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大剑帅

更新时间:2020-01-09 04:57:27

大剑帅 连载中

大剑帅

来源:落初 作者:云虚阙 分类:武侠 主角:龙八段子 人气:

云虚阙新书《大剑帅》由云虚阙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龙八段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热血江湖,后浪推前浪,用剑高手辈出。传说中,昆仑派有剑神慕容混沌,华山派有剑圣百里饮雪,峨眉派有剑尊公孙韬略。无门无派的宇文不弃,却偏偏要做大剑帅!帅到掉渣?不,不,是帅到喷汁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宇文不弃嘴角噙着戏谑的笑,道:“也许是吧。郑兄先请。”

郑逍遥握紧了刀,虚空划了两道银白色光痕,道:“留神!我要出招了!”

鬼头刀迎着烈日,寒光闪烁不定,就像一泓微波荡漾的秋水,横在宇文不弃的眼前,随时有汹涌的可能。

宇文不弃没有任何动作,郑逍遥开始发动攻击!

鬼头刀起势如闪电,凌空一个巧妙转折,便向宇文不弃刺来,式如凤凰展翅,第一招便是千变万化,漫天都是缭乱刀影。将宇文不弃牢牢笼罩。

郑逍遥耍出的这一套刀法,不但迅如疾风,而且刁钻霸道,端的是又快又狠!

宇文不弃心头一凛,这小子使用鬼头刀的技巧,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巅峰境界。

这一瞬,刀尖刺来。

宇文不弃身形一转,避开了去,就势将擎天剑平举胸前。

郑逍遥的第二刀,接踵而至!

宇文不弃必须还手了,因为他的退路全被经验丰富的杀手郑逍遥封死了!

他可不愿做瓮中之鳖!两人单挑,实力若是旗鼓相当,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才有最大概率成为胜者!他当然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

所以,他反击了!

随着一声“呛啷”龙吟,擎天剑飞出鞘,剑走轻灵,回身连续点向郑逍遥,郑逍遥心里暗叫“糟糕!”,脚下连忙倒踩七星步,剑光一泻,地板立即裂了条长缝,冒起了呛人的青烟!

一击不中,宇文不弃很快组织好了攻击路线,剑尖蛇一般往后一旋,吐着信子似的,“唰唰”两剑,上挑郑逍遥的眉心,中刺胸部膻中穴!

鬼头刀与擎天剑,你来我往,郑逍遥与宇文不弃,你喂招,我便拆招,战得正酣,彼此的注意力都前所未有的集中,精神也都达到了饱和状态!

宇文不弃与郑逍遥两人,一刀一剑,在街心中央就这样斗了将近一个时辰!

突然,一瞬间,刀光剑影,突然泯灭!

比拼似乎是结束了,却又似乎没有个明朗的结果,因为两人的姿态极其诡异,面对面地僵立着,纹风不动,如石头雕琢成的塑像,相距不到一尺半。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两人的刀剑,都并没有脱手。

郑逍遥的刀尖,斜指着宇文不弃的左胁,宇文不弃的剑尖,则紧紧地压在郑逍遥的鬼头刀上。

郑逍遥左手搭着宇文不弃的左臂,宇文不弃左手的食、中二指则微屈,指着郑逍遥心口的死穴。如此远远一看,这仿佛就是一个动作尚未完成,而突然停顿的画面。

时间似乎也因此静止了片刻,不过,仅仅只是片刻而已,两人同时动了动身子!

“哗嚓!”郑逍遥将鬼头刀收入鞘中,盯着宇文不弃,有些愤懑地问道:“你本有机会一指解决我,为何却又犹豫了?”

宇文不弃笑得像个偷吃了三斤糖的小狐狸。道:“一个时辰前。你在沉香酒馆没有暗施毒手,索我的命,我欠你个人情,现在就当还你的,从今往后,你我互不相欠!”

宇文不弃收起了擎天剑,又用红绫裹了好几层,才放心地挂在腰畔,继而叹了口气,徐徐说道:“郑兄,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郑逍遥阴着脸色,道:“志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你永远不会成为朋友,只能是仇人!”

郑逍遥的语气很决绝,他撂下了这句话后,就扬长而去,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

“有点意思!”宇文不弃目送郑逍遥走远,耸了耸肩,走进了沉香酒馆,一步三摇的,又恢复了之前的醉态。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

正气府,大堂。

龙八太爷端坐在太师椅上,蒲扇大的双手紧握成拳,脸色阴沉得像块刚从坟里挖出来的棺材板。

他瞬也不瞬望着跪在他面前的鳌总管,似乎在望着一只不知道撕着吃好,还是切开来吃好的烤全鸡。

他左手边,正坐个长着山羊胡子的老人,正在那里悠闲地吸着旱烟,吞云吐雾,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鳌总管已经战战兢兢的,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他如今把全身的力量,都汇集在左边腰眼上,只等龙八太爷一脚将他踢出去。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龙八太爷脸色虽然难看,语气居然非常的平和,似乎一点也没有怪罪他的意思。

“鳌不易,沉香酒馆闹事的那小子跟你说了啥?你再重复一遍!”

“是。”鳌总管低下头,以当时宇文不弃的口吻,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那小子要小人带个口信给您:请您面壁思思过,若是发觉自己犯下了不该犯错,就该趁早改正!否则,否则就别想再有安稳觉睡了!”

龙八太爷庞眉紧皱,将额头锁出了个楷体“川”字。

他反复咀嚼着宇文不弃的话,继而。又转过脸朝一旁蓄着山羊胡子的老人望去。

山羊胡老人点了点头,悄悄朝龙八太爷使了个眼色。

龙八太爷轻轻咳了一声,挥手道:“不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退下吧!”

鳌总管如获大赦,结结实实地磕了两个响头,赶紧脚踩西瓜皮似的逃出了大堂。

等鳌总管离开了,龙八太爷才侧身,与那山羊胡老人,低声讨论:“沈兄,可否懂得那小子最后几句话的意思?”

山羊胡老人,姓沈名浩,为人圆滑,足智多谋,因嗜好抽烟,而在江湖讨得一外号——“老烟鬼”!

沈浩悠哉悠哉地喷了一口烟雾,慢慢点头。道:“老朽不但懂得那小子这几句话的意思,而且,还觉得那小子这几句话,说得的确挺有几分道理呢。”

龙八太爷微微怔了一怔,道:“沈兄的意思,可是说小弟果真犯了大错不成?”

沈浩颔首,道:“嗯。太爷不仅犯了错,而且还错得相当厉害!”

龙八太爷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沈浩猛吸了一口烟,道:“敢问太爷对闻擎苍他们几位最近的情况了解得清楚不清楚?”

“当然清楚!”龙八太爷一个劲地点头。

沈浩懒洋洋地眯着眼,道:“那么,老朽想请问东家一个问题:闻擎苍的门下,有个割鹿使者莫煊,薛无命身边有个诛魔刀郑逍遥,俞飞凤身边有个无影镖马长恭,杜江南,白鹤,唐宫这三位,听说最近这段日子,分别招募了不少武林高手,那么太爷你呢,你的身边又有谁?”

龙八太爷呆住了!他显然从来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他身边当然也有人。比如说,刚才的那位鳌总管,便是其中一个。

像鳌总管这一类的角色,平日耀武扬威惯了,只会吹胡子瞪眼睛吓唬百姓,也称不上是个人物,况且,若是跟修罗殿那些杀手们比起来,恐怕连给人提鞋都不配!

龙八太爷呆了好一阵子,讷讷道:“我……我前些日子,不是已经派了一批人,跟修罗殿七杀手中另外的四名杀手接头了么?”

沈浩又使劲闷了一口烟雾,意味深长地说道:“太爷这样做,也许已经太迟了。”

龙八太爷愕然道:“太……太迟?”

沈浩道:“老朽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要向太爷禀报一个消息。”

龙八太爷顿时坐直了身子,道:“什么消息?”

沈浩道:“今天早上,一品居的掌柜郝友乾偷偷跑来告诉老朽,说闻擎苍、俞飞凤、薛无命这三位的随从里面,都有一张陌生的面孔,而且长相都很特别,极像江湖所传说中的某几个人。”

龙八太爷瞪大了眼睛,急忙问道:“到底像哪几个人?”

沈浩道:“秦烈焰,苏不邪,石荒!”

龙八太爷惊诧道:“什么!竟是修罗殿另外三大王牌杀手!”

沈浩轻咳了一声,道:“所以说,太爷即使还能在修罗殿中分一杯羹,除了那位北斗七星剑客郭申,可谓是已别无选择了。”

龙八太爷皱眉皱得更深了。道:“风闻郭申那小子脾气臭得很,非常不好伺候,而且又是修罗殿七大王牌杀手中,行踪最是飘忽不定的一个,一时之间,又到哪里去找他?”

沈浩似乎没有听出龙八太爷最后这几句话是个问句,他慢慢地又装了一袋烟,唏里呼噜吸了几口,才从容不迫地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太爷好像也没有留意到。”

龙八太爷道:“哦?是什么事?”

沈浩道:“太爷似乎并不怎么关心,今天在沉香酒馆门口那一场战斗的经过。”

龙八太爷一愣,眨眨眼,道:“谁说我不关心了?”

“哦?那,要么就是太爷没有听明白刚才鳌总管捎的话。”

龙八太爷经他这么一提醒。脑子飞快运转,仔细地品味其中的更深层含义。

他忽然一拍茶几,咬牙切齿道:“他么的!有人在我面前捣鬼!”

“薛无命!你个王八犊子!亏我龙八一向待他亲如兄弟,想不到,他竟然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把我当猴耍!”

沈浩扬了扬烟筒,叹了口气,说道:“这世上所有事,与其四处求人不如求己,即便是拜过把子的好兄弟,也未必就靠得住!”

他缓缓抬起头,望着龙八太爷,一字字道:“太爷现在应该懂了,宇文不弃这回特地给你带口信的真正用意了吧?”

龙八太爷愣在了原地,张口结舌,好不容易捋顺了舌头,喃喃道:“难道说,那小子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