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穷途

更新时间:2019-09-08 08:56:34

穷途 连载中

穷途

来源:落初 作者:子缜 分类:武侠 主角:林川白皙 人气:

子缜新书《穷途》由子缜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川白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阔别千年的决战。  一个穷究武术之途的故事。  一位博通古今光风霁月的大师。  一段盘根错节纠缠祖孙三代的恩怨。  ps:子缜书友群一:36527891(武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海。

这个城市柳行风来过很多次,每一次来都有日新月异的感觉。

无论上海文化遭受到怎样的批驳,怎样的否认,怎样的唾骂,剥下这所大都市五彩斑斓的锦绣华衣,都能觉出一种别样的气魄——兼收并蓄,海纳百川。

与北京城的厚重大气不同,上海可能永远不会有那样的盎然古意、龙脉王气,这座城市没有多悠久的历史,大文豪大将军大政客更没几个,翻遍史书也只能找出个明朝的徐光启是华亭县人。可当那一扇海关之门被列强叩开后,中华大地的龙脉风水似乎为之一转,这小小的一方水土,忽然灵气冲天,人才鼎盛。

说她海纳百川也好,说她藏污纳垢也罢,普天之下削尖脑袋想在这座城市里买上一亩三分地的大有人在,哪怕只是在铁路旁甚至是郊区混日子,到了外地也作出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像只扎入山鸡群里的野凤凰,大声的说:

阿拉四上海恁。

这恐怕也是上海人遭人诟病的原因之一。

就像满口道德的女人大多姿色平庸,上海从不否认她污浊阴暗的一面,璀璨夺目,甚至飞扬跋扈。

巨隐隐于朝,大隐隐于市。

柳行风从来都以为,在北京,随便翻出一个小小的京官,循着脉络摸上去,都有可能扯出一个庞然大物;而在上海,哪怕是路边卖铜锣烧的小贩,都有可能曾经身价千万以上。

这个世界的起起伏伏、上上下下、高高低低,转变的实在太不可思议,一不小心就跌入低谷,陷入穷途,到时候,努力攀爬到高处、已经习惯了俯瞰大地的你,会怎么办?

柳行风不知道。

保持通话,十分钟后,柳行风终于上了老爸柳抱朴的车。

今年四十一岁的林惠美看起来仍然像个二十七八的美貌**,脸上画着淡淡的妆,称不上惊艳,看起来却很舒服。柳行风一见她就说:“老妈你又漂亮了,不得了啊不得了,越活越年轻,真好。”把林惠美逗得不顾淑女风度的哈哈大笑。

柳抱朴穿着很休闲的蓝色衬衫,显然今天该没事,吃了这么多年的饭局,他身材没有半点发福之态。人到中年,身在其位,柳抱朴一切都看得淡了,只有这么个儿子还时时刻刻悬在心上。觉得这半年来柳行风又成熟不少,柳抱朴不禁有些感慨。

光阴这东西,一不留神就从你手中溜走。

让他欣慰的是,稳稳当当二十年走来,**上平步青云,儿子却从来都不曾如各家纨绔一般气焰滔天,凭成绩考上了全国重点更是让柳抱朴觉得倍儿有面子。

看看,看看,其他人家的小孩!

今天听说公安厅厅长家里的小兔崽子又在学校惹麻烦,打残了谁谁谁;明天又听到政协主席十三岁的女儿忽然间身怀六甲;再后天就是刚刚拍下西湖畔的老洋房一名大富商的小孩被人绑架……

总而言之,对儿子的表现还挺满意的,不招惹谁,也不被谁招惹。想到柳行风今年正好满了二十岁,柳抱朴忽然念及八个字,脸色一变。

浩气端行,沛然家风。

他把儿子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端详了一遍,忽然很严肃的问:“小风,最近你身体可有什么地方觉得不舒服?”

柳行风奇怪道:“没有啊,你儿子强壮的很,哈哈。”

柳抱朴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一下儿子,然后伸出右手三个手指,十分熟稔的搭上柳行风的腕脉。

脉象蓬勃洪大,粗壮有力,不浮不涩,绝无病态。

灵台之中,魏长卿忽然一笑:“行风的父亲,对这三指禅很是精通啊。”

武林中把医道“望闻问切”之中的“切”戏称做三指禅,三根手指搭上脉搏,可知千病百痛之由,左手腕脉,三根手指按住的部位分别代表心、肝、肾;右手腕脉则分别是肺、脾、命门。

中国智者的思想大都取中庸之道,不似西方激进,大抵讲究个防微杜渐,把病痛扼杀在摇篮中,所以现在医学上有句话就叫做:西医救命,中医治病。两者本无所谓高下之分,只是各自效用不同,要救命了才找中医,大多是“扁鹊见蔡桓公”的结局。

而现在的柳抱朴,作为一个把脉的医生,心里可说是提心吊胆,按道理说,今天柳行风该有些症状才是,他手指不断切换,眉头先紧后松,继而轻轻舒出口气,然后喃喃自语:“莫非是错了?”

想到那个一言九鼎语出如山的人,他的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柳抱朴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什么错了?”林惠美轻轻拍了一下丈夫侧脸,笑意吟吟。

柳抱朴眉头皱起,半晌不语。

“小风,生日没在家里过,妈要给你补办过一个,想吃点什么?或者玩点什么?”林惠美一本正经的说。

柳行风笑着拉了拉老***手,道:“妈,我生日这天是你最遭罪的一天,该好好吃好好玩的是你。再说了,上海我什么没玩过?”

林惠美听了有些感动,道:“你这孩子,尽说这些话。没玩过咱们吃嘛…但这里的吃的大多带一股糯甜味道,我们三口人又都喜欢吃辣一点的…”说到这里,她询问似的看了一眼丈夫。

柳抱朴回过神来,笑道:“辣的东西不是没有,就不知道你们母子俩受不受得了。”

柳行风一挺胸膛,嘿嘿笑道:“我们学校里几个湖南人都没我能吃辣,这一点点辣算什么。”林惠美笑眯眯的拍拍儿子脑袋,然后点了点头。

柳抱朴呵呵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啦。木元,到上次你带我吃的那家‘九品辣’去。”

黎木元是柳抱朴的新司机,过年后才到柳抱朴手底下做事,据说手底下有两分功夫,自始至终都在充当聆听者的他闻言道:“好嘞,书记,三品、四品也就差不多了,千万别点一品的,那股子辣气我闻着都打喷嚏。”

柳抱朴哈哈大笑,这才介绍起这位司机,柳行风早注意到筋肉虬结、手臂手背却丝毫不见青筋的黎木元,听老爸介绍后很恭敬的道:“黎叔叔好。”

中老年人手臂上、手背上大都会有凸起的血管,这是精气亏损之兆,小孩子就没有,所以,单凭这一点,柳行风就可以断定,看起来30多岁的黎木元绝不简单。

柳行风忽然记起,似乎高中有两个双胞胎同学搬到上海来了,于是问道:“爸,不介意我叫同学来吃一顿吧?”

柳抱朴笑道:“天大地大,哪里都有你的同学!叫吧叫吧!”

柳行风拨通联系电话,接通后他忍住笑意问道:“喂?团团吗”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声音:“我靠!老柳你他妈还这么叫我掐死你。终于舍得打电话给我俩了啊?你这小子怎么生日都不回来过?害我们白跑一趟杭州。”

这对双胞胎兄弟一个叫沈和一个叫沈尘,样貌是一摸一样的,可Xing格却截然不同,沈和精明冷静,沈尘却暴躁冲动,由于两人都有比较重的黑眼圈,像极了某类国宝级动物,所以班上同学就送了他们两个十分可爱的诨号,团团和圆圆。

一股暖意泛起,柳行风笑道:“我这不专程给两位赔罪来了么?消消气,消消气。”

“专程赔罪?”对方显然有些疑惑。

“是啊,我到上海来啦,爸妈帮我补过一次生日,出来喝两杯?”

“行!你小子发话了我们兄弟马上火速赶来,哪里?”

“别,沈和你跟我说你们地址哪里,我来接你们。”

东拐西拐,在浦东某小区接到了沈和与沈尘,一如既往的黑黑的眼眶,几人挤挤坐下,这辆桑塔纳快速而平稳的穿街过巷,最终停在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弄堂里。

这车是黎木元的私家车,明显经过了不止一次的改装,也能看出来黎木元很是爱护它,现在看起来虽然旧了点,可整体感觉还是不错的。

柳抱朴好像来过了好几次,带着妻子儿子拐了两拐,柳行风就看到张悬挂在巷口的破旧木板,上边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字,九品辣。

沈和沈尘第一次见柳行风父母,也没弄明白柳抱朴什么身份,不免显得有些拘束,跟柳行风走在后面说了会话,一个劲的说老柳你妈保养的真好。

饭前,黎木元从车厢后提出一个蛋糕,林惠美带头唱起生日歌,大家也就跟着一起来。柳行风眼睛忽然就热了。

吹灭蜡烛,大家哄闹着要他许愿,这是柳行风两个月来第一次由衷的感到快乐。

他许了一个如果说出来就很俗气矫情的愿望,愿爸妈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朋友们都生活如意,事业学业蒸蒸日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