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侠捕镇

更新时间:2020-11-11 23:16:58

侠捕镇 连载中

侠捕镇

来源:落初 作者:东余女 分类:武侠 主角:刘山小镇 人气:

火爆新书《侠捕镇》是东余女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山小镇,书中主要讲述了:没有系统等于没有武学?没有穿越等于没有智商?又说江湖世界日趋凋零?宁安手中泠泉刀声作响,这一刀便剖出这半壁江湖独占而去。饮酒吹箫舞刀弄剑啊!还等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着街上人群围在一起,宁安两人挤进去一探究竟。原来是江湖卖艺的队伍,在这平原镇大街上表演起了拿手绝活。

只见一大汉抬出一平整的大石头放在另一个汉子的胸口,想来这就是江湖卖艺经常表演的胸口碎大石了吧。

只见这汉子胸肌硕大,体型魁梧,看起来是个练外家横练功夫的高手样子,躺在准备好的木条凳子上,两边学徒抬起大石头压在了他的身上,而手举铁锤的大汉开始向四周吆喝起来:“来来来,各位父老乡亲,接下来就给大家瞧瞧的胸口碎大石的绝活,您们心地好的爱看的给点赏钱,让我们混个饭吃,穷的困难的您就帮着吆喝吆喝,叫叫座。”

周围的百姓大多是来看个热闹,不过也有向里面投钱的看客,图的就是个面子和看着刺激。

“哎呦,谢谢你老打赏,祝您福寿绵长啊。”大汉接过一轮打赏之后,放下了盘子,准备表演,与周围百姓一样,那青衣小厮也是看的津津有味,还忍不住打赏了两文铜钱。

“好了好了,各位父老乡亲,接下来我就要用着大铁锤砸开石头了,各位瞧好。”

只见大汉抡起铁锤,动作流畅,看起来是经常练习,而躺下的汉子毫不慌张,一看便知是多年配合,放心的很。

然而就在这一锤下去之后,胸口上的石头没有碎裂,反而是石头下的汉子一口鲜血喷出,胳膊大腿一软,竟是断了气。

周围百姓一见出了人命,吓得是纷纷逃窜,整个集市瞬间就变成了闹哄哄的一团,踩踏着拥挤着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而握着锤子的大汉显然是不敢相信,嘴唇发白微微颤抖,双腿也是止不住的颤栗。

宁安与刘山见出了人命,不能不管,二人均为捕快,对于这种事情处理起来丝毫不费劲,刘山先是指挥百姓不要踩踏,隔离了百姓,又看住了这杂耍戏班。

而宁安则是走近尸体旁边检查尸体,对着现场仔细搜查。

小镇并不大,一有事情马上就有人通知了治所,捕头陈忠又带着四个兄弟前来检查。

见到宁安与刘山二人早早的在这里搜查,陈忠也是放缓了脚步,走到宁安身边询问详情,“小宁,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怎么出了人命。”

宁安仔细的说出了事情经过,并将初步检查的死因说了出来,“看起来是一次误杀或者仇杀呢!”陈忠眯着双眼,盯着已经被控制住的大汉。

“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没有杀人。”大汉看起来十分惊慌,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冤枉不冤枉由不得你,这好好的胸口碎大石怎么会当场死亡,说不得也得治你个失手杀人的罪。”捕快王强开口就是一顿威吓。

“小的,小的也不知啊,这石头已经是烧制脆了的,我这兄弟从小与我相依为命,一同长大,横练功夫也是有的,不会如此就死了啊。”大汉哭丧着脸,流着眼泪,却不知这眼泪是逢场作戏还是真情实感。

“哦,是吗,检查这石头。”

刘山踢了踢这块石头,一脚跺在上面,石头没有一点变化,刘山又举起铁锤砸向石头,石头依旧没有碎裂。

“这石头分明是一块顽石,若不是用力敲击根本没反应。”刘山实话实说。

陈忠捕头眉毛一横,“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石头是不啊你指使人偷换的?”

“真的不是小人啊,大人明查啊。”

“哼,带回治所,与理正大人分辩去吧,走。”说着示意捕快将犯人押走。

“宁安、刘山,对其他人进行调查,查清戏班来路,顺便告诉他们,最近不得离开,老老实实等着传唤。”说完陈忠提着刀离开了,这里就交给了宁安、刘山。

“嗨,真tn的晦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刘山忍不住感叹道。

“我倒觉得事情有点蹊跷,这胸口碎大石两人应该十分熟稔,不应该出现事故的。”

“那就是这大汉故意害他兄弟,想卷钱逃跑。”刘山不加思索的说。

“不,这汉子就算动手也不至于明目张胆的吧。”

“嗨,兴许就是觉得官家会这么想呢,咱们还有要事办呢。”

宁安并不继续争辩,搬开戏班表演用的箱子,里面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飞刀、高跷、石板、长枪杂七杂八的堆在一起。

“走,我们去问问那两个负责放石头的学徒。”

宁安刘山走进戏班住的屋子,整个戏班都因为这件事情惶恐不安,见到捕快来了,更加害怕。

宁安见此开口道:“各位不必惊慌,我兄弟二人就是来问问情况,你们谁是班主。”

一个老仆颤巍巍的开口道:“回大人,被带走的就是我们的班头,死的那个是二班头。”

“哦,那他们二人关系如何啊?”听到此,宁安继续发问。

“大师兄、二师兄两人平日里关系极其要好,从未见两人有过争执,大师兄,大人,大师兄不可能打死二师兄的。”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怯生生的看见宁安。

“哦,那么你们用的器具道具归谁看管啊。”

“回大人,是小老儿我看管着,顺带带着这两个不成器的孩子。”

听到这里,宁安要求他们带着他去查看一下平日里放物件的仓库。

进入仓库一股霉味传来,东西堆砌在一起看起来好久没人动过了。

“这些道具,你们班子平时都不用吗?”宁安皱了皱眉头。

“回大人,我们戏班原本是在燕郡卖艺,只因为在当地得罪了一个大的戏班子,两位班主打伤了人,不得已出走,来到这里是听说此处人多,最近刚来的。”老人娓娓道来。

“哦,这么说你们这两位班主还是江湖人士喽。”

“我大师兄二师兄可厉害了,他们一个会金刚掌,一个练的是韦陀拳。”一个小孩子忍不住开口接话。

“那这么说来,即便是个大石头也难不倒他们了。”宁安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山子,用锤子给我砸开这个石头。”宁安说完,刘山拎起边上的铁锤,微微蓄力,一击砸中石头,石屑四溅,石头从当中裂开,令人惊讶的是一块光滑的石头里面竟然含着铁芯。

“这,大人,我等冤枉啊。”没等宁安开口,老仆人直接跪倒在地。

看着地上的铁芯石,宁安发觉到事情的问题,这铁芯石价值不菲不可能被戏班班主用来杀人,更多的用法是用于锻炼内力,练习劲气。

“走吧,山子,我们回治所一趟,我觉得要好好问问那人,你们就暂时待在这里,不要出去乱跑了。”说完宁安与刘山就向治所奔去。

两人回到治所时,大堂上理正正在和陈忠分析事情经过,以及怎么给这杀人大汉定罪,原来这大汉名叫赵让,死的那名汉子叫郑强。

宁安迈进大堂内,紧忙说到:“禀报理正、捕头,我二人探访戏班仓库,发现戏班表演所用大石均被换成铁芯石,且戏班上下均说赵让郑强二人平日要好,并无争端,我请求重审赵让。”

王新元听过宁安一番陈述之后,点头应允宁安的建议,让宁安亲自去地牢里面押解赵让。

宁安绕过大堂走到地牢门口,发现平日里把守的守卫并不在门口,宁安匆匆走进地牢里面,见到牢中一片寂静,而关押的赵让也是默不作声,当宁安打开锁头接近赵让时,才发现地上早已经是血流不止,这赵让已然是没了性命。

当宁安抬头看向墙壁时,墙上赫然用血字写着“午时已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