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摩天尊

更新时间:2020-02-13 21:15:49

摩天尊 连载中

摩天尊

来源:落初 作者:夜卷珠帘 分类:武侠 主角:王雷萨 人气:

《摩天尊》作者:夜卷珠帘,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王雷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摩天尊由随行随行而为随性而至,与冼马帮帮主孙师道相爱相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夫人总会出去瞭望一眼,我希望看着漠北王领着宝儿回来,宝儿扑在她怀里喊一声:“娘。“

漠北的天跟中原不一样,早上太阳出的很晚,晚上太阳落山很迟,大夫人和二夫人前后脚走了,三夫人用手帕擦了擦眼睛,强颜欢笑道:“两位姐姐请稍坐我去倒些水来。“

大夫人道:“妹妹,你不必忙了咱们坐下来聊聊吧!“

二夫人道:“我刚喝了些茶水出来的。“

三夫人抠着手指神色恍惚的坐着,她有气无力地说道:“姐姐们来了,我也没什么可招待的,更何况我此刻心情……“

大夫人道:“妹妹,你不必说了,我们来安慰你的。“

二夫人道:“多好的孩子谁这么狠心呢?“

大夫人向二夫人使个眼色俩人暗含鬼胎,大夫人道:“你说谁这么狠心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也不知道他吃得怎么样?睡的怎么样?“

二夫人道:“宝儿那么乖巧兴许逃脱了说不准。“

大夫人煽风点火道:“我听说那些人心狠手辣不要撕票,想想我就后怕。“

二夫人埋怨道:“姐姐,好端端的你这么说不是让妹妹添堵吗?“

大夫人捂着嘴道:“妹妹,是我说错话了,我自己掌嘴。“

大夫人伸出巴掌装模作样,三夫人眼神迷离,大夫人高举着手犹豫着那巴掌真要打自个脸上吗?三夫人开口道:“姐姐,这不怪你我也这么担心着。“

大夫人吸了一口冷气把手缩了回来,二夫人趁机说道:“这群人绑架宝儿无非要些钱,我相信宝儿是安全的。“

三夫人道:“但愿如此吧!“

大夫人道:“咱们别影响三妹休息了,二妹咱们走吧!“

俩位夫人起身要走,三夫人起身相送,二夫人还故意放慢脚步眼光瞥她一眼,她想多看一眼三夫人难过忧伤的样子。大夫人咳嗽一声催促二夫人别磨蹭。

送走了她们三夫人关上门趴在梳妆台又哭了起来,哭的晕了过去。大夫人不动声色窗外瞭望着,她既没有高兴又没失落,二夫人笑的死去活来。

大夫人道:“你很高兴吗?“

二夫人道:“你难道不高兴吗?“

大夫人道:“不高兴。“

二夫人不解地问:“因为什么?“

大夫人道:“因为她的伤心程度还不够,他的儿子只是丢了还可能回来。“

二夫人惊动地看着大夫人道:“难道你还想他……“

大夫人道:“这样的话他们才有机会,你明白吗?“

二夫人道:“我当然明白。“

大夫人道:“所以还不是咱们高兴的时候。“

二夫人道:“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大夫人道:“能得到妹妹的欣赏是我的荣幸。“

二夫人道:“你某天会不会也那样对待我呢?“

大夫人笑而不语,走了很远的路她扭头反问道:“你呢?你会怎样?“

二夫人道:“我问你呢?你怎么反问起我来了。“

大夫人道:“我想咱们彼此都有答案了。“

漠北王带着雷萨和那群精锐部队仿佛把整座城都翻个底朝天,漠北王也觉得奇怪即使被人藏起来有哭声周围的人会有察觉。

雷萨道:“王,小公子有没有可能被藏在密室和山洞中。“

漠北王道:“不管有没有可能咱们都去找找。“

雷萨带着一部分去寻找漠北王也带着一部分去寻找,镇上一些住户家中的砖头都被挖开几尺深,只要他们觉得能藏人的地方通通找了一遍。

他们上山又大肆搜索着雷萨与一个带斗笠的人擦肩而过,他眼神有些异样伸手抓着那人胳膊道:“老兄,你刚从山上下来吗?“

那人道:“嗯。“

雷萨继续说道:“山上有没有看到行为怪异的人。“

那人答道:“没有。“

雷萨道:“能摘下斗笠转过脸来吗?“

那人手捏着斗笠身子慢慢转着过来,他把斗笠丢了过来一转眼不见了,雷萨追了过去那人已在半山腰了,离那么远雷萨还是瞧出那是那天的用剑高手,雷萨高喊道:“快追。“

等一群人追去的时候他又没了踪影,漠北王从山顶闻讯赶来询问道:“雷萨,怎么回事?“

雷萨道:“王,我刚到上次劫走小公子的人。“

漠北王追问道:“人呢?“

雷萨打破:“让他跑了。“

漠北王用鞭子盘绕树根用力一甩鞭子树连根拔起,差点顺着陡坡翻转落山很容易砸到路人,还好几个身体力壮的人抱着大树。漠北王手拿着鞭子命令道:“给我搜,哪怕一块石头都要给我查的仔仔细细的。“

外人不知道还以为这群人在开山修路,每个人累得汗流浃背,漠北王头一次对他亲爱的部下发火了,还让鞭子抽打他们的脊梁催促着干活,孩子让漠北王迷失了心智,这些部下与他出生入死情同手足,可又能怎么样?又亲能亲过血缘之情吗?漠北王是人不是神,对儿子偏私难道有错吗?

找了一番没有结果,漠北王气哼哼地带着人回去了,回到宅院后二夫人询问道:“怎么样?宝儿找到了吗?“

漠北王脸色像一片乌云似的,这分明告诉他人孩子没下落,二夫人不再追问乖乖的立在一旁不做声。

有人急忙跑来喊道:“王,不好了,三夫人晕倒了。“

漠北王把鞭子递给雷萨发了疯似的疾速赶来,床榻上三夫人脸色煞白,冒着虚汗,侍女用洗毛巾给擦着汗水,另一个侍女喂给她的药都从嘴边流出,一点药都渗透不进去。

大夫擦着脸上的汗身子哆嗦着,漠北王问道:“夫人的病怎么样了?“

大夫答道:“夫人的病属于急火攻心,她只要放宽心就好了。“

漠北王道:“你就说夫人的病能不能治。“

大夫道:“应该问题不大。“

莫北王道:“有你这句话就可以了,如果夫人有个好歹你跟着陪葬。“

大夫跪下来磕头求饶道:“大王饶命啊!小的一定会尽力医治好夫人的。“

漠北王霸气道:“不是尽力而是必须,到时不只你死还有你全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夫身子打了个寒噤牙齿咯咯作响,关系到家里的无数条人命,他下药很小心,几乎尝试过一番后才敢给夫人开药,针灸扎在自个身上尝试一番然后把针灸用在夫人身上,他一个没病的人整的跟病人似的。

漠北王把侍女打发走后,他端着药碗用汤勺一口一口喂着夫人吃药,他又抓着夫人的手按摩着,然后摩擦着手暖和夫人冰冷的手,他是沙场上的一条虎,他不是动不动就骂人,时常眉头紧锁很严肃的样子,他也有温柔的一面。

他轻声说道:“夫人,你放心,宝儿会平安无事回来。“

夫人咳嗽两声漠北王连忙扶起她,她胸口憋了一口气吐了一口痰,心凉了半大截。铁血汉子漠北王看到地上那口带血的痰身子颤抖了一下,沙场上流血流泪他都没畏缩过。

漠北王关切问道:“夫人,你怎么样了?“

夫人道:“大王,宝儿没找到吗?“

漠北王道:“我还会继续去寻找的。“

夫人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漠北王把夫人搂在怀里说道:“别胡说,没有本王的允许你不能死。“

夫人道:“大王,生死有命,又不是一句话能决断了的。“

漠北王道:“我是王还有谁敢不从。“

漠北王倔强起来像个孩子似的,三夫人刚被掠夺过来的时候很痛恨这个掠夺者,相处过程中发现他还有柔情的一面,紧紧封闭的那颗心也为他打开了。

雷萨敲门喊着:“大王,有急事找你。“

漠北王急忙出门雷萨把一封信交到他手上,漠北王看了眼信封上面写着亲启漠北王,他又在灯光下拆开信封,拿着里面折叠整齐用宣纸写的一封信,信上说:“令郎在我手上,您请放心我们会照料好他,只要撤出兵防取笑关卡,我们自然会把令公子送回。“

漠北王把信揉成团用脚踩了几下,一般小孩子生气都会这样子,他嘴里骂道:“卑鄙无耻。“

漠北王询问道:“谁送过来的。“

雷萨道:“不清楚,随着这只镖打在墙上。“

漠北王道:“在这领我去看看。“

雷萨带领漠北王来到那堵墙,漠北王用手摸了摸墙上的凹陷,又看了看有些变形的镖,眉毛微扬道:“看来这人的功力很强。“

雷萨道:“属下也这么认为,好像不是咱们漠北的手法。“

漠北王警觉地说:“难道是……“

雷萨道:“还有可能是中原人。“

漠北王道:“咱们跟中原人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为何来招惹我。“

雷萨道:“不瞒大王那天我领着小公子出门时,恰恰着了中原人的偷袭,之后小公子被他们带走了。“

漠北王若有所思道:“能这种事?“

雷萨道:“而且那人武功极高,不在我之下,而且那次在山上我看到是他的身影。“

漠北王道:“信上说要我撤出把守和关卡,他们才答应归还宝儿。“

雷萨道:“那估计跟咱们最近征服的一个部落有瓜葛,兴许是他们搞的鬼。“

漠北王走进夫人的闺房,夫人急忙问:“是不是有宝儿的消息。“

漠北王道:“稍安勿躁,一切交给我处理。“

夫人咳嗽的很厉害不停追问道:“求你告诉我宝儿到底怎么了?“

漠北王道:“宝儿有消息了,为了你会担心我先不能告诉你他的下落。“

漠北王害怕夫人再追问下去,再次头也不回地出去了。夫人伸手向前抓着呐喊着:“大王,你不要走,求你告诉我……宝儿……在哪?“

漠北王调集了所有人部队包括先锋部队和精锐部队,夫人听到鸣笛声和士兵们的呐喊声,她觉得要打战了,她浑身乏力身子发软往前爬了爬,脑袋一黑昏厥过去。

漠北王下令撤出了把守和取消了关卡,那里成了一座空城,俘虏和百姓都被残忍屠杀了,命令是漠北王下的,他被气昏了头,这部落战斗力一般,不过他的百姓都很团结,可以说全民皆兵,只要男子满了岁数都可以拿起武器抗争着,然且他们坚守城池说什么也不出战,漠北王暴脾气上来了强攻了一次死伤无数,他再也拿兄弟们的性命做赌注了。

部落的王达尔站在城墙上用剑指着他喊道:“只要我们存在你统一不了漠北,你称霸不了漠北,你没资格叫漠北王。“

漠北王脸色赧红肺都气炸了,达尔这些话很刺激他,漠北王挥动手中的鞭子怒道:“给我攻进去活剥了这个匹夫。“

骆奇连忙制止道:“王,你千万别受他挑衅,贸然进攻只会加大我们的损失。“

漠北王忍气吞声达尔那边骂骂咧咧,说话越来难听,他说道:“你有本事攻进来,不要畏首畏尾做缩头乌龟。“

漠北王怒不可遏道:“如果我攻城的话一定杀的你们片甲不留。“

达尔道:“等你攻进来再说大话吧!“

漠北王安营扎寨轮流派士兵把守着,轮番休息,达尔又派人虚张声势,派出铁骑袭击又躲回,他们没有迎战的意思,仿佛故意骚扰他们,促使他们夜晚睡眠不足,无精打采。

漠北王睡得正香被他们惊扰了,正在火冒三丈的时候,骆奇抿嘴一笑道:“我想办法了。“

漠北王道:“什么办法。“

骆奇在漠北王耳边嘀咕几句,漠北王拍手叫好道:“好计策,骆奇你就是我身边的智囊。“

骆奇道:“王,您过奖了。“

雷萨问道:“什么计策。“

骆奇道:“天机不可泄露你们下去准备吧!“

雷萨道:“准备些什么?“

骆奇道:“武器和马匹都丢下。“

雷瑟张大嘴巴吃了一惊道:“都丢下吗?难道等他们来抢,全都给他们?“

漠北王道:“按骆奇的吩咐去做吧!“

雷萨答道:“诺,我马上吩咐下去。“

漠北王半夜听到呐喊声心里窃喜想来骆奇的计策成功了,他带着部队节节败退,达尔追赶着口中喊着:“抓住那个披着红披风。“

那些士兵目标盯着红披风,漠北王抓着披风甩手一扔,他跑的很狼狈,还能听到他兄弟们的哀嚎声,撤出防线很远的地方,达尔怕有埋伏带着士兵回去了,漠北王钦点人数死伤不少,医疗班忙着替受伤的士兵打绑带涂着止痛药。

漠北王手臂中了箭伤,他咬着牙拔出箭,流出了鲜血。雷萨道:“快,来人给王包扎伤口。“

漠北王道:“不用管我,先救治其他兄弟。“

雷萨道:“万一箭有毒,那样的话……“

漠北王道:“血是鲜红的看来没毒,这家伙对敌人太仁慈了,换做我的话他必死无疑。“

雷萨道:“骆奇乔装的部队好像混进去了。“

漠北王道:“那样甚好,今晚就是他的末日。“

雷萨道:“王,你这么相信骆奇?他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漠北王用手指着脑袋道:“可他的脑子强过我们任何一人。“

雷萨嗤笑一声道:“这点我赞同。“

漠北王为了速战速决精锐部队打起头阵,他们在草丛里匍匐待命,他们如同一群猎狗追捕猎物。只要城楼上亮起灯笼,城门一开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疾速冲刺,要在对方没反应过来快速结束战斗。

夜色很黑天边只有一轮弯弯的月,这样的夜色里一盏红灯显眼夺目,吱呀一声城门开了,漠北王大手一挥,高声喊着:“杀。“

精锐部队如同长了一双翅膀早就站在城楼上,弯刀像月亮一样冰冷,他们捂着对方的嘴割断他们的喉咙,哨兵要吹笛子报信,雷萨刺穿他的胸膛,他刚瞪着眼睛双膝跪地。

城中那条护城河染成红色,尸横遍野,尸体一个紧挨着一个,一个被砍断一条腿的士兵急忙瞧着达尔的房门,嘴上喊着:“不好了,他们打进来了。“

达尔披上衣服拿着剑冲出来,士兵吐了一口血断了气,草木皆兵,达尔瑟瑟发抖,漠北王高声喊着:“达尔,快出来受死,你的士兵都战死了,你还要苟且偷生吗?“

达尔不管往哪边走火光冲天能逃跑的路线都要人把守着,他手脚捆绑带着家人出来受降。

漠北王仰头大笑道:“长时间的争斗总算告一段落了,你成为了我的俘虏。“

达尔垂头丧气把脸侧向一边,漠北王道:“你知道你犯了个无法饶恕的错。“

达尔没好气地答道:“是什么?“

漠北王道:“你没在箭上下毒。“

达尔哼声哼气道:“我才不做那么卑鄙无耻下作勾当。“

漠北王道:如果箭上有毒兴许输赢未定。“

达尔道:“输就输了,后悔无济于事。“

漠北王:“我敬你是条汉子,你制裁吧!“

达尔道:“你要杀了我们?“

漠北王道:“我不会养虎为患,我不会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很抱歉,你必须得死。“

达尔抽出手中的佩剑仰头大笑,眼中含着泪啜泣道:“苍天!你看到了吗?我去也。“

他一扭头血溅当场,漠北王捂着眼睛道:“抬下去厚葬。“

达尔的夫人哭的死去活来,他的儿子摇晃着他的母亲喊道:“娘,你醒醒,你怎样了?“

漠北王道:“雷萨,有多少俘虏。“

雷萨道:“好几万吧!“

漠北王道:“全部都杀了。“

雷萨张大嘴巴道:“都杀了?“

漠北王道:“留着这些人是祸患。“

雷萨道:“属下知道了。“

雷萨带着一些人去做善后工作,骆奇急慌慌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王,我听雷萨说您要……“

漠北王道:“你怎么看。“

骆奇支支吾吾道:“我……“

漠北王道:“有什么话直说,不要有所顾忌。“

骆奇道:“这么多人您都屠杀了吗?外人会怎么说,说您……“

漠北王道:“我顾不了那些,难道我们有那么多粮食养活他们吗?“

骆奇道:“我们可以想办法的,再说……“

漠北王道:“别说了我是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骆奇道:“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不再说什么?“

漠北王道:“你是不心里很气愤。“

骆奇道:“没有。“

漠北王道:“你们怨我也罢,我漠北王做事从不向别人解释。“

骆奇道:“王,我……“

漠北王道:“你还想说什么?“

骆奇道:“没事了。“

那些俘虏被手脚捆绑着没有反抗之力,那些屠杀者炫耀着杀了多少人,以比赛的方式论输赢。漠北王坐在宝座上看着一场好看的戏剧,他夸下口说:“论谁身上人头的多少来论功勋。“

那些士兵为了争人头打了起来,险些动刀子,漠北王没有制止,幸好骆奇把人拉开,否则要演变成血案,拼战沙场的兄弟不能因为小事发生争执和矛盾。

城楼上有灯光还有什么东西从城墙下放下来,漠北王的属下急忙来禀报道:“王,是小公子。“

漠北王从营寨里跑了出去,城楼上吊着一个人,他拿着望远镜一看小公子头发散乱嘴里塞了一块黑布,他把望远镜摔在地上失声大哭道:“可恶,混蛋。“

他高喊一声道:“拿我战甲过来。“

属下听到命令连忙拿来他的战甲,漠北王骑着战马挥动鞭子冲了出去,雷萨急忙喊着:“王,小心呀!“

骆奇吩咐道:“快,快跟上保护王。“

那些精锐部队紧随其后,雷萨从旁边的士兵手中夺过马飞奔而去,骆奇心里捏着一把汗,又派一部分人做好接应工作。

城楼上走出两个人,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带着耳环,雷萨认得他,是他带走了小公子。

那个女人穿着朴素的衣服眼睛里有着怒火,她一只手握紧拳头另一只手指向漠北王道:“你就是漠北王。“

漠北王道:“正是本王,姑娘咱们有何恩怨,还清放了我小儿。“

那女人捧腹大笑,之后笑声变得诡异,阴森发冷,她说道:“放过他?你可曾放过数万的手无寸铁我的同胞。“

漠北王皱了皱眉头道:“你想为他们复仇吗?“

那女人道:“我想把你碎尸万段。“

漠北王道:“你可以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那男人在女人耳边附耳几句,女人笑着说道:“我可以放了你儿子,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雷萨警觉地说道:“你不要上当,我担心他们出尔反尔。“

漠北王停顿一阵想着雷萨的话,那女人从城墙上丢下一把匕首道:“拿着这把匕首自刎吧!“

漠北王抽开刀鞘那把匕首在阳光照射下发出刺眼的光芒,他手握着匕首微微颤抖,只要轻轻一撕拉很快会划开一道口子。

那女人道:“你难道怕死了吗?“

漠北王匕首又往脖子跟前挪动了下,雷萨轻喊道:“王,您要三思呀!“

那女人从士兵手上接过一盆水,喷洒在小公子身上,又命人往上拉了拉取下他口中的塞子,然后又把他放了下去。

她阴阳怪气地说道:“小娃娃快喊叫让你父王救你。“

小公子喊叫道:“父王,快来救我呀!“

漠北王抽噎道:“宝儿,别怕,父王马上来救你。“

小公子身子瑟瑟发抖,颤声道:“父王,我好冷,我好想娘亲我要回家。“

漠北王道:“宝儿,别怕,父王马上去救你。“

那女人说道:“多么让人心疼呀!想想你可怜的孩子。“

漠北王闭眼要用匕首自刎,那女人眼神使向那男人,他凌空一剑割断绳子,雷萨急忙冲了过来,漠北王睁开眼瞪大眼睛吐了一口鲜血。

雷萨还是晚了一步,小公子的脑壳像西瓜似的摔成肉酱。医疗班急忙救治漠北王,他推开医疗班双腿双软的跑过去抱着小公子的尸体嚎啕大哭。

那女人冷笑一声道:“很失望吧!“

雷萨愤怒道:“你们连孩子都不放过。“

那女人道:“你有没有感到撕心裂肺的疼,那就的话就对了,我以前也经历过这样的感觉,看着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我相信你不会忘记吧!“

漠北王握紧拳头声音颤抖道:“不可原谅,我会活扒了你的皮。“

那女人道:“我本身就没想活着,我要跟你同归于尽,四周埋着炸药。“

那男人说道:“你想连我都一块炸死。“

那女人道:“那又怎么样?“

那男人道:“最毒女人心。“

那女人仰头大笑:“去死吧!“

他点燃火把丢了出去,漠北王他们根本逃脱不了,可四周没有动静。那女人惊悚问道:“怎么回事?“

那男人道:“那些都是哑炮。“

那女人道:“难道是你做了手脚。“

那男人道:“我只是稍微换了下东西而已,你想死我可不想死。“

那女人啐了一口痰骂道:“混蛋。“

漠北王鞭子一挥喊道:“进攻!“

火石投入城中燃起一阵烟花,那些士兵哀嚎着,那女人险些被火石砸中,精锐部队用大树桩撞开城门冲入城中。雷萨跟那人对视着,雷萨道:“这会我不会再让你跑了。“

他冷笑一声道:“那就得看你本事了。“

雷萨每一剑都使出十分的力度,那人轻轻挡了,他心不在焉无心恋战,一味防守不进攻。他像纸张一样柔软的剑扯开雷萨的胸前衣服,雷萨吸了一口冷气,那人的剑法好轻柔,软绵绵的,像轻盈跳舞的少女,可发挥出的力量前所未有。

他带着那女人冲破精锐部队的围攻,漠北王挥着鞭子抽打过去,他转身一剑削去漠北王那一撇小胡子。

漠北王摸了摸胡子,心想着:“如果是脖子的话恐怕身首异处了。“

那人道:“你不要再追了,我不想杀了你。“

漠北王愤懑道:“贼子别走,还我儿命来。“

那人道:“要找我报仇我随时奉陪,我名叫谢无极,中原人,要想报仇来中原找我。“

漠北王手握着拳头嘶喊道:“谢无极?我会去中原取你首级。“

谢无极从空中传来声音:“好,我等着你。“

漠北王手捧着小公子哭哭啼啼,命人准备棺椁抬着回府上,雷萨苦着脸为没救了小公子而烦恼着。

漠北王这刻的心情不能再骑马了,骆奇命人找一副担架抬着他。听到漠北王的消息三夫人连忙从屋里飞奔而出,当她看到那跟小公子大小的棺椁后她腿有些发软,她扑上去揭开棺椁看到小公子的惨状,他哀嚎着:“我的宝儿,你醒醒!听到娘的叫声了吗?“

漠北王道:“扶夫人回屋吧!“

夫人嘶吼道:“王,你不是说要宝儿平安带回来。“

漠北王抽噎道:“夫人,对不起,我……“

夫人道:“我不要你的道歉,我要宝儿回来。“

漠北王道:“宝儿回不来了,他已经……“

夫人道:“你骗人,他只是睡着了,他一会就会醒来的。“

漠北王道:“没听到吗?把夫人送回屋去。“

他的属下拉着夫人的手说道:“夫人,请回去吧!“

夫人挣脱开他们发了疯似的掐着漠北王脖子,呐喊道:“你个骗子,是你害死了宝儿,你陪他一块去吧!“

那些属下不知所措也不敢拉扯夫人,漠北王脸憋得通红显然一口气要上不来了,骆奇命令道:“快,让医疗班给夫人打一针镇定剂。“

医疗班两人拽着夫人的胳膊,其中一人用很粗的针管插在夫人后脖颈上,夫人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慢慢闭上,身子瘫软,医疗班抬来担架把夫人抬回屋子。

漠北王用手揉着脖子咳嗽两声,轻声道:“她差点掐死我,还好骆奇你下了命令。“

骆奇担忧地说:“王,夫人的情况很不稳定,还是找人察看一下吧!“

大夫人和二夫人领着孩子们来了,看着棺椁纷纷张大嘴巴,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大夫人明知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二夫人道:“那个棺椁难道是……天呐!对方那么残忍。“

大夫人道:“那些挨千刀的,抓到他们得千刀万剐。“

二夫人道:“他们肯定得下地狱。“

漠北王怒道:“你们说够了没有?“

俩人阴沉着脸默不作声,并排站着你看她一眼,她看你一眼,漠北王道:“这下你们高兴了吧!“

俩人颤声道:“王,你可冤枉我们了,我们怎么会高兴呢?难过还来不及呢?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孩子。“

漠北王道:“你们别假模假样,你们平日里的小九九,我都一清二楚。“

俩位夫人本想在漠北王跟前讨喜,经他这么一说都不好意思争宠了,此刻就是一个雷区谁敢踏前一步必定粉身碎骨。

漠北王道:“找最好的石匠给小公子刻个墓碑再找个风水师父选块风水宝地。“

雷萨道:“我马上去办。“

漠北王从单架上下来后身子往前冲,二夫人紧紧抓着他胳膊,漠北王厌恶的甩手,然后说道:“一边去用不着你。“

然后他转头对骆奇说道:“其他的事务劳烦你了。“

骆奇道:“王,您放心我着手去办。“

漠北王去看了眼沉睡着的夫人,她眼角流着泪,她在梦中还在思念她的儿子。漠北王用手揪着胸前的衣服,他单膝跪地哽咽的哭了,他又何尝不心疼他的儿子,那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

整个宅院挂起了白绫,僧人为小公子念经超度,漠北王在灵堂前守了三天三夜,滴米未进,嘴皮子都干了,骆奇都担心漠北王会吃不消。

他悄悄走过去说道:“王,你已经三天没吃没喝了,您……“

漠北王道:“我要送我儿子一程。“

骆奇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如果你也垮掉的话,您的家人您的三军战士。“

漠北王道:“我自个身体我清楚,用不着你提醒。“

骆奇道:“算我多言了,那我就不再劝您了。“

小公子下葬那天三夫人没有出行,她闭着眼沉睡着,漠北王能感觉到她已经醒了只是不愿去面对,梦里面她仍然能见到她活泼可爱的儿子,漠北王干脆不叫醒她,倘若看到小公子下葬她又该哭得死去活来了。

那天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群人穿着丧服,掘墓工人挖开一个适合棺椁大小的深坑,墓碑上用红笔刻了一行字,漠北王用手抚摸着棺椁,眼睛都红肿了,二夫人和大夫人抹着眼泪低鸣着。

漠北王拧过头甩手一挥道:“埋土吧!“

掘墓工人每埋上一层土漠北王心被撕开一道口子,他眼睛能瞥见他们拼命用铲子铲土,再见看不到小公子缠着他买冰糖葫芦,再也不会缠着给他讲故事,再也不会骑他头上骑大马。

他轻轻推开三夫人的门,他搬过一张椅子在她对面坐着,轻描淡写说道:“我知道你醒着呢。“

三夫人没有出声眼皮子动了一下,漠北王继续说道:“孩子已经入土为安了。“

三夫人猛地睁开眼睛,扑通一声坐了起来,放声大笑道:“他是被你害死的。“

漠北王道:“没错,是我害了他。“

三夫人道:“你应该下去陪他。“

漠北王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该清醒一下。“

三夫人道:“我很清醒,你们都觉得我疯了吗?我没疯。“

漠北王道:“出了这种事我也很难过,既然都这样了你得振作起来,让咱们的孩子走得安心。“

三夫人道:“你是凶手,是你害死他。“

漠北王道:“我去找大夫,你又不正常了。“

三夫人咧开嘴像一条饿狼似的扑向漠北王想要咬断他的脖子,漠北王本想一巴掌拍向三夫人额头,他又把手缩了回来。三夫人掐着漠北王脖子用牙齿去撕咬,漠北王力量无穷死死支撑着然后把三夫人推开,甩手一拳三夫人飞向一边后脑勺撞在墙上,前额流出一丝鲜血晕了过去。漠北王抱着三夫人摇晃着她胳膊喊道:“夫人,你醒醒。“

夫人的脸颊煞白手冰凉,漠北王高声呐喊着:“快来人。“

雷萨进屋瞧见三夫人额头的鲜血,急忙去找医疗班过来,他们替夫人处理好伤口又用绷带包扎着,又给她打了镇定剂。

漠北王问道:“夫人,情况怎么样?“

医疗班道:“回禀王,夫人很不稳定,会做出伤害自己和别人的事情。“

漠北王道:“那你的意思说她是个危险的存在。“

医疗班道:“没错,她很容易受到刺激,然后做出她自个都无法控制的举动。“

漠北王道:“不管怎么样一定得救治好夫人。“

医疗班道:“王,这您放心我们会努力的,这种病属于心理病的范畴,夫人如果能走出阴影这没多大的毛病,倘若……“

漠北王道:“宝儿是她全部,估计绝非易事。“

医疗班道:“我们只能用药物暂时维持夫人的病情,等到哪天她对药物免疫了,恐怕……“

漠北王道:“一定得治好夫人的病。“

医疗班道:“我们一定尽心尽力,试图研发出一种新式的药。“

漠北王道:“那就拜托你们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