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神鼎天尊》主角秦元林奇完整版免费试读完本

更新时间:2019-06-19 08:31:30

《神鼎天尊》主角秦元林奇完整版免费试读完本 连载中

《神鼎天尊》主角秦元林奇完整版免费试读完本

来源:网络 作者:徽州才子 分类:武侠 主角:秦元林奇 人气:

主角是秦元林奇的小说《神鼎天尊》此文是徽州才子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想不想搞点灵泉回去?”秦元问道。 他眼睛贼兮兮的,瞄向裂缝中。 如果,今日来早点,灵泉早已是他们囊中之物。 “怎么能搞到?”二蛋子,斜着眼睛问道。 他们蹲到一旁,小声嘀咕着。 这种东西,现在价值最高,估计那些炼气士都眼红。 他们必须弄到,拿回去饮用。 “二蛋子,你去打探他们什么时候换班,二狗你查看有没有揭近,能达到裂缝,林奇你找罐子,禾木你找好路线逃走,到时我来接应,如果遇到危险,就朝城南跑,过了风声再回来。”秦元分配好任务。 众人点头,没有异议。 “那我呢?”秦艳指着自己,狐疑道。 “回家做饭!”秦元很干脆,然而秦艳却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这事情,他可不能让秦艳来做,直接把他赶回家了。 他们并非晚上动手,而是在清晨。 清晨五时,乃是人最困乏之际,更是动手最佳时机。 二蛋子探到,他们五时一刻才换班,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还找到有一条捷径,就在山峰旁边的一条狭窄的洞窟,估计那些守卫都不知晓,逃跑路线也有捷径,城南路线,城西皆有。 蹲在草丛里,整整一夜,被虫子咬死了。 好不容易等到五时,居然都睡觉了。 唯有秦元,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到守卫打瞌睡。 “喂喂!起来,开始动手。”秦元轻语道。 问声,众人精神抖索,顺着草丛探着脑袋。 这群守卫,欲欲而睡,打着哈欠,倒在岩壁上。 一摆手,其他几人开始动手了。 秦元指挥,禾木去了另一边,生怕出了问题,可以声东击西。 他们顺着草丛,向着那个狭窄的洞窟走去。 刍狗、林奇、二蛋子,皆手里拿着大器皿,言称要干票大了。 到了太灵峰缝隙中,他们开始猛罐,特别兴奋,这里灵气果然浓郁至极,呼吸间,口鼻有露水,湿漉漉的,特别舒服。 啊…… 突然,一声尖叫,二蛋子浑身发毛。 “什么人?”惊动了守卫,顿时喊道。 十几位守卫,果断防备起来。 他们手里拿着矛盾,指向草丛。 而,二蛋子几人还算镇定,并未急着逃跑。 见此,秦元无奈,不能让他们有事,装作野狗,汪汪几声,一蹦一跳的钻入草丛里,不见了。 “草,现在野狗也有了,真是世界变了?”有人摇头,居然有野狗出没。 “小心点,王爷说了,守好这口泉眼,去看看,如果少了我们脑袋可要搬家了。”一位首领说道,命令那位士兵来查看。 然而,一部分人来查看,一部分人守着。 秦元多么精明,早就不见了。 令人发笑,草丛里,的确有野狗挠土的痕迹。 “真是野狗,改天过来打猎。”那人笑呵呵的。 禾木也退走了,前去接应。 “阿元,你们快来吃饭吧。”秦艳吆喝道。 几人洗完手,跑了进来。 “哇……艳姐果然心灵手巧,看这菜色鲜美,绝对可口。”二蛋子称赞,笑了笑。 这一票,很顺利,没有惊动士兵。 这不,让秦艳在家烧了一桌子菜,犒劳犒劳他们,也算不白忙活。 “好吃就多吃点,看着一身,都是红点,被虫子咬的吧?我给你们拿点药粉抹一抹。”秦艳嫣然一笑,明媚动人,身穿一袭碎花裙,宛若一位梦中的仙子。 饭后,他们分赃,随后散去。 柴房内,秦元拿着瓢浇了几滴,破鼎依旧没有反应。 咕噜! 他自己喝一大口,身躯暖洋洋,无比舒坦,喉咙、食道、胃里、有种飞升的感觉,令他机灵的打个冷战。 瞬间,感觉浑身轻灵了许多,一扫疲惫之色。 “哇哦……过瘾!” 这灵泉果然不一般,能洗涤身躯,净化经脉,让人如沐浴冬日阳光下。 “艳姐,姐……”秦元喊道,跑了出来。 “怎么了阿元?”秦艳正在打扫,一脸狐疑的走了出来。 她身穿围裙,脸上略有面粉,扭动着小蛮腰,姿态优雅的到了跟前。 “快,来尝一口。”秦元喊道,她有迟疑,随后笑着抿了一口,味道甘甜可口,更是猛喝一大口。 秦艳亦如此,打个冷颤。 她的经脉也流畅了许多,浑身舒坦,像是被洗涤了。 有了灵泉,有了破鼎、有了灵物、就差灵气了。 “怎么了,一天到晚来几趟啊?”族长不耐烦道。 然而,秦元却踮着脚向屋里看去,似乎不在。 “老头子别墨迹,赶紧说!”秦元意味深长的说道。 族长无奈,这家伙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不告诉他,估计十里八村都得传遍了,到时他这张老脸还如何在南城混,又不能杀人灭口,只能告诉。 更遑论,如今跟隔壁寡妇的事情,已不是秘密。 “你啊……”族长摇了摇头,说道:“一般兵器认主,需要滴血,器是有灵的,要先把灵喂饱,自然听你的。还有这个修行啊,而不是盲目的去修行,首先得懂得炼气,你看城里那些炼气士,不懂的炼气,也就家族拼命的各种灵物喂养,都成猪了,修行炼气,必须早晨午时至七时,夜间十二时炼气。”族长没好气的说道。 “为什么呢?五时至七时,乃是日出东方时乃是一天中,神霞最鼎盛时段,可以吞吐朝霞,而夜间,时阴阳交汇之时,炼气最佳……”族长解释道,满脸的褶子,近来变少了。 闻言,秦元皱眉,原来如此。 那些炼气士,盲目的修炼,却不会炼气,难怪水平这么差。 “听到没?”族长问道,他才回神。 一瞪眼,咧着嘴,说道:“族长越来越年轻了,这回憋不着了。” 哧溜一声,他拔腿就跑。 回到家中,他准备以血试验。 但他有些惧怕,生怕这玩意真有灵。 不过想了想,当初钓上来时,刍狗的狗被砸死了,这口鼎疯狂的吸收血液,看来真如族长所言。 他沉思良久,不再犹豫了。 拿着那口锋利的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指,迟疑会儿,最后还是把血液滴在上面,血液顺着纹路流动,嗡嗡颤抖起来。 嗡嗡! 他脸色发白,吓得倒退。 破鼎居然真在颤抖,发出嗡鸣声。 他等了片刻,发现并未有器灵,且颤抖个不停,宛若在地上打滚似得,貌似发疯了。 “喂,喂……活啦?”他喊道,拿着一件破铁片碰了一下,翁的一声颤响,铁片粘在上面了。 惊魂一幕,铁片上的灵气在消失,一道微弱的白光冲进鼎内,让他又惊又喜。 叮叮当当! 铁片落地,像是被腐蚀了,明显的绿铜打造,且锈迹斑斑。 已经完全灵性丧失,彻底沦为破铜烂铁了。 “果然有效,以血为引,以器为媒,这难道就是我炼气的开端?”秦元嘴角露出得意之笑,双手颤抖,兴奋坏了。 当他手触破鼎时,身躯猛地颤抖,像是被吸住了,怎么甩都甩不掉,一股暖流涌入掌心,从胳膊,一直到胸腔中元境,直至全身,都有股暖流,非常舒坦。 因为,他的手指还在流血,可以吸收灵气。 破鼎,发出微弱的光晕,开始吸收下一件器物。 然而,器物的灵气顺着鼎,导入他体内。 “不对,怎么体内有一股能量?”秦元皱眉,眸子瞪圆了。 他狐疑,怎么觉得经脉处有东西窜动,流动时,非常舒泰,像是潺潺流水的小溪,自己能清晰感受到? 这口鼎,顺着纹路流动光芒,非常奇特。 他右手用力,破鼎瞬间光芒亮起,虽然很微弱,但总觉得手中有一股能量,摄入鼎内。 “奇怪!”秦元惊呼,脸色大变。 随后,他朝着柴火堆挥动袖袍,呼啸一声,一阵清风扫落叶,灰尘随着风速,朝着墙角的边缘而去,且非常整齐,地面瞬间干净了。 他脸色变了又变,眸子瞪圆了,嘴巴咧的很大,自己居然能修行了?而且可以吸收鼎内的灵气,难怪体内有莫名的能量,是鼎内的灵气导入他体内了。 “我擦……我能修炼了,我能修炼了……”他咧着嘴,兴奋地跳起来。 没想到,滴血为引,真的可以,把灵气渡给他,刚才完全没发现,以为是灵泉的作用未散去,万万没想到,这口鼎,还真吃血这一套。 随着灵气的运转,他点指地上的匕首,一下、两下、三下、忽然甩起手臂,匕首直接飞了出去,刺在门板上。 他惊呆了,没想到可以控物了。 不过瘾,他又点指三下,匕首朝着他背后飞去。 “我擦,终于可以修炼了,我也是炼气士了……”秦元叫嚷着,嘴咧多大,此刻他想跳起来,完全压不住心情。 “姐,姐……我能修炼了……”他喊着。 闻言,秦艳惊呆了,有些不敢相信。 “什么阿元,你能修炼了?”秦艳震惊,大眼睛瞪圆了。 “真的,我给你展示下!”秦元笑的合不拢嘴,点指三下,水桶里的葫芦瓢,忽然飞到半空中,吓得秦艳魂都掉了。 她张了张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这一幕,换做谁都一样,不敢想象。 炼气士,本就是一个超出凡人的想象,可以用神话来阐述,自然非同小可。 “太棒啦,阿元你是怎么做到的?”秦艳惊呼,特别高兴。 “靠鼎,它可以把灵气渡给我。”秦元解释道。 “太好啦,阿元等着,姐给你做顿好吃的。”秦艳笑道,一副春光灿烂,鲜花盛开的模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