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羽衣曲

更新时间:2019-09-21 21:57:55

江湖羽衣曲 已完结

江湖羽衣曲

来源:落初 作者:大漠荒颜传奇 分类:武侠 主角:梁山李松寒 人气:

大漠荒颜传奇新书《江湖羽衣曲》由大漠荒颜传奇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山李松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没有如花容貌;  她没有绝佳资质;  她没有美满家庭;  在纷繁的江湖道中,  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之辈。  她拥有一颗纯真淳朴之心,  拥有至善至美的内心世界。  所以最终赢得了整个武林。  一个人的寂寞江湖。  简单,复杂。  人心,人性。  风起云涌。  刀光剑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这年开Chun时节当苦苦菜展开叶片,能挖来吃的时候,有一天羽衣正和爷爷在屋后桃树林子里忙活,忽然白虎汪汪地叫,跑来拖住羽衣和爷爷的衣襟,一直拖到屋前一片麦地里,在青苗掩映下,露出一个人来。羽衣看见竟然是爹爹,他衣衫破烂,浑身是血,脸朝下栽在庄稼丛里。

她和爷爷吓了一跳,没想到是爹爹,他已经昏迷过去,大刀压在身下。爹爹每次回来,都是精神充沛身体健全的,他从来没有这样过。羽衣和爷爷交换一下疑惑的眼神,当下就抬他回屋。

爷爷给灌下一点凉水,爹爹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爷孙二人,他的眼神有些虚幻。半晌,吐出一口气。咬着牙狠声说:“月狐,月狐,终有一天,我会夺回怜月剑。我不能眼看你横行江湖,残害苍生。”

他的样子狠狠的,有些吓人。羽衣原本想对着他大哭一场,恨他一去又是一年时光,抛下她和爷爷孤苦度日,生计艰难。可是被他凶狠的样子吓住了,爹爹身上的伤痕很是惊人,她也就硬不下心肠继续愤恨他。

爷爷轻轻剪开衣衫,伤口在右边的小腿上,很深的一道口子,像是利器所伤,流出浓黑的血水来,发出刺鼻的腥臭。

爹爹不要别人动伤口,他靠起身子,用小刀挖开伤口,掏出腐肉,往外挤黑水,直到流出的血水变红,转为鲜红色,他才徐徐吐出憋着的一口气。等羽衣取来清水,清洗干净,他从贴身兜里摸出个小瓶子,倒出颗乌黑的药丸,研碎了,敷在伤口上,

敷完了药,他才缓缓躺倒身子,羽衣看见爹爹的脸上布满着汗水,衣衫也被汗水浸透了。她发现爹爹始终没有呻吟一声。她盯着父亲,禁不住对他生出点儿敬佩来。

爹爹躺着养伤,羽衣熬了点米粥,端过去放在枕边。等放凉了,爷爷用小勺给他喂。

羽衣呆呆看着,爹爹像个孩子一样听话地张开口,爷爷一勺一勺往嘴里灌粥。

忽然,爷爷说:“要是羽衣的娘还活着就好了。”

羽衣愣住了,爹爹也愣住了。羽衣不明白爷爷为何忽然提娘。

爷爷说:“你欠了她的,这辈子都还不上,我只希望你看在她孤苦一生的份儿上,好好对待她留下的这个孩子。”目光转过来,看着羽衣。

羽衣发现爹的神情有点黯然,有点落寞。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

羽衣不由得想起远在蜀中的唐袂,要是死去的是她,爹爹会是怎样的反应呢。可怜的娘啊。

三个月后爹爹走了,伤口刚刚愈合他就走了,说去找一个叫月狐的仇家。

这一去又是一年多,他再也没有回来。

青梁山的日子清静如水。漫长的清静里,难以派遣的寂寞与忧伤时时涌上心头。

羽衣就在这样的清静与寂寞中长大了。

有时候她会对着天上展翅飞翔的雄鹰愣愣出神,望着一望无际的悠远的星空呆坐到半夜。她的眼里充满了女孩儿家特有的憧憬与梦幻。

她不知道,爷爷在一旁暗暗叹息。深谙人情世态,淳朴睿智的爷爷怎么会不明白呢,羽衣长大了,有女孩儿家的心事了。而这种心事是不能说破的。

羽衣不知道,她的心里结满了花蕾,带露含苞的花蕾,只待Chun暖花开,Chun风吹过,花儿就纷纷绽放。女人一生里最美好的少女时代悄然来临了。懵懂的乡间女儿尚不知晓,只是沉浸在莫名的烦恼与忧伤里。

她甚至渴望到山外看看去。看看那个叫唐袂的女人是怎么个美法,看看爹爹心心念念牵挂的唐韵究竟有多惹人喜爱。外面的世界,她从没有到过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她开始向往。那么热切地向往。

她不知道,爷爷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苦恼。他在为孙女的烦忧而烦忧。他想带她走出山谷,到外面去。可是,他实在不行了。年纪老迈,身子衰弱,他没有精力把她带出山谷。只能在自己死后,让她一个人去了。老人的眼里充满了担忧,生长谷中这些年,羽衣从未踏出山谷半步,她实在是太纯真太幼稚了,外面的世界,岂是她一个人可以去的。

可是,雏鹰终有离开窝巢学习翱翔的一天,将来的日子会是什么景象,他无法看到,他也无力为孙女干点什么。

羽衣照旧日日到山谷里去捡拾羽毛。

山谷幽深,栖息着各种鸟类,每日里脱落下一些羽毛。羽衣把它们一一捡起来,挑出好看的拿回去,那口竹篾筐子快要装满了。

每当捡拾羽毛的时候,她就会想起娘。谷中日子清苦,她总是顽劣,没什么可玩的,娘就叫她去山谷里捡鸟羽,说等攒到足够多,她就用羽毛给女儿缝一件衣衫,五彩羽毛缝缀的衣衫,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华美的衣衫。

娘说等她穿上羽衣,爹爹回来看到了一定会留下来,再也不会离开。那时候一家人团聚了,过快乐幸福的日子。娘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带着迷醉向往的笑容。

她当时望着娘,觉得那一刻娘是那么美。为了叫爹娘团聚,为了叫娘活得开心,她认真地积攒着羽毛。然而娘没有等到这一天,她在无尽等待里敖干了心血,带着遗憾走了。

娘走了,她哭着找娘,把山谷都跑遍了,就是找不到。

爷爷抱着她,帮她找,找了一圈儿,空手而归。

夜晚爷爷抱着她看星星,爷爷说娘在一个很远的地方,等着羽衣呢,只要羽衣坚持收集羽毛,早一天穿上羽毛衣衫,就能变成鸟儿,飞起来,飞到高高的云朵上去,就能见到娘。

那时候她已经明白爷爷的话不可信,是在哄自己呢。但是她不忍心说破,也不想说破,有时候她宁愿相信是真的。

这一天羽衣把所有羽毛倒出来,五颜六色的羽毛堆了一地,长的短的,黑的白的,粗的细的,大的小的,让人眼花缭乱。

羽衣没有央求爷爷帮忙,她自己捏着一枚针开始缝制衣衫。从羽尾上穿过去,一片一片连起来。

爷爷在炕上躺着,他病了,咳嗽得厉害。

羽衣用自家采的草药熬了汤,爷爷喝了,但是不顶事。

羽衣要去山下村庄里请大夫来瞧一瞧,爷爷不允,说只是小病,躺几日就会好。再说家里也没有瞧病的钱。

爷爷在枕上拧过头看着羽衣,问:“你在干啥?”

“缝一件羽衣呀,五彩的羽毛衣衫,您不是说过‘我家羽衣穿起来一定美得不得了!’。”

“呵呵------”爷爷笑了,一脸沧桑。

“羽衣羽衣,你今年多大了?”爷爷忽然问。

“十五呀,难道爷爷连我的年纪也忘了?”

“哦,爷爷老糊涂喽--------咳咳,咳咳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