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医典天术

更新时间:2019-09-21 13:30:43

医典天术 已完结

医典天术

来源:落初 作者:正不二 分类:武侠 主角:黑七宝玉 人气:

火爆新书《医典天术》是正不二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黑七宝玉,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平凡的少年,在一次旅行中被骗,买了一件作假古玉。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作假古玉竟是开启太玄秘殿的钥匙,近而与修真结下了不解的缘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云文鬼话

这处楚王大墓中的机关是如此的厉害,鬼三带领的这些人,都在暗中抹了把法汗。若不是灵狐那一枪打的实在是太准了,估计他们这一伙人都得交待在这里。

鬼三做为这个盗墓团伙的头目,当然不能表现出来害怕了。只是在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胆小不是他的错,谁让他成家立业,还有了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大胖儿子,他死不起啊。看了看众人都是一幅惊魂初定的样子,挥了挥手“赖头,你小子不是想看吗,去看看一共多少块金砖,干完这一次,我们就可以洗手不干了,丫挺的,每次进这种鬼地方我都提心掉胆的。要是再多来几次,我的小命早晚的得交待在这里。”鬼三见赖头不敢上前,踢了他一脚“Cao,你小子刚才怎么那么大胆,现在怎么又痿了。”

“三哥,真没事了吗?我过去不会被射成马蜂窝吧。”赖头是第一次进这种诡异的大墓,心里难免有些发毛,再加上刚才那一连串的机关和尸骸的刺激,一向以胆大包天的赖头也有些发怵了。

“你丫的去不去啊。”鬼三又踢了他一脚,一张胖脸上,尽是狰狞,暗中已经抽出了手弩,盗墓这种事,不听话就得听鬼的。

赖头咽了口吐沫,他知道这次他是躲不过去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一手绝活,就他是一个人没啥本事,跟着鬼三混了进来。没有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慢慢的接近金砖山。当他的手摸到金砖的时候,他身后的众盗也松了口气,而他则浑身湿透了,手脚都是冰凉的。

“三哥,我们还开棺吗?”黑七看了看那厚实的黑色棺椁,出声问道,在这个团伙里,黑七可不是老大了,虽然他很想升棺发财,可他也得看鬼三的脸色。人家要是说个不字,谁也别想动,除非你的实力盖过他。

“开,为什么不开,这是我最后一次买卖了。外面就放着百十块金砖,棺内的东西少不了。没准就能发现个传世之宝什么的,我们后半辈子就什么也不愁了。”鬼三看着黑色棺椁,又看了看棺椁前的金砖山,眼中尽是贪婪之色。

“小三啊,知足长乐啊。我看还是不要开棺了,拿着金砖走吧。”兰老爷子也许是岁数大了,对事情看的比较开,上前一步劝道,这老爷子也是怕自己这条老命交待在这。

这时赖头却来神了,也许是刚才被人给刺激着了,朝着兰老爷子高声道“老爷子,你是不是怕了啊。”

“啪”灵狐一巴掌就打到赖头的脸上“你小子还不够格说兰老爷子,小心这个棺材里面的尸体变成你。”灵狐打完赖头就帮着装金砖去了。

赖头愣愣的看着灵狐,眼中闪着恶毒的神色,暗中骂道‘凶什么凶,吃里爬外的家伙。明明是鬼三的师弟,又替兰老爷子说话。’看着一众人都在装金砖,赖头也只好辜辜的打开背包,开始装金砖。而鬼三则鬼迷心窍似的,拿着一根撬杠,和黑七一起撬起黑色的棺椁来。随着一阵刺耳的磨擦声,黑木棺椁被撬开了,棺椁内部是一具金木棺材,这金木并非是黄金制成的,而是一种木头,在修真界也是罕见的天材地宝。这种金木不但是一种炼制金木又属Xing飞剑及其他法定所必须的材料外,它还有一种功效----养尸。鬼三和黑七明显的不知道这种金木的来历,而躲在一边偷看的李正,他这个修真界的菜鸟更是不懂了,但他们都知道这棺材是好东西。

黑七看着棺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低声骂道“造这具棺材得要多少黄金啊。”骂归骂,双手却没闲着,使了个打马蹲档式,双手扶在金棺沿上,想拼力试一下能否打开棺材。鬼三刚想阴止,就听到“嘭”的一声,黑七居然一把就将棺材盖给掀飞了。这不是纯金棺!

棺盖被掀飞之后,一道道宝光从棺内亮了起来。众人同时将目光投入棺内,只见棺内竟是一俱湿尸。金丝制成的奇古长袍将身子全给包住了,金银双色的鬼怪面具挡住了尸体主人的面目使人不知这楚王生的何种面貌。闪着淡淡宝光的白玉铺就的棺底,被黑七掀飞的棺材盖也被他拎了回来,看了看,上面竟也刻画着奇怪的符文。几个盗墓界的精英,看着这种诡异的棺材和棺材内的湿尸,汗毛都立了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个尸体就立起来,跑过来掐死他们,特别是在洞外祭台前那一幕断剑燃符的凶兆

“赖头,你在做什么?快停下。”

鬼三看着赖头不知为何竟伸手去拉湿尸身上金丝宝甲,不由的出声制止,可赖头就像中了邪一样“三哥,这东西值钱啊。”说着,就是一阵猛撕,手法极其粗糙。

“你!”鬼三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那具湿尸就立了起来,抓着赖头的手,双手一用力,当着鬼三他们的面将赖头给生撕了,“桀,桀,桀,桀”湿尸发出一阵怪笑,透过面具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舔手上的血迹,转过身盯着鬼三等人。

灵狐手急眼快,对着湿尸就是一梭子子弹,只是这湿尸明显不是这种武器能消灭的了的,打到他的身上就像打到钢板上一样,只起了一点火花。

“怎么可能?”灵狐感到不妙,身形一转就跑了起来。

黑七被摔了一下之后,脑袋似是开窍了一般,连忙拿起金棺盖朝着湿尸当头盖了下去。这一下还真让他给蒙对了,湿尸惨叫一声朝着众人吐出一口黑气就被棺盖给压了下去。

幸好这些人早有准备都戴着防毒面具呢,没有当场死亡。这几人也顾不得棺内的宝物了,背着装有金砖的包裹朝着外面就跑。这一跑就有人忘记了青铜兽群那处机关,一时间乱箭四射,除了灵狐身法快,拼着受了重伤逃了出去外,其他人则被钉死在青铜兽群中。盗墓者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估计那个逃跑的灵狐也不会有好下场。只是灵狐身上那道被划破的衣服处,露出的皮肤实在是太白嫩了。

李正叹了口气,从隐避的角落里缓缓的走了出来。他能感受到空气中那股怪异的灵力,这股灵气对人体有很大的坏处,只是李正身具医气,不怕这种气息的侵蚀。仔细的打量着这座楚王大墓,李正惊奇的发现,这座大墓中居然还一间偏殿。推开沉重的石门,小心翼翼的走进那间偏殿,所幸,不知为何这间偏殿内竟然没有机关。

这间偏殿不大,仅有五六个平方米大小。偏殿内布置的比较简单,一张石几,一把石椅,其他的东西就没有了。石几之上放着一块长条形黑色木块,有些像镇纸,只是那木块通体乌黑,黑的邪乎,似乎它能吸光一样。

李正盯了那块木块,下意识的用神识试探了一下那块木块,这一试探,李正傻眼了,他听到了鬼话看到了一会飞的文字。

李正的神识被黑木吸进去之后,就陷入了迷茫之中。

如果有一千八百只苍蝇在你的耳边嗡嗡乱飞,你会有什么感觉。现在李正就是这种感觉,那块黑木竟是一枚极其霸道的书简,这枚书简似乎有着神力一般,强行将书简中的内容挤入李正的神识海内。这块黑木中记录的是巫门秘术《巫医典》,其大部分内容是医术。而巫医最神奇的地方是:可以在没有针和药的情况下,只用符咒就能医好病人。巫医用来治病的符咒所用的文字是一种被称之为云文的文字,所念的咒语,是一种被称之为鬼话的话语念出来的。而巫针和巫药,更是神奇异常,歹毒异常。李正的头越来越痛,显然,以他筑基初期的实力是无法消化掉这么多的内容的。就在李正难以忍受这种剧痛的时候,胸口传来一阵凉意。一股清灵之气进入了他的大脑之中,将《巫医典》强行封印在他的大脑中,只留下云文鬼话那一小段入门的部分和一小部分巫医术法。

约莫着过了两个小时,李正的头痛完全好了。***着胸口布袋,回想起刚刚学会的云文鬼话,还有那枚黑木书简最后的那一段话“千年后,若黑巫王自金木棺中走出来一次,哪怕只有一刻钟,得到这枚书简之人有义务使用断魂咒将黑巫王澈底杀死。若不称着黑巫王在金木棺中修养回复之机将其灭杀,人间将有大灾劫。”

回想着那段断魂咒,李正总感觉有点怪异,特别是断魂咒与还魂咒一起念的时候,那种怪异的感觉更浓,他认为这两种咒语应该反过来念。可初学乍练的他,还是一个以本本为依托的菜鸟哪敢糊乱改动。想着那湿尸刀枪不入的身子,不由的为平乡村的村民担起心来,他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老百姓走不了啊。打定决心,李正毅然走出这间偏殿,朝着金木棺材走去。

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的打开金木棺盖。看着金木棺内的宝物,李正不由的感叹楚王的富有‘一个死人,你要那么多宝玉做什么,穿这么一身金丝制的宝甲做什么,难道是见不得人还戴着面具。’腹诽了几句,李正想了想咒语。随即开口念起了拗口的咒语,手也在虚空中用云文画着驱鬼符。突然间,李正感到一阵心悸。

“这咒语不对!上当了!”李正忙停止念咒和手上动作,可还是晚了。那俱湿尸又立了起来,李正现在明白为什么他感到这处不对了,原来这黑木书简被人动过手脚了,将还魂咒和还魂符与断魂咒断魂符倒了过来。由于鬼话比云文更加难懂,再加上李正是初学,犯下了这个大错。看着那具站立起来的湿尸,李正忙改口念起断魂咒画起了断魂符,可还是晚了点,对这具湿尸的用处不大。

“哈!哈!哈!终于有人把我给放出来了!”尖利刺耳的女高音在李正的耳边炸响。

‘怎么是个女的?’李正疑惑着想到。

“幸运的你,将成为我的第一个尸奴,成为我的祭品吧。”话音刚落,李正的头顶之上蓦然间多出一只黑手,眼看着就要扣到李正的头顶之上了。

“哼!”那不知是鬼是人的怪物怒哼一声,极为不满意李正闪躲。李正能不躲吗,他还不想死呢,身形闪动间险险的躲避着黑手的攻击,同时称机施展出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并施展的隐身术。虽然只有十几分钟,中间要停上一两秒钟,但对付这个智力并不是物很高的尸人也不错了“再不出来受死,我将诛杀你的九族。”见自己一击没有见效尸人暴怒。

李正心道,灭我九族,你以为现在是古代啊,不过他相信这个尸人有能力灭他九族,但他找的到地吗?不屑的撇了撇嘴,李正又躲过了黑手的一击。

“我是楚国的鬼巫大人,你竟然敢躲。若是在躲,就是我大楚国的敌人。”那尸人见李正不言不语的,只知道躲,竟知道出言相讥。

废话!若不与他为敌,能站在他面前吗?李正被这个自称鬼巫的家伙打的一阵郁闷,他所学的医典还有天术中不是用来救人的就是用来躲藏的,根本就没有一招用来专门对阵打斗的。看着那鬼巫修长的十指,有如十把锋利的匕首,不时的朝着李正划上一下。李正可不敢让这东西碰到自己,谁知道这东西有多大的毒。又回想了一下《巫医典》其上的大部分内容还是救人之术,只有几招驱鬼之术,可眼前这个鬼巫明显不是这种驱鬼术能降服的。

“吱”突然间,身在李正背包里的小白跳了出来,在陵墓里一阵上窜下跳惹的这个鬼巫分心对付他,给了李正许多喘息的机会。突然间,李正想到了那把像是飞剑的锈匕首还有那个沾了佛气的舍利佛塔。他也不管有用没用,随手取出舍利佛塔,将医气注入其中,朝着鬼巫远远的扔了过去。那鬼巫不知扔过来的是何物,随手一挡。

“哧!”一声赤热的铁块掉进水里的声音在佛塔与鬼巫的手接触的时候散发出来,那鬼巫的手竟被消融掉了一半。

“我要杀了你,我要用你的灵魂来祭先祖。”那鬼巫说完,居然开始低声念叨起鬼话,那只余下的手,不停的在空中画着云文符。

李正看了,心中大惊,知道这鬼巫在准备一个威力奇大而且阴毒无比的巫术。虽然《巫医典》中没有记录,但他只看云文就明白了一些。不敢分心去想其他的,将真气注入那把匕首之内,见效果不明显,突然想起几日前用医气驾驭兽车的时候兽车动了一下,心道反正是拼命的时候,不如就用医气驭飞剑。想到这里,李正将一颗去尘丹扔到嘴里香了下去,感到一阵暖流过后,忙向飞剑内输入医气。谁成想,这招还真见效了,原本就有点动静的飞剑颤抖了几下,抖落了剑身之上的锈壳,一把紫红色的小剑出现在了李正的面前,剑的尾部还有“赤阳”二字,看来这二字是这把剑的名字无疑。

见到这把飞剑,鬼巫迟疑的怒哼一声,攻向李正的动作更猛了几分。李正见状,不敢大意,忙专心用医气驭着赤阳剑歪歪斜斜的朝着鬼巫砍去。那鬼巫见到这歪歪斜斜攻过来的飞剑,就像见到天敌一般,尖叫起来。他似乎还不能离开那金木棺材,自他和李正斗法开始就没有出过那个金木棺材,看来李正没有完成咒语对他有着很不好的影响。尖叫过后,鬼巫吐出一口浓黑的臭气,直接朝着飞剑击来。李正分心无术,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佛塔,赤阳飞剑与那团黑雾遭遇。

PS:做个记号,先修到这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