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百鬼献礼

更新时间:2020-09-15 11:09:42

百鬼献礼 已完结

百鬼献礼

来源:落初 作者:夏氏笑笑生 分类:仙侠 主角:齐仁圣阎罗 人气:

经典小说《百鬼献礼》由夏氏笑笑生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仁圣阎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乾坤骤变,世道纷争,谁是滚滚红尘主;人间不净,众生不醒,谁知茫茫大地心?  ——————————————————  求订阅!求打赏!求赞!求推荐!求收藏!  新书《神来之笔》已发,下面有直通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先生在地上滚成了一团,他的蓝色道袍已经被烧得青烟直冒,旁边的夏枫看得目瞪口呆,他害怕极了,什么都不知道干。

“小枫,你让开!”

正当夏枫不知所措的时,跑出去的夏阮从客厅外跑了进来,她的手中提着外面盛水的红色塑料水桶,里面慢慢的都是冰凉的清水。

“哗啦……”

只看到夏阮慌慌张张,她抬起水桶便是朝着地上的地先生泼出,一大桶水全部洒在了他的身上,嗤嗤的火苗熄灭声相继传开。一会儿后,大松一口气的地先生翻身平躺在地上,口中急促的呼吸着。

“阿阮,好样的,你救了爷爷的命。”

地先生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是小枫与阿阮便是纷纷掩嘴嗤笑,因为他们看到自己爷爷的道袍被烧成一条条的,看起来就像是原始部落那些跳舞的人。

地先生见此,也是不好意思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烧成一条条的衣服,他本来是穿着道袍去青阳观里上班的,但是不料大早上的遇到这些事情。

“爷爷,我报警了。”

在地先生有些恼火的时候,房间里的自燃现象消失了,而夏阮已经用手机打电话报警,她觉得有必要搞清楚家里为什么会有自燃现象。

到了这里,夏阮忽然想到一切的怪事都是从昨天晚上地先生做完法事后开始的,她不由得想起自己昨晚梦到的那个鬼婴,心里总觉得他就在周围的某个地方悄悄注视着自己。

很快的,附近的警察赶了过来,进门的是四人,三瘦一胖,里面的胖子应该是一个队长,他听完夏阮的讲述后,便是在庭院的各个地方检查了一下。没多久,他们聚集在了庭院后方的一个地窖里。这地窖面积非常大,就在夏阮他们居住的房子下面,而且常年没有人进来,一股怪味终年不散。

“搞清楚了,你们有时间打理一下这个地窖,里面有着库存许久的白磷,加上一些猫鼠之类的小动物将白磷带到你们家里,所以才会突然招来奇怪的自燃现象。”

四名警察在地窖外面解说了一下自燃的原因便是离开,刚好夏阮记得这些日子的确有一些小动物经常出没在家里。

这时她回头看向自己的爷爷,哼着说道:

“怎么样,还是什么鬼打鞭吗?”

地先生此时没话说了,但他突然跑进屋内,拿出罗盘重新测了一遍,这一次就奇怪了,他的罗盘恢复了正常,之前的剧烈晃动再没有出现过。

他这下懵了,在事实面前,他只能默认,而后他们三人打着手电筒一起进入到了漆黑潮湿的地窖内,准备把那些不知什么时候放进去的白磷清理出来。

夏阮他们家的这间祖宅原先就是一座香火不断的庙宇,恐怕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早年地先生的祖先买下了这间后来没落的庙宇,几代人一直住在这里,而且都是平平安安的,没见过什么奇怪的事情,而这些白磷恐怕是地先生的爷爷或者爷爷的爷爷弄进来的。

“阿阮,你照着这里。”

漆黑里,三个人都是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他们家这间地窖建立在一座茅屋内,以前一直是当做放置柴草杂物的,而下面的地窖就一直空置着。

“我的天,竟然有这么多白磷。”

借着夏阮的手电筒,地先生发现在地窖的一个角落里,出现几个生锈的铁皮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极易自燃的白磷,而且在上面还留下了大量的动物抓痕,看起来那些警察的推测是对的。

“啊,有鬼!”

突然,在地先生被这些白磷吓到时,旁边的夏枫大叫一声,随后他一把抱住自己姐姐的大腿,一双眼睛惊恐的盯着旁边的角落处。

夏阮与地先生都是被吓到了,他们害怕的看了过去,在手电筒照过去后,夏阮紧张的脸色一松,她责怪道:

“小枫,黑咕隆咚的地窖里你不要乱叫,那只是一件挂在角落处的衣服。”

夏阮说完便是走了过去,她用手电筒照清楚了,那是一件年代久远的黑色披风,她第一感觉便是觉得这黑色与昨晚梦到的鬼婴所穿的黑色长衫,颜色极为相似。

可是当她好奇的用手摸了过去后,挂在角落处的黑色披风突兀碎成了一堆碎片,细碎的残片纷纷扬扬飘落,像是粉碎了一段历史一样。

“年代久了,这衣物早烂了。”

地先生见此便是俯身抱起一箱白磷走了出去,一会儿后,几箱白磷都被他搬到了院子里,而夏阮依旧一个人呆在地窖处观望。

忽然,她有些害怕起来,她的目光顺着手电筒看向了地上散落一片的黑色披风:

“是你吗?”

夏阮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挂披风的角落里,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鬼婴,可是直觉又告诉她,这感觉不是鬼婴。

等了一会儿没有答复,夏阮便是忐忑的走出了地窖,当她的身影走到地窖出口时,挂披风的角落处,显露出一张阴森的女人面孔,她的双目凶恶但是无神,而且在她逐渐显露出来的黑色身体上,一个白里透红的布袋子被她紧紧抓在手里。这白色布袋与她身上的陈旧黑衣不同,它的样子非常新,而当她慢慢打开布袋后,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暴露而出,叫人作呕的腥味飘了出来。

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一个血糊鬼。

在地窖上面的茅草顶上,隐身的鬼婴正闭眼躺在上面,他不用看已经知道了里面的事情。

这所谓的血糊鬼为女Xing,通常只有产妇才能看到,此鬼手里提一血红色布袋,里面有血肉模糊的东西,她一般什么也不干,只站立在床前恶心人,可是有时候她也会作恶。血糊鬼是因为旧时候医疗技术落后难产而死的妇女化成的,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但如果遇上了,不去理她大半就会没事。

不过鬼婴知道这个血糊鬼不一样,因为她身上有很重的怨气,实力比那个食发鬼强上许多。另外,她原本是被封印在那件黑色披风里的,可是时间过去了很久,黑色披风已经烂掉,现在她重新获得了自由。

想到这里,鬼婴猛然睁开眼睛,他惨白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心里有些波动的想到:

看来夏阮家的祖宅大有来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