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当门徒

更新时间:2019-09-27 06:18:11

武当门徒 连载中

武当门徒

来源:落初 作者:鬼月书生 分类:武侠 主角:张无忌奥义 人气:

主角是张无忌奥义的小说《武当门徒》此文是鬼月书生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是在倚天屠龙记里发生的故事……  这里有“九阳神功”大战“唯我独尊”  这里有“天子望气术”对上“六脉神剑”  这里还有“北冥神功”论道“周流六虚”  这是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冥座,剑神,龙尊,星君,雷帝子,风君侯,还有鸦王……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这里有不再阴毒的周芷若,不复情殇的殷梨亭,终成眷属的贝锦仪,这里还有依旧强大的张无忌,强大到无解的万归墟以及能把无解解开的周天生!书友群:23380787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父,这功法叫什么?”俞莲舟眼睛一亮,急切问道。他是个武痴,听闻有这等功夫,便如老饕遇美食,色鬼见佳丽,迫不及待。

“这功夫,名字叫《周流天劲》!”

“周流天劲?江湖中似乎从来没有听闻过谁练这门功夫的。”宋远桥怀疑道。

“为师当时也觉得这功夫不属我中原任意一脉,却又与我中原道门渊源颇深,无处不合。”张三丰叹道,“这功夫简直是为我道门另开一条大门,生生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这功夫有这般神奇?”莫声谷年轻人,沉不住气问道。

“却有这般神奇!”张三丰又叹道,“依照这功夫练出来的内力,是活的!”

“啊?!”莫声谷只觉得浑身一冷,活的内气,听起来瘆人的慌。

“师父,您的意思是?”俞莲舟猜测道,“这法子练出来的内力Xing质奇特,比之于平常武学练出来的灵活许多?”

“我说它活的,就是因为它是活的,不仅是灵活。”张三丰轻轻挥手拍出一道劲气,众人只觉一阵清风飘过,带着淡淡红光,红中隐现紫芒,这缕劲风凝聚不散,张三丰也不刻意指挥。只见这道真气便绕着空气不断变幻,仿佛朝云、红绸一般,张三丰眼神一闪,这道真气便随之变幻成猫、狗、仓鼠等各色动物,再一抬手,红色真气便如倦鸟还家一般从掌心劳宫Xue钻回进去。

众弟子见着这般景象无不骇然,周天生、周芷若也是第一次见到内力外放成这种形态,觉得,真是太好玩了!

“张爷爷,张爷爷,真的好可爱,好漂亮啊!”周芷若两眼冒起了星星,抓起张三丰的袖子摇来摇去,“再让我看看好不好嘛!”

张三丰嘴角一抽,无语。

“师父,这就是修出来的真气?”宋远桥最先缓过神来。

“为师这么多年也没见过Xing质如此奇异的真气,虽然这些真气未生灵智,却有本能,便如猫狗一般。”张三丰叹道,“这真气,气中藏神,练气则炼神,不知是何等人物才能创出这等功法。这门功法也是至阳功法,其气至清,与我武当纯阳功各有侧重,互生互补,为师以此功法融合我武当纯阳无极功,借悟道之机,创出一门心法‘纯阳天极功’,练至极致可凌虚御空。”说罢真气一运,脚下也不使力,就飘然而起,在空中虚悬半盏茶,重又站回原处。

众弟子被一个又一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情况给惊得魂不守舍。

半晌回过神来,齐齐磕头拜倒:“恭喜师尊,飞升在望!”

张三丰摆摆手:“什么飞升不飞升,练到我这份儿上,方才能知道仙道渺茫,唯尽人事尔!你们起来吧……”手一摆,七道淡红真气挥去,众人身体一热,不禁站起身来。

“天生,一路上看你精神不振,加之能得这等功法也是身怀秘密之人,我也没问,此时你师叔师伯均在,我欲将这门功法传于武当弟子,可有何不便之处?”张三丰说道,“若是有什么不便但说无妨,你师父师伯师叔都不是小气之人,当不至于迁怒于你。”

“禀太师父,并无不便之处,只是……”周天生嗫嚅道。

“只是什么?”俞莲舟神情一紧,急切问道。

“这功夫不全,只有八分之一”周天生说道,然后掰着手指头数着,“除了天劲,还有土劲,风劲,雷劲,水劲,火劲,山劲,泽劲,共计八门劲力,合称‘周流八劲’,这门功法名叫《周流六虚功》!”

“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张三丰缓缓吟道,“这门功法果真与我中土文化渊源颇深。”

武当诸侠只想着单单一门“周流天劲”已是如此奇特法,若是练成全部八劲,那该是何等的境界,一想及此,不由心生向往。

“哼!”张三丰见诸弟子神色变幻,知徒莫若师,冷哼一声“别怪为师没提醒你们,这门功夫练气境只能习练一劲,到了炼神境方可视情况再加修练,否则必有大患。若我猜测不错,这八门劲力,各自有灵,需以强大神识掌御。”

沉思片刻又道:“倘若只练一门劲力,那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武者至练气境就能驾驭。自古有以神御气之说,这八劲气中藏神,对武者神识需求更高,你等均未至炼神故而不知神识之妙。若是修为不足,强练两门劲力,你等自己想想,若神识驾驭不住,两劲相斗,该是个何等情况?若是所修两劲相克,譬如风雷相击,又或者水火相覆,必得死无葬身之地!”

众弟子一听,不由冷汗直流,头皮发麻。周天生心道:宗师毕竟是宗师,这见识忒的了得,单从一劲便可推知这么许多关节。

“对了,说了这么久险些忘了正事了”张三丰一拍脑袋,“岱岩!”

“弟子在。”俞岱岩有气无力回道,他身具残疾,对武林诸事及武学已然兴致缺缺,所以方才一言不发,唯念着师父的循循教导,觉得留着此身教导三四代弟子还有些用处,故而才不曾自暴自弃。此时听到师父叫他,心中纳罕,毕竟门中诸事均是由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弟处理。

“为师代你收了个徒儿,来,天生见过你师父。”张三丰本道周天生见到俞岱岩残疾瘫痪会心生迟疑,哪只这小子二话不说就拜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这拜师礼就算成了。

这厮心想,俞岱岩残疾在身,定然管得不严。他可是记得这个时代师父教徒弟可是不禁体罚的,俞三侠那样子怕也动不了手,再者有了师父,其他师叔师伯指导倒是可以,若是动手教训嘛,除了张三丰,其他怕都没这权力了。

俞岱岩一听师父这么说,就知道师父想法,这是怕他沉沦下去,索Xing给他找个传人,眼角一酸,涩声道:“师父,您瞧瞧我这样子,我,我,我怕误人子弟啊!我是个废人啊!”说着再也遏制不住,凄然哭泣,涕泗直流。众人见他如此,想及从前那个豪气过人、武功高强的俞岱岩,不由心中惨然。

周天生见这刚拜的师父如此颓丧,明明自己已经拜了师父,却是怕他自己教不好,不肯收个传人,心下恻然。轻声道:“师父,既然已经磕过头了,您便是师父了,再说,您这瘫痪,并不是不治之症。”

“什么?!”张三丰身形一闪,“你说什么!?”

“啊!”周天生一声惨呼,张三丰情急之下抓住他的肩膀,抓得他肩骨欲裂,忍不住叫出声来。

张三丰听他惨叫,方才回觉自己不知不觉间用上了大力,手指松开,颤声说道:“天生,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俞岱岩也定定看着周天生,眼睛亮的吓人。

“太师父,师父这身伤势,还有救!”

“你说的可是黑玉断续膏?”张三丰问道,生怕他答个是,毕竟他武当寻访诸多名医四方求药,也未能找到黑玉断续膏这剂神药。

“太师傅,师父单单是手足四肢骨骼断裂,可还伤到了神经?”周天生看过《倚天屠龙记》,也知道俞岱岩只是四肢骨骼尽碎,未伤及脊椎神经,此时是明知故问,不会显得自己太过神异。

“神经?”

“呃……”周天生这才想起,“神经”大概现在还没有发明呢,改口道:“就是是不是只有骨头断了,经脉未损?”

“嗯,岱岩只是被人以奇异指力捏碎了四肢骨节,经脉倒是未损,不过伤得太重,遍寻名医都推说伤势太重,实在是治不好。”张三丰说道。

“那这样就不妨了,太师父,师父,诸位师伯师叔,”周天生清了清嗓子说道,“方才提及的八劲各有神异,‘周流土劲’得至阴之力,能滋养万物,以小子之见,若是将土劲练到一定境界,然后将畸形骨骼一一粉碎,再以土劲时时滋润,当能恢复如初。”

众人皆想到方才那神异无比的“周流天劲”,一时心情大振。

“好,好,好徒儿,好徒弟,师父谢谢你啦,师父,谢谢你啊,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前一个师父倒是对周天生说的,后一个则是对张三丰说的,此时俞三侠一想及十年瘫痪之痛迎来曙光,再想到这十年来暗无天日、动弹不得的日子,悲喜交集,语无伦次,又不禁放声大哭。

张三丰、武当诸侠,知道此时让他大哭一场,好好宣泄着一番,方能泄出他心头淤积的郁气,也不安慰。

紫霄殿内,一阵静默,只余三侠放纵哭泣之声远远传出。

良久,俞岱岩哭泣方歇。

“择日不如撞日,天生你既说这门功法不禁外传,不妨就在此处录下,否则我看岱岩几日也睡不好觉了。”宋远桥见师父、师弟此时心神震动,都失了方寸,提议道。

“远桥说得对!”张三丰答道,唤来一个中年道人,让他将周芷若带出去,好好安置。

而后大袖一拂,紫霄殿门,轰然合上!

“自今日起,紫霄殿内,勿得随意出入,若无事关门派存亡要务,无需通报,自行处理!”声音自紫霄殿内徐徐传出,惊起一山鸦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