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元末轶事

更新时间:2019-09-09 10:01:26

元末轶事 已完结

元末轶事

来源:落初 作者:享邑 分类:武侠 主角:赵梦赵 人气:

《元末轶事》是享邑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元末轶事》精彩章节节选:元代末年,天下大乱。反元的红巾军揭竿而起,遍布全国各地。元廷在寻常军队无法抵御的情况下,权臣扩廓帖木儿便欲利用女儿对武林盟主的感情,来达到借武林门派高手之手,消灭红巾军的目的……一场情与仇、劫持与解救的故事,就此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扩廓不仅信守对高娃的诺言,不为难高云,反而对高云关心有加,比之对高娃的疼爱犹有过之。

这下倒令高云受宠若惊了,因为父亲从没有这般对自己好过。

高娃见此很是欢喜,袁明日却对此疑窦丛生。

袁明日未死的消息,很快便被潜伏在各地的白莲教眼线知道了,于是立即上报给了黄山莲花洞白莲教总坛。

三日之后,晚上亥时时分,在一处昏暗的小巷,缟绫客与无圣使接上了头,询问关于袁明日的事。

无圣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缟绫客听完后道:“扩廓帖木儿不再杀图复兴的原因。会不会是因为扩廓帖木儿知道了,帖木儿高云和图复兴在一起而投鼠忌器呢?又或是因为事情已经败露,而不便再下手呢?”

无圣使道:“在扩廓帖木儿的眼中‘只有目的,没有情义’,何况我为了让脱列伯铸成更大的错,已经将高云帖木儿从图复兴的身边调开了,扩廓帖木儿大可毫无顾忌。至于第二种情况嘛,扩廓帖木儿的耳目四通八达,既然那个叫小葵在武当已经言明,脱列伯还敢再次动手,难道扩廓帖木儿还怕再次事情败露吗?”

缟绫客一想,亦觉有理,点了点头,道:“不知道这个扩廓帖木儿在搞什么鬼?”满目疑云。隔了一会,道:“这个图复兴不仅触犯了扩廓帖木儿,而且触犯了本教。不管扩廓帖木儿搞什么鬼,总之,扩廓帖木儿不再杀他,我们杀。有道是:朝中有人好办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无圣使拱手应道:“弟子遵命!”

解铃还须系铃人。众人马不停蹄的赶往岳阳的丐帮总舵。

扩廓帖木儿微服便罢,既然本色出行,太傅府的女眷就不能随便抛头露面。由于出来时受了伤,不宜骑马,乘了轿车,现在伤势渐愈,便让两个女儿乘上了。

他是朝廷命官,外时可以在站赤下榻,袁明日等人沿途也不必投店。

其时正值阳Chun三月,沿途桃树盛开的桃花随处可见。

高云的心情也随之盛开,尽情绽放。

有景有人,如诗如画。她尽情陶醉在这如梦似幻之中。这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惬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画中最重要的人总是扭扭捏捏,一有机会便找借口离开,扫人雅兴。

这日夜里,众人在开州的一站赤休息。

高云姐妹在一个房间同床共枕,由于各怀心事,一时无法入睡。

高娃轻轻地问道:“额格其,你说要是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高云沉吟半晌,答道:“应该是唇齿相依,如胶投漆吧。”

高娃道:“那你这些天来,一直想着那个图盟主,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高云虽然被她说中了,但是哪有那么容易承认?道:“你胡说什么啊?我们是兄弟,怎么可能啊?”

高娃道:“怎么不可能啊?兄弟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可你们是男人和女……”说着说着吊高了嗓门。

高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低声蹙眉道:“小声点!怕人听不见啊?”

高娃拨开她的手,道:“那你就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高云幽幽地道:“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又有什么用?”

高娃奇道:“你可是当朝太傅的大千金哎,多少人想高攀还高攀不上呢!”

高云道:“他若真是那种攀龙附凤之辈,我还不一定动心呢!”

高娃道:“就算是这样,他都和你孤男寡女同处一洞了,总该对你负责吧?”

高云郑重道:“你可别瞎说啊,他可是正人君子,不许你污蔑他!”

高娃见此,不敢再胡说,忙陪笑道:“额格其息怒!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

高云道:“那也不行!”

高娃摇着姐姐手臂道:“好好好!是我错了还不行吗?”

高云见她心诚,一笑而过。思索片刻,一戳她鬓角,道:“你这小丫头,怎么想起问这个了?老实交代,是不是怀Chun了?扣动你心弦的少年是谁啊?是不是那个钟公子啊?”说着说着,亦吊高了嗓门。

高娃既羞又急,嗔道:“哎呀额格其——你现在怎么也大声起来了?要不然,我也不客气了!”说着便欲以牙还牙。

高云赶紧道:“别别别——老实说,你到底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高娃忸怩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觉得特别的踏实、特别的开心。我也不知道这是否就是喜欢,所以才要问你嘛!”羞红了脸。

高云笑道:“行啊小娃,人小鬼大嘛!都这样了如果我再告诉你这不是喜欢,你能信吗?”

高娃更羞,道:“额格其!”

姐妹二人嬉闹起来。

众人经过几日行程,到达了岳阳的丐帮总舵。

聂林海对扩廓帖木儿的到来非常意外,自忖这是袁明日的本事,对袁明日好生佩服,心想:“能兵不血刃让扩廓来到这,那就再好不过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扩廓的能耐再大,只要到了这里,那也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

他想:“不管怎样,来的都是客,在没有撕破脸之前,总不能在人前失礼,让人小瞧。”于是将来人请进了大厅,叫弟子奉上了茶点。

扩廓先是连连道歉,接着解释起了事情的种种原因。

聂林海不时瞧向袁明日,示意求证。

袁明日予以点头,表示认同。

聂林海有了他的认同,虽对扩廓的人品不予认可,但对扩廓的解释深信不疑。在听扩廓解释完了整件事情之后,道:“虽然这只是一场误会,可是毕竟我丐帮死了人,也不能说一句恕罪的话就算了。我得给逝者一个交代、给众兄弟一个说法!”语气之中,颇含傲气。

扩廓心中虽对这群臭叫花子不以为意,但为了计划的实施,还是起身拱手道:“聂帮主说怎么办,还请明示!”非常客气。

聂林海也不起身还礼,而是微微一笑,道:“既然帖木儿太傅肯屈尊,到我这叫花子窝里来了结此事,那么就请客随主便,按我丐帮规矩办!”

大厅中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扩廓脸一沉,心道:“这真是:叫花子嫌饭馊。想要本太傅的命,可没那么容易。”

高云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原以为聂林海是开明之士,既然这是一场误会,扩廓又亲自登门致歉了,可以说是给足了聂林海和丐帮面子,聂林海应该不会再为难扩廓。

袁明日原来也是这般想法,与她对望了一眼。

二人心下好生为难:“如果双方一旦发生冲突,不知该帮谁好?”

扩廓身后的护卫缓缓按住了刃柄。

大厅中的丐帮弟子见此,也都各自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恶战大有一触即发之态。

聂林海豪然道:“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与帖木儿太傅无关,我丐帮亦不会胡乱赖人。脱副史呢是无心之过,我看这样吧——只要脱副史能过得了我丐帮的‘打狗阵’,便一笔勾销。脱副史武功高强,要过一个不堪一击的‘打狗阵’,自是易如反掌。脱副史,如何呀?”心想:“袁盟主和帖木儿姑娘虽以兄弟相称,但毕竟是异Xing,其实际关系不好多想。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兄弟之间情同手足,对头既是帖木儿姑娘之父,又是一场误会,这个面子得给。”

众人登时松了口气。

脱列伯心下惊恐:“聂林海虽说的轻巧,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虽未见识过“打狗阵”的威力,但听说十分厉害,能否闯得过去,心中实在没底。而一旦闯不过去,将意味着什么毋庸赘言。但事先早已领命,当下也别无退路。

“打狗阵”虽然名字不怎么好听,但是被武林冠以“俗家罗汉阵”之称,其威力可想而知。

扩廓拱手道:“久闻聂帮主义薄云天,高风亮节,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聂林海起身笑道:“哪里哪里?”

脱列伯上前拱手道:“多谢聂帮主!”

聂林海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心道:“我要你的命,谢我干什么?”

众人出得厅来,见院中新来了不少帮众。

众乞都是听说扩廓到了,前来支援的。各个紧握手中兵刃,无不对扩廓怒目而视。

他们除了是因为对同道的死感到愤慨外,还有是因为自己曾经受朝廷的压迫感到愤怒。

聂林海令道:“结小阵!”

“打狗阵”既然被武林冠以“俗家罗汉阵”之称,“罗汉阵”又分“大罗汉阵”和“小罗汉阵”,那么“打狗阵”也分“大打狗阵”和“小打狗阵”。

“大打狗阵”自然要比“小打狗阵”威力巨大。聂林海恨透了脱列伯,若非怕传出去给人留下“杀鸡焉用牛刀”的笑柄,便令结大阵了。

众乞脚下挪动,靠边而退。

瞬间,原本门庭若市,变得门前冷落。

跟着,有十余名乞丐跃群而出,在空地中央绕圈跑动起来。

不一会,他们的铁棍在地上齐“唰唰”一拄,发出了“噔”地一声,由于齐整一致,声音十分震撼。又异口同声“哈”地一喊,也由于齐整一致,声音十分震撼。

众乞面向中央,九人一圈,里外两圈,共十八人,就此停了下来。

群起攻之与单打独斗不同,需要分工明确,紧密配合,刚才他们的绕圈跑动,便是在找各自的位置和搭档。

脱列伯本已惶恐,现在又见到这等阵势,惶恐更甚。

袁明日等人也均是第一次见到这传说中的“打狗阵”,不禁大为惊叹。

聂林海冲阵中挥手道:“请——”

脱列伯向他一抱剑,又向主子一抱剑,挺身时向主子的脸面瞧去,知道此去凶多吉少。

扩廓在众人面前也不便有所表示,只能微微一叹,毕竟自己在这件事上是以红脸的角色登场的,红白有别,不宜多做交流。

在众人看来,还以为他这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现。

脱列伯明白,这是主子在鼓励自己。于是深呼一口气,鼓起勇气转身走向了阵中。

四名列阵的乞丐为他让开了道,待他进去之后,立即回到了原位。

众人屏住呼吸,拭目以待:有的是要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的“打狗阵”如何的厉害;有的是要看看这罪不可赦的脱列伯,是怎么死的;有的是在为脱列伯处境,细心观察。

脱列伯仗剑立在阵中央,向敌人逐一看去,目光犀利。

他是老江湖了,知道自己虽然惴惴不安,但总不能表现出来,否则还没有打,那便输了。不想,敌人的目光更加犀利,于是低下头不敢再看。

原来,众乞也是老江湖了,懂得攻心之术,再加上对敌人由衷的憎恨,所以目光才会更加犀利。

根据武林规矩,是挑战者先来,众乞虽对敌人恨之入骨,但是恪守不渝。

脱列伯见敌人盛气凌人,知道越是耗下去,对自己越不利,于是亮出利剑,拉开了架势。

众乞见此,齐唰唰地用铁棍敲击地面,伴随着脚下移动,里外两圈反方向敲击移动起来。

脱列伯顿时感到眼花缭乱,震耳欲聋。

旁观的高娃等功力较弱之人,也感到心烦意乱,赶紧闭目掩耳,才稍有减轻。

脱列伯知道,敌人已经发起攻击了,如果时间一长,就是敌人不上前动手,自己也会心烦意乱,最终吐血而死,还是难逃厄运。当下不敢多做耽搁,挺剑跃起,刺向其中一敌。

那名乞丐也不做抵挡,而是与左右两名同门,挑棍一戳。

脱列伯也不用剑在来棍上轻轻一点,借力一个筋斗翻出来,而是后仰躲过来棍。

原来,“打狗阵”的特点是“不主攻”、“不防守”:“不主攻”便是要利用“象”、“声”耗敌心力,“不主攻”便是主攻;“不防守”是指攻者不防守,对面的同门同时攻敌,“攻”就是“守”。

脱列伯虽未见过此阵的厉害,但听说过此阵的特点,也不知对不对,开始是印证了“不主攻”的听闻是真的,刚才是在验证“不防守”的听闻是否属实。

打仗讲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格斗也是如此。他虽未见过此阵,但仅是听说过的一些特点,那也得物尽其用,这样才能有破阵的希望。

旁观众人见此:有的佩服丐帮的阵法;有的佩服脱列伯的机智;更有的既佩服丐帮的阵法,又佩服脱列伯的机智。

脱列伯跃回了原地,首战未捷,倒也不沮丧,因为压根就没抱多大希望,意在投石问路,刺探虚实。

大战既已开始,众乞当下也不再客气,继续敲击地面移动,而且比之先更凶了。

脱列伯心下大急:“敌人‘不主攻’、‘不防守’,还真不好对付!”

如果敌人主攻的话,他便可以与之周旋,在周旋中寻找敌人的破绽;如果敌人防守的话,他便可以在出击中寻找敌人的弱点。

脱列伯虽然听说过“打狗阵”的厉害,但是没听说过破“打狗阵”的方法。

天下没有绝对无懈可击的武功,这“打狗阵”的策略再厉害,也有人用相应的策略破解过,只不过丐帮对此十分在意,破阵之人一旦说出将破解策略说出去,那便与之结下了永世之仇人,也会为同道所不齿,成为武林公敌。所以,如果破阵之人与之没有天大的仇怨,绝对会守口如瓶。倒不是他孤陋寡闻,而是没有人说出去。

脱列伯虽然没有破阵之法,但是当下也不敢多做耽搁,挺剑直跃。

众乞还以为敌人欲直接使轻功窜出去,立即挥棍罩下,以截住去路。哪知,一截之下却截了个空,这竟是敌人的虚招。

脱列伯迅速身随剑转,直削敌人下盘。

众乞急忙收势,掉转铁棍,以攻敌剑。

脱列伯心想:“既然暂且没有破阵之法,那么只有随机应变了。”结果在上跃的途中,见敌棍罩下,忽然心生一计。

他这一招十分高明,敌人再怎么以攻为守,也很难挡得住自己这招声东击西。

只听“噹噹噹”,数声金响,众乞不由得退了一步,低头一看,原本就穿着破烂的裤子双腿,靠前的一条腿的裤腿,横着齐唰唰地开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涔涔渗了出来。已被敌人剑气所伤,若非敌人的武功所限,招式慢了一点,自己的这条腿早就断了,阵法自然被破,不禁心下大惊。

聂林海心下庆幸。

扩廓心下可惜。

脱列伯见似乎找到了破阵之法,精神一振,挺剑再战。

众乞虽然受了点伤,但是士气丝毫不减,继续挥棍与之再战。

围观众乞开始还以为以“打狗阵”的威力,要对付一个小小的脱列伯自是小菜一碟,所以只是静观脱列伯是怎么被乱棍打死的,现在见此,纷纷大喊:“敲死他!敲死他……”一来为同门助威;二来震慑脱列伯。

聂林海傲然道:“叫花子缺乏调教,还请太傅海涵!”

扩廓道:“哪里?这是他自作自受!”

脱列伯翻来覆去,还是声东击西的招数,但是由于自身的武功所限,一直没有较大的突破。在斗了四十余招之后,使足全力,挥剑再削敌人下盘。

众乞再掉转铁棍,以攻敌剑。结果又攻了个空。

他们此时对此已习以为常,也不觉得什么,知道敌人又要上跃,这又是敌人的虚招,于是不慌不忙的再掉转铁棍罩下,以截住去路。哪知,这次敌人动作别之前快得多,赶是虽然赶上了,但是没能截住,给敌人蹿了出去。

围观众乞先是一惊,接着一慰。

原来,脱列伯只跃出里圈之后,本已卸力快不起来了,加上头晕目眩身体失衡。便被外围的众乞拦住了。

脚步声响,人头攒动,眨眼间,众乞又将脱列伯里外两层,团团围住。

原来,这“打狗阵”之所以要有里外两层,便是为了防止第一层一旦失守,还有第二层可以备用。任你武功再高,亦很难连跃两个包围圈,可谓是:双保险。

高云这些对“打狗阵”一无所知的人,刚才还以为围在外围的乞丐,作用只是为同门呐喊助威呢,这时见此妙用,不禁又对此阵法增添了几分钦佩之意;袁明日这些对“打狗阵”有所了解的人,见此虽不怎么稀奇,但钦佩之意不减。

众乞将敌人重新围住之后,又开始了敲击移动。

脱列伯刚才那一招已是竭尽所能,结果未能脱身,知道再无希望,顿时气急败坏,心道:“既然这群臭叫花子要置我于死地,那么就索Xing来他个鱼死网破!”挥剑狂刺起来。

这样一来,双方就开始有人偶尔有人中刃。

一时间鲜血飞溅,“乒乒乓乓”的兵刃相交之声中,不时夹杂着中刃的惨呼。

高娃见此,“啊”地一声,双手掩耳,闭着眼睛扑到了姐姐怀中。

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了,但是她生Xing胆小,就是再见几次,也同样会害怕。

众乞有人受伤或不支时,便退到外围休息,由外围的同门顶上,战斗力丝毫不减。脱列伯却没有喘息之机,战斗力急剧下滑。

片刻之后,脱列伯被打的遍体鳞伤,鲜血直流。刚才还可以挨三辊还一剑,现在却挨五棍也不一定还上一剑。

他的动作越来越慢,渐渐地直不起腰来。

众乞继续狠击猛打,突然,“啪”地一声,敌人右腕中棍,利剑脱手。

他们顿时大喜,知道取之Xing命,已是易如反掌,于是四条铁棍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戳向了敌人。

脱列伯虽已身受重伤,手无寸铁,但十分勇猛,伸手一抄,已将四条铁棍牢牢锁在手里。

四名乞丐无论如何推拉,那四条铁棍就像被死死嵌在石缝中一样,怎么也动弹不得。

正当脱列伯为躲过刚才这一劫感到庆幸的时候,忽闻头顶“呼——”地声响,抬头一看,只见另五条铁棍从不同方向罩了下来,这回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于是一低头,“啪”地一声,硬生生的受下了,顿时鲜血喷出。

他这回伤的着实不轻,瞬间感到浑浑噩噩,全身无力。

被脱列伯钳住铁棍的四名乞丐,由于用力拔棍,登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脱列伯踉踉跄跄,站立不稳,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

众乞挥棍,肆无忌惮,铺天盖地的向他身上招呼。

高娃不闻兵刃相交之声后,回头一看,见脱列伯遭此毒殴,怜心大起,摇摇姐姐手臂,柔声道:“额格其!”想让姐姐通过袁明日,为脱列伯说情。

她虽对脱列伯十分恼怒,但见此还是于心不忍。

高云会意,正色道:“小娃,他杀了丐帮弟子,这是罪有应得。”

她倒不是因为袁明日与宋丙遥等人朋友情深,开不了口,只是由于在短短的数十日中,自己也与宋丙遥等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何况宋丙遥等人还是为自己和袁明日而死。

众乞将敌人挑在空中,连敲带戳,直打的敌人鲜血狂喷,不住抽搐惨呼。

情景极其恐怖。

围观众人大多都是久闯江湖,见过不少恶斗的场面,但打到最后,敌人再无还手之力时,顶多一刀杀了,像这种将敌人活活打死的事十分少见,不禁毛骨悚然。

在被打了数十棍之后,脱列伯双目紧闭,再无任何反应。

众乞见此,“扑通”一声,将其直挺挺的脸朝下摔在了地上,转而继续敲击移动。

聂林海微微一笑,畅快之极,心道:“王老贼,虽冲着图盟主的的面子不与你为难,但也要让你知道,我丐帮可不是好惹的!”

扩廓长叹一气,心道:“臭乞丐,你等着,这笔账咱们日后再算!”。

约莫一刻钟之后,脱列伯仍旧一动不动,瘫在地上。

众乞见此,心下大快,九条铁棍往敌人身下一伸,将其架了起来,欲送到帮主面前。然而就在这时,原本一动不动的敌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四肢在诸棍上一撑,借着上架之势,跃了起来。顿时一声惊呼。就在中空挡,敌人已连跨带越,翻过了两重包围,跌在了外面。

他们以为敌人已死,于是放松了警惕,里外两圈竟没防住。

原来,脱列伯在敌人的狠打之下没有后还手之力手,突然灵机一动:“索Xing就此不再动弹,与之拼耐Xing!”当即用内力全力护住心脉保命。

众乞勃然大怒,追上去便要继续欧敌人。

这时,聂林海大喝一声:“住手!”

帮主有令,众乞就是有天大的怒火,也不敢违抗,只得收住铁棍,心下好生后悔:“早知如此,就该先把他打个稀巴烂再说!”

此时的脱列伯在经过了刚才的奋力一跃后,已是虚弱至极,命悬一线,别说是有一定武学造诣的众乞了,就是一个两三岁的提孩,亦可轻松置其于死地。

众人走了过去。

聂林海的脸色极其难看,虽然心下非常恼怒,但是既然已有在先,如果再纵容弟子下手,那么就被人小瞧了。

扩廓知道他心中不服,于是拱手道:“多谢聂帮主手下留情!”以给他台阶下,使他心里好受些。

聂林海冷冷地道:“脱副史的功夫果然不同凡响!”讥讽之意,不言而喻。

扩廓一摆手,属下将脱列伯拉了下去。

袁明日拱手道:“二位,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提。”心想:“这样最好,如果众乞真的将脱列伯打死了,虽然扩廓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定然不悦,那面秋后算账。”

他虽然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道:“事情虽然了了,但是诸位英雄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扩廓拱手应道:“好——多谢图盟主!”

聂林海拱手道:“多谢图盟主!”

袁明日拱手道:“不敢!”

聂林海豪然道:“图盟主,我得了几坛佳酿,咱们喝他个痛快去!”

他言外之意是对扩廓下了逐客令。

袁明日拱手道:“承蒙聂帮主一片盛情,图某心领了,只是图某还有要事,咱们改日再喝个痛快如何?”

聂林海一拍他肩膀,笑道:“好!”

众人出得院外。

扩廓属下找了一辆骡车,将半死不活的脱列伯抬了上去。

无圣使无意之中看到了这一幕,心中一喜:“这真乃天助我也!”

众人一路北上,到达了晋中的兴盛镖局。

扩廓同样向霍爱萍先是连连道歉,接着解释起了事情的种种原因。

袁明日同样点头,表示认同。

霍爱萍心想:“邓州一袭中丐帮弟子死伤最为惨重,聂帮主都给了图盟主面子,我也不好不给。”

他当下也没有拿扩廓怎么样。

众人出了兴盛镖局后。

袁明日向扩廓父女拱手作别。

高云道:“大哥你难道不去大都找图前辈了吗?”

袁明日道:“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么就没有必要了。只要你们见了他,把事情跟他说清楚就行了。他知道去哪里找我。我还有事——”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高云大急,道:“那要是图前辈不信呢?”

她想要以此为借口,留住袁明日。

扩廓附和道:“不错。何况图英雄武功了得,搞不好还不等把话说清楚呢,老夫这颗脑袋就已经搬家了!”笑着,手指脑袋。

袁明日一想也是,不过不等把话说清楚,脑袋就已经搬家的不一定是扩廓。无论谁有事,都是不好的,道:“你们先回,我随后就到。”

高云道:“既然要去,那么何必随后?难道你就不怕这中间出什么事吗?”

秦护院附和道:“是啊公子。帖木儿姑娘言之有理啊!”

袁明日本想在暗中跟着扩廓父女,这样便可避免种种事情的发生,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扩廓帖木儿自得脱列伯以来,他行事无往不利,对他的这次马失前蹄,也不予计较,命人给他送医送药,尽心尽力。

脱列伯受伤虽重,但有主子派人尽心照顾,恢复得很快,数日后,便可拄着拐杖,缓慢行走。

这天晚上,众人在保州境内的一站赤投宿。

扩廓帖木儿命驿令备一桌上等的酒席,无圣使见此,心念一动。

负责上酒菜的驿夫从厨房出来,路过昏暗的走廊。

这时,柱子后面突然窜出一个人,立在了那驿夫的面前,森然道:“站住!”声音低沉。

那驿夫吓了一跳,略一定神,见虽看不清对方面目,但对方身穿的甲胄看的清清楚楚,正是太傅所带侍卫的穿着,登时松了口气,拱手道:“军爷!”

那官兵道:“过来!”

那驿夫走近一步。

那官兵嘴巴凑到了他耳旁,低声嘀咕起来。

那驿夫听越听越惊,听完后“啊”了一声,嗫嚅道:“这……”

那官兵道:“这可是副史大人的命令。怎么,你敢不听吗?”

那驿夫拱手道:“不敢!只是这毕竟有悖于王法,万一要是……”

那官兵道:“既然这是副史大人的命令,副史大人的上司是谁呀?怹老人家就是王法。反之,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要是抗命不遵……太傅的行事风格我想你也有听闻吧?”

那驿夫连连应道:“是,是是!”

那官兵道:“这就好!除了你之外,副史大人不希望有第二个人知道!”

那驿夫拱手道:“是!”

餐厅内众人纷纷入席,一切餐、具礼仪都以按汉族样式。

出乎寻常的是脱列伯也在席间。

原来,这是扩廓帖木儿主仆的赔罪宴。

扩廓帖木儿早就想要设宴,正式向袁明日和高云帖木儿赔罪,由于先前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那驿夫依次在众人面前放置了酒杯、斟上了清洌洌地酒。

扩廓帖木儿首先端起酒杯,起身道:“图盟主,老夫管教属下无法,还望多多包涵!”神态诚恳。

袁明日端起酒杯起身,道:“我倒没什么,只是害苦了我这位二弟。”瞧向了高云。

他知道高云以为父亲要杀自己的那段时间,心里非常的难过。

扩廓向高云柔声道:“云儿,你不要再怪阿布好吗?”

高云一惊,起身道:“女儿不敢!”

尽管她这些天来也在努力适应,被扩廓帖木儿宠爱,可是由于被扩廓帖木儿长期虐待,已在心里留下来深深的阴影,不是短短数日就能抚平的。

脱列伯接着一手端起酒杯,一手摁着桌子,起身道:“千错万错,都是脱列伯的错。在此向图盟主和大小姐赔罪了!”一饮而尽。

余人也各捧酒杯饮尽。

宴席上,扩廓帖木儿频频为高云帖木儿夹菜,舔犊之情溢于言表。

袁明日见此非常高兴,情不自禁多喝了几杯。

他本来就酒量差,如此一来便醉了几分。

散席后,高云将袁明日扶回了房间,按坐到了床上,道:“大哥,你喝了那么多酒,要不要我叫人给你做碗醒酒汤啊?”

袁明日酡着脸道:“不用了——二弟,你回房吧。”

高云看着他酕醄的样子,蹙眉道:“可是你……”

袁明日摆摆手道:“我没事。”

高云道:“我给你倒杯水——”结果一松手,原本是坐着的他,“扑通”便倒下了。

她从身后桌上的壶中倒过来一杯水,扶着袁明日坐起身来饮了。

袁明日道:“谢……谢谢——你……你走吧!”挣开了她扶着的手。

高云早已对他近来对自己的排斥心有不满,这时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哭道:“大哥,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

袁明日见此,醉意立即醒了三分,道:“你怎么这么说?”

高云道:“以前你从来没有赶过我,也没有对我像现在这样客气过!”

袁明日道:“你现在是太傅府的大小姐吗。”

高云道:“难道就因为这样,你就要疏远我吗?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回去了,现在就离开他、离开这——”转身便要走。

袁明日知道这个“二弟”说得出,做得到,顿时大急,赶紧拉住她,道:“唉……二弟,你不要任Xing……”阻拦间,突然眉头一皱,“啊”地一声**。

高云大惊,道:“大哥,你怎么了?”

袁明日手捂腹部,表情痛苦,道:“我中毒了!”当即用“乾坤大扭转”的手法,封住胃肠等处诸Xue,以阻止毒素进一步蔓延。就地盘坐,运功逼起毒来。

众人得知袁明日中毒的消息后,纷纷前来看望。

高云刚才哭闹,随着袁明日的中毒,已转为他的担心。

袁明日运功逼毒,看似不动声色,其时颇费内力,汗水涔涔渗出。

高云尽管很想拿着手中的手绢,上前为他擦拭一下汗滴,但是深知逼毒之时需专心致志,否则便有前功尽弃之险,后果不堪设想。只得将手绢紧紧攥在手中,有意无意间,吸湿着自己手心所出的汗。

“乾坤大扭转”可以颠倒阴阳,人为的进行转换。袁明日自从有了上次盲目急功近利的教训,每练一重,便仔细参悟其中的奥妙,此时运功将胃肠本该的降浊之气,颠倒起来,得心应手。

大约一刻钟后,他突然“哇”地一声,将晚宴所食之物尽数吐了出来。

原本光鲜亮丽的食物,此时已变成乌七八黑,其毒之凶,不言而喻。

众人纷纷奔了过去,将袁明日扶了起来。

高云的手绢此刻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为袁明日擦拭起了额头上的汗滴、嘴角上的呕吐物,道:“大哥,怎么样了?”

袁明日脸色苍白,气喘吁吁,道:“大部分的毒素已经被我逼出来了,至于残留在体内的那一小部分,已不足为胁。”

在场众人立即松了一口气。

无圣使的心“咯噔”了一下:“不知他所练的是什么武功?竟能将剧毒硬生生的给逼出来。”

高云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欣喜的同时也对袁明日的武功大为钦佩。

她只知道袁明日的武功技击能力很强,不想逼毒的内家气功亦不弱。当下扶袁明日上床休息。

众人疑窦丛生,揣测是何人下的手。

那驿令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发抖,因为无论是谁投的毒,所借助的皆是站赤的食物,这个失察之罪总是逃不掉了。

这时,扩廓帖木儿的两名属下押进来一个人,一踢那人腘窝,大喝一声:“跪下!”

那人不由自主地便“扑通”跪了下去。

两名属下拱手道:“太傅!”退了一步。

所押之人正是那上酒菜的驿夫。

原来,扩廓帖木儿在得知袁明日中毒后,便立即派人查起了事情的原因,那驿夫心虚,很快便露出了端倪。

那驿夫哭道:“太傅大人,小人也是奉命行事啊!”

那驿令更恐,若是有人借助酒菜投毒,自己顶多是个失察之罪,现在他说是奉命行事,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众人一惊,均想:“袁明日乍到此地,究竟得罪了何人?”

扩廓喝道:“是奉了何人之命?”

那驿夫向脱列伯偷看了一眼。

由于众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投到了脱列伯的身上。

脱列伯顿感尴尬,好似是自己指使的似的,于是也喝道:“说!”

那驿夫本以为他是奉了太傅之命,才让自己投毒的,后来看太傅的架势根本就不知情,刚才之所以偷看他一眼,是想让他袒护自己,见此心道:“事已至此,我也只好保命了!”于是嗫嚅道:“是……是奉了副史大人之命!”

众人心想:“原来这是脱列伯所设的鸿门宴,赔罪也不过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他是扩廓帖木儿的属下,真正要杀袁明日可想而知。”

脱列伯大急,指着那驿夫喝道:“你胡说!”

扩廓也喝道:“此事关系重大,你胆敢胡说八道,本太傅决不轻饶!”

他也想到了众人所想,一旦那驿夫咬定是奉了脱列伯之命,自己便难脱干系。

那驿夫道:“小人确是奉了副史大人之命,在图大爷的酒杯上浸了毒。毒药也是副史大人给的。”

脱列伯更急,喝道:“你血口喷人!”右掌暗自运力。

他虽重伤未愈,但要击毙一个常人自是不在话下。转念一想:“如果将他杀了,那便是承认了。自己蒙冤不要紧,可别坏了台服的大事。”运到掌上的功力,硬是给收回去了。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高云,再也忍不住了,吼道:“阿布,你不是说脱列伯认错人了吗?怎么现在还要?”

袁明日端坐在床沿暗运内力,以备扩廓帖木儿狗急跳墙。

扩廓急道:“云儿,你听我跟你解释呀……”

高云吼道:“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脱列伯是你的手下,未经许可,他敢擅自行动吗?”奔了出去。

扩廓叫道:“云儿……”

小葵叫道:“小姐……”急忙追去。

高娃嗔道:“阿布,你说你……嗨!”悻悻而去。

无圣使向扩廓和袁明日一拱手,跟了出去。

扩廓既气又疑:气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努力的成果,被突然之间搅黄了;疑的是不相信脱列伯会因泄一时之气,坏了自己的大事。当下向袁明日一拱手,带着属下和驿员奔了出去。

袁明日当下依旧呆在那里,心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扩廓为了在袁明日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亦为了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连夜对那驿夫进行了审讯。根据那驿夫的供述,又立即集合了脱列伯的属下官兵,本来想让他辨认,结果发现少了一名。

虽然那驿夫未能从众官兵中,认得出指使之人的长相、听得出指使之人的声音,但是扩廓心想:“一定是那人故意捏着嗓子,以防被人听出声音。那名失踪的官兵,很有可能就就是那人。”想到这里,不禁大感失望,怒气冲冲,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脱列伯知道主子已经真真切切地怀疑自己了,拄着拐杖跟着他进入房间后,跪倒在地,道:“太傅,属下真的没有……”

扩廓越听越怒,喝道:“够了!用不着再在我面前演戏。我知道你对图复兴恨之入骨,可是你不要忘了,这都是你办事不利的结果。”背转了身子。

脱列伯知道再说也是无用,只会令他更加反感,于是拱手道:“太傅!”声音呜咽,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扩廓闭目长叹一气,转过身来道:“好了!鉴于你是初犯,还是只要别人能够饶你,我这里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严惩不贷!”。

脱列伯虽然心中委屈,但是为了主子,也就认了。

扩廓将他带到了袁明日的面前,说他是因为袁明日才险些被丐帮打死,所以对袁明日心存怨恨,派人下毒。要袁明日处置。

袁明日心想:“扩廓与自己无冤无仇,干嘛要杀自己?倒是这个脱列伯要杀自己的理由充足。”至于如何处置脱列伯,心想:“上次他害得我那么苦,就是碍于他是扩廓的属下,如果将他杀了,扩廓虽然嘴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一定不服。多树敌人,于我报仇扬名不利。如果这次将他杀了,不还是多树敌人,于我报仇扬名不利吗?”于是依旧慨然几句,就此过去。

这晚在保州郊外,无圣使与缟绫客接上了头。

他将袁明日运功逼出剧毒的奇闻说了。

缟绫客奇道:“什么,竟会有这等事?不知这个图盟主练的是什么奇门武功?”

隔了一会,无圣使道:“这次虽然没把图复兴杀了,但是成功的使脱列伯在扩廓面前出了丑。”

缟绫客道:“脱列伯在扩廓的心目中根深蒂固,不是一镐就能撼动的。”

无圣使道:“一镐不行,那就两镐。”

缟绫客道:“暂且先不要动图复兴了。”

无圣使拱手应是。

三日之后,众人到达了大都太傅府。

袁明日虽然已经来过一次了,但是由于当时胸怀诸事,无心观看建筑陈设。这时见建筑青砖绿瓦,陈设珠箔银屏。屋里屋外闪闪发光,富丽堂皇。心道:“不知这是多少民脂民膏所堆砌?”

他跟着扩廓来到了客厅。

得到消息的木仁,早早就在客厅等候,这时,一见到高云便情不自禁地道:“云儿,你没事吧?啊——可叫庶母担心死了!”眼含泪花,关怀深切。

高云冷冷地道:“托你的福,有我阿哈图盟主的保护,没事。”说着,挽住了袁明日的手臂,除了是自然而然外,也有讽她之意:大哥是真心实意对我,哪像你这般假惺惺的。

扩廓对她的疼爱已令袁明日对她曾经的哭诉产生怀疑了,现在见此更加深了怀疑,心道:“定是扩廓的再娶,令二弟对他们产生了偏见,以至于他们对二弟再好,在二弟的眼里也是虐待。二弟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想到自己家的罹难,不禁对她好生羡慕。

木仁一如既往的对高云无介于怀,裣衽笑道:“图盟主啊,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啊!”若非碍于相公的身份,非行大礼感激不可。

袁明日拱手道:“哪里哪里?”望了望高云道:“她是我二弟,我是她大哥,大哥保护二弟,应该的。夫人不必客气!”

木仁奇道:“二弟?”

袁明日顿时面红过耳,好生尴尬,道:“此事说来惭愧,让夫人见笑了!”

木仁这才想起了高娃上次曾说她们在外面是男扮女装的,心想:“这个图盟主定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的云儿,至于现在为何还要这样称呼……”察言观色,知道二人关系微妙,当下也不便多问,笑道:“没有没有——倒是小女任Xing,给图盟主添麻烦了!”

袁明日强自笑了笑。

扩廓道:“图盟主,既然来了,就好好在大都玩玩。让云儿也尽一尽地主之谊!”

高娃道:“阿布,钟公子嚷嚷着要走,忽亨不允!”嘟起了小嘴。

扩廓“咦”地一声惊讶,瞧向无圣使。

无圣使拱手道:“太傅大人,既然令嫒已经回府,那么草民也该告辞了!”

扩廓道:“如果本官再交给你新的任务呢?”

无圣使道:“这……”表情非常为难。

扩廓道:“在寻找小女的过程中,足见你是一员干将。好男儿就应该父母尽孝,为君主尽忠。如今你已经没有父母了,也该为君主尽忠了。只要你愿意,本官可以为你提供大显身手的机会。

高娃摇着无圣使的手臂道:“为了我,你就留下来吧……”嗲声嗲气,娇媚无限。

无圣使情知自己的表现定然引起了扩廓的青睐,再加上高娃对自己的缱绻,扩廓于公于私皆会挽留自己。接近高娃就是为了能够潜伏在扩廓身边,之所以说要走,完全是已经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的说辞。既然扩廓出言相留,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日,扩廓命下人大摆酒宴,为袁明日接风。

席上的酒菜奢侈至极,精致之至,可堪国宴。自然每一道菜,每一坛酒都是袁明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越是这样,袁明日越是不悦,心道:“一个太傅家的宴席就奢华成这样,百姓何以不苦?韩山童何以不反?”只是应酬Xing的每道菜稍尝了些,就连口感醇美的陈年佳酿也没有多喝。

次日清晨,高云早早的梳妆打扮之后,便敲开了袁明日的房门。

在用过饔餐后,高云拉着袁明日顺顺当当的出了太傅府。

原来,扩廓吩咐门卫,袁明日暂住期间,高云可以自由出入太傅府。

青石板铺就的宽广大街上,人来人往,两侧的商铺、摊位林立,各种各样的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整条街市热闹异常,比之汴梁的街市别有一番繁华。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元朝已岌岌可危,但是大都是元朝腹地,依旧比之一般的繁华。

众人悠闲的漫步在街市中央。

袁明日虽已不是第一次来大都了,但却是第一次有闲情逸致欣赏这里的繁华,忍不住道:“这里还挺热闹的!”

高云见他称赞非常得意,道:“那当然了,这可是天子脚下,什么达官巨贾,社会名流,都汇聚在此了!”昂首挺胸,甚是惬意。

众人走了一会。

袁明日道:“二弟,以后我还是叫你帖木儿姑娘吧。”

高云顿时两颊绯红,忸怩道:“怎么,难道你不把人家当兄弟看了?”

二人停下了脚步。

一直跟在后面的秦护院和小葵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小葵对袁明日的话和主子有着同样的理解,亦对主子的话有所神会,不禁心中窃喜,瞧向了秦护院,意在与之同喜。却发现他正在痴痴地看着自己,顿感羞涩,缓缓地转过了头。

袁明日赶紧道:“不!你本就是女子,以前你女扮男装,是我不知道。如今你以真实身份示人,我若再喊你二弟,难免会令人尴尬。你要是不愿意让我叫你帖木儿姑娘,那我就叫你二妹吧。这样听起来既合情又入理。”

高云略有失落,道:“别!你还是叫我帖木儿姑娘吧。”心道:“你本来就对人家没有情意,若是再让你叫二妹的话,那便再无可能了。”

众人继续闲逛。

逛着逛着,小葵无意间突然发现,一直赖着自己的秦护院不知何时不见了。

她虽略有讨厌秦护院,但也不怎么憎恨,心道:“这人来人往的,那小贼可别丢了!”赶紧东张西望,查看秦护院的身影。

正当小葵为找不见秦护院,要喊前面的主子时,秦护院突然不知从哪蹿到了面前,还“唉”了一声。着实被吓了一跳,嗔道:“你吓死了!”

她所以没有说担心的话,是想:“没有理这小贼,这小贼都这样烦人了,如果说了还不变本加厉啊。”

秦护院一抬手,垂下一条瑜光闪闪地玉钏子来,道:“喜欢吗?给你的。”

小葵顿时喜上眉梢,待要伸手,却随即正色道:“无事献殷勤,非Jian即盗。听说你以前是贼。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我早就看你不怀好意了。”指着秦护院道:“说,你惦记上我什么了?”

秦护院愕然一愣。

小葵立即意识到措辞不当,害羞的低下了头。

秦护院见气氛尴尬,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自从跟了咱家公子以后,虽说没有用金盆洗手,但亦早就不干了。你就放心收下吧——”又给她往前递了递。

小葵见他说的心诚,道:“就凭我家小姐和你家公子的关系,谅你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儿——”扯下了他手中的钏子。

众人逛到了西街菜市场,忽见前方有许多人驻足围观。好奇心起,于是便挤了进去。结果发现,人群前有重兵,手拄金戈警戒,警戒中央有个台子,台边上有一个身着囚衣,蓬头垢面的人被反绑在木桩上,向南跪着,低着头,面前竖着一个木墩,在手械上还写着“张文成·谋反”;左侧立着一条壮汉,从头到脚穿着一身红,右手托着一把鬼头刀;后面两三丈处有一张桌子,桌子后坐有一名朝廷官员。这是一个被临时征用的刑场,那跪着的人是犯人;那条壮汉是刽子手;那朝廷官员是监斩官。

监斩官“啪”地一声,一拍惊堂木,原本嘀嘀咕咕的人群立即鸦雀无声。

监斩官朗道:“人犯张文成,附从韩贼,刺我军机,罪不可赦……”

高云低声道:“那个人真的和你长得极其像唉,简直就是一个人呢!”望着那人。

袁明日应道:“是啊!怪不得脱列伯会错把我当犯人。”

监斩官在宣读完犯人所触犯的刑律后,看了一眼圭表,见午时三刻已到,一抛桌上竹筒中的令牌,令道:“斩!”

高云立即掩面背过了身子。

袁明日问道:“怎么了?”

高云答道:“没什么。我有点不忍心。”

袁明日道:“他差点害得你们父女不能团聚,你怎么还可怜上他了?”

高云不便说因为那人长得像极了他,嗔道:“你管得着吗?人家就是不忍心嘛!”

袁明日略有所悟,不再言语。

两名官兵去掉了那人带着的手械及壶手。

那刽子手噙了一口烈酒,“噗”地一声,喷到了手中的鬼头刀上。接着,将那人摁到了其面前的木墩上,举起了鬼头刀。就在砍下的瞬间,忽然两粒沙石迎面飞来,分别击中了左手的“外关Xue”和右手的“内关Xue”,“当啷”一声,刀掉在了地下。

他长期以杀人为生自有一定的功夫底子,但却被两粒小小的砂石击的丢掉了吃饭的家伙,可见投掷砂石之人的武功了得。

在场之人皆是一惊。

这时,只闻远处“呀”地一声大喝,一条缁衣蒙面大汉,仗剑踏着人群头顶奔了过来。

警戒的众兵立即意识到这人要劫法场,赶紧出戈拦截。谁知敌人武功了得,一个筋斗连戈头亦没碰着,便翻到了台上。

虽然那仗剑客蒙面,但是袁明日从身影上一眼便认了出来,道:“图叔!”既惊又喜。

袁贵三下五除二便砍断了缚在那人身上的缧绁,叫道:“公子!”

那人只惊得呆若木鸡。

监斩官刚才见有人要劫法场,立即躲到了桌子底下,这时见就要劫走了,壮着胆子钻了出来,令道:“杀了!杀了!”令完,又钻到了桌子底下。

众兵挺戈分从前后左右刺向袁贵和那人。

袁贵先是挥剑攉开身前来戈,然后一拽那人,拽到了身前暂时安全的位置,将自己置于了险境,上上下下密密麻麻的金戈刺了过来。这下可不好玩了。

原来,这面的官兵远比那面的要多,他攉得开上面,攉不开下面,而不论那面受伤,最后都将无法全身而退。

袁贵心道:“能与公子死在一起,那也值了!”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见对面的众兵突然“啊”地一声,齐唰唰向两侧倾去。原本如铁桶般的包围圈,瞬间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个极其熟悉之人,顺着那道口子奔到了面前。顿时愕然一愣。

来客正是袁明日。

他道:“图叔,快走!”

袁贵满腹疑窦,随即一想,疑窦立消:“那人对自己神情呆板,这人却对自己举止自然。何况官府说他可不叫图复兴。”

这时,刚刚撕开的口子,已被众兵合上了。

袁明日双臂在胸前一划,“乾坤大扭转”强大的内力已运至掌上,“呼”地一推,内力吐出,登时将众兵吹了个四脚朝天。

他牵着袁贵跃到了台下。

袁明日主仆前脚刚走,那人后脚便被穿了心。

此时的围观人人群,已哓哓抱头乱窜起来。警戒的众兵呼啸着挺戈向主仆二人扑去,兵力比之前要多得多,足有上百人。

见此情景,高云主仆和秦护院立即追上扑去的众兵。

高云主仆出来时没想到要和人打架,所以也没带兵刃,只得从官兵背后去夺金戈;秦护院的“探囊取物抓”随身缠在腰间,在袁明日的指教下,已成为兵刃。

高云主仆在夺到金戈之后,脚下踉跄,左摇右晃,犹如喝多了撒酒疯一般,没有一点武功的套路。一来是因为金戈比利剑要重得多,膂力不及;二来使金戈与使利剑的套路完全不同,利剑的套路在金戈上完全用不上,金戈的套路又不会使。

尽管如此,但是由于她们有一定的武功造诣,金戈耍的倒也威风凛凛,众兵一时不敢贸然上前。

由于众兵无法集中力量围追堵截,袁明日主仆二人一眨眼便奔了过来。

袁明日道:“快走!”

高云主仆立即抛下金戈,随袁明日主仆三人奔去。

五人之中,数小葵的武功最弱,一奔之下便落到了最后。

追击在最前面的一名官兵,一伸金戈,勾住了小葵一只脚踝。

小葵“啊”的一声,被绊倒在地。

众兵立即挺戈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