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武豪侠录

更新时间:2019-11-30 17:42:16

天武豪侠录 连载中

天武豪侠录

来源:落初 作者:孙大熊 分类:武侠 主角:仁宗武林 人气:

火爆新书《天武豪侠录》是孙大熊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仁宗武林,书中主要讲述了:自己随便写的武侠小说,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人洗漱完毕后由罗开带着来到了狄青的房间,狄青一生带兵打仗,如今年近四十还没有娶妻生子,一直单独一人朴素生活着。

狄青已在桌前等候,见到众人前来,忙招呼道,“来来,坐坐。”

众人坐下,黑蛇刚要开口,狄青已经抢先说话。

“大捕头,我答应你回答三个问题,为了省去你那没有意义的提问,先告诉你三件事:第一、叔叔的死我虽然很难过,但是真的不知情。第二、关于李倾城的事我碍于各种关系是真不能说,请捕头不要相逼。第三、这道疤和天宝叔、李倾城都没有关系。其他的事,我一定知无不言,你随便问。”狄青边说边大口的喝酒,看的天马馋死了。

“好,那我问大将军第一个问题,范希文到底是如何会做您的军师的?”

狄青刚要回答,金刚就按耐不住了:“二捕头,我们不是来查我师弟的案子的吗?为何不问关于案子的事。”

黑蛇望了狄青一眼,二人相视而笑,“狄大将军是说一不二之人,他说不知情,就是不知情了,再说我问的话绝对和此案有关。”

金刚也不追问,任由狄青回答。

“七年前我前往蜀地采购军械用的铁矿,路遇河中府,前去府尹处一聚,府尹的师爷便是范先生,谁料他竟然写了一副天杀的对联给我:一将成功万骨枯,多少白发送黑发。府尹怒的竟然要撵走先生,我急马追上,告诉他汾州已再无战事,能否来协助我繁荣汾州,他便随我来了。”

黑蛇也不再说言,还是想了一会,问道:“你知道为什么狄天宝一直说马上要三十了这句话吗?”

“够了!”这次是罗开跳了出来,“家主不会回答你这问的,狄家不欢迎你们,我们这就送客了,请!”

“老罗!”狄青喝到,“你是要陷我于不义吗!”

“家主!这件事不能告诉他们啊!千万不能啊!”老罗急的都要哭了。

“罗老英雄,狄将军,我们十二皇探知道很多秘密,就连皇上的都知道,无论何事我们都会为您保密,金刚大师您更不用担心,出家人是不会说三道四的。”赤虎用一种让人信赖的语气说道。

“好吧,我就告诉你们,”狄青刚要说到,门外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罗开开门一看,只见那假扮狄青的女娃正和天马金刚在大街上遇到的落魄书生一起,二名狄家官兵正被女娃训斥着,书生则一脸惊恐的躲在女娃背后。

“英姿,你在干嘛。”狄青走出后问道。

“哼,大哥,他们老是不让潇湘进来,他是我朋友啊。”狄英姿一脸委屈的说。

“你们下去吧。”狄青摆手示意官兵退下。

“小子,**每天早上在汾州城公开数落我,晚上又时不时来找英姿,你到底安着什么心。”狄青假装愤怒的问到。

“将军,我是奉范先生之命,并无冒犯你的意思。”书生说到。

“又是范希文,这是搞什么名堂!给我说清楚。”狄青恶狠狠的说。

“范先生命我每日在罗大人巡视时刻意的说出有损您名誉的话,让民众显示对你的尊敬之情。”

“哼!”狄青一阵脸红,好像明白了范希文意欲何为,“多做多错!自作聪明!”

“将军,小人认为。。。”书生正好说什么,狄青一摆手阻止了他。

“闭嘴!”狄青走回台前坐下,猛灌一壶酒,“英姿、秀才,你们过来。”

黑蛇这时才正眼看了下这狄家大小姐,比起在会客堂的失态,现在的她一身紫色罗裙,妩媚间又带着一股英气,一双大眼虽然依旧犀利占得八分,但是那无意间透露出的二分温柔却相比那些大家闺秀更显的吸引人,梳的很复杂的发髻稍微有一些松落,端庄间又显的活泼,黑蛇见过很多女子,但是这样奇特且吸引他的还是第一个。

“死瘸子你看什么看!又凶残又色!哼!大哥啊!这死瘸子刚才差点杀了我,你还和他喝酒聊天,搞什么啊!”狄英姿一开口就打破了满桌人对她的幻想。

“我才要问你,这秀才每天数落我,你还和他交往,你才是搞什么名堂呢!”狄青看见这个妹妹总是无可奈何。

“潇湘是我朋友啊,我难道不能有朋友么?”狄英姿嘟着嘴说。

“哼,狄家有多少英雄豪杰,你不交,交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做朋友?你怎么想的。”

“那些大老粗我才看不上呢,大哥啊,你非要我习武,我那彩虹刀法怎么练都不及你一成,我本来就不喜欢武夫,潇湘这种满腹经纶的文人才是我向往的对象。”狄英姿说话没有一丝女子的矜持。

“他NaiNai的,你个女娃,竟然还主动了?这混小子哪里好了,面无四两肉,手无缚鸡之力,哪里好了!”狄青有些酒醉,也不管当事人就在旁边,尽情的数落着书生。

“潇湘他自幼随着范希文,饱读诗书,学的是诸子百家,习得是侍奉帝王之道。和你们这满桌武夫不同,是地地道道的文人。”狄英姿说的这满桌武夫面面相窥,都低下头觉得不敢作声。

“侍帝之道,哈哈哈,一个穷书生还懂帝王之道,难道比我这个汾州节度使,大将军还懂么?别笑死人了,秀才,你自己说!”狄青笑道。

“将军,”只见那书生轻轻行礼,“论沙场杀敌,将军当属第一,但论管理城邦,范先生可说高于将军你,将军你启用范先生也不正是这个道理么。”

“老子他妈最讨厌文邹邹的!黑蛇二捕头,我听闻你机智无双,是天武府的聪明脑袋,你来和他辩辨!赤虎兄、铁兄、大师来来来,我们喝酒哈哈!”狄青把潇湘推给黑蛇,自己举碗喝起酒来。

黑蛇本来就要问到为何多人要说那句他快三十了,被这女娃和书生破坏,气恼的很。

“这位秀才,请问你的姓名。”虽然女娃说了好几遍,黑蛇还是刻意的问到。

“小人姓陆名潇湘,见过大人。”书生恭敬的回答,儒雅的气质让黑蛇觉得很舒服。

“好名,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浦,风雅风雅,你不必见外,我们以文会友。”黑蛇自幼饱读诗书,苦于周围都是习武之人,无人可倾诉,今天碰到这地地道道的文人也可一展所长。天武先生常常对旁人说若不是黑蛇执意跟着自己沦为一个武夫,以他的聪明才智定是惊世治国之才。

“陆先生,不知你如何评价范先生的帝王之道?”黑蛇直接问到。

“范先生满腹经纶,我只学得其分毫,在我看来,范先生治邦之本在于民,以民为先,天下庶民得安,天下得安。民强则国强,民富则国富。”

简单几句,黑蛇以开始佩服这位传说中的范希文,确是治国之才。

“那你又可知民何以得安,何以得富。”黑蛇问。

“民要安在于治邦之人,治邦之人忧的比民多,民自然不必再忧,治邦之人必要先百姓之利为先,何事都要以民之柴米油盐为本。”陆潇湘说道这里,众人已不在高声喧哗,都放下酒杯听着他说着这些道理,只有狄青一人还在不停的猛灌着酒。

“范先生可有做到?”

“当然,范先生先是鼓励民众种稻谷以制酒,此乃农不出则乏食;又大力制造制酒工坊,所谓工不出则乏时;再命商人出门远赴各地买卖,所谓商不出则宝绝。农、工、商三类人因先生而富足起来,带动整个汾州成为如今可媲美开封的西北首府,范先生当属居功至伟。”

席间除了金刚听不懂外,其余的都暗暗佩服,狄青虽然嘴上不说,但他既然重用了范希文,也是知道他的本事的。

“请问陆先生,若范先生有机会治理天下,照如今天下局势,又会如何?”

“我才疏学浅,我只知范先生往事,他欲何为,我并不知晓。”书生不作回答。

“潇湘切勿妄自菲薄,你说的头头是道,如果不是自己有所韬略,是不能把范先生的作为说的如此之生动的。”

“小人只是范先生跟班,我不敢说。”陆潇湘低头道。

“叫你说就说啊,怕这个死瘸子干嘛!”狄英姿急了,好不容易有陆潇湘展示才华给大哥看的机会。

“陆兄请说,我们不会在意。”黑蛇也不恼,示意陆潇湘说下去。

“那我请问大捕头,皇城若半日无食,会如何?”陆潇湘竟然反问道。

“皇城自当乱。”黑蛇回到。

“那镇守宋辽边关的二十万军队半日无食,又如何?”他继续问道。

“天下自当乱。”黑蛇回答。

“那天下百姓半日无食,又会如何?”

黑蛇不做声了,陆潇湘问的话让他无法回答。

他继续说道:“大宋如今看似繁荣,但很多地方还是有人饱半日、饥半日,而皇城却依旧歌舞升平,屯的二十万军队还是饱食终日而无所作为,请问大捕头,何谓以民为先?”

黑蛇对此前这个青年开始佩服起来,他记起诸葛先生曾和他说过,天下虽看似安,但皇上还是屯兵太重,此事甚让他担心,这书生却一语点破天下最头疼之事。

只见黑蛇半天不得回应,陆潇湘继续说道,“当今天子已是难得一寻的明君,相较前人已属十分简朴,但也相较于前人更加珍惜现在的天下,如今天下并无大战却屯兵高达二十万,这要消耗多少无谓的粮食和金钱,相对于国家的安稳,是否天下百姓的不饿肚子更为重要,若大幅削兵,让这些人都回家种田,这样才能天下再无半日饥。”

“好一句天下再无半日饥!”金刚忍不住叫出声来,其他几人也频频点头,就连狄青也点了。

黑蛇等了一会,慢慢的说道,“那如果有外敌要强占我大宋疆土,那又如何?”

“点将前去迎战。”潇湘回答。

“将下已无兵,何以为战?”

“削兵不是灭兵,保国家之兵,十万足矣。”

“将不悦则气不高,必败。”

“将不可保国,当斩!”

“斩了何以驱除外敌?”

“再派将!”

“如今天下安稳,似狄将军的将领就这几个,你可派谁?”

陆潇湘不再回答,他似乎被黑蛇带进了一个死胡同,一个无解的问题。

“陆先生,你可知为何范先生要叫自己的本领为侍帝之道,照你所言,若皇上也要做到范先生的境界,那岂不是最好的。”

“若天子能知晓以民为先之道,那才是天下福祉。”

“你错了。”黑蛇说道

“请大人明示。”陆潇湘行礼。

“一朝之众,分为文武,文臣要忧民,武将则要忧兵,而天子则是要忧人,忧文臣是否像范先生一样做到让民悦,武将又是否能像狄将军一样让敌惧。一人何能抵百人,你可懂了?”

陆潇湘若有所思,好像了解了什么,黑蛇继续说道:“天下是一盘棋,天子绝不是一颗棋子,而是这下棋的人,范先生可为仕稳固后方,狄将军可为兵杀敌冲锋。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这类赞扬并不适用于天子,天子要的是贤明、公正、万人敬仰!你懂了么?”

陆潇湘一脸的诧异,黑蛇的话让他震惊了好一会,不过他很快的就表现得像懂了什么,对着黑蛇频频点头。

狄青等众人也听的入神,金刚也好像懂了什么,就连狄英姿也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位残废的真知灼见。

“喂!”狄青见陆潇湘半天不做声,喝到,“秀才你到底懂了没有,我们都等着哪。”

“是。”陆潇湘又思考了一会。

“为君者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说到。

房内众人听后皆了然无声,陆潇湘此言就如醍醐灌顶一般,说的众人回味无穷。

“好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陆兄弟,我以茶代酒敬你!”金刚听的经多,经上说的都是此类道理,但文字却复杂至极,往往要参悟好几年才能领会,但陆潇湘短短几个字就概括而出,让人一听就懂,金刚佩服的五体投地。

黑蛇也大感意外,他见过如皇捕里如青龙、子鼠这样天下无双、绝顶聪明的人,却仍不及眼前这穷酸书生,自己微微几言,此人竟可马上归纳为自己的东西,而且用最精辟的几个字道出了为君者、为臣者、为将者都该做到的事,心中甚是佩服。

“哈哈哈!”狄青见陆潇湘才华横溢,也不免为妹妹开心起来,大笑着说,“英姿你还真是有眼光,有眼光啊!这小子确实有点本事,有点本事啊,来来来,给我过来,坐下一起喝酒,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