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超侠寻宋记

更新时间:2019-03-25 19:37:54

超侠寻宋记 连载中

超侠寻宋记

来源:落初 作者:鄜州月 分类:武侠 主角:艾迪阿雅 人气:

完结小说《超侠寻宋记》是鄜州月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艾迪阿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2025年,蓝瑟集团的首席CEO克里斯·L·史密斯,在阿拉斯加发现了一种新能源矿物“氪石”。她,金发碧眼,身高马大,彷若美国队长。考虑过无数种人生中需要面对的挑战,可从来没想到会陷入今天这副境地,她竟然成了太后。且看她斗宫妃、战能臣、辩名士;拜师父、学内功、练武艺;收复幽云十六州,直取辽国,为的却是直达西伯利亚,重新挖掘氪石,找寻回家之路……他,碧眼金发,修长曼妙,如同美女模特。他继承了父亲血液中的暴力因子,喜欢中国功夫,喜欢李小龙,是伦敦街头的霸王!唯一的外甥女在他眼前消失后,他发誓找回她,却牵出一连串谋杀案,一个惊天秘密浮出水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四更敲过之后,虽然天还是漆黑一片,可皇城内却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宫女、内侍、侍卫的队伍如同金明御池升腾起的五色云烟交融而成,覆盖整个皇城。大内城门开启,他们或成群结队,或三三两两进出各个宫门,就如散沙闹堤。

一小队缓缓前进的内侍中,最后一个小太监,不时地东张西望,那正是克里斯。她扒下那死掉宦官的衣服,趁谁都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宝慈宫,混进了这个队伍。

她低头俯视着自己的鞋子,生怕谁注意到自己。

刚才地宫里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让克里斯有了立刻逃出宫去的冲动。真当走出了宝慈宫,她却后怕了。怕一个不小心,被人发现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下场会怎么样?她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起码宝慈宫里的一切让她觉得安全些。

一边走,一边记下走过的路,她暗暗决定,万一不行就按原路返回。可宫墙看起来都一个样子,她努力地辨认方向。

谨慎地跟着人流前行,可人越走越少。一路走来,克里斯发现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而眼前有一扇朱红色的大门,牌匾上四个鎏金大字“左承天门”。到了这里,不论出入,人人都要被守门的侍卫验看腰牌。

克里斯心道,真是糟透了,果然要检查证件才能通行,看来出宫要从长计议,起码得先偷一个他们腰间挂的牌子。

五夜钟声敲响,就是皇宫里焚香上早朝的时间。

克里斯沿着原路返回。

她刚往回走没有两步路,迎面走来一大群内侍,为首的一人坐在几个人抬着的步舆⑤上,一看就是有权有势的管事宦官。

克里斯压低脑袋,脚步快了些。

“站住!”一个盛气凌人的声音传来,在晨曦中空旷的皇宫大院内显得格外刺耳。

克里斯的脸不禁微微发白。

“在哪儿当差?叫什么名字?”说话的正是坐在步舆上的人,他一头白发,眼光犀利,身穿朱红色的锦袍。

看她愣着不说话,那双瞪着她的眼睛,变得像刀子一样凶狠,好像要把她骨头拆散了似得。

“回话啊,石大人问你话呢,耳朵聋了?”旁边的一个内侍上前催问。

“我……我是宝慈宫的。”她一慌张,声音控制不住的从嗓子里挤了出去,沙哑的不成样,但听起来刚好没了女人的音色,“姓蓝……”慌乱中克里斯竟然将自己的中文姓氏脱口而出。

“太后宫里的,姓蓝?叫什么?”那声音突然提高了声调。

克里斯还在犹豫怎么回话的时候,旁边忽然走来一人,侧身站在她的身前,半个肩膀有意无意的遮住了她。

“他叫元霄,是属下的小弟。刚进宫没几天,有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石大人海涵。”

克里斯忽然听到有人替自己说话,猛地睁大眼睛,她不禁转头看去,来人也正好也看向她。

那人四十来岁,四方脸,他眼睛不大,但很有神,眼神里满是和善的笑容。四目相对,不知怎么,克里斯立刻镇定了下来,也许是她听对方也姓蓝,便有了遇见亲人的感觉。

“哼!怪不得这么大的架子,原来是皇城使大人的兄弟。”轿子上的石大人语气明显带着讥讽,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幢建筑,那正是皇城司的廨舍,“左承天门西北廊是你皇城司的地盘,看来咱家指挥不动。”

“景福宫使大人有事能让属下办,敢不尽心尽力。再说您离晋升延福宫使也只一步之差,属下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大人您啊!”

这“延福宫使”乃是赏给内臣最高的荣誉,一般只有死后才能获得,这句话其实跟“咒你早死”没啥区别。克里斯虽然听不明白其中意思,却也隐隐觉得两人表面亲热,其实唇枪舌剑,话里有话。

“呵呵,圣上真要给我如此恩赐,咱家自然忘不了蓝大人的好处。”老宦官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克里斯觉得渗人。

冷笑着扔下这句话,老宦官让步舆继续行进,不一会消失在了视线里。

“跟着我。”姓蓝的内侍低声说完,转身就走,克里斯略一犹豫,赶紧跟了上去。

克里斯低着头,默默地跟着,前面领路的人也一句话不说,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显然脸色不好。克里斯心中惴惴不安地跟着走,眼看着正是回宝慈宫的路。一路上遇到的宫女、宦官,都低头不语,急急通过。

进了宝慈殿,有几个宫女在打扫正殿,几个宫女在给香炉换熏香。梁惟简则正跟几个领头内侍交代什么。见那位姓蓝的內侍沉着脸进来,急忙上前笑脸相迎。

“属下见过蓝大人。太后还在里面歇息,要我去通报一声吗?”梁惟简瞥了一眼和蓝大人一起进来的宦官,是张陌生面孔,他便赶紧弓身叉手而立,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梁惟简,你当的好差!”姓蓝的內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梁惟简大吃一惊,向来和善的蓝大人不会无缘无故生这么大气。他知道必有大事发生,立刻跪了下来。

“请蓝大人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蓝大人没有搭腔,大概,有梁惟简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克里斯望着远处,邢芸正在那边打扫,看到她突然也弓身束手,这才惊觉大殿里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弓身侍立,一时鸦雀无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姓蓝的大人带着她,快步穿过人群,等出了殿门,克里斯转头一看,整殿的人仍然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她心中不禁惊叹,身前的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威仪。

刚才克里斯还因为这个宦官姓蓝,而多了一丝亲切感,此时心中却莫名的紧张起来。

恍惚间,克里斯过门槛的时候差一点绊倒,对方赶紧搀扶住她。

进了屋,姓蓝的大人小心地扶着她坐下,然后撩开衣袍下摆,跪倒在地,朗声道:“蓝元震参见太后。”

“起来,以后没人的时候,把乱七八糟的礼数都省了吧。”

蓝元震站了起来,心中有些诧异,觉得太后似乎与往常迥然不同。

蓝元震,十五岁那年补兄荫入宫,最初侍奉明肃太后刘娥,刘娥去世后,仁宗便让他负责照顾曹皇后收养进宫的外甥女,三岁的高滔滔,那年蓝元震十八岁。蓝元震对自己全心全意侍奉了三十三年的女子可谓是忠心耿耿,平日里,两人虽为主仆,感情却颇深,蓝元震待她如父如兄。

他昨个听说主子醒了,今天一大早就赶来请安,谁知竟然在左承天门看到扮作内侍的主子,正被石全彬为难,他不动声色上前解围,然后带她回宫。

克里斯话一出后,就后悔了。她最见不得这跪来跪去的事,见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的人给自己磕头,想都没想,话就说了出来。

克里斯打量他,蓝元震同时也在打量她。

蓝元震再细看主子这身打扮,望着那张不施粉黛,大病初愈后略显苍白的脸,然而却秀丽异常,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天真绚烂的顽皮少女,那种感觉如此遥远,恍如隔世。蓝元震心中忽然感慨不已,一层薄雾蒙上他的双眼,喃喃道:“这该有多少年,再没见过主子女扮男装了。”他镇定了一下,轻声道:“主子怎么突然会扮作内侍在宫内行走?”

我该怎么办?

总不能跟你说我不是你主子,我刚才杀了人,是想逃出宫去?

眼前这人明显跟本尊关系非同一般,自己采取的一举一动,他都会察觉出不同来,自己该怎么说话,怎么应对,才不出纰漏?万一被他发现了什么,他会怎么折磨自己?克里斯简直不敢往下想。要是有以前本尊的记忆该多好,起码不会对目前的处境失去掌控力。

蓝元震脸上不禁微笑道:“主子男装向来能以假乱真,我记得主子小时候常扮作小内侍混在班内,连仁宗皇帝都分辨不出。若不是以前常见,属下恐怕刚才也认不出。”

克里斯哪里想得到,她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从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在宫内扮作宦官,嘲弄戏耍宫妃、大官,是高滔滔小时候最爱做的事情。

见蓝元震沉浸在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回忆当中,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容,让克里斯不安的内心稍微放松了一些。克里斯发现,蓝元震说话虽然态度谦卑,却没用什么尊称,貌似蓝元震跟太后不像一般主仆关系,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很随意,像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

这样的说话方式正合她意,只要顺着对方的话说,让他多说,自己少说。她道:“我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就听你替我解围,说我是你的弟弟。”

“养父只有兄长元用和属下两个养子,世上可没蓝元霄这号人,听着主子说自己姓蓝,属下一时情急,就瞎编了这个名字。石全彬那个老狐狸可不好打发,虽然当场没认出来,他事后定会查验一番。”

蓝元震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造个“蓝元霄”出来。如果主子再想扮宦官玩,就可以有个身份用了。

克里斯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心想:要真有个“蓝元霄”就方便了,说不定能扮成宦官混出宫去。

殊不知,此时此刻,两个人竟然完全想到一起去了。这份默契到底是源自蓝元震与太后的主仆的情谊,还是别的什么,那倒是谁也说不清了。

克里斯摘下乌纱幞头,扎在里面的秀发,立刻如瀑布般散落下来。

两人视线再次对上时,她认真道:“你跟我来。”

进到寝室,大床上躺着一个熟睡的女子。

蓝元震心中一诧,问:“这贱婢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的事情,自己这个原身到底知道多少?亦或者本就是太后将人锁在地宫的?克里斯正在犹豫怎么开口询问,就听蓝元震道:“此女的事情,属下正想向主子禀报。”

克里斯一听,赶紧顺势点点头。

“这女子名叫珠儿,原是尚衣局的女官,先皇病倒期间在福宁宫当差,此女在旁伺候,谁知她自认容貌与主子有几分相似,竟胆大妄为……”蓝元震有些迟疑的说道,“她妄图诱惑先皇!“

克里斯心想:竟然是勾引皇帝的小宫女!看来自己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太后。

见主子一脸平淡,并没有像往常那般因为这件事生气,蓝元震倒是略微吃惊,他继续道:“谁知那夜未过,先皇突然就驾崩了!主子也因悲伤过度,一病不起,所以属下未有机会将此女的事情禀明。而后按照祖制新君登基,主子移宫,我等随主子搬来宝慈宫安置,属下自作主张暂将她囚禁于地宫,等主子醒来再行发落。”

听罢,克里斯不禁皱起眉头,泛了嘀咕:难道是太后老公劈腿?外面盛传的两人夫妻恩爱都是假的?

“只可惜宝慈宫的地宫不比坤宁宫的,不通外面。他们的一日三餐,得由梁惟简安排人由木柜送下去。”

克里斯心想:这就对了,怪不得那人一见我就跟发了疯似的。我不让人进内殿,所以一整天没人给他们送饭。她叹了口气,一分是自怨自艾,两分自责地说:“那宦官一定是把我当成了珠儿。我明明告诉他我是太后,他还要打我,后来还想杀我……”

蓝元震大惊:“什么?”

“他已经死了,人是我杀的。”

说这话的时候,克里斯的手心沁出汗来,一种莫名的怪异感爬上她的心头。地宫搏斗时,自己似乎陷入了意识模糊的状态,可那人终是死了。就像以前一样,他们都死了,克里斯极力压下这种折磨自己的情绪,安慰自己道:不过是心里又多了一个秘密。

克里斯说得轻描淡写,蓝元震却听得早已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跪了下来,颤声道:“都怪属下失职,罪该万死,竟然让主子经历如此险境……”蓝元震没有继续往下说,想到惊险处,他不禁面如死灰,心中悔恨难当。

蓝元震反应这么激烈,克里斯倒是没想到。

看他对太后倒是忠心耿耿,此刻尽是真情流露,她心中不忍,赶紧拉起蓝元震,安抚道:“我不是好好的没事,别动不动就要请死。”

看到蓝元震焦急担心的神情,克里斯也不禁想念远在未来的家人,心道:自己不见了,身边最亲近人也一定急疯了,妈妈知道了一定会止不住哭的,不……小舅舅一定会先瞒住她,然后想办法找自己。不知道制药师和子弹怎么样了?小舅舅会照顾好它们,可它们肯定会想念主人的。如果少了自己,蓝瑟要怎么办?好在自己和唐纳德律师订好了意外死亡时的财产分配方案,自己手中蓝瑟股份和产业的都会有安排……

想着想着,她摇了摇头,心里骂道:克里斯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还没想办法就投降了,简直太不像话了。

尽管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她还是被眼前这令人沮丧的现实反复打击。

蓝元震见太后脸色不明,时晴时阴,他琢磨不透其中缘由,也不多说什么。

两人各怀心事,房间沉浸在难以言明的沉默之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