啊—切—”

她也是个女人,也就是雌性。

是因为她,他才会提前发情吗。

他是不是应该离开一阵,找个母狐狸交流一下。

不知是否因为久在花丛,他总能闻到臭女人身上若有似无的香气。

要命的是,这香气对发情期的他充满了吸引力。

狐狸只敢远远的站着,以防他控制不住伤害她。

蓝衣女子见他回来了,走上前来,

“晚上吃什么?”

狐狸沉醉在这气味中。

女子见他不说话,在他眼前挥手,

“花花,问你呢,晚上想吃什么?”

狐狸落荒而逃。“不吃了。”

香,太香了。

许久不见狐狸,女子觉得有点不好玩了。

蓝衣女子无聊的看着,吞吞抽风一样的在花中撒丫子乱跑,突然意识到,

吞云兽已经孵化了。

“哎呀,”

“我还有任务呢!怎么又忘了,师兄可别揍我,浇完花,然后去登州好了。”

狐狸听到她自言自语的内容,倏然出现。

这些天他一直待在瀑布后,浅尝辄止的感受她。

她的香味,她的睡姿,她的容貌。

狐狸觉得他要疯了。

可是他不愿意离开这儿,去找其他狐族。

狐狸,和人族的结合,没有关系的吧。狐狸默默想到。

“花花,正好你来了,我有事儿要告诉你。”

“什么事,说吧。”狐狸在女子五步外停住。

吞吞见狐狸出来,狗腿的跑过去蹭他的小腿。

女子开口,“我打算明天离开,才想起还有任……”

“我饿了。”

女子被打断,有片刻的怔仲,随后展颜一笑。

被肯定厨艺的感觉真不错啊。

她是个好厨子!哟嚯!

“好,给你做大餐。”

狐狸一把拉住欲转身的女人,“我说我饿了。”

“我知道啊,这就去给你做。”

狐狸轻嗅着女子说话时吐出的香气,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到满足。

并且不断叫嚣着,想要更多,更多。

感到周围的灵力微微扭曲,女人疑惑,“怎么回事。”

吞吞提溜一下逃出事件中心。

这是一条机灵的狗。

石床上,春色大好。四周的花儿感受这空气中的甜腻,也配合的开出荼靡。

随着一次又一次进攻,狐狸脸色发红,耳朵更是能艳的出血,大颗的汗水滴在女人的背上。

女人咬住嘴,不想发出羞耻的声音。

但是,她却沉溺在这样的愉悦中。

渐渐的,女人觉察到一丝不对。

粉色的灵气以石床为中心,向四周发散。

开出的艳丽花朵,未免有些过分了,远远望去,竞像是鲜血染出的地毯。

一盏茶后,红透的花儿渐渐转为灰暗残败。

揠苗助长。

“花花,快……快停下。”

“不要,我饿。”

狐狸粗喘着气,“我想要你。”

狐狸翻过女人的身子,开始新的一轮撞击。

如果可以,你是否愿意沉溺在这样的欢乐里。

一觉醒来,修为猛增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身边则是红颜枯骨,亦或是垂垂老态的他。

女子感受着汹涌的灵力充满经脉,忍不住喟叹一声。

坐享其成。

不用击杀妖兽,不用刻苦修炼,不用再逃亡。

只要有这副躯体在,只要继续修炼神女功法。

即便是残缺的功法,她离成为强者不过一步之遥。

但是,蓝衣女子不愿意。

趁狐狸不注意,女子扯下他脖子上的铃铛,运起灵力将他击飞。

狐狸力竭,正好跌落在瀑布下。

他微微喘气,声音嘶哑,

“为什么。”

女子似乎没听见,翻身坐起。

“娇娇,别走。”

她坚定的摇头,整理衣物,

“你我都知这是不可能的。”

“你若是走了,我便毁了你的花园。”

“这是你的花园。”

“我不管,我一定会毁了它!”

“随你,别留下念想也好。”

“不,不,我不会的,别走,好不好。”狐狸恳求,

“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做这种事。”他的语气带着慌张,

“留下来。”

“别走,别走。”

女子召唤回吞云兽,“我等你来拿这枚铃铛。”

吞云兽不舍的望着狐狸。

“你若舍不得他,我一人走既是。”

说完,蓝衣女子便施法遁走。

吞云兽深深的看了一眼狐狸,“呜——”的与他告别,追上蓝衣女子。

高空中的船形法宝上,蓝衣女子眼睛红红的,不知是为狐狸,还是她自己。

吞云兽见女子兴致不高,跑过去蹭她的手臂。

“你啊,”女子拍拍吞云兽的狗头,有些好笑,

“就这么喜欢和狐狸待在一起?”

吞云兽讨好的摇尾巴,意思他也喜欢和主人在一起。

“狐狸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黏着他……”

对啊,狐狸到底有什么好的,让她流连不已。

狐狸很懒,还傲娇,动不动就要发脾气。

可是,他很简单,他也不会害她。

但是,她注定做不了一个简单的人。

“师兄的任务,我就算失败了。”女子抱起吞云兽,

“你跟着狐狸吃了什么,胖了这么多,也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再见。”

女子一边给吞云兽顺毛,一边狡黠的笑道,

“我拿走了他的铃铛,他肯定会来找我们的。”

吞云兽舒服的缩在女子的怀里,心里却暗暗想着,快了,又要来了。

果然,只见女子说着师兄师兄的话,脸上突然变了神情,她揉了揉眼睛,假装感动的说,

“师兄对我真好,想哭。”

吞云兽收了懒散的神色,习惯的绕到女子身后,一路上安静的保护她。

不日,进入登州边界。

女子踏入重霄阁,黑衣男子闻声而动。

转身疑道,“表妹?”

“噔---”

“噔”“噔”的木鱼声中,我已泪流满面。

世间痴,世间怨,皆是人之妄念。

世间嗔,世间憎,皆因求而不得。

贪嗔痴念,皆使人苦。

爱别离,求不得,更是极苦。

木鱼声停,叫枯灯的和尚提醒我,

“施主,睁开眼吧,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

“既是过去了,禅师为何又要令我想起?”

“非是僧欲如此,何况,这一天,总会到来。”

“外面的那些男人么,他们又如何做我的主!如果不是禅师,这一天,又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既种因,何惧果。”

“因岂是我一人种,恶果又为何我一人尝?”

“他们承受的痛苦不比道友少。”

“禅师不是我,如何能知道我受的苦不比他们。”

和尚突然没了话说,他起身,“阿弥陀佛”

“禅师怎么没了话说,禅师不是我,怎知我心中所想,又怎能替我拿主意,让我回忆起往事。再说,我记起了往事又能如何?”

“忆往自是为了追今。”和尚双手合十,朝我说道。

“哦?”我看未必。

妖月花冷抖了抖头上的耳朵,担心的在门外走动,

“那臭女人不会有事吧,要我说,何苦要她……”

魔酋接过话头,冷嘲道,

“何苦要她回忆起来,她身旁从来没有什么表姐,没有山阴九,始终只有她一人艳娇娇?”

妖月花冷正欲点头。

魔酋又道,

“何苦要她清醒,疯疯癫癫的伤了你们的心,且一无所知做事外人岂不是更好?”

“何苦要她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何苦要她记起你们到底是谁,有过怎样的羁绊?”

妖月花冷不言。

“娘子在受苦?你们不是说,娘子只是进去坐一会就好了吗?”扶君璃插话,

扶君璃刚想破门而入,浓郁的白雾由房间散出。

空气温度急剧下降。不多时,房间被冻成一个巨大的冰块。

以房间为中心,寒冰向四周不断蔓延,渐渐覆盖地上的青板和周围的花草。

屋内,枯灯看似神色平静,实则心里十分震惊,原因无他,

娇娇此刻背对着他,褪下身上的蓝衣。

她的背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新旧交织的疤痕。

“禅师,想必未来会掌灯吧,不知,禅师参的是什么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