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无限武道传

更新时间:2019-01-02 12:20:22

无限武道传 连载中

无限武道传

来源:落初 作者:离火仙丹 分类:武侠 主角:萧沙徐青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离火仙丹的原创小说《无限武道传》,主角萧沙徐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江湖血、天下命、身中魂、肩上刀!萧沙意外来到一个陌生而熟悉的世界,熟悉的武功、不同的人物,还有更加神秘莫测的武神空间,一切都超出意料之外。未及准备,一切都已如历史巨轮滚滚前行,从此江湖、天下、无尽空间、传说四起!北冥神功的极致、长生决的终点……听过的、没听过的,纷纷化作切身体会的天下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扁担帮的人被打退了,但是整个徐家村的人却没有谁能高兴得起来!

人是暂时退了,但是那书生的性格都放在这里以后的麻烦可想而知,而且徐林的伤势确实如萧沙预测的那样严重伤到了脏腑、而且貌似更加严重一些,即使送到城里少了一两百两银子根本救不回来。

一两百两银子,按照这个世界一千文铜钱一两银子,一千两银子一两金子的货币兑换价格来说,换做铜钱就是十万和二十万。这对一年到头最多也只能有一二两银子的小灵灵家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即使是整个经过多年剥削的村子加起来也难以凑齐这笔巨款。

离开小灵灵家的时候,屋子里传来的小灵灵和他母亲哥哥的哭声就像是一把尖刀深深刺进了村长、徐青和萧沙的心。

来这里半年,人缘关系本就不错的萧沙几乎和大家打成了一片,村里的大人小孩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

听着那平时经常笑得像只小蝴蝶一样的灵灵哭声,想起这两三个月扁担帮几次越来越过分的挑衅欺压,尤其是这次明明打赢了还得生活在这种恐惧压力中,萧沙心里憋着一股恶气,即使是平时一直保持着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淡,甚至直接就消失不见。

除非能打败甚至杀了扁担帮帮主……

第一次,他对感受到了武力真正的价值,感觉自己之前单纯的学武想做高手的梦想一下变得现实了很多。

高手是要做的,不过要怎么做……江湖、看来很多时候还真的是身不由己!

想了想,在没有其他救助小灵灵父亲的办法情况下,和村长、徐青一起着的他突然开口:“大哥……”

“等一下……”

还不等他话说完,边上的徐青猛的停下脚步对他单手摆了摆,对眉头皱成一团的村长道:“村长……我有点事情和你商量,不如去我那里”

“也好……”

稍稍犹豫了一下,村长点了点头提着入鞘长刀就和他们往两人宅子走,一路上三人都是心事重重,谁都没有说话。

……

“说吧!你想说什么”

萧沙和徐青的宅子大堂内,三人才刚坐下,村长把连鞘铁刀往桌边一靠,阴沉着脸沉声问道。

“我想把这宅子交给你保管,然后带着沙儿去走走江湖,一来此事事出在我,我一走他们没了目标也就自然消停了。二者也是给沙儿见识一下江湖、增长一下见识,或许还能得些奇遇、赚些钱财回来给林哥治伤”

稍稍顿了顿,坐在村长对面的徐青继续道:“如果一两个月我们没能回来,就请您老帮我把这宅子卖了给林哥治伤。”

离开?

村长稍微楞了一下,随后沉默起来!

在之前扁担帮帮主放话要招揽徐青的时候他就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知道徐青的一些过往,真心不忍心再一次因为这种事情让这个孩子背井离乡,毕竟徐青姓徐、这徐家祖宅也是他们这一脉几代人传下来的,就这么放弃连他都为徐青心痛。

但是现在的情况,如果徐青不走,徐家村虽然因为他的背景和朝廷的底线不至于被屠村,但是后续的麻烦绝对不少。

一旁的萧沙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心里流过一股暖意!

虽然这些年一直不承认徐青这个只比自己实际年龄大几岁的家伙为义父,但是他很清楚这家伙是真的把自己当儿子养了。

之所以张嘴不说话乃是他的想法和徐青一样都是离开这里,唯一的不同是徐青的态度比较悲观,而他的建议却充满危险和希望,只是这种事情在村长面前不大好说出口。

徐青的过往村长知道他也知道!

徐青的父亲以前是一位武林小世家的马夫,在一次刺杀中为主人挡招而死,徐青从小就被那位还算知道感恩的世家子弟从徐家村接过去做杂活学手艺、得到了令普通农人羡慕、将来可以一年赚十几两大钱的生活、不用在这穷乡僻壤提心吊胆。

只是这家伙少不更事,居然在长大后勾搭了主人家的女儿,而且因为两人都好武,那富人家又因为怕女儿出嫁后武功外传而不给女儿学习家传武学,于是两人齐齐私奔打算投入门派。

门派是去了,但是他们都因为过了招募弟子的年龄而被打回,这让当时一腔热血的他们深受打击。同时两人也得知了他们走后那女子家人恼恨徐青拐带自家女儿要杀了徐青的消息,这种打击就更加深刻。

当时的他们也算青梅竹马,经过这么一番奔波后更是情投意合,也都明白两者主仆的身份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走到一起,于是找了个地方悄然退隐,打着做不到一起闯荡江湖也能共度余生的主意。

只是他们毕竟太天真了!

一年后,那家的家主就带着上百人找到了他们所在之地。一连串的威逼迁怒后直接就要带走女儿处死徐青,最后却在那女子的求情下保住了徐青一命,但是两人最后却鸳鸯双飞从此不得再见。

当时失魂落寞的徐青无处可去,只好一路赶回自己的老家徐家村,在路过一处地界的时候遇到江湖人打斗,好奇之下躲在一边偷学人家的招式。

这三招来自不同门派的剑法就是那时候几乎得了魔愣的他强行偷学来的,只得其形未得其神,更没有相应的内功辅佐,能练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这些年辛苦练习的成果。

这么受过情伤的人其实是不大合适再次离开他家乡的,但是萧沙也明白这么多年不娶妻的徐青根本就是余情未了心头郁结,这样下去迟早出事。

‘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帮他了结一下心结?反正也没有什么后路了!’

想想除了动用自己那个唯有徐青知道的宝刀,似乎也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一次性解决学习高深武功、救助灵灵父亲和对付扁担帮的办法、萧沙心头原本要说出口的那个想法就越发活跃。

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一旦动用了那刀,对自己和徐青是好是坏真的很难说!

“你真的决定了?这可是你祖上几代人的积累”

沉默片刻,村长低沉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这个屋内显得有些沉重。

徐青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四周熟悉的墙壁和各种摆设,眼中闪过一丝坚决:“嗯,沙儿年纪轻轻就聪慧过人,即使已经过了门派收徒的年纪也不应该窝在这里,我想带他出去看看、顺便避免扁担帮的为难。”

“……”

听徐青这么一说村长再一次沉默了一下,随后深深叹了一口气:“也罢,我家前三代人都是青竹门门人,在青竹门内有些关系,虽然地位低微只能避免不被过分欺辱,在普通弟子家属中却也还有点人脉。我回头便去问问那些同样和青竹门相关的人家有谁愿意买,如果你们一两个月没回来,有需要的就帮你卖出去,等你将来有钱回来了,凭着我这张老脸给你说说情再买回来。”

“卖宅子的钱医治小林子是绰绰有余了,多余的我也给你们留着……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说到这里村长顿了顿,老实说他是不相信徐青父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赚到大钱的,去抢的话徐青不是这种人也没有这种能力。

“未免夜长梦多,今天白天我们收拾一下晚上趁夜离开,余下的事情就交给村长您老了”

徐青回应一声,说话的同时起身从客堂内某处隐蔽的地方拿出一个木盒交给村长:“这里面是房子的地契”

“……那好,我这就去准备些干粮,回头往四周同为青竹门弟子家眷的人家走一走,为你询问询问。”

村长起身接过装着地契的木盒,一转头看向一旁不说话的萧沙,伸出结实有力的巴掌拍了拍他的后脑:“小沙、出去走江湖不比在这里,多听听你爹的话,可别老惹他生气”

萧沙也不闪避、任由村长摸着后脑,点点头:“您老放心,我和大哥吃不了亏的”

“大哥……”

村长气结了一下,张嘴想要如以前一样劝上一劝却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屋外,只留下萧沙和此刻再一次无奈看着他的徐青。

……

“你看什么?”

村长走后,起身目送村长离开后关上门又坐下的萧沙看着一直瞪着自己的徐青,反瞪一眼问道。

“……没啥”

被他这么一看徐青反而没什么说的了,这父亲和兄弟的称呼之斗已经持续了小半年之久,他知道在萧沙不愿意的情况下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只能转移话题道:“刚才看你欲言又止,是想说什么吗?”

“大哥好眼力”

萧沙胜利似的得意一笑,随后脸色稍微严肃了一些,凑过去低声道:“我想把刀卖了买武功秘籍,只要得了武功秘籍、学好武功的我们将来不止能解决扁担帮,而且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你愿意还可以……”

“什么”

还不等萧沙说完,徐青脸色一变似感动似不舍、更似震惊的看着萧沙:“你真舍得卖?那可是宝刀啊!”

“你连祖宅都舍得我为何舍不得?”

萧沙脸色一肃:“我想过了,与其这样让它明珠暗投还不如适时发挥最大功用、反正我们也不懂刀法,而且也使不动。如果事情成功我们不但能改变如今现状,或许还能将你未了的心愿达成。你不是喜欢那位柔姑娘吗?那就练成绝世神功让人家家人无法拒绝,实在不行还能强抢过……”

“你疯了?”

徐青双眼一瞪:“你知道那刀放出去也许会引来多少祸患?像我们这样的人物夹在中间就是一个你说的什么……炮灰,对炮灰!”

“那又怎样?”

萧沙拳头一捏,咬牙道:“再大的祸还有现在的祸麻烦?现在为了救灵灵爹你连祖宅都卖了,如果不搏一搏我们不但要从此远离这里,就连住处都是问题。这样的生活哪里比得上高来高去,走到哪里都让人尊敬的高手,你不想学上好的武功?”

“想,但是你这风险……”

“风险?嘿……我是想明白了,武功就是实战的玩意,越是风险越有赚头,你看今天你这一剑不就算是暂时赚了?如果今日输的是你,我的脸只怕现在也花了,更有可能此刻已经是一具死尸,你还愿意这样过下去?”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了,别人没有的机会此刻就放在我们面前岂能浪费,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去收拾一下,天黑一些我们就进城把它卖了。”

“等等”

一边说着,萧沙生怕徐青返回似的飞快起身朝着外面走去,门才刚打开身后就传来徐青那被激得有些心血澎湃的声音,不由紧张的回头:“干啥?”

“……那什么……柔儿上,你得叫一声义母、或者娘亲”

“……”

门口的萧沙一愣,大步转身迈出房门,嘴角一扬:“哈哈,好的大哥,一旦见到嫂子我会记得叫一声大嫂”

“……”

一句话入耳,徐青看着大开的大门,略显憔悴的脸上尽是一副无奈和哭笑不得的模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