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寒丑录

更新时间:2020-01-06 06:00:39

寒丑录 连载中

寒丑录

来源:落初 作者:西风庸人 分类:武侠 主角:慕容小镇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西风庸人原创的武侠小说《寒丑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慕容小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丑时,称鸡鸣,又名荒鸡,指黎明前的黑暗,亦指黑暗中的蠢蠢欲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不知道晃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当车门打开的那个瞬间,钟离雪兴奋地问道:“咱们这是去哪?”

开车门的人明显一愣,这是缺心眼呢还是缺心眼呢?被绑架了还这么高兴?于是随口说道:“这是沧州的方向,你们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钟离雪两眼放光,连忙点头:“要要要!”随后看向慕容靖石和风灵越,“你们都输了,一人欠我一顿饭!”

慕容靖石连忙点头道:“对,就欠一顿饭!”

风灵越则摇了摇头,懒得理会。

不多时,三张麦饼扔进了马车,那人道:“赶紧吃吧,吃完了接着赶路,我也只是累了歇一会。”

钟离雪一脸失望:“我还以为到地方了!”接着又问道:“我们这双手双脚都绑着,怎么吃?”

那人爬进马车,将钟离雪双手解开,然后齐肘重新绑牢,将麦饼塞到她手上,转身下车。

慕容靖石赶紧问道:“我呢?”

哪知那人头也不会:“我只信漂亮姑娘,大老爷们自己解决!”

慕容靖石“啐”了一口,道:“真不是条汉子,居然屈服于美色!”然后眼巴巴望向了钟离雪。

钟离雪看着手中的三个麦饼,道:“想吃不?想吃就给我好好说话!”

风灵越撇撇嘴,还没作声。慕容靖石笑道:“钟离女侠,你看咱们是三个人,麦饼也是三个,正好一人一个,你分我一个呗?”

钟离雪没好气地指了指风灵越,道:“我不认识他,而且要不是他的那个‘干女儿’,咱们也不至于被绑在马车里,所以我不想给他。”

慕容靖石赶紧道:“对,不给他!咱俩一人吃一个半!”

一边的风灵越脱口而出:“真不是条汉子,居然屈服于美色!”

钟离雪将麦饼递给慕容靖石,哪知慕容靖石却道:“咱还被绑着呢,要不钟离女侠您老人家辛苦辛苦?”

钟离雪一脸不开心:“我还得伺候你?”

慕容靖石没脸没皮:“等回头,我也伺候伺候你!”

一边的风灵越看不下去了,真觉得吃不吃麦饼也无所谓了。

钟离雪自己吃一口麦饼,将另一个麦饼送到慕容靖石嘴边。慕容靖石弯下身子用嘴去接,瞬间一阵香风袭来,竟是沁人心脾,说不出的舒畅。他愣了一瞬,赶紧赶走心中那个念头,咬下一口麦饼,三下两下咽了,然后又是一口。

钟离雪不开心了,道:“你赶紧起来,我才吃一口!你挡住我了!”

慕容靖石这才不舍地起来,也不知是不舍麦饼,还是不舍香风。

风灵越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一时觉得酸的慌,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响,说道:“你们吃完了,能不能给我留一口?”

大概也是饿极了,钟离雪和慕容靖石也是吃的飞快,又将剩下的一块喂给了风灵越,这时,马车外门那人问道:“吃完了没?吃完了咱就赶路了!”

钟离雪声音清脆,回答道:“吃完啦!谢谢大哥!”

马车晃晃悠悠又出发了。

慕容靖石道:“这人把咱们绑在车内,大概也不算是好人,你干嘛叫他大哥?”

钟离雪道:“咱们得客气点,不然套不出来话啊!”

慕容靖石满眼震惊:“你居然还懂得这一套?”

一只白鸽扑棱棱落下,一个小厮赶紧上前,取下鸽子腿上的小竹筒,然后一路小跑。

当公孙明看着飞鸽急书,双眉不由得拧紧了,在屋内来回地踱步:“居然牵扯出来这么多势力!探丸楼也扯进来了,看来当年的事情确实不是那么简单的!”随后对着传递消息的小厮道:“通知杨翰,火速去沧州,务必救下钟离雪和慕容靖石。”

慕容靖石一点也没有当俘虏的觉悟,双手被绑着,居然还在高喊:“怎么一人只有一个麦饼,不够吃啊!”

赶车人不予理会。

慕容靖石又喊道:“有酒么?没有麦饼总该有酒吧?”

赶车人一阵沉默。

慕容靖石毫不死心:“咱们去沧州干什么?你家主子打算请我们吃饭?”

赶车人仿佛哑巴了。

钟离雪仿佛看傻子一样看了慕容靖石一眼,然后道:“要不咱们再赌一局,就堵去沧州干什么,还是输的请吃饭!”

赶车人终于忍无可忍,鞭子“啪”地一响,道:“咱们不去沧州,还往北!”

慕容靖石脸色变了变,看了看钟离雪,然后朝车厢外问道:“安东都护府?”

钟离雪不解:“安东都护府怎么了?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赶车人又沉默了。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车厢外响了起来:“你为何不再往北猜猜?”

钟离雪吓了一跳,叫到:“你连呼吸都没声音的么?不要告诉我,你这十一二岁的孩子有这么高深的内功!”

说话的正是阿怜。阿怜轻轻敲了敲车厢门,缓声说道:“你要是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能在水底潜上一个时辰,那你也能做到呼吸没声音。”

慕容靖石却道:“你能在水底下潜一个时辰也好,潜两个时辰也好,我统统没兴趣。我就想知道,咱们这是往哪里?不是辽西郡,难道是辽东郡?”

阿怜也沉默了一阵,然后道:“你就不能再往北猜猜吗?再往北。”

慕容靖石脸色瞬间青了,沉声道:“停车,我要下车!”

钟离雪吓了一跳,风灵越也下了一跳,他赶紧问道:“往北就往北,难道那里有你仇家?”

阿怜又是一阵沉默,似是思索了很久,言语中已满是哀求之意:“慕容先生,阿怜先前多有得罪,还望慕容先生大人大量,帮助阿怜这一次。阿怜感激不尽!”

慕容靖石冷笑道:“还装?你根本不是阿怜!而且就算你将我带到地方,我也绝不会帮你!”

阿怜叹了口气,道:“若是我以这位漂亮姐姐作为威胁呢?”

慕容靖石依旧冷笑:“她就是来向我讨债的,你大可以付诸于行动!”

风灵越劝道:“你怎么也不听听她到底需要什么帮助?”

钟离雪也道:“就是,也许正是咱们能帮得上的忙!”

慕容靖石看了看风灵越,又看了看钟离雪,一脸严肃地道:“你们两个,也许活的太轻松了。如果她是要谋一国呢?”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厢打开,阿怜走了进来。但见她“唰”地抽出一柄短刀,割断了三人身上的绳子,又伸手在三人身上点了点,然后将短刀往旁边一扔,道:“你们走吧!”

慕容靖石想都不想就跳出车外,钟离雪和风灵越对视了一眼,钟离雪赶紧追上慕容靖石。风灵越问向阿怜:“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阿怜苦笑了笑,道:“慕容先生说的对,我要做的事,又岂是几个江湖草莽能帮的了的!”她看向风灵越的目光突然噙着泪,泪珠闪动,“而且他说的很对啊,我确实是要谋国,因为那才是我的故土。”

风灵越越发不解了,问道:“你怎么故土在那里?不是在莱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