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云中岳

更新时间:2019-03-25 18:56:40

云中岳 连载中

云中岳

来源:落初 作者:洗白煤炭 分类:武侠 主角:练功云亦雄 人气:

《云中岳》由网络作家洗白煤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练功云亦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南宋年间,金兵南犯,朝廷昏庸,时局动荡。各武林门派难以独善其身,纷纷卷入王朝的更迭之中。在此背景下,本书主人公云中岳遇逆境而不馁,逆流而上,与众女主一道冲破重重阻力结成神仙眷侣。其中充满了尔虞我诈的殊死较量以及缠绵曲折的爱情故事。通过此书,作者想传递出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唯有自信、坚强永不放弃才能达成心中所愿的正能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天一早,云中岳和秦玉瑶就带着仆从和礼物去往秦家了。

舟马劳顿,紧赶慢赶的一行人终于在翌日傍晚来到了都城临安的秦府。秦家乃是和云家、宋家、陈家齐名的江湖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的老家主更是当上了当朝的兵部尚书,由此可见秦家在整个王朝和武林的地位之高。

云中岳的母亲林紫薇和秦梓林的母亲叶梦涵是情同手足的师姐妹,从云中岳出生起叶梦涵就一直十分的喜欢他。云中岳的母亲死后,叶梦涵更是经常派人接他到秦府玩耍,因为她生怕云中岳从小就体会不到母爱。尽管来过很多次,但他仍然觉得既是武林世家又是官宦之家的秦府之奢华不是单纯以武立家的云家可比的。

经过数重殿堂,云中岳终于见到了权倾朝野高高在上的秦家主秦重山。可能是由于久居高位的缘故,此人不苟言笑横眉立目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此时她正目光如炬的盯着云中岳。云中岳和秦玉瑶赶紧跪拜在地,恭敬的说道:“孙胥拜见爷爷,祝爷爷身体康健,寿比南山。”

秦重山略带轻蔑的一笑道:“免礼,中岳你果然一表人才,和我的宝贝孙女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谢谢爷爷夸奖。”云中岳道

“中岳,现在正值朝廷危难之际,朝廷人才凋敝,爷爷用兵时常感到捉襟见肘。你出身武林世家武艺高强,到时你可要为爷爷分忧啊!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国家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保家卫国。”秦重山说道。

“中岳谨记爷爷教诲,杀敌报国乃是每个大宋子民的本分。孙胥随时听候爷爷调遣。”云中岳说道。

“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云老头有你这样的孙子也该欣慰了。说起你爷爷,我们老哥儿俩也是很久不见了。我平时军务缠身也没个空闲,很想和老兄弟见见。不知你爷爷可好?”秦重山说道。

“回爷爷,我祖父身体还硬朗。来之前他还特意让我代他向你老问好,他说你们有两年多没见了,他想着哪天亲自登门拜访爷爷叙叙旧。”云中岳说道。

“那你就给你爷爷说我随时等着他。好了,你和玉瑶赶了那么远的路也累了快点入座吧。”秦重山说道。

转过身,云中岳对着秦家众人一一行礼。只见除了他岳父秦立明对他还赞赏一番外,其余众人大都面无表情敷衍了事。云中岳心里清楚众人之所以如此轻谩对待他,就是因为知道他练功出了问题,在家中的地位不保。一个在家族没有地位的人是不能给他们秦家带来任何助力的,这群在名利场混迹多年的势利眼不冷言冷语的讥讽他就算不错了。

云中岳想不通的是,秦家作为武林世家同时又是权倾朝野的官宦之家,家中小姐一般都作为联姻提升助力的工具。可他们为何明知自己已经出了问题,地位不保,还要将玉瑶嫁给自己呢?

云中岳正想不通这些问题,这时突然感觉一道忧怨而愤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不用看也知道那一定是秦梓林再向自己表示不满。因为从小梓林就和他经常一起玩耍,久而久之两颗幼小的心灵渐渐的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两人曾经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可如今云中岳却和秦玉瑶结婚了,这让梓林一时无法接受。梓林一边割舍不下两人的感情一边又对云中岳“陈世美”的行为愤怒不已。

“好你个云中岳,你不就是看上玉瑶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吗?你不就是想得到秦家的支持坐上云家家主吗?好!那我成全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以前还说要陪我到老,结果都是骗人的。梓林不哭不哭,你要坚强。哼!本小姐天生丽质,才不要和你在一起。可我为什么一闭上眼,你就钻入脑海里赶也赶不走,真讨厌!”秦梓林心中暗想道。

云中岳为了避免尴尬,只好装作没看见。

转眼到了晚饭时间,众人移步餐厅吃饭。席间云中岳为了更好的麻痹众人,假装恩爱的给秦玉瑶夹了几口菜。秦梓林看见后好像失了魂儿似的。她举起筷子放在嘴里使劲儿的咬着,眼眶里委屈的泪珠倔强的打着转,可就是不往下掉。

秦梓林的母亲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秦梓林心里难受,她忘不掉和云中岳的点点滴滴,甚至她还深深的爱着云中岳,所以才会在众人面前失态。侄女莫若母,在这样的情形下赶紧替女儿化解尴尬。于是说道:“梓林你昨晚受了凉,身子还不舒服,要是你实在没胃口吃饭,就先回去歇息。一会儿我让下人熬点姜汤给你暖暖胃,在睡上一觉,说不定明儿就好了?”

众人听罢也不怀疑。而秦梓林也就正好借故向众人道了晚安后离席而去。

一夜无话。第二日吃完早餐,云中岳闲来无事就在秦府花园里的湖心亭坐下来。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云中岳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梳理梳理杂乱无章的头绪,以便更好的找到摆脱目前困境的方法。刚坐了一会儿就看见秦梓林的母亲叶梦涵走了过来。只见她约莫三十多岁,秀雅绝俗身着一袭淡紫色的罗裙,肩披莹白色的狐尾披肩如同仙子信步款款而来。可能是长久以来养尊处优修身养Xing,使得她浑身散发着成熟知Xing的的美感。云中岳看见她情绪就更加低落了,他想到自己的母亲如果还健在应该也是如此的优雅美丽吧?

叶梦涵来到云中岳的面前说道:“中岳你和我来一下。”说完后她又害怕别人误会什么,赶紧又道:“你母亲不在了,我和你母亲情同手足,心里老是放不下你,你也不来看看你涵姨。所以只能我来找你了。”

“好的,涵姨让你费心牵挂了。”云中岳收起纷繁的思绪回道。

两人一前一后去了涵姨的庭院。坐在外厅,涵姨说道:“中岳你母亲不在了,你父亲又失踪了,我知道现在处境堪忧。你母亲和我感情深厚,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儿子看待。可你做了些什么?你如此对待梓林,是不是太不地道了?枉费梓林和你青梅竹马,对你用情至深。从你和玉瑶定亲以来,梓林每日茶饭不思,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儿。我这当母亲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事已至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可你总该好好的和梓林说清楚,也好让梓林别再那么痛苦吧。”

“涵姨,这么多年你就如母亲一样关爱我,侄儿铭记在心,无以为报。我心里一直爱着梓林,可是我现在处境艰难自身不保,我不能自私的让梓林跟我吃苦受累。现在云家想置我于死地的人虎视眈眈,处心积虑的寻找我的弱点,梓林和我在一起只能成为他们打击的对象。况且和玉瑶结婚,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大家尽人皆知我练功出了问题,在云家地位不保,秦家还坚持把玉瑶嫁给我,谁知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为了梓林的好,我也不能和她在一起。估计梓林现在不会见我,涵姨你帮我开导开导梓林,让她忘了我吧。今生我辜负了她,来生再来报答她吧。”云中岳道。

涵姨微微一叹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心病需要心药医。你还是自己去和梓林说吧。”

云中岳纠结了好一会儿,鼓起勇气来到梓林的房门前推门而入。只见梓林斜靠在床边,眉头紧皱,晶莹的泪珠止不住的顺着憔悴的脸庞滴落在因为不断抽泣而起伏不断的丰满胸部上,打湿了一大片的衣衫。看着梓林那神情恍惚惹人怜爱的柔弱憔悴的模样,云中岳心都快碎了。

感觉有人进来了,梓林抬手擦了擦眼泪转过身来。看见云中岳她的情绪一下变得激动起来,飞快的下床跑到云中岳的身前,双手使劲的捶打推搡着他。梓林歇斯底里的说道:“你还来干什么?你不是该去陪你那美丽的新娘子吗?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收起你那可恶的嘴脸。我不想再看见你,你走!你走!你走啊!你为什么不走。呜呜……呜呜……”

云中岳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拥住梓林的香肩,任凭其打累了哭哑了无力的倒在自己的怀中抽泣。

“梓林对不起!是我不好,辜负了你。你就当我是个混蛋吧。虽然我也身不由己,但我现在无力改变什么,可能这样对你太残忍了,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你。你要恨我就恨吧,只要你以后幸福我就放心了。”云中岳说道。

“中岳你和我说说,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所以你不要我了。你告诉我,我可以为你去改的。中岳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我,好吗?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们,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找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梓林边抽泣边激动的说道。

“梓林你先冷静冷静。你很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云中岳轻轻的拍着梓林的后背说道。

过了很久,梓林终于不再哭泣,但她仍然腻在云中岳的怀中不肯起来,仿佛一起来云中岳就会消失。

“梓林,请原谅我的无奈。不是我背叛了我们的感情,而是我也无力改变这一切。如果我和你在一起,只会害了你。我不想你为了我受任何委屈,你知道吗?我宁愿一个人痛苦,也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云中岳说道。

“中岳不要再说那些话,我不想听。既然我们彼此相爱,又有什么不能共同面对的?如果我在你困难的时候离开你,那我成什么了?如果我们的感情如此不堪一击,那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就是一场笑话吗?中岳我爱你,无论今后我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还爱我,也知道你有苦衷,但不管怎样也不应该你独自承受,你以为这样我就好过了吗?我告诉你我比死了还难受。”梓林伏在云中岳的胸口温柔的说道。

云中岳听了梓林的话楞在那里半晌,内心激烈的碰撞挣扎。最后心中暗道:“难道我真的做错了?梓林作为一个女孩子都能如此坚定的捍卫我们的爱情,那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纵然前路荆棘满地,只要有相爱的人一路相伴,哪怕遍体鳞伤那也是痛并快乐着。罢了,云中岳你一定不可以再辜负梓林。你一定要想到办法提升实力,只有拥有横推一切的实力才能保护好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云中岳目光坚定的说道:“梓林,是我太瞻前顾后了。你作为一个女子都可以为了爱情一往无前,我作为一个男人更不能逃避。若你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听了云中岳的话,梓林虽然感到高兴,可是一想到云中岳已经和玉瑶结了婚,梓林便陷入了纠结。过了一会儿说道:“中岳,我知道你爱我,而不爱玉瑶。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和她的事?毕竟我们是姐妹……”

云中岳一听,还以为梓林误会了自己和秦玉瑶已经发生了什么亲密的事情,于是赶紧打断她的话说道:“梓林,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玉瑶结婚完全是二叔和彩凤姨娘硬给我安排的,我根本不爱她,我又怎么会和她在一起?结婚后我都没有碰过她。况且我总觉得不对劲儿,现在都知道我练功出了问题,按理说你们秦家不愿意再把玉瑶嫁给我,因为这样秦家得不到什么好处,这对一个大家族来说是不明智的。可为什么你爷爷还要把她嫁给我?我觉得肯定有什么目的,可我想了很久也不知其原因。所以我更不可能和她发生什么。虽然明知道他们没安什么好心,可是以我目前糟糕的状况也只能先隐忍下来。梓林我觉得我现在只能默默的卧薪赏胆,努力提升实力才能改变这一切。”

梓林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要处理好和玉瑶的关系,要不然我爷爷他不会放过你。你说的对我们现在最迫切的就是先把你的身体治好,然后再把实力提升上去才能改变这一切。反正我跟定了你,你只要不离开我,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听你的。中岳我们问问我妈妈吧,她是天蚕宫出来的,天蚕神功练到极致能够破茧重生。说不定她能帮你治好呢?”

“我怎么忘了涵姨也是一个高人,对就先找涵姨看看,说不定涵姨有办法呢?”说罢云中岳就拉着梓林的手去找叶梦涵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