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大唐江湖道

更新时间:2019-02-10 00:40:11

大唐江湖道 已完结

大唐江湖道

来源:落初 作者:莱纳 分类:武侠 主角:杨飞武林 人气:

《大唐江湖道》是莱纳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唐江湖道》精彩章节节选:惊雷过,风云起,半川山河生死地。江湖岂有是非题,横手夺命连环计。细雨茫,流星灿,一招可震四海义。兄弟情续芒山巅,不识江湖道别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兄怎么好像心事重重?”

刚到府衙见到了李封晨,杨飞还没有及时调整好心情。

“怎么,准备兵器的事情不顺利?”

“倒也不是,刀是让铁铺给打了,明天一早就可以拿到,不过现在司马兄没有合适的刀法,你我也都不精通刀法。所以这事还是不好办的……”

李封晨点了点头,每一种的兵器都各有自己的特点,甚至同种兵器,根据其长短,厚薄,状态也都有各自的特点,所以一般的习武之人都是选择一个自己上手的兵器来练,这一点即使招式练到了化境也都不会改变。

“杨兄,这事不打紧,今天家父和我联系了一下,这几天太原城附近双剑派的虎啸堂弟子就会过来,虽然都是一些年轻的人,但是一堂的人,挡一下杂兵,倒也是派的上用处的。”

杨飞莞尔笑了笑,心里默默地有些许的黯然,他不清楚这些人过来,倒底是派的上用处,还是根本只是来送死的,其实按照杨飞的内心,他觉得完全应该把府上的侍卫都请回去,江湖刀剑仇杀,强者自然可以屹立不倒,弱者根本就不应该上场,所谓的坚持换来的也只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已。

“好了,杨兄。大招在即,我们个人也需要养精蓄锐,到时候就让这群杀手有来无回,也可以给我双剑派在江湖中壮些名声出来。”

“李兄还真是乐观啊,只怕这次太原一役,你我连自身都难以保全啊,所以我才着急司马无悔的刀法,如果这几天可以好好调教,也还是有一丝希望的。”

“血手门真有那么厉害?”

李封晨的自信似乎被浇了一盆冷水,这也难怪,本就是少年英才,再加上又是名门之后,同辈之中的佼佼者,自入江湖以来大大小小也经历了不少场面了,即便是面对老一辈的各门派当家也不示弱,同龄中更是难以找到匹敌的对手,李封晨的自信并非没有缘故。

“李兄,你久在江湖,只是这血手门和这江湖上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同,一般江湖门派讲究的是武学精进,所以就算是门派之间仇杀,也要讲究个规律,总不能一窝蜂上,多半也是逐个厮杀,就算是要多个人一起上,一般的剑阵刀阵,也只是用于防御强敌。”

“但是血手门就不讲究这些,他们要的只是效率,无论方法,无论手段,可以一时之间所有人所有兵器,一齐攻入,近身有刀斧手,剑客,刀客,中间有使软鞭,硬鞭,还有长枪的,远处更是埋伏有**手,而且所有人都配有淬了毒的暗器,见血封喉。他们打起来,可不是要和你在武学上分个高下,只是单纯的杀戮而已。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一下子应对这样的场面,也是吃紧的。”

杨飞如此一说,倒是让李封晨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也是突然感觉到自己从未经历过杨飞口中所说的那种场面吧,既有一些紧张不知所措,却又有一些兴奋,想知道自己的武学能不能应付。

两个人略显得有点低沉,肩并肩在夜色中踱步。而此时,司马无悔正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他盘着腿,坐在榻上,若有所思。

几天前那位青衣女子的剑法,始终在司马无悔的脑子里面,一刺,一剃,每次转身,似乎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无论是动作还是身法,都和记忆中母亲所练的那套剑法一模一样。

以前还在山里的时候,母亲就常常拾着一截树枝舞这套剑法,同样的美丽,优雅,洒脱,就好像跳舞一般,只是可惜无论司马无悔怎么求,母亲都绝不肯教他哪怕是一招半式,每天只是让司马无悔练习一些步法,或者是双手臂力。

一直以来,在他的心理,也有很多的疑问,表面上父母和普通的猎户家差不多,但是却总能感受到很多差异,比如母亲的身手很好,甚至不在父亲这个全村第一猎户之下,但是母亲却从不让司马无悔对外人讲。自己也从来没有听过父母说过他们以前的故事,比如母亲是从哪里学到细雨剑法,父亲又是怎么和惊雷刀有一面之缘的。

不过一想到马上就有自己的第一把兵刃了,司马无悔就十分的兴奋,自己从小到底就没有用过像样的兵刃,所以这会儿,他尤其的激动,幻想着自己可以想李封御和裘断水那样,耍着兵刃然后一套招式接着另一套,行云流水一样,好不威风。

突然他从榻上蹦跶了下来,一阵手舞足蹈,右手时而化剑,时而为刀,招式也各异,时而疾如阵风,时而缓如流水,连司马无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招式,里面有些是小时候母亲所使出来的,有些是客栈里面裘断水的招式,司马无悔已经分不太清楚了。只知道自己耍了好一阵,稍稍感觉有些累了。

司马无悔脱去了外衣,躺在了榻上,微微有些困了。外面的夜已经深了,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屋顶上面有一些细碎的声音,他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别的什么,只好又换上外衣,然后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间。

司马无悔住的地方是西厢房,也是一般刺史府上安排客人住的地方,杨飞的房间就在旁边,李封晨则在另一边,因为他执意要临着王刺史住。此时,司马无悔从房间里面出来,隐约看到屋顶上面有两个黑影,但是夜色浓重,月光下看的并不很清楚,于是他稍稍往后退了两步,做出一个弓步,然后往前大踏两步流星步,顺着墙面略使了一点小劲,便跳了起来,足有两丈那么高,然后右手搭着房檐,整个人弓起来,伏在屋顶上,司马无悔看到眼前确实有两个人影,其中一个人好像正拿着笔在一块白布上面图画着。

“你们是谁?”

司马无悔的响声突然打破了夜晚的寂静,眼前的两个黑影,也急忙站起来,两个人似乎交接了一下,一个往南跑,另一个往北跑,这下倒是一时让司马无悔不知所措了,索Xing也站了起来,不知是该追哪个人了。

而听到司马无悔的响声,许多人就直接从屋里面冲了出来,最先出来的是杨飞,他只看到一个黑衣人往南面逃,刚想追上去,只是对面那人才几步就已经不见踪影了,杨飞心想自己也算是轻功之中的高手了,却因为一个大意,让对方如此轻松就逃脱了,心里倒是有些惭愧。

这会儿正好司马无悔从房檐下面跳下来,杨飞赶紧拉着他,穿过走廊,往东厢房那边赶过去。一路上,遇到不少惊慌失措的侍卫,大多都是一手持着唐刀一手拿把火把,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搜查着。而杨飞则带着司马无悔径直往王刺史的屋子走去,就看到此时在院子里面,赵别驾带着几个侍卫围着王刺史,大家都是一副紧张的架势,各自持着兵刃,摆好招式,目光盯着房顶上面,唯独不见李封晨。

原来,听到司马无悔的叫声的时候,李封晨还坐在床上练习内功,于是立马就出了房间,正看到一个黑影从东北方向逃窜,于是立马跳上屋檐,开始追击,顺着黑影的线路,两个人在太原城中跑了好一阵,直到第三个坊门口,黑影突然停下了脚步,李封晨看看情况,也没敢直接近身,先是从侧手边的剑鞘里面,拔出鹰剑了,做好架势。

“你可是双剑派的?”

“正是!”

黑衣人不屑地笑了一声,从背后掏出来两把一寸半的短剑。

“你是?”

李封晨看到对方如此的兵刃,表情十分的惊讶。不由自主地往后面退了两步,对方看到了李封晨不寻常的举动,一个垫步,立马就扑杀了过来,双剑一齐挥舞,从斜上方掩杀过来,还好李封晨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双手握着鹰剑,往自己的右肩提了起来,只是这双剑同出,势大力沉,而且对方的臂力看来也不小,一时倒是让封晨吃了亏,还好下盘足够稳当,不至于一记就直接倒地。

李封晨立刻换手一个转身,调整好招式,先前看到这两把短剑,让他稍稍有些走神了,然后即使第一招差点吃了大亏,李封晨依然没有拿出蛇剑的打算,看来他心中对自己的长剑十分的有信心,双方略了沉住了气,彼此都在观察对方。这次李封晨先动手了,一招直刺,像飞出去的快箭,黑衣人也不敢怠慢,顺势接下剑锋,侧身一让,哪知封晨突然左手按地,一个翻腾,凌空一剑,正好刺中黑衣人的右肩,然后用脚在他在的胸口猛踹一脚,直接将黑衣人踢出一丈多远。

黑衣人缓缓起身,而封晨并没有进一步进攻的举动,不过眼看自己的两把兵器已经被击落在地上了,再战下去也没什么胜机了,只好作罢。从腰间掏出两枚十字钉,便向李封晨打去。

“叮叮。”两声清脆的声音,李封晨将两枚啐了剧毒的十字钉打落下来。只是回头,黑衣人已经消失在黑夜中了。

“该死!”

李封晨咒骂了一声,右手的手腕隐隐有些作痛。想必是之前对招的时候,力量上有所不及造成的,这会儿李封晨捡起地上的两把短剑,仔细看过之后,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竟然是真的……

李封晨略有一些无精打采,慢慢踱步回的刺史衙门,正巧王刺史,带着赵别驾还有冯司马以及司马无悔和杨飞一行人,都在大厅之中,众人似乎都因为这次的意外而显得十分的疲倦,站在一旁的冯司马不住地在打哈欠。

“李兄,可抓住了黑衣人?!”

“夺了两把兵刃,人倒是跑的快。”

“也罢也罢。”

一众侍卫看着这情景也难免有点失落,这血手门还没有攻过来,只是试探了一下,便已经让整个刺史衙门上上下下乱成一锅粥了,这要是真打过来,岂不都成为刀下鱼肉了。杨飞心里也担心这一点,这官府的侍卫,平时吓唬吓唬百姓,抓一两个江湖匪类,倒还有些用处,真遇到硬仗,只怕比今晚的景象还要糟糕。

“这样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我想与赵别驾商量点事情,冯司马你先陪同王大人回房间吧。”

王刺史点了点头,也是耷拉着脑子,没什么精神,一看现在刺客也跑了,也不想多说些什么,便也就随着冯司马回去了。

“赵别驾,看今天的情况,府上的侍卫恐怕还得你出面训练一下。”

等众人都走了,杨飞便和赵别驾说到,李封晨此时正看着桌上的两把短剑,似乎有些着迷了,司马无悔倒是不清不楚,看着李封晨如此看重这两把剑,也顺势过去掂量掂量。

“这帮人平时懒散惯了,我说说,这再坚持两三天,还是没问题的。”

“赵别驾,恐怕不是坚持两三天的事情了,从明天夜里起,必须做到每个厢房有两个侍卫看守,两个时辰轮一次岗,尤其是王大人的房间,更加需要排岗,西厢房要严加看守。赵别驾还劳烦你回去排一下班,另外府上其他的家眷都尽量集中在一处,方便看护。”

“好嘞。”

赵别驾受到了指令,立马就回去,一副积极Xing十足的样子。

杨飞一回头,方才发现李封晨和司马无悔两个人还在摆弄两把短剑。

“李兄,司马贤弟,要不今晚你们也早些休息吧,我想那贼人今天只是来探查地形的,晚上应该不会再来了,咱们也养好精神,明日还得陪着司马贤弟练习这陌刀的刀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