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七浪子

更新时间:2019-11-25 06:24:14

江湖七浪子 已完结

江湖七浪子

来源:落初 作者:简阿飞 分类:武侠 主角:武林胡丹 人气:

《江湖七浪子》作者:简阿飞,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武林胡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故事精彩万分,悬念高低起伏,七个漂泊江湖的浪子,七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数百个各色各异的人栩栩如生跃然于纸上,一段简单的江湖恩仇,导引出千百段迷离复杂的武林之事,恩怨何时了,情爱何时绝,正宗传统武侠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客朋满座,座无虚席。

在洛阳一带的人,几乎就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洛阳郊外南往十里路处有一个大山庄,这个山庄住着一大批武林中的好手,江湖上的英雄。只要在江湖上走的人,没有一个不想去这个山庄做客。因为这个山庄太有名,庄主重义轻财,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到里面吃喝玩乐,而且走的时候还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礼物。

这个山庄就叫做侠客山庄。

这个庄主就是孟飞。

孟飞这个人太引人注意了。

无论孟飞在什么人面前,无论他处在何地,别人只要听说过他的名字,不管以前是否见过他,只要看到孟飞,就会认出他来。

此时,正是上午用餐时间。

早已守候在客厅的近两百名武林中小有名气的客人们俱是一一入座,酒菜也早早搬了出来,这一次,可一向守时的孟庄主却还是迟迟未到,主人未到,客人当然不好意思先吃,有些人嗅着酒香,肚子里面的酒蚜早就不耐烦了,正在这时,有人大声叫了起来。

“大家看,孟庄主来了。”

孟飞身上总有一柄红樱枪不离身,那柄铁枪有三尺之长,一般时候他都插在背上,枪上有七块鲜红的布带,这最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况且他又年轻,二十三岁,正是青Chun大好时光,为人又豪爽,武艺也高,长像英俊,所以他交的朋友最多,虽然他大多的朋友都是常常有事求他,他从不让这些人为难。

孟飞一出现,立即有许多人高呼着站了起来,荆州名家后人荆小江大叫着说:“孟庄主,今天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当罚酒十杯。”

孟飞大笑着说:“好你个小子,竟敢将我,你敢与我一醉方休么。”

荆小江说:“好,今天不醉不休。”

孟飞四处望了一眼众人,大笑着说:“好,今天咱们大家都不醉不归。”又对着身边一名青衣少年说:“姜兄,你要当我是兄弟,打架时,一定要记住了,那怕我醉死了,你也要叫我一声。”

那青衣少年一身破旧,衣服补丁压补丁,头发枯燥,全身像永远有气无力一样,但在场之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去小看他。

因为他虽衣着破旧,名气却不小,他是丐帮新任帮主姜如尘。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这样的一帮之主,谁又敢小看他。

姜如尘笑着说:“你想找借口少喝两杯,那可不行,今天便是萧贵那王八蛋来到这侠客山庄,兄弟也要将你灌醉。”

孟飞说:“就凭你那三脚猫的酒量,想灌醉我,却不容易。”

孟飞的声音刚落,就听到一个人大声说:“谁在这里吹大话,要喝酒,何不来找老兄我。”说话时此人尚未在十丈之外的门外,话刚落音,这人就到了孟飞身边的一个空位上坐下了,好快的轻功,众人只觉得眼光一花,一个人已从门外到了里面,再去看时,来人端起了酒杯,喝干了一大杯酒。

孟飞一见到来人,皱眉头说:“又是你这小坏蛋,你为何老是阴魂不散,你喝酒牛皮,侠客山庄这么多酒鬼,为什么你老是只找我一个呢。”

来人正是胡丹,孟飞的酒量是不差,可他那及得上胡丹,他一见到胡丹与他喝酒就头痛,因为胡丹的酒量不是用高手来形容了,那几乎像是个永远堵不满的大酒瓶,无论是多么烈的酒,他喝下去多少去一点事也不会有,无论喝多少也不会醉。

胡丹赶紧倒了一杯酒,说:“怎么了,不敢吹牛了,不敢喝酒就别赖在这里。”

孟飞大笑着说:“喝酒我是喝不过你,不过若是说别的什么事,我可要比你都略胜一筹。”

胡丹又喝下一杯酒,眼一歪,说:“只怕未必,人常言男不坏,女不爱,一个男人五毒不全,再怎么坏也是有限得很,你又有什么能耐,而老兄我老人家天生的五毒俱全,并且是炉火纯青。”

众人哈哈大笑,笑声之中,只见一个女人铁青着脸从门外走入客厅,这女人是陆小丹。众人虽然见过她很多次了,但还是有许多人看着她发呆,她铁青着脸,别人也觉得好看得紧。胡丹一见,拍掌便说:“你瞧,我老婆来了……哈哈,别的什么我不敢说,我这老婆可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孟飞,你还敢说什么别的事要比我略胜一筹么。”他顿了顿,接着大声地说:“大伙们说是不是。”

一些凑趣的人也大声说:“是。”

孟飞望了望陆小丹,摇了摇头说:“这我也怀疑啊,我真怀疑陆姑娘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这个正是什么说着,一朵鲜花……”

胡丹抢过话,笑着说:“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几百次了,点新意也没有,你怎么不捡些新鲜一些的话来说呢。”

孟飞眼睛一转,忽然说:“胡兄,你看看陆姑娘,她今天好象不大高兴呢。”

胡丹说:“女人的心思,你最好别去想,因为你不但想不懂,反而是越想越头痛。”

孟飞说:“她好象是来找你坏事的。”

说话间,陆小丹就到了他们身边,孟飞话刚落音,陆小丹就拿眼看着孟飞,冷冷说:“我找他有什么事,我来侠客山庄你很心烦是不是,瞧不起别人,倒还假惺惺地买酒给别人喝,你这个人分明就是个小人。”

众人怔住。孟飞也似是呆了。胡丹拉拉陆小丹的手,可仍然阻止不了她要说的后面这句话:“你以为自己有几两银子,便可以得到天下人的敬重,你难道不知道,别人在吃你的东西的同时,只当是在吃傻瓜一样。”

孟飞皱眉头说:“陆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小丹说:“我说话不好听,你不会让别人赶我走么,你不是交了那么多酒肉朋友,他们吃了你那么多东西,难道都不肯为你办事吗。”

孟飞脸色更难看了,说:“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

孟小丹还要说话,胡丹忙着伸出手,捂住她的嘴,孟小丹张嘴就咬,胡丹手一松,手中的酒便倒入了陆小丹的嘴中,陆小丹这还是第一次喝酒,只觉得一股难闻的液体直向肚子下滑下,极不舒服,不由全身一颤,一口酒倒是咽了一大半,她刚要对胡丹生气时,胡丹抢着就说:“今天你是怎么了,这么胡乱说话,昨晚你才喝了那么点酒,难道说今天还没醒过来么。”

孟飞见事有转机,忙陪着笑说:“算了算了,胡兄的朋友,便是给我一耳光我也只有忍着,何况只是喝醉了。”说着举起酒杯,大声说:“来,众兄弟们,大家先来干一杯。”

众人便喝起酒来,陆小丹一看寻事已上无望了,甚是无味,等待了一会儿,便对胡丹说:“小坏蛋,你得跟我走。”

胡丹说:“男人喝酒,女孩子最好不要多话。”

陆小丹说:“可你千万不能去鬼城。”

鬼城两个字一出,孟飞倒吃了一惊,望着胡丹:“怎么,你也听到风声了。”

胡丹说:“几天前才知道的。”

孟飞说:“胡兄真的想去鬼城。”

胡丹笑了,笑着说:“孟庄主说笑话了,以在下这三脚猫功夫,岂敢只身上鬼城,那不是怎么说来着,自寻那个死路么。”

孟飞说:“胡兄过谦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小弟早知胡兄武艺非同寻常,今日怎吐此晦气之言,不过,小弟虽无才,然早已去心似箭,这次,就请胡兄让给小弟吧。”

胡丹淡淡地说:“你也想去。”

孟飞正色说:“正是,小弟虽无上代名侠胡酒那般绝世武艺,但小弟并不惧死,况且望眼江湖,良莠不分,若是此战失利,中原武林岂不就是一次天大灾难。”

姜如尘一直在旁边听着,他并不喜欢多说话,但到此时也忍不住了,叫着说:“孟飞,此事非同小可,可以说全天下武林系于一人之手,此事干系甚大,在下也想去一趟鬼城,也想领教一番关外武林人的绝代武艺,虽死也无憾。”

孟飞听到这一席话,脸色有些冷,说:“姜帮主也想与在下争此一任么。”

他与姜如尘向来亲如兄弟,一直称他为姜兄,此际为了这事一起,他便改称为姜帮主,这已经说明他心里很不高兴了。

姜如尘说:“孟庄主虽是武艺超凡,人所众知,但是此事关重大,非你我二人便可说的算,天下的英雄不知有多少也想去呢。”

孟飞说:“既然如此,你我又何必在此多加争论,日后找个地方切磋一下,谁武艺好,便是谁去,姜帮主你看如何。”

姜如尘冷冷一笑,不再说话。胡丹说:“彼此兄弟又何必为了此事而闹得不开心,依在下所猜想,中原武林高手辈出,再说武林中只怕早有定论,反正为时尚早,咱们又何必为了此事而不开心,来,咱们先喝几杯再说。”

他举起酒杯,别人还没说话,他已经喝干了那杯,别人举起酒杯时,他又倒满了一大杯。

陆小丹一直在看着他,此时也忍不住就笑了,心想:“胡丹,你这可恶的小坏蛋,你想自己去鬼城,却想不到你的这些狐朋友狗友也都想去,你为人那么大方,从不想要别人为难,这次只怕不能如愿了。”

众人喝着酒,便不再说话了,客厅里流淌着一种冷清的气氛。

约过了半个时辰,一名庄丁忽然走向孟飞,低声在他耳边说:“庄主,少林寺自称觉Xing的老和尚前来拜庄。”

孟飞眼一转:“少林寺,老和尚,这种事你还要问我,快快请进来。”

少许,觉Xing才缓缓而至,孟飞和众豪早已迎到门口,孟飞为首抱手行礼,大笑着说:“大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觉Xing合什还礼,说:“阿弥陀佛,施主不必多礼,施主想必就是孟飞孟庄主。”

孟飞忙说:“在下正是。”

觉Xing自长衣袖中掏出一张帖子,交给孟飞,方才说:“孟庄主,少林寺于本月二十七日在少林召开天下武林大会,届时请孟庄主一定前往。”

孟飞笑着说:“敢问高僧,何事如此急促。”

觉Xing说:“鬼城与中原武林十年一约的时间指日可待,少林寺这次便是为了此事而开。”

孟飞听了大喜,忙说:“在下一定及时赶到,有劳大师了,请入敞庄喝茶。”

觉Xing说:“不必了。”双手合什说:“贫僧就此告辞了。”

孟飞等人连忙还礼,觉Xing转身,飘然而去。觉Xing一走,孟飞便打开紫色的武林贴,只见上书:孟庄主,本月二十七日于少林召开天下英雄大会,共商讨赴鬼城应约之事,敬请孟庄主如期参加大会。少林大悲。

大悲是少林方丈。

孟飞喜不自禁,能受武林中最有名望的人邀请无疑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他不由将刚才不高兴的事全忘记了,连再去喝酒时也比往常要多喝几杯。

孟飞躺在一张最能让人舒服的木椅之上。

他的红樱枪就放在他随手可以抓到的书桌上,他一个人正在昏暗的炮光下看着孟家祖传下来的武功秘诀,他总有这个习惯,睡觉之前总要看一会儿书,才能入睡。此时已快到凌晨时分了,孟飞才将那一章关于枪法的秘诀看完,他觉得有些累了,便合上了书,刚要移身到床上睡觉时,忽然看到窗外人影一闪。

孟飞的反应要比一般人高得多,但他不动声色,故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哎,累死了,该睡觉了,明天还要和兄弟们喝酒呢。”

于是他就弄灭了灯,来到床边,打开床帘,让人从外面看起来他已经上了床,其实他是到了床下。

孟飞从床下身体一转,在地下连着几个翻滚,却没有一点声音,抓住放在桌上的红樱枪,人已到了窗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