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神箭遗恨

更新时间:2019-09-08 10:05:35

神箭遗恨 已完结

神箭遗恨

来源:落初 作者:高节的青竹 分类:武侠 主角:杨管鹰 人气:

高节的青竹新书《神箭遗恨》由高节的青竹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杨管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弹指神箭:十指齐弹,能洞穿山岳,当真威力无穷;  出有入无:瞬间千里,合道之产物,来去自如;  变脸玄功:想变谁就变谁,变化无穷,防不胜防;  搬运大法:一栋别院,瞬间之后消失,无踪无影,移山填海的本领;  驭剑之术:驾驭宝剑,神妙莫测;  凌波逍遥游:轻功有为法之巅峰,奇绝的世间法;  地元乾坤掌:还别说,这掌法做船,就不用工具了,打孔挖槽,信手拈来;  杨丹心,一个戏子,怎么炼成了以上绝世武功,行走在大明末世的乱世江湖和朝廷之间?在“金龙碧霞,异世域天;踏遍三界,日月并肩。”的四位绝世高手面前,怎样游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柳妈对欧阳单的伤口简单处理后,杨丹心把欧阳单抱进了茅屋内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盖上被子。

几个人焦急的等待着欧阳单的苏醒。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欧阳单“哎哟”叫了一声,才慢慢地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见杨丹心、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姑娘和一个半老徐娘站在床边,才没头没脑地问道:“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太厉害了!”

也不等人回答,便对柳妈道:“你就是葛仙姑吧?这两位姑娘一定就是你的闺女了!”

“嗯!”柳妈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

“那是灵蛇毒龙。厉害得很!是柳妈她们养的。都怪我!只顾招呼得你来,使你分了神,让你受伤了!”杨丹心插嘴道,随后显得深深的歉意。

“你活着就好!你活着就好!我受这点伤算得了什么?”欧阳单看到了杨丹心的样子,欣慰地笑道,随后又带着责怪的口吻,“杨兄弟,你让我好找!又不留个联络……的办法。”

“情急之下忘了。”杨丹心歉意地道,然后一五一十的讲了和欧阳单分手后的全过程。

“有些事是讲不清楚的。”听了杨丹心所说的整过过程,欧阳单深深地一声叹息道,眼神显得十分忧郁。

“欧阳姑娘,看得出你有很多的无赖啊……”柳妈观察着欧阳单,听欧阳单这么一说,这时便道

“你是女人?”还没有等到柳妈说完,杨丹心便打断的柳***话,吃惊地问道。

“我说过我是男人吗?你们男人都粗心大意!”欧阳单责怪道。

“我以后是叫你欧阳兄呢还是叫你欧阳姐姐?”杨丹心犹豫道。

“随你的便,在方便的情况下怎么叫都成。我是方便在江湖上行走才女扮男装。杨兄弟,你不会怪我吧?”欧阳单也不介意,随后问着杨丹心,没等杨丹心回答,便把目光转向了柳妈,然后对柳妈客气地道,“冒昧造访,还请仙姑莫怪!”想起床施礼,挣扎了几下,可下身没有了知觉,大吓,“我这下身怎么了?一点知觉都没有?!”

“别急!让我看看伤口。”听欧阳单这么一说,柳妈赶紧安慰道,随后掀开被子,见欧阳单的伤口流出的是淡黑的血水,眉头一皱,“怎么会这样?如今……如今,我也没办法了!”柳妈也显得焦急起来。

“柳妈,别急!好好想想!好好想想!看看还有其他办法没有。”看见柳***样子,杨丹心赶紧安慰提醒道。

“除非……除非找到草脚医生。可他神龙见首不见尾。见他是要靠缘分的。”柳妈香香吐吐道。

“柳妈,你仔细想想,一定有办法找到他的,是不是?”见状,杨丹心虽然眉头一皱,却宽慰地问道。

“我道有个办法,不知行不行?”柳青青这时插嘴道。

“什么办法?说说看!”一听,杨丹心皱起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们可以先到赶集的场镇去看看,看能不能寻找,即使找不到,也能得到草脚医生的更多消息。”见杨丹心眉毛舒展开来,柳青青感到欣慰,这才道。

“还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呐!这办法,我也能想到。”站在一旁的柳楚楚这时不屑一顾地插嘴道。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如果没有其他好办法,也只好如此办了。”没有理会柳楚楚的说话,杨丹心想了想,最后赞同柳青青的办法道。

决定下来之后,杨丹心背上欧阳单步伐坚毅地上了路。柳青青带路,柳楚楚在后扶着欧阳单。柳妈留在了桃花山。

“欧阳姐,你放心!就是寻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草脚医生,把你的伤治好!”走在路上,杨丹心宽慰欧阳单道。

“这话我信!”听杨丹心的话,欧阳单心中一颤,柔声地道,并将脸贴在了杨丹心的肩膀上,感受着杨丹心身上温热的体温,良久,将头一抬,“杨兄弟,我感觉到你的玄功好象有根基了。你是不是小腹内有股温热感?”

“嗯!是有一股温热的气在转动。”杨丹心道。

“你把那温热的气沿两腿而下,直达两脚掌心的涌泉Xue,在涌泉Xue停住。这样,你背着我会感觉轻松些。你试试?”听到杨丹心的回答,欧阳单想了想,接着道。

杨丹心按照欧阳单说的法子,心意转动,体内那股温热的气流也随之动了起来,温热的气流达到涌泉之时,果然感觉轻松了许多,步子也就加快了不少。

东阳镇今天赶集,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有卖布匹的、有卖镰刀锄头靶子的、有卖箩筐背篼扁担的、有卖水果的、有摆草药摊的。叫卖声、吆喝声、谈话声、笑骂声、“顺到,扁担掇背,萝蔸抂脚”的招呼声,相互交织。好一派热闹景象。

杨丹心背着欧阳单跟着柳青青,在人流里走着,柳楚楚在后扶着欧阳单。他们每逢草药摊都要驻足问问,但其结果都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去。

他们边问边走,不知不觉的来到了里正外的平坝处。平坝上围了很多的人,两个公差在场内吆喝,墙壁上贴着两张大大的海捕文告。

“我去看看!”柳楚楚说了一句,撇开他们,挤进了人群里。

“走着的,站着的,都来看看哈!墙上贴的这两个人,就是州城戏院放火、刘家湾杀人的懝犯,一个是川东名角杨方州,一个是千变小天王杨丹心。有知情不报,窝藏犯人者,一经查实定要严办。”公差敲了一下手中的铜锣大声吆喝道。

柳楚楚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来到杨丹心他们跟前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被人撞了个趔趄。

“走路看到点!”柳青青一边提醒着那人,一边赶紧上前扶着柳楚楚。

正待要开口斥责,杨丹心定眼一看,撞柳楚楚的那人头挽道髻,垢面瘦削,身材不高,穿一身不干不净的遮蓝布衣裤,脚踏一双马儿窝,一个平平常常的老头。

“李公子呀,你让我好找啊!”那老头边拉着背上背着欧阳单的杨丹心,往僻静点的地方拽,边大声地道。

“老伯,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杨丹心诧异地问着那老头道。

“没错,找的就是你!”老头大声道,然后压低声音,“你傻不傻?在捉你,你还往那里钻?没有听到公差的吆喝吗?”随后左右地看了看,神秘地道,“你们不是要找草脚医生吗?今晚三更,往南二十里的川主庙,在那你们就会找到。”

“谢谢老伯!谢谢!”杨丹心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激动道。

老头再没有说什么,嘴里哼着川戏调子,消失在了人群中。

“你们觉得这老头的话可不可信?”杨丹心一直看着那老头的背影消失,这才将目光移到了柳青青和柳楚楚身上,问道。

柳青青和柳楚楚都显得茫然,摇了摇头,柳楚楚道:“我们也不清楚!”

“这是江湖中人!武功很高。应该可信!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杨兄弟,你要做好各种思想准备!”背上的欧阳单这时接过了话题。

“好吧!今晚我们去一趟川主庙。”听到欧阳单这么一说,杨丹心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决定。

当下他们选择了一家偏僻的小客栈住了下来。为了方便,怕公差找麻烦,杨丹心来了个男扮女装,而欧阳单却换回了女装。四人都显得风姿绰约,象亮丽风景,引来不少男士垂涎的目光。

入夜,杨丹心四人不辞而别,背上欧阳单踏上了南边去川主庙的道路。

要到川主庙之时,杨丹心和欧阳单又换回了男装。他们四人径直向川主庙走去。

推门走进了川主庙,大殿内灯光昏暗,已经有十几个人了,有坐着滑竿的,有被人背在背上的,三三两两的站在不同位置,看样子,显然来至不同的地方。

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杨丹心这才放下了欧阳单。

刘、关、张的塑像前,昏暗的灯光,三三两两的人不说话的等待,宽敞高达的大殿,这一切给这个川主庙平添几分诡秘的气氛。

刚刚入更,侧面的厢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出一个人来。这人正是杨丹心他们白天所见的老头。老头走到灯光侧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轻轻咳嗽了一声算是打破了寂静,也没有什么开场白,然后直截了当地道:“谁先来?”

“我们先来!”站在最前面的三人中走出一人施礼道。

“赌什么?”老头低着头,淡淡地道。

“一万两银票!敢不敢接?”那人从怀中摸出了一叠银票,在手中一拍打,朗声地问道。

“你输了!把人扶上来!”那老头将头一抬,两眼放光似的,一下站了起来,将手一挥道。

两人把另一人扶到了老头跟前,后退到了一旁。老头沿扶上的那人转了一圈,突然上前,双手将那人胳膊缠上,一个背摔。

那人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倒立着,背正好贴在大柱上,刚要下滑时被老头抛出的绳子绑了个结实。

接着老头以极快的手法点了那人的足三里、中极、气海、神闕、曲池、颤中、人忠、太阴、太阳,左掌托住那人的百会,右掌向那人的气海拍去。跟着退掉那人的鞋子,凝神片刻,一跃而起凌空一翻,背贴着柱头双掌对着那人的涌泉Xue按下大喝一声:“出来!”

那人口里喷出一股血箭,过后是一大团浓血,血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老头一个空翻站在了地上道:“他这是中了湘西的蛊毒。毒根一出静养几日就好了!”

两人上前把柱头上那人放了下来,先前那人从怀里摸出了一叠银票,奉给了老头。两人扶着那人走出了川主庙。

“原来他就是草脚医生呀!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大开了眼界,精彩!”三人看到这里,才回过神来,柳楚楚感叹地低声道。

“别出声!还有好戏看!”杨丹心嘘了一声,轻轻招呼道。

歇息了良久,老头不知是累了还是故意把声音拉长:“下一个!”

话音刚落,又有两人走了出来:“我们来跟你赌!”

“赌什么?”老头慢条斯理地问道。

一人道:“赌房产,价值五万两的房产。”

老头摇头拒绝道:“我这人居无定所要房产来干嘛?你们把房产卖了来找我!”

另一人道:“我们倾其所有,只有一万两的筹码,够不够?”

老头懒洋洋地道:“赌注太小,你们还是走吧?!”

刚才那人马上接过话来道:“另加对我主的忠心!这总可以了吧?”

老头不解地抬头问道:“此话怎么讲?”

“你若有本事医好我主,我这只胳膊就是你草脚医生的!”那人豪气干云,将自己的左胳膊拍了拍道。

“好!抬上来!”老头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吩咐道,说完快速闪到了厢房前,用手一拍,一提,便取下厢房的门,顺势一抛,那扇门便飞到了供台前,轻轻落下,无声无息。

两人把滑竿上那奄奄一息的大汉抬到了供台前的门板上,老头围着门板上的人转了一圈,突然伸出右手搭在了那人的脉门上。

良久,一抬手,那大汉悬在了空中,跟着一个舞花,那大汉在空中滚翻了几圈,下落时老头左手托住了大汉的命门,接着以快速的手法点了大汉的玉枕、大椎和脊柱上的几个腧Xue。

跟着一个拨弄,大汉在空中平躺旋转,之后慢慢地落在了门板上。

接着,老头从身上摸出了一把银针,凝神片刻然后以忽快忽慢的手法把银针插进了那大汉身前的诸多Xue位上。

在场的人,个个看得眼花缭乱。特别是柳青青和柳楚楚,柳青青不知不觉的紧紧拽住了杨丹心的胳膊,柳楚楚则紧紧的掐住杨丹心的胳膊。

“两位小姐,轻点!轻点!别把我的胳膊和肉给拽下来了。”杨丹心感觉一只胳膊紧箍,一只胳膊似蚂蚁在咬,低头一看这情形,才轻声提醒道。

欧阳单“扑哧”的轻笑了出来。

草脚医生把那大汉扶起坐下,然后一掌拍在那大汉的背心,那大汉立刻吐出好大一滩黑血来,那大汉吐出黑血后,草脚医生又轻轻地将那大汉放平,从身上摸出一颗药丸按进了那大汉口里。等了片刻,那大汉一下坐了起来,左右扭动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向草脚医生施了一礼:“草脚医生果然名不虚传!”

“你这是遭人暗算,中了毒!毒根一除,要不了多久就完好如初了!”草脚医生没有理会那人的吹捧,说道。

先前那人走了过去道:“在下愿赌服输!”说吧,从身上摸出了一万两银票奉上了草脚医生。突然又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剑斩向了自己的左臂,顿时左臂掉下血箭飙出。

草脚医生迅速封了那人几处Xue位,并用一张汗巾包住了那人的断臂,然后从身上摸出一只小瓷瓶对那人道:“有胆量!有气魄!这是外伤药,每天敷药一次,半月后自愈。”

这时柳青青、柳楚楚和欧阳单看得愁了起来,愁什么呢?柳青青和柳楚楚愁的,一是没有银子去赌,二是女儿家没银子赌又拿什么去赌,总不至于也象那人样剁掉一臂吧?值得吗?欧阳单愁的是杨丹心会不会跟草脚医生赌,即使赌,身上的银子不够时他又会做出怎样的决断?如若象那人一样赌手臂什么的,我欧阳单断不可同意!

不觉三人都看着杨丹心,此时的杨丹心神态自若,丝毫没有忧愁的样子。

﹌﹌﹌﹌﹌﹌﹌﹌﹌﹌﹌﹌﹌﹌﹌﹌﹌﹌﹌﹌﹌﹌﹌﹌﹌﹌﹌﹌﹌﹌﹌﹌﹌﹌﹌﹌﹌﹌﹌﹌﹌﹌﹌

原创落初文学首发《神箭遗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