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热血情缘

更新时间:2020-03-23 19:03:50

热血情缘 连载中

热血情缘

来源:落初 作者:需要星空 分类:武侠 主角:拓跋秦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需要星空原创的武侠小说《热血情缘》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拓跋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琴棋书画诗酒花,对夏清风来说,这七字可惩恶,可扬善,可正道,可悦佳人,可平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清风身遭异变而不自知,也不明白此七星为何物,只道是修炼隐心决的缘故,或许人人体内都有几颗珠子。他是不忧反喜,因终能习得功法而兴奋莫名,多年来因不能练武而深藏心底的积郁一扫而空,乐此不疲的催动着隐心决修炼起来。

温行知、周佛海、纳兰裴三人早已收功,等待良久,见夏清风还在入定,纳兰裴便先行告辞,回房休息。温行知和周佛海虽是疲惫不堪,但却是没急着走,因为还有太多的疑惑等待夏清风醒后去问,毕竟体内器腑血脉的运转,虽受外力干预,但最终却是落于本身,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干等无意,二人便找来了棋盘和一壶好酒,就着酒水对弈起来。

夏清风又运行了一遍隐心决,只觉真气如山洵之水,在十二正经中潺潺流动,最后缓缓流入丹田七星处,反复运转几周后,突感七星真气运转加快,其中一颗珠子更是在隐心决的牵引下飞速运转,这颗本来乳白色的珠子在高速运转下,颜色也慢慢的变成了淡蓝色,一时是晶莹剔透、色彩夺目,在七珠中众星捧月。蓝色珠子飞速转动,一股股真气犹如高崖之瀑冲刷而出,向着奇经八奔流而去。

夏清风顿感体内一股真气欲破体而出,却又被蓝珠牢牢牵制,他几欲尝试打出这道真气却终不得要领,脸上终是露出痛苦之色。

温行知和周佛海虽明在对弈下棋,却是把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夏清风的身上。

温行知见周佛海盯着夏清风不肯落子,也知他是太过关切,便催道:“下棋下棋,看什么看,等他醒来,一问便知。”

周佛海也只能摇头作罢,正准备落下一子时,顿觉一片蓝芒扫过,盯睛一看,只见一个由蓝色真气凝聚的‘棋’字向不远处一颗腰粗大树砸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树拦腰而断。

温行知也是大感诧异道:“七曜!”

要知道凝气外放这可是七境的实力,对于一个初学功法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原来正当夏清风苦于发泄真气而又无法破门时,温行知一句下棋,让夏清风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棋’字,又想到读书中千字万言可以用来滋养文气,那么将真气放出,是不是也要以字的形式打出去?夏清风刚悟到此处,体内蓝色珠子一阵颤动,仿佛与他的心法产生一种共鸣,夏清风脑中运转着‘棋’字的笔法,一个棋字刚刚在脑中写完,便是一掌拍出,这就出现了下棋二人所看到的这一幕。

周佛海见夏清风站了起来,忙丢下棋子上前查看,这一番打探却是让他的心沉谷底,大声喊道:“老温,你快来看看!”

温行知一听,也是心头一紧,忙上前打探,一缕真气在夏清风体内转了一圈,疑声道:“文脉呢?”

周佛海也是急道:“我哪知道!”忙又对夏清风问道:“清风,你可知你体内变化,可知文脉去了哪里?”

夏清风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探查自己体内时,文脉早已消失。”

这周佛海顿时是垂头丧气,千年未有之文脉,就这么没了。

夏清风见先生难过,便安慰道:“先生,我虽丢了文脉,却是能练武功了!”

周佛海被他这一提醒,也是疑惑问道:“我刚探查你体内,文武二脉皆无,你是如何做到凝气外放?”

温行知也忙问道:“你是怎么做到凝气成字的?”这是温行知最想知道的,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发生在这少年身上的种种,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夏清风便说道:“我觉得体内有七颗珠子,其中一颗蓝色的珠子能催发真气。”

温行知和周佛海二人听到此,更是大惑不解,他们也只能用真气探查夏清风的经脉,却是探查不到丹田的动静,但也不相信文脉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所以夏清风这样说,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温行知忙道:“你再催发一次真气给我们看看。”

夏清风依言照做,催动丹田蓝色珠子,凝聚真气后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就是一掌推出,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蓝色‘棋’字又打了出来。

温行知笑道:“这威力虽不大,但是能凝气成字,可也是天下一绝啊。”周佛海也是摇头苦笑。

夏清风能再次打出真气,自然是喜不自禁,但看见老师满脸苦涩情绪低落,忙又安慰道:“先生莫要难过,对清风而言,文脉大道太过虚无缥缈,得先生与温前辈相助,让我能学武功,先生更是把功法传授于我,大恩不言谢,温前辈与先生请受清风一拜!”说完忙是对着二人磕头拜倒。

温行知见此子崇恩重义,也是欣慰不已,忙上前把他扶了起来道:“这都是你的造化,也是命数,福祸天定,还期待你为我南山学院大放异彩!”

周佛海也是言道:“罢了罢了,你自己都不在意,我还放不下,就太不应该了,你体内变数颇多,却已经是超出了我等的能力范畴,老温说得对,福祸天定,你既然学了我的功法,便要勤加苦练,也不枉我三人对于你的一翻心血。”周佛海这话,也是算认了眼前这个弟子了。

“三个人?还有哪位前辈?”夏清风忙不解道。

温行知哈哈笑道:“论武功么,是你的前辈,不过论年龄嘛,和你可是同辈。”

夏清风忙道:“那我也要当面谢过!”

“不急,有机会的,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你现在既然能练武,从明日起,我和老周便教你武功。”

夏清风也知二人肯定有事商量,忙施礼告辞,刚走出几步,又听周佛海说道:“清风,你体内之变故,暂时先不要对人言,毕竟太过诡异。”

夏清风正准备回去后要告诉大家他能练武的好消息,一听此言,知道周佛海不会害他,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也只能照办。

次日清晨,夏清风慢悠悠的来到伙食房,如今的他,失去了文脉,自然读书也滋养不出文气,所以再也不用天还没亮便去湖边读书了。

刚买了几个肉包子,便听一个人喊道:“老弟,过来过来!”夏清风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八尺巨汉站在那对他招手,这不是常老大还能是谁?

见夏清风走近,常亮道:“我刚吃完准备走,便见到了你,怎么样?书读的可好?”

夏清风一听是问他读书,便想起了周佛海的话,也不方便透露太多,便尴尬一笑打马虎道:“还不是老样子,常老大,你就吃完了?起这么早?”

常亮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听了夏清风的问话,嘿嘿笑道:“你不知道,昨天有位仙女一样的人物,去找我师父,我刚好看见了,听说是从东都军来的,今天还要来考效一下大家的本事。”

夏清风不解问道:“干嘛考效你们啊,选夫婿?”

常亮听后一张大饼脸笑成了一朵花,贼笑道:“要是那样就好了,但是被她看上,成不成夫婿我不知道,但是能去东都军效力!”

“莫非常老大的师父是李儒将军?”夏清风问道。

“正是。”常亮得意答道。

夏清风忙正色道:“原来如此,这可是关系到未来前途,常老大你还是早去做准备。”

常亮起身哈哈大笑:“小兄弟,等我的好消息,下次见面,请你喝酒!”

“好!”。

夏清风吃完早点,散步到湖边小楼旁,虽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但见周佛海已经驻立在了湖边,夏清风忙快步到其身前:“是徒儿来迟了!”

周佛海不在意的调笑道:“以后来晚点,让我多睡会。”

这话夏清风是根本没法接啊,只能苦笑点头称是。

只听周佛海又说道:“你温师父去给你找把趁手的兵器,过段时间回来,这段时间我先来教你掌法。”

“让二位师父费心了”谢清风忙说道。

周佛海笑了笑:“你道祖师父没教过你武功?”

“教过,他和老和尚都教过我武功,可是我当时学不会,他们也是想了很多办法,无赖我不争气,不过他们教我的武功心法我都记下了。”夏清风如实说道。

“老和尚是谁?”

“我也不知道名字,师父就叫他和尚”

周佛海思索暗暗想道:能和道祖相伴,肯定实力也不俗,如若也是位宗师,那么难道是……!

想到此忙对夏清风道“恩,他们教你的东西,你可以自己慢慢琢磨,你初得根基,不要太心急,我和你温师父商量后,针对你独特的真气催发,准备先教你一套掌法,这套掌是我20年前隐心决大成所悟,便取名为‘隐心掌’,这套掌法共有九式,今天便开始教你第一式。”说完便开始为夏清风演示起来。

夏清风悟性奇高,不到半日,便学会了此招,一时在湖边打得虎虎生风。周佛海频频点头后,却也不多教,说了句贪多嚼不烂,自己去慢慢练,便打发走了夏清风,并叮嘱他,明天别来太早。

夏清风便只好回八大巨头小院,这个时候回去,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毕竟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他突然想起了常亮早上说的话,心想今天东都军来人,事关常老大和余成杰两位熟人的前途,何不去为他们打气助威,便改变方向,朝李儒将军的小院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