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更新时间:2020-09-14 10:48:52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已完结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来源:落初 作者:七殿下 分类:仙侠 主角:宫凤宸 人气:

新书《养徒成妻:谪仙神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七殿下,主角宫凤宸,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个是温润如玉的明月神医宁徽玉,受尽诸国百姓爱戴。  一个是最神秘残酷的扶支大祭司圣音,残忍嗜血,诡魅无情。  他们是同一个人。  一个是明月山庄最不靠谱的神医徒弟,嚣张跋扈,温室娇花。  一个是战无不胜的幽灵军心脏乌衣少年,冷清敏慧,惊才艳绝。  她们是同一个人。  她是宁徽玉最心爱的徒儿,她也是圣音最厌憎的米虫。她是姜国最年轻的少年将军,她也是大祭司痴缠不休的爱人。  两重身份,双重人格,圣音的爱炽热的令人无处可逃,宁徽玉的情绵密如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徽玉行至青云涯边驻足,悬崖边缘一株红色叶片的植株在风中摇曳,倒“人”字型的叶片中央,长长的叶梗上一朵重瓣杏黄色花朵亭亭玉立。

他看了一眼万丈高崖,云遮雾绕看不见崖底。

“哇哩……”小姜离眨巴乌亮的眼睛,探首往下瞧,笑得没心没肺。“师父,花花,师父采花花。”

宁徽玉淡笑,一手捏住崖顶一根麻绳粗细的长青藤,一手扶稳怀里不安分的小姜离,背依崖壁,纵身跃下,稳稳停在小黄花所在地方。

崖壁啸风冷飕,小家伙脑门磕到宁徽玉的胸口,痛得龇牙咧嘴,扭动小身子背对着师父。

她一双明媚的眸子骨碌碌转悠,瞅见崖壁上一株椭圆叶片的小草,小草青叶边缘呈锯齿状,中央长着一枚色泽红艳的果子。

她霎时眸光一亮,伸手揪住蛇盘草果子往怀里拉。可惜小手太短,小家伙憋红了小脸,吱哇叫唤一阵,还是只能勾着红果子的边儿。

宁徽玉正采草药,一时未顾着孩子。

小家伙鼓着腮帮子,哇啦哇啦地虚张声势,伸半晌没用,小脸皱成包子。

这时,从青碧的叶片下扭爬出一条翠绿翠绿的“树枝”,该生物盘成一团,绿油油的竖瞳懒洋洋的瞄了一眼小姜离,很人Xing化地打了个呵欠,睬也没睬眼前这位牙还没长全的大宝宝。

小姜离一眨不眨地盯着它,立刻转移了目标。眼前这物什好似影酥酥做的放多了葱花的大饼。

她毫不客气地一手抓过去,好巧不巧地捏住了蛇脖子!捏的青蛇差点翻白眼,滑腻的长尾蓦然绷紧,狰狞挣脱,缠住了小姜离肥肥的手腕。

“咦?师父看大饼……影酥酥饼……”

宁徽玉刚放下药草,一个不防,小姜离小手举着狰狞的蛇头递到他眼前,她欢喜地松手就将目露凶光的青蛇凑到他鼻子前。

“离儿!”

宁徽玉脸一青,尚未来得及反应,青蛇倏然转头,尖牙一口咬住小姜离的脑门!

小家伙没想过大饼会咬人,愣了半晌才感觉到脑门爆痛,霎时眼泪汪汪,“哇啊”一声,扑到师父怀里。“师父!大饼要吃阿离……”

宁徽玉迅速捏住青蛇七寸,甩手扔开,腾身跃上崖顶!

小家伙左眉眉峰立刻肿起,青紫伤痕弥漫半张小脸,哭声哽咽,显然是疼得狠了。

竹叶青,毒蛇。

宁徽玉的脸色阴沉,抱稳小姜离,将两个尖牙伤口的淤血吮净,拿出竹篓中一株白花蛇舌草折成一段段揉碎,敷在小家伙的眉头上。

小家伙泪眼婆娑,一抽一抽地哭得好不可怜。抱住师父的脖子小脑袋枕在宁徽玉的颈窝,红彤彤的眸子委屈又难过,眼睛已肿得好似长了个大青瘤子。

宁徽玉轻轻哄她:“别怕,师父吹吹不疼,离儿乖……”

他伸手无声无息地点了孩子的睡Xue,小姜离抽噎着睡着了。

小家伙情况十分不好,宁徽玉把脉发现小家伙心率慢的几乎探不出来,这与中毒心率加快完全相反。

他系紧软口袋,让小姜离脑袋枕在他胸口,背起竹篓步入深山。

空中白色的烟雾信号传来,宁徽玉冷瞥一眼不予理睬。

崖壁边缘,原先咬中姜离的青蛇衰败萎缩成灰褐之色,宁徽玉神色怔仲,纤长如玉的指尖触及怀里软嫩的孩子,震惊地半晌无法回神。

枯颜!

为何忌惮一个刚出世的孩子容颜?竟用了此药。

这世上有一对奇药:枯颜与驻颜。

此药药Xing迥异,相生相克,乃是扶支国上一代大祭司所制。枯颜崩毁容颜,唯有处子血能解。

驻颜熨养青Chun,美**绝。

这一对药丸乃当年大祭司为仇敌研制,扶支的传说中大祭司所爱的女人背叛他爱上仇敌,他欲下此药到对方身上令其断子绝孙。

双方中药,枯颜得解,但所生孩子会停滞成长,直至最终中毒夭折。

大祭司未能将此药下到仇人身上扶支国便陷入战乱,他亦死于战争流矢,驻颜与枯颜流落民间。

如今鲜少有人知晓此事,只当是遮掩容貌与保驻青Chun之用。

此药只针对对方,离儿长大后出阁,只要不遇上驻颜之人,倒也无事。

只是,竟如此巧合?

宁徽玉停驻在潺潺山泉石畔,流水叮咚,水面映出清逸绝伦的温雅玉颜,美轮美奂。

他暗自摇头,感概世事玄妙。

洗净手中药材放于药篓中,并未再纠缠此事。

如今时局变幻,各国纷争,他享一时清闲,指望一身医术能有位继承人。

他微微垂首,殷红的唇漾起一抹淡笑,离儿聪慧,十个月便会歪歪扭扭地发音。

他尤记得她第一次叫他师父时,那软糯歪斜的稚嫩嗓音如Chun雨化田渗入心底,惊得追影半晌没回过神。

……

回到凌云山附近的小城镇,已近黄昏。

姜离或因身中枯颜的缘故,与旁人相比痊愈速度惊人,蛇毒解后立马活蹦乱跳。

“好吃喔。”娇糯的小嗓音透出欢喜,软软的含糊不清,像是嘴里塞着东西说话。

嗯?

宁徽玉俯首一瞧,一个闪神的功夫,刚刚还和小狗似的跟在身边打转的小徒弟不见人影。

他一扭头就看到青石街道对面挂着红色市晃的甜食小铺,软糯的甜糕馨香浓郁,半条街都能闻到,小徒弟早被香气勾走,黑曜石般亮晶晶的墨瞳隔着街道瞅他。

两只小胖手,一手一只糖糕,每个糖糕都被她事先咬了个牙印,圆嫩小腮沾着雪花般的糕点星子。

这……

甜点铺的掌柜是个身穿葛布灰褂的中年人,面目和蔼可亲,对于眼前穿着精美,一走路浑身叮叮当当的小肉团偷吃糕点之事也不恼怒,他只笑眯眯的盯着宁徽玉,手一伸。“一共十文钱。”

宁徽玉:“……”

回到明月山庄时,夜幕已垂,零星暗淡,山庄四周静寂无声,连虫鸣都相距甚远,庄内四角翘檐石灯烛光如豆,透过透明的琉璃罩,映亮灯脚一方土地。

小姜离歪在宁徽玉臂弯睡得昏天黑地,估摸此时下一道霹雳也打不醒她。

“主上,那边来人了,需要您回去处理。”宁徽玉刚放下姜离从内室出来,追影将一封密封的信函递到他手中。

宁徽玉黑眸淡润,瓷白的指尖展开信阅览一遍,随手托起竹雕灯笼罩子将信件置于火苗上,燃烧的火光忽明忽暗,他一双黑色瞳眸幽波尽敛。

细心拉了拉小徒弟的被角,温暖的指腹抚去她唇角的点心末。

他忽然不知将她养在身边是对是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