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与女魔头一起证道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9-01-02 12:31:34

与女魔头一起证道的日子 连载中

与女魔头一起证道的日子

来源:落初 作者:金陵小王子 分类:武侠 主角:阿姨胡同 人气:

主角叫阿姨胡同的小说是《与女魔头一起证道的日子》,它的作者是金陵小王子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黄帝内经》何以成为旷古绝今的武学巨著?其开创的经脉体系为何能作为千百年来武学的基本框架?西土皇陵中绝世凶兵横空出世,其周身泛动的魂力作何解释?传统武学中并没有“灵魂”这一说法,为何女魔头肉身已死,灵魂却得以和主人公共生?这一切异象仅凭现有的武学理论已无法诠释,貌似亘古不变的真理已被撼动,更加深邃的武学原理呼之欲出。江湖将迎来前所未有之变局,将日渐式微的武侠推向新的时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存存和姜在在这对姐妹花有说有笑地走进了水木阳光住宅区。

刚上完补习班回来的姐妹俩今天心情格外的好,今天是她们偶像新电影的首映日,姐妹俩白天上课无心听讲心心念念了一整天,终于熬到了放学,正准备回家精心打扮一下再一起去看电影,所以两人一路上嬉戏打闹,蹦蹦跳跳的俨然两个小疯子。

姜存存突然猛地挠了一下妹妹的胳肢窝,在在刚要张开嘴叫出声来,却看到姐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快看右边,帅哥!”姜存存一只手掩在唇上,小声说道。

她循着姐姐的目光向右看去,顿时被那个穿着身深色休闲服,背着一个木质吉他盒的年轻人给吸引住了。

那青年一头长发疏于打理,蓬松地扣在头上,看上去如同鸟窝却有种飘逸出尘的气质。他的皮肤白净,形体修长,休闲服的扣子并未完全扣好,沿着白皙的脖颈向下隐隐能看到他迷人的锁骨。

深色墨镜挡住了他的眼睛,但料想他的眼神中,必定有着迷人的深沉。

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慵懒的气息,双手无力地垂着,手臂素白且匀称,每走一步前后晃动的摆角不超过五度,看上去好像他懒得在走路这件事情上耗费过多的体力。他的步子很大但不疾不徐,一步一步显得稳重却轻盈。

这种颓废美吊足了两姐妹的胃口,眼前这青年从上至下无一处不让她们称心。姜在在内心雀跃无比:“看,他好像也是往2栋去的,不会是新来的租客吧?”

姜存存也是心旌不已,自从上一任租户搬出去以后,她们家隔壁的房子一直闲置着,若是刚好被这年轻的艺术家租了去,哦,天哪!

俩个迷妹早已把偶像什么的抛之脑后,刚进公寓楼,姜存存便迫不及待地跑过去给这位未来的新邻居按了电梯。

然而她们的献殷勤并没有得到回报,这位“新邻居”毫不领情,径直朝电梯旁的楼梯口走了过去。

纳尼?走楼梯?

姜存存内心千万只CNM在奔腾,这帅哥也忒奇葩了,电梯不走走楼梯,看他戴着一副深色墨镜,怕不是个瞎子吧?

这栋楼位于住宅区的最外层,正对着街道,因此底下四层都被当做商业用房出租,是水木阳光商业街的一部分,而五到八层则是学区房,由于楼层较高基本上住户都是靠电梯上下楼,旁边的楼梯一直是被当做安全通道在使用,几乎常年不会有人走动。

在姐妹俩还在困惑的时候,“艺术家”已经站在了八楼的天台上。

他打开吉他盒,从里面取出一块叠放整齐的灰布,将它铺在天台的一角,然后将盒中的一个个精密的机械零件一一取出整齐地摆放在灰布上。

不到一分钟,一把结构复杂的狙击枪已经架在了天台的边沿上。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毫无半分阻滞。

一分钟之内将一堆细密的零件组装成一把完整的狙击枪,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可站在天台上的这位,恰恰就不是正常人。

他看了看表,刚好是六点整,按照资料上提供的信息,目标即将出现在预定位置。

他慢慢俯下身来,灰布的尺寸刚好契合他的身长,他今天身上的衣服全是深色的,与灰布融为一体,此时夕阳西下,光线渐渐变得昏暗,就算有人站在高处朝这边看也完全看不见人影。

他从口袋掏出一面小旗,立在天台的边沿上,小旗被风吹动,轻轻地摇曳着。

风速3.5米每秒,风向西偏南30度,目标位置距离天台一千五百米。

这把狙击枪的有效射程只有八百米。

并不是超出了有效射程便无法狙杀目标,只是射击距离越远,需要考虑的因素也就越多,一旦超过了有效射程,其精度会大幅度衰减,命中难度也就成倍地增加。

一千五百米,已经是接近两个有效射程的距离。

但天台上的这个人对自己的水平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他缓缓移动镜头调整方向,躯干却一动不动,好似一截枯木。余晖映照着他的侧脸,他的表情坚毅冷峻,如同电影特写镜头中完美的杀手。

一分钟后,“艺术家”扣动了扳机。

子弹甫一出膛,他便伸手盖上了瞄准镜,只片刻功夫,这把枪重又变成了一堆零件,排列有序的放在吉他盒中。

一旦出手,便绝无再开第二枪的可能,杀手的自身安全也不能保全,目标的同伙极有可能通过弹道推算出狙击手的位置,所以不管目标是直接毙命还是仅仅只是受伤,开枪之后还停留在原地观望是极其愚蠢的做法,及时撤离才是明智之选。

但“艺术家”撤离得如此干脆并不是考虑到这些因素,根据资料显示,这次行动的目标是魔教在金陵的一个小头目,境界大致在正三左右,他的同伙的武功还不及他,就算被发现也可以全身而退,他之所以立即撤离是为了免除不必要的麻烦,与他选择用狙杀的方式来解决目标的初衷是一致的。

直接冲上去近身杀敌固然是畅快,万一被识破了武功路数,被魔教的大人物给盯上了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艺术家”一边下楼一边愉快地哼起了小曲,他对自己的枪法极有自信,除非那个小头目有两条命,否则现在一定已经去见了阎王。

他所就读的南直隶武院与金陵刑部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校方经常将一些刑部发布的悬赏作为任务下发给学生,一方面可以让校方多一些收入来源,另一方面也给在校生提供锻炼的机会。

苏放领到的这个任务价值两个学分,可以让他少修一门枯燥无味的选修课。

他正在兴头上,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是母上大人的来电。

“喂,母后,找儿臣何事呀?”他一改原先的颓废风高冷范,语气中透露着谄媚。

“苏放,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在学校宿舍呢,正在看《两宋武林史大纲》呢,眼看就要开学了,我得好好预习下功课。”苏放语气真诚道。

“真的?”母上显然对苏放的为人有一定的认知,根本没有相信他的鬼话。

“母后,你有啥事要交代我,不说我要看书去了。”苏放继续装道。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是你两个表妹的生日呀!你就压根没放在心上。”母上语气中透露着不满。

苏放惊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坏了!这两个小恶魔简直是他的恶梦,每次都是想躲都躲不及,他怎么可能去记她们的生日!

“你呀,明天一早就收拾收拾行李去姑苏城吧,我和你父亲最近比较忙,这次就不一起去了,你可要好好代我们…”

苏放面无表情地挂掉了电话。

人生正是大起大落,前一刻还身在云端,下一秒就坠入地狱。

他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咬牙切齿道:“慕容三傻,久违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