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英侠

更新时间:2020-01-06 06:18:40

江湖英侠 连载中

江湖英侠

来源:落初 作者:随着梦想奔跑 分类:武侠 主角:玄奇秦孝公 人气:

《江湖英侠》由网络作家随着梦想奔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玄奇秦孝公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江湖悠悠,侠客风云,行侠仗义,展现不同的飒爽英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讲述秦以来的英雄好汉。从大秦到民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恩怨情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堂屋,主宾落座,潘进送上香茶,这种茶叶,荆焰也没喝过,他又不是品茶的,只要能解渴,白开水都不碍事。

“公子现居何处?要到哪里去!!”潘胜知道这么问,有些不礼貌。

但他,不、应该说:他们一家,对商君的情谊,是永恒的,是至死不渝的,是经得起考验的。

“我刚从师门出来,目前为止,也不知道去哪里。准备去大蟒岭,祭拜父母。再回崤山看望义父义母。”荆焰看着潘胜说。

去年,荆焰刚满十七岁,义父义母为他过完生日,就离开神农山,回崤山去啦。

“应该去。这样,你在我这多住几天…”潘胜话音未落,一个老妇走进来。

丫头就是潘敬,这个老妇人,就是当年的陈河丫,商鞅从陈仓山河村带出来的妹子,岁月不饶人,二十多年之后,她、已是两鬓斑白。

潘敬扶着母亲,陈河丫看着荆焰,此时、荆焰已经立起身子,没等他施礼,就被老妇人拦住啦。

陈河丫带着晶莹的泪光,眼前、浮出商君的身影,据她说、商鞅是第一个,把她当作妹妹看待的。

行刑那天,她和丈夫带着孩子,冒着鹅毛大雪,前去为商君送行。

见到白雪与其共赴黄泉的情景,陈河丫哭着告慰商君,得此红颜,死而无憾矣。

从此,她就与潘胜商议,把商君白雪的灵位移到家里,晨昏三叩首,早晚一柱香。

“伯母,不要难过啦。”荆焰也被陈河丫的真情打动,自古以来,人走茶凉,即使、亲生骨肉,也有疏远的那天。

这一家,对父母念念不忘,怎么能不让荆焰感激涕零。

“看到你,我不难过啦。想必,大哥嫂子地下有知,也是非常高兴的。”陈河丫点头。

“嘿嘿。老婆子,天快黑啦。你,赶快准备晚饭,我和公子喝几杯。对了,秀环纹芹干啥去啦?怎么还不回来呀!!”潘胜扶住陈河丫。

“爸,秀环和大嫂……”潘进话音未落,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美妇。

“爸妈,我们回来啦。”一个美妇笑着说。

“秀环,你和嫂子,到哪里采药去啦?”潘进走到美妇身边,看着她询问缘由。

“我们在大山里,突然迷路啦。在山中,转悠大半日,才走出来。”这个,就是潘承的妻子:纹芹。

“迷路?你们又不是首次入山,怎么会迷路呢?”潘胜皱起眉头。

“因为,官道上,驶来三匹战马,我们为了躲他们,才失别方向的。”陈秀环,就是潘进的妻子。

“战马?是不是老大回来啦!”陈河丫让荆焰坐下,看着门外说。

“老婆子,你瞎想什么呢?老大在军营,哪有时间……”潘胜话音未落,一队秦军,停在大门前。

听到脚步声,潘胜等人大惊不已,一时、不解其意。

没等他们反过神,一个手握短剑的中年,迈进潘家。

“老大,你这是干啥?”潘胜大怒。

“儿子拜见父母。”说完,潘承单漆跪地,拱手行礼。

“承儿,赶快起来。”说着,陈河丫把长子拉起来。

紧接着,潘承给兄弟,弟妹、妻子、妹妹打个招呼,等他看到荆焰的时候,赶忙拔出短剑。

荆焰见其来者不善,一时、明白七八层,但他没有惊慌,而是、主动给潘承施个礼。

“你就是官府要抓的荆焰?商鞅之子!”潘承看着荆焰问。

“呸,胡说。商君是我们的恩人,你这个逆子……”

“父亲,君上也没办法呀!老世族,对商君的恨,太过深刻,到处寻找他的儿子,也就是荆焰。”潘承赶忙打断父亲的话。

“老甘龙?乱国贼子,死不足惜!”潘胜怒骂。

“父亲,小心祸从口出。”潘承赶忙提醒。

“鸟,我潘胜怕过谁。自栎阳归来,我就把商君当作天神敬拜。那些只知道享乐,而不顾百姓死活的老世族,想方设法破坏法制,暗杀商君。没想到,当真被他们得逞啦。今天,他们又要赶尽杀绝,我老头子,岂能装聋作哑!”潘胜大怒不已。

“多谢伯父伯母,父母在天,要是听到您这话,也会感激不尽。你们都是秦人,潘大哥又是军中的千夫长,我不能那么自私。潘大哥,为了不连累潘家。荆焰,愿与你一决高低,这样以来,就不会引起老甘龙等人的起疑。”荆焰听后,面向潘胜陈河丫,连鞠叁个躬。

“哎不不。这小子,不敢抓你。只要老夫不死,谁也不敢动你。”潘胜话音未落,一个中年走过来。

“怎么样?我们的情报,无误吧!”中年笑着反问。

“他,就是荆焰。”潘承拱手。

“哈哈。白子岭,你以为、你化名荆焰,老子就找不到你啦?”这个人,就是甘龙的长子:甘成。

“哈哈。甘成,你还活着呢?”其实,荆焰根本没见过他。

“哈哈,我活着,你就活不了啦。你要不束手就擒的话,他们、都得陪葬。”甘成笑得很阴险。

“好。只要你不难为他们,我束手就擒。你给我记住,潘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杀你全家。”说完,把素女剑交给潘承。

“公子……”

“伯父伯母,小妹、潘大哥,两位嫂子,就此别过。嘿嘿,如有来世,再与伯父、进哥痛饮。”荆焰打断潘胜的话。

“不。我们愿意为你去死。”陈河丫拉住荆焰。

“伯母,万万不可。多谢你们,对我父母的念念不忘。荆焰死后,也能含笑九泉。”说完,他放开陈河丫,转身向门外走去。

潘家热泪流淌,一直送出山河村,看着荆焰被官兵押走的背影,潘胜一家,慢慢地跪倒在地,为公子送行。

在他们心里,此去凶多吉少,荆焰肯定有死无生。

此时,已是秦惠文王五年,自登基以来,他隐宫三年,也就是、叁年不入政事堂。

没走多远,一个标志的青年,慢慢地落在甘成面前,没等他反过神,耳朵被其削去,痛得他跌下马背。

那些秦军,吓得脸色苍白,一各个、赶忙举起兵器。

“放了他。”青年声音婉转,悦耳动听。

其实,荆焰不逃走,是有原因的,他想去会会老甘龙,没想到、被这个青年给打碎啦。

这也不怪她,人家这么做,都是为了搭救自己。

甘成缓过气,被两个秦将扶起来,那青年用剑指着他,随时、都能让其命丧黄泉。

甘成不会武功,岂能不怕,于是、就让卫士放开荆焰,带着尔等离开。

“多谢公子搭救,荆焰感激不尽。”

“你就是荆焰?”青年翻翻白眼,在荆焰身边连转三圈。

荆焰也随着她旋转,看起来、非常滑稽,但他就是不解其意。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