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醉狂江湖

更新时间:2019-11-24 06:14:26

醉狂江湖 已完结

醉狂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黄泉瓜子 分类:武侠 主角:大长老罗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黄泉瓜子原创的武侠小说《醉狂江湖》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大长老罗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神州之地,其广万里,纵千年而生豪杰,以一水而隔南北。  人居北地,享沃野千里;魔据南方,占天地幽秘。  史载,南方有神树,五百年生花,又五百载生果,得果有二,名曰“子母”,一果肉白骨,一果使长生,遂有万千英雄竞逐之。 瓜子武侠交流群:五二九一五二四一九,欢迎大家前来交流经验,跟瓜子探讨剧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拿下!”

蒙面女子娇喝一声,左右护法应声而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图小雨情急之下张开双手拦在了罗成身前,也许是她的无畏感动了天神,其浑身散发出耀眼的白光,紧接着海面上无数的水柱被激起,电射向飞下山崖的两人。虽然这种程度的攻击不算致命,但持续的冲撞还是把措手不及的两位护法逼退。

“濯!”

燕飞雪冷哼一声,拔剑而下,剑锋微晃便舞出一团剑气,剑气在接近水珠之前便爆炸开来,形成无数条隐形的气龙,一息之内便把所有水柱迫退。

眼看敌人就要近前,小雨已毫无办法,只能闭目等死。而这个时候一直沉寂的巨鲸却动了起来。

一时间,小黑把三人撇下海水,突然从水中拔身而起,一个冲天斜跃,用那巨大的尾鳍对准燕飞雪奋力甩去。

巨鲸的体重不下百吨,这记冲击非同小可,足够蒙面女子喝一壶的。强如昆吾派掌门在空中无法借力之下,也被其反震之力逼的飞退山崖之上,一时间经脉不稳,动弹不得。

小雨哪还犹豫,待到巨鲸落下,赶紧拖着两个昏迷的病号爬了上去,小黑立即奋力甩动尾鳍,拼命向北方游去……

骄阳似火,望星崖上蒙面女子望著远去的黑点沉默不语,庞大的气场散发出异样的压力,似乎连流动的空气都凝固住了。整个山崖上热的如蒸笼一般,但昆吾派的门下四人心惊胆战之下却冷汗直流,他们匍匐在地,噤若寒蝉。

崖下的海面上只余一条孤零零的断臂,随着海浪不断拍打着崖壁,数十下冲击之后也被闻血而来的鲨鱼啃食干尽……

“回去后你们每人自领十鞭!随本座来!”

蒙面女子轻描淡写的吩咐了声,便转身离去。眼看掌门走远,门下四人这才敢左顾右盼,左右护法赶紧站了起来,拍了拍下身的尘土,跟着掌门的脚步追了上去。

潘梓凌见状假惺惺的搀扶起周涛,互相安慰之下,两人恨不能痛哭一场。来此之前,谁能想到云中五子会遭逢如此打击,这下真是阴沟里翻船,声明扫地,可能要在江湖上除名哩……

小村午后的喧闹声悄然而逝,乡野田间也少了忙忙碌碌的人影,整个村庄陷入了异样的宁静。而大长老的院中却传出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夹杂着时不时的一声惨叫,让人听了不寒而栗。燕飞雪正好整以暇的安坐在台阶下的木椅上,全村老少都被其手下反绑了押送到她近前,跪倒在地。

当村民们得知了大长老的死讯,皆一脸愤恨,只有少数几个孩童因受不了惊吓而瑟瑟发抖。所有村民都被绳索穿葫芦一样棒了一起,犹如待宰的羔羊。

而正中间的空地上,图牧长老被架在临时搭建的邢台上,正被擅长刑讯的右护法抽着鞭子,虽然其身上已被打的没有一块好肉,但是图牧还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看到对方空手而回,图牧心中已经了然,自己的宝贝女儿和那小子肯定已逃出生天,那自己这一生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燕飞雪此刻已把面罩拿下,她摆了摆手让右护法退下,对图牧和颜悦色道:“阁下箭法入神,本座十分佩服。你只要说出被大长老拐带的人类孩子在哪,我就把你们全部放了,让你们继续过着原来的生活,如何?”

图牧一言不发,脸上露出了嘲弄的微笑。燕飞雪见状给右长老打了个眼色,那黑袍人直接走进人群,把图刚小鸡般拎了出来,架到图牧面前。因为被拎着头发,图刚感觉痛苦万分,面部也扭曲起来。

燕飞雪对着图牧笑吟吟的说道:“少年何其无辜,却要为不相干的人而枉死,作为族中长老,你忍心吗?”

图牧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厉声骂道:“呸,你这恶妇卑鄙无耻,罗有道真是有眼无珠!”

燕飞雪惊怒之下,眉毛倒竖,挥起一掌便拍向那倒霉孩子。图刚见到这个美丽的女子,二话不说就向自己动手,吓的张大嘴巴,就要喊出声来。

这时一个黑影霎那间挡在他身前,硬是接下了这必杀的一掌。昆吾派众仔细一看,都惊讶不已,原来挺身而出的是本派的左长老李瑞海。

只见他黑袍被掌风震得四分五裂,露出一身短褂,两条手臂肌肉膨胀,青筋暴起,双足因为要抵受那强大的冲击已深陷地下。

向上望去,李瑞海的头发和胡子已经全白,但是脸色红润皱纹微露,太阳Xue高高拱起,一看就是个深不可测的横练气功的高手。

李瑞海擦掉嘴角的血丝,对着燕飞雪不卑不亢的说道:“本门乃名门正派,仁义道德是底线,私下行刑已是不妥,欺凌弱小,滥杀无辜的话与妖魔何异,传出去岂不是要让江湖同道耻笑。请恕属下莽撞,我觉得还是需找“那个孩子”为重,不相干的人还是饶恕他们吧!”

门下众人听后大多也点头表示赞同,不待燕飞雪发话,右长老扔下图刚,抢到其面前说道:“仁义也是人类之间的仁义,跟妖魔鬼怪讲那些有用吗?况且他们绑架了“那个孩子”,现在还不知悔改,简直死有余辜?就算找到了孩子,这些俘虏也要按常例处理!”

“仇黑,你个老匹夫,混淆视听,蛊惑掌门,老夫跟你拼了!”

李瑞海老当益壮,脾气相当火爆,抡起臂膀就要上前动手。

“够了,你们退下!此次本门损失惨重,云中五子两死一残,还有一个不知所踪,昆吾刀也遗失了,你们现在还有心情内讧,回去后给我好好反省。”

燕飞雪厉声说道:“发散人手,在村内再仔细搜寻一遍,一个时辰后撤离,全部俘虏押回昆吾山,本座自会处理。”

说完她冷哼一声,拂袖走进了大长老的木屋。

既然掌门已经给了台阶下,李瑞海也只能默认了这个事实,他转头离去时还不忘狠狠瞪了仇黑一眼。这个老匹夫自从燕飞雪做了掌门后处处跟自己作对,挑拨离间乃是家常便饭,如果不小心应对,将来极有可能栽在这个小人手里。老人家对昆吾派将来的命运实在是没有把握,但凡有机会,定要先除去此獠。

而对手只是隐藏在黑袍中,阴森的嘿嘿冷笑,旁人根本猜不出这个神秘右护法的所思所想。不过昆吾派的左右长老之间不合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派内众人对此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大家接到掌门的命令之后各司其职,迅速地行动了起来。只是份属于不同阵营的弟子默契的各自结伴,形成了数个小团体。这种情况由来已久,连本派掌门燕飞雪对此也是一筹莫展。不过至少在外人看来,昆吾派的整体实力和门下弟子的执行任务能力都是江湖上首屈一指的。只要想想昆吾派能穿越妖魔盘踞的丛林,来到这方外小村撒野,便知道这个门派的底蕴是何等的深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