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流莺纪事

更新时间:2020-11-06 18:39:08

流莺纪事 已完结

流莺纪事

来源:落初 作者:篷雨 分类:武侠 主角:柳叶飞慕容 人气:

经典小说《流莺纪事》由篷雨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叶飞慕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落入风尘,爱已走远。  十五年后,再度相逢。  只可惜,物是人非。  他心有所属,  她痴心不改,  最后的结局有会怎样?  有情人能否终成眷属?  走入江湖,是非再现。  侠骨柔情,时代风云。  但遗憾,现实残酷。  他有心决战,  他无心奉陪,  最后的江湖谁会主宰?  有志者能否事竟成?  恩恩怨怨,柔情绵绵。  有些冷漠的她,  有些潇洒的她,  也有些狠毒的她,  她,只是一名妓女,  她的一生,是否真的存在着对与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庄主,难道你不怕死吗?”

柳叶飞猛然一怔,他同红衣十三娘一同瞥向了那里。那个人红衣十三娘不曾见过,但柳叶飞一眼就可以认出他来,因为他就是名震江湖的飘香剑客——黎剑愁。

柳叶飞朝黎剑愁哂笑道:“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黎剑愁,快把《飘香秘籍》交出来吧!”

黎剑愁不慌不忙,缓缓地走到了柳叶飞身前,他并没有对柳叶飞的话语进行回答,而是说道:“这个红衣十三娘是任何男人都碰不得的,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

柳叶飞道:“素闻黎大侠四海为家,但对于风尘之地,从不进入,不知道你今天来情华翠玉楼是何目的?”

的确,黎剑愁是从不过问这种烟花之地的。虽然他喜欢女人,也与江湖上许多的女流有着那很深的交往,但他从不到这种地方找女人。

黎剑愁道:“你猜呢?”

柳叶飞道:“我猜你是冲着红衣十三娘来的,但只可惜,你来晚了一步。”

黎剑愁显出一脸的不解,问道:“怎么?”

柳叶飞道:“因为红衣十三娘已经收了我的银子。”

黎剑愁仰天大笑,他的笑竟让柳叶飞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柳叶飞问道:“你笑什么?”

黎剑愁狂道:“试问。敢身无分文到这种烟花之地来的,在江湖上又有几人呢?”

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因为,黎剑愁身无长物。

但也不完全是,因为在他的身上藏有两件无价之宝和他固有的魅力。

——《飘香秘籍》和藏宝图。

——他身上特有的香气,一种可以征服所有风尘女子的香气。

柳叶飞道:“你说笑了,我想你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快把《飘香秘籍》交出来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话语之间,柳叶飞已经把剑架在了黎剑愁的脖子上。

顿时,情华翠玉楼中喧嚷一片,有的人则被这一场景惊的目瞪口呆。但红衣十三娘依然在柳叶飞的身边,更不可思义的是,她竟然和刚才的神色一样,没有露出一丝的胆怯之意。

柳叶飞是地方一霸,黎剑愁的剑法更是名满江湖。倘若两人真要在这种地方交起手来,恐怕再过一个月,情华翠玉楼也开不了张。

柳叶飞的剑搭在黎剑愁的肩上,剑刃贴在他的脖子上越来越紧,紧的可以叫黎剑愁感受到他的剑到底有多么的凉。

瞬间,在黎剑愁的剑上散发出一种逼人的香气,顷刻之间,这种香气充满了整个情华翠玉楼。

这种香气是不可以用鼻子去闻的,尤其是不通武学的人。刹那间,刚才的喧嚷声嘎然而止,因为现在,整座楼内,只有黎剑愁,柳叶飞,红衣十三娘依然站着,其他的人都已经昏倒在的地上。

此刻,红衣十三娘也昏昏沉沉的,眼前开始天旋地转的,她踉踉跄跄地挪到了一张桌子旁,扶着桌子,又不知不觉地坐了下去。

柳叶飞满脸的汗水,如豆粒般大小的汗珠积聚在了下巴上,最后落到了衣襟上,浸湿了衣服。

黎剑愁在笑,但在柳叶飞的眼中,已经数不清在自己的眼前,到底有多少张脸了。柳叶飞在尽全力紧握着手中的剑,但他已经意识到了,此时自己已没有了杀人的力气了。

“啪”的一声,剑滑落到了地上。黎剑愁听的很清楚,可柳叶飞却已听不清了,因为这时他已经气喘吁吁,弯着腰,垂着头,跑到了外面。虽然一阵风吹过让柳叶飞清醒了好多,但他体内所留有的余香,依旧使他感到眩晕。

柳叶飞对着黎剑愁极力地喝道:“飘香剑法果真是名不虚传,但你黎剑愁也不要得意的太久,夺不得《飘香秘籍》,我誓不罢休。”

黎剑愁微微一笑,看着他弃轿而逃那蹒跚的背影。

黎剑愁摇头叹息,一瞬间,香气散去,但情华翠玉楼中的人依旧是七扭八歪地躺在了那里。

红衣十三娘逐渐地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楼下的大厅,而是在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弥漫着一种香气,但这种像并不是刚才那样逼人的香,而是一种清新淡雅的香。红衣十三娘很诧异,但她并不害怕。

多少人向往着黎剑愁的那部《飘香秘籍》,但又有多少人畏惧他的飘香剑法。虽然黎剑愁杀过好多的人,但他有着自己杀人的原则,他杀贪婪的人,负心的人……但是有两种人,无论怎样,黎剑愁都是不会杀的,一是孝顺的人,二就是女人。

红衣十三娘并没有下床,她也没有环顾周围任何一个角落,在她所余光所覆盖的范围里,她也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可对于一个生活在青楼多年的女子而言,有时候,鼻子要比眼睛更重要,直觉要比亲眼所见更准确。

红衣十三娘道:“黎剑愁,没有钱的男人是不可以进入我的房间的。”

黎剑愁缓慢地经过了红衣十三娘的视线,笑道:“你不觉得你说的话有太多的错误吗?”

红衣十三娘不解,问道:“怎么?”

黎剑愁笑道:“一,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让我进她们的房间,二,难道你不知道我身上的《飘香秘籍》是无价之宝吗?”

红衣十三娘也笑道:“你说的仿佛也不对。”

黎剑愁摇头问道:“怎么?”

红衣十三娘答道:“第一,我不是爱你的女人,第二,在我眼里,那部《飘香秘籍》一文不值。”

桌子上放了一杯茶,茶虽然已经凉了,但如果你刻意地去闻它,依旧可以感觉到那沁人的茶香。这是上等的碧螺春,黎剑愁懂茶,更爱品茶,所以这上好的碧螺春摆在他的面前,他竟然不动于衷,这实在是一件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红衣十三娘见黎剑愁眸视着那杯茶并没有吭声,她似乎在忖度着黎剑愁为何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那杯茶。

黎剑愁突然开口问道:“你会武功?”

红衣十三娘摇了摇头。

黎剑愁又问道:“这是你沏的茶?”

红衣十娘微微颔首。

红衣十三娘不说话,只是用自己的肢体来回答,一般人认为是没什么的,但红衣十三娘的内心所想,是逃不过黎剑愁的慧眼的。

黎剑愁不语,可他紧锁着眉头。

倘若你闭着眼睛,你绝对会沉醉于他身上那独有的自然清香,但倘若你现在看他那严峻的脸庞,你绝对会被他的面孔而震慑住。

黎剑愁的大名名满江湖,自然关于对他的评价也是不计其数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在黎剑愁身上是不适用的,怜香惜玉对他而言也是需要理智的。

黎剑愁道:“这杯茶都凉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喝?”

红衣十三娘道:“因为我不想喝。”

黎剑愁笑道:“那你当初为何要沏?”

面对着这素昧平生的黎剑愁的紧紧追问,红衣十三娘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她岔开话题道:“我只是个风尘女子,能出得起钱的,我就招待,如若没钱,我不欢迎。”

黎剑愁道:“你在说笑,我想你不只是个风尘女子这么简单。”

红衣十三娘也笑了,但笑的很自然,说道:“你太抬举我了,我自七岁就在了,如今已过了十五年了,我从未离开过这里,我想我是很简单的。”

黎剑愁将茶端到了红衣十三娘的面前,她不知出何原因,一把将茶杯接了过来。

黎剑愁此刻迅速地说道:“你的手在颤。”

红衣十三娘茶端的很平稳,就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有一丁点儿颤抖,但黎剑愁并没有说错,红衣十三娘也理解他的意思。眉宇之间,她看到了黎剑愁的与众不同,因为当接过那杯茶的一瞬间,她的心已经跳地沸腾了。

黎剑愁又追问道:“你敢喝了这杯茶吗?”

红衣十三娘若无其事地答道:“我明知这茶中有毒,我为何要喝?”

说着,茶杯已落地,毒茶顿时翻腾着白沫。茶是有毒的,但红衣十三娘为何要沏这杯毒茶,她又要夺谁的命?

黎剑愁不难猜到她要夺谁的命,但黎剑愁却并不知晓她杀人的理由。

红衣十三娘虽然是个女子,但正如黎剑愁所言,她的确不只是个风尘女子那么简单,但是,谁都无法想得到她到底出演着怎样一个角色。

黎剑愁问道:“为什么要杀柳叶飞?据我所知,他很爱你,而且甘愿为你做一切事情。”

红衣十三娘杀人从来都是有理由的,更何况好与坏,该杀与不该杀之间本来就没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让红衣十三娘厌恶的人,他自然认为该杀。

红衣十三娘道:“我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黎剑愁并没有否认,因为人的隐私是值得尊重的。即使红衣十三娘的地位很卑微,但黎剑愁从不以地位背景去评价一个人。

黎剑愁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红衣十三娘哂笑,道:“知道?”

黎剑愁追问道:“为什么?”

红衣十三娘道:“就是为了问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柳叶飞?”

黎剑愁道:“对于第一个问题我很好奇,至于你要杀柳叶飞的事嘛,我也是进了这情华翠玉楼才知道。”

红衣十三娘听后甚是诧异,于是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黎剑愁道:“很简单,红衣十三娘只不过是一个样貌可人的青楼女子,可你却有着绝世的武功。”

黎剑愁的语速很慢,但红衣十三娘听的很着急,所以不禁打断了黎剑愁的话,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的是绝世武功?”

黎剑愁依旧不慌不忙地答道:“因为我刚才已经用到了飘香剑法的第六层,飘出的香气足可以让一个不懂武功的人瞬间晕倒,然而你却挺了很长时间才昏倒,这足以见得你的功力非凡。”

红衣十三娘并没有否定黎剑愁的分析,的确,深入精髓,叫人无懈可击。但仅凭这一点就断定红衣十三娘要杀柳叶飞却是远远不够的。黎剑愁明白这一点,但他还是要等红衣十三娘下面的追问。

的确,红衣十三娘又问道:“仅凭我的武功,你就说我要杀人。凭这点,未免太过牵强了吧!”

黎剑愁点了点头,道:“我想不会有一位女子心甘情愿留守在这之中。”

黎剑愁说的很对,但红衣十三娘却没有承认这一点。她在摇头,或许她认为自己真的是个例外。但黎剑愁透过红衣十三娘的眸子,头一次看到她在眸子中闪烁着别样的幽怨。是的,在情华翠玉楼的姑娘又有谁是真的心甘情愿地去留守在那里呢?红衣十三娘虽然是那里的大红人,大宠儿,但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宁愿脱掉这一身“肮脏”的红衣,穿着粗布麻衣去和浣女们一同在溪边搓衣,同村姑门一起到深山采蘑……

良久之后,黎剑愁才开始继续地向下说,也许他刚才有意识地停顿,就是要看看红衣十三娘听了自己所问的那一句到底有何反应。

黎剑愁又道:“我认为一个会有绝世武功的女人留在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杀人。”

红衣十三娘听后,不由得笑了。但她的笑绝对不是在讽刺黎剑愁,认为他自作聪明,恰恰相反,红衣十三娘听了这几句话,倒是对黎剑愁佩服的五体投地。黎剑愁仍然有话要说,红衣十三娘是看得出来的。

于是,红衣十三娘问道:“那你是如何推断出我要杀柳叶飞的?”

黎剑愁道:“很简单,我同你虽不曾谋面,但红衣十三娘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对你的性格自然也有所了解。你很美丽,但你并不妩媚,你渴求钱财,但你决不势利,你虽是青楼出身,但你却从不主动邀客,但你今天对待柳叶飞却极其的反常。”

红衣十三娘迅速地开口问道:“怎么?”

黎剑愁轻言笑道:“你刚一看到柳叶飞就妖媚地向他走去,你很随意地就收了他一锭银子。更重要的是,你主动邀他上楼。一个人太过反常只有一点,那便是有居心,你的居心就是杀了他。”

红衣十三娘听后无语,她的双眸在直勾勾地注视着黎剑愁。

黎剑愁问道:“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红衣十三娘不假思索地说道:“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红衣十三娘从未对任何男人一本正经地说过这样的话,倘若换一个人听了这话,一定会叫他大笑不止,心动不已。然而,黎剑愁与他人的不同就如红衣十三娘同其他女子不同一样。他听后没有任何反应,依旧保持着他那固有的矜持。

黎剑愁猛然说道:“为什么要杀他?”

红衣十三娘很平静地问道:“他的死活对你很重要?”

黎剑愁摇了摇头。

红衣十三娘又追问道:“既然他是个不关紧要的角色,你为何还要多管闲事儿?”

黎剑愁显得有些愤怒,叱呵道:“但我兄弟的死,我总该去管吧!”

红衣十三娘连声问道:“那你的兄弟是?…”

黎剑愁的瞳孔开始收缩,手上的条条青筋在突起。在江湖上,很少有人不畏惧他此刻的样子,但红衣十三娘仍然显得是那么的平静。

黎剑愁一字一顿地说道:“他叫范奇。”

听后,红衣十三娘长叹一声。但这一声长叹,此刻无疑是在给黎剑愁火上浇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