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三生物语之忘川谣

更新时间:2020-10-12 06:01:57

三生物语之忘川谣 已完结

三生物语之忘川谣

来源:落初 作者:天空ya 分类:仙侠 主角:黄泉宓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生物语之忘川谣》是天空ya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黄泉宓,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不过是一小小鬼差。暗恋白衣仙人多年,无奈人家心里只有前女友。……话说出门遇到狗,碰到前女友。她就这般倒霉,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就碰到了他前女友。前女友就算了吧!却还是一具万年老尸。好吧!老娘这下真的有脾气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邵英修为被封,如今也只是勉强支撑,灵族之人,不善灵力,想必惊凌便是想到了这一点才封了邵英的修为以便邵英趁机逃走。

如果是宓如,她必定会废了这厮的修为,怎会像惊凌这般仁慈。惊凌走的很慢,拉着她胳膊的那只手,骨骼分明的,一看就是一双经常弹琴的手。如此多年,他只有幸听过惊凌一次的琴声,被她撞见后,从此,黄泉再无丝竹之声。

此番她不是宓如而是他的心上人谣乐,如果提出这个要求,应该不会过分吧?

不知道惊凌如何停住了脚步,宓如一个不留神,脑门重重地砸在了惊凌的胸口,一股淡淡的彼岸花香从他身上散出。

“唔,惊凌,怎么不走了。”

她像只受惊的鸟儿连忙拉开了与惊凌的位置,生怕在过一秒,就把持不住,想把惊凌抬回黄泉,抹吃干净,连骨头都不剩。正为自己的这个想法羞愧时,惊凌在此拉起他的手走了几步,在人不多的地方停了下来。

“宓如……”

“唉,惊凌?”

白衣男子沉默,腰间的丝带微微渐起涟漪,远远瞧去两人同时入画,如何不是一副郎才女貌之图。

惊凌颔首,眼睛里的宠溺慢慢变成一种冷静。

原来她一早就看出了自己不是谣乐,回想对他所做的事情,脸上一阵发热。

“那个,原来……你早就看出来是我了,那你为什么不早些说呢!这具身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哦……我就突然进来了,呵呵!”

她想隐藏些什么,哪知惊凌根本没听,一转身,挽起她的腰,跳到了屋檐上,此时,她俯视街道,发现几处黑衣的男子。

“是魔族的人?”

“嗯。”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结界破了。”

其实她想问的是魔族之人出现在这里是做什么?而惊凌的回答,让她断不可能再重新问一次。

宓如集中神智,感受到四周的力量正源源不断地散去。

此时一股凌厉的剑气往宓如打过来,宓如正准备结印,发现灵力根本结不起来,刚出现一个银色的点,立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看那股剑气就要落在宓如身上,惊凌轻轻踮脚,宓如靠在他怀里,往身后更高的一层建筑。

“你们是受了谁的指示?”

话音未落,黑衣人一齐发出凌厉的攻击。宓如找了个稍微安全的地方,急的不行,不停地牵动全身的经脉,手指尖的印记结出来一个小小的圆点,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就在关键的时刻,没有法术了。她恨恨地往身旁的柱子打了过去。忽然柱子后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你?看你做的好事!怎么会有魔族的人进来,你这是要我救你妻子,还是要我的命。”

男人连忙作揖致歉,宓如哪里听得到他的的陈词滥调的解释,眼睛不停地往惊凌的方向飘过去。惊凌好歹也是灵主尊主,灵族虽不善灵力,作为尊主却是无论如何让也要精通。

惊凌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手指中的印记越来越亮,只见他潇洒一扔,那结印在对面四个男人的身上化作一根根银白色的丝网,缠住了男子。

立马两步跨怍一步,一转身,已经立在了宓如的身旁,袖中散发出一道银色的白光,一把晶莹剔透的长剑搁在了对面的男子肩上。

那炳剑全身晶莹剔透,剑身上绘这细小的条文,看上去像树枝即将发芽,一不小心,仿佛这些树枝都能开出绿叶来,剑柄处一个淡绿色的剑穗,清新淡雅,与这长剑浑然天成。

懂剑之人,便能一眼就看出此乃九州四海名剑壹心。宓如不懂剑,对九州四海名剑了解甚少,她知道修罗有一柄短剑,唤作夜辞,那时她对夜辞日日痴想,今日见到壹心,不由感叹一句,天外有天,剑外有剑啊!男子沉目,冷笑:“壹心果然名不虚传,在下林夫,字乔贤,在此恭迎灵主。”

林夫双手抱拳作揖,向惊凌问好。惊凌眼神冷冷的,道:“你想做什么?”

“此人乃是一医者,从前在南城开了一家医馆,大约半年前,一场瘟疫,东郊死了很多人,他妻子也是在这场瘟疫中殒命,所以这厮便是想要我救他妻子。因为这厮,我还被冥王责骂了许久。”

“还不显出真面?”

话声刚落,林夫从脸上撤下一张人皮面具,才将惊凌便瞧出此人通身的气息与这脸不同,宓如这一番话,突然让他明白,原来是易容了。

“宓如姑娘,好眼光,这样都能认出在下,在下佩服。”

宓如冷哼一声,说道:“你赶紧把我的身躯还回来,否则定教你生不如死。”

“在下痛失所爱,早已经是生不如死,姑娘再能如何让我生不如死。”

“你……你最珍惜的不过是你妻子,那我便毁了你妻子的身躯,可好!此可是让你比生不如死更惨。”

林夫猛地睁大眼睛,眼眶里暴露出鲜红的血丝。见惊凌长剑已收,一掌打在林夫的胸前,林夫上来不及护住胸口,一个金黄色的袋子已经落在了宓如的手上。

“乾坤袋!你小子真有钱!”

“姑娘,你听我说,你的尸身我放在雎叶药庄,你们出去就可以看到。”林夫说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说一个字,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宓如手上的乾坤袋。

这乾坤袋虽然在仙门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对凡人来说确实是千金难求之物,此人能买的起乾坤袋,家庭低子必定不俗。心下如此想着,宓如一下走了神。林夫似乎看出来她走神,像条疯狗一样扑上来,根本不能挨着宓如一丝衣角,就被惊凌一脚踢了出去。宓如一个不小心,乾坤袋掉在了地上。

一个少妇的身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那女人一身喜服,脸上透露着一片死寂,作为鬼差,宓如一眼就看出,这女人的身躯中存在着死魂,这死魂本来该前往往生城的,而如今却被囚禁在这躯壳之中。

宓如没有灵力,只能咬破了手指,不知道胡乱在那身躯上写了什么东西,一瞬间,数到光芒从女子的躯壳中浮现,宓如将乾坤袋丢给惊凌,惊凌打开乾坤袋,那数到光芒就自动进入了袋子里。而那身躯,没有了灵魂的滋养,瞬间腐败,化成了白骨。

“我杀了你……”

林夫发出的每个字都是咬牙切齿的,仿佛用尽的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此时环境开始破灭,宓如意识到不对劲,惊凌一挥袖子,那几个魔族之人瞬间消失不见了。

又幻化出一根长线,那长线像活过来一般自动缠上了林夫的身子。惊凌挽着宓如的腰,两人往空中飞去,眼瞧这天空中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芒,那光点越来越小,惊凌的速度越来越快,林夫却在此刻大笑起来,他越大笑,那光点消失得越快,惊凌仿佛也意识到了这问题,一只胳膊使劲一甩,林夫就这样被甩进了光点。两人加快速度,光点消失的最后一刻,总算是赶上了。

宓如稳住身子,脑袋依旧云璇璇的,惊凌脸色丝毫不改,冷冷的气息弥漫着全身。

身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宓如一转身,林夫瘫坐在地上,眼底一片死白,慢慢的哭喊声变成笑声,那笑声越来越大,竟被他挣开了惊凌的困仙索。周围的浓雾充斥着,完全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此时雎叶山庄的人闻声而动,接触到白雾者竟然都如深深睡着了一般,倒在地上就一动不动了。

陌颜在浓雾中呼喊着宓如和惊凌,宓如寻声,说了个在。突然一只黑红色的爪子朝她袭过来,她一个转身,那爪子抓住了她的衣襟,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刚才发出了声音,那些怪物似乎一齐都往宓如这边袭来。惊凌看不清浓雾中的景象,正准备提脚飞向空中。

“您难道不想谣乐神女回来么?”

惊凌往声音的方向看过来,林夫继续说道:“当年谣乐神女为小公子而死,如今小公子为何不愿意让她回来?”

“闭嘴!”

“小公,我们做个交易可好,我帮你破了谣乐神女的封印,神女救我妻子,我们都得到自己想要的,岂不快哉!”

惊凌不喜说话,长剑一出,散发出强烈的银光,瞬间照散了白雾,几具充满腐臭的躯体出现在众人眼前,雎叶山庄中稍微有些功力的人并未被这毒雾迷晕,见到这些尸体,各个都作出呕吐的现象。

那不应该成为尸体,而是一种被人炼化的僵尸,这些人死后,尸身遭遇暴打,灵魂被封印在躯体之中,怨念极深,因此最好用来作为傀儡。

这种残忍的灵力,很早之前就被禁止了,此法乃是是魔族之主蚩尤的创设灵力,后来无论是仙界还是其他几界争相效仿,因为逃过残忍,施法者也极易被反噬,后来便被仙门正道封禁了。

宓如被这几具僵尸纠缠得手忙脚乱,现在没有灵力,所有只能用外功进行防御,而这些僵尸不痛不伤,她几乎体力耗尽,幸得惊凌的壹心,如今视野清楚了,她应付起来也不至于那么吃力。

陌颜与惊凌几乎是同时出手的,那几具尸身被抛的极高,落下来,身上的腐肉落在地上,还有些许的蛆虫,恶心了宓如好一会儿。

宓如掏了半天,这才想起来,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思君必定就不在这身体上。

思君是一把笛子,大约2尺,浑身透着碧绿色的光芒。她成为鬼差的第一天,修罗送给她的。每一个鬼差都有一根属于自己的笛子,而她的与他们都不一样,不仅仅是质感,还是功效,都是一等一的好。

平时出去捕猎鬼魂时,她只要吹奏一首《安魂》,再凶恶的鬼灵也会变得老老实实。而好生奇怪,宓如的笛声总是带着一股莫名的思念感,由此冥界都唤她思君,笛子也由此唤作思君了。

“陌颜,我的身体可是在这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