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云水剑

更新时间:2019-03-25 18:52:46

云水剑 连载中

云水剑

来源:落初 作者:真实的罪恶 分类:武侠 主角:黎伯叶风 人气:

真实的罪恶新书《云水剑》由真实的罪恶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黎伯叶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八年前剑侠叶天惨遭灭门,绝世神兵云水剑离奇失踪。  八年后,叶氏遗孤为报血仇奋起江湖,云水剑重出于世,横扫群雄。  又怎知风云诡谲,一场灭门背后竟牵扯着整个武林!  一出云水剑,风雨云中现。叶氏遗孤又该何去何从?  三尺青锋,白衣胜雪;仗剑独立,把酒红颜!云水之剑,至情至性;纵情江湖,结伴人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衣站在原处,没有动弹,显然被这真相震撼,尚来不及回答,就已呜咽。多年来的养育,朝夕相处的陪伴,谁会知晓,再见时竟是对立的两面。

“师父,为何会是你?为何……”

她默默地流着泪,隔着朦胧的泪眼望着不远处的人影不知该说些什么。

“的确是我。”女子低叹了一句,也有些怜惜,不过只是瞬息,再回神时,她已如常色。

“圣门真是好大的手笔,这三长老居然会是魔门前任门主——青云!”

原本微弱的议论,骤然变大,众人转而陷入了一阵混乱,这圣门也过恐怖了一点,连风华绝代,祸国殃民几十年的魔门门主都能招至麾下,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听到了四长老他们喊的是三姐,那就意味着在圣门之中至少还有两位的地位要比青云还要高,谁又知道那两位是什么恐怖人物,平静了将近八年的江湖真的会因为圣门的崛起而陷入血雨腥风了!

青云不曾理会众人的议论,面向青衣,眼神平静淡然,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女儿:“真是怀念从前吖,青衣,你才那么大,天天缠着我叫师父。转眼你我都老了,你也有自己的爱人,你也有自己的想法。可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我魔门的圣女,我青云的掌上明珠,当年多少人愿做你的裙下臣,可你都不要,偏偏挑中了叶家的傻小子,可人家呢?转身就娶了旁人为妻,就这么辜负了你一腔深情!连师父都为你不值,你怎么还要帮着叶家违背师父?怎么还要背叛师父去救叶家余孽?你当真不恨他”

“师父,徒儿知道您心疼我,徒儿也明白您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您不懂,您活在世上从未爱过谁,在您的眼里只有他人爱不爱你,却从未去用心爱过谁。您觉得若是不爱了,就算是毁了也不给旁人,可那真的是爱么?”青衣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徒儿承认,得知他要成亲,我是恨,是真的恨,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恨不得杀了他的妻子叫他心痛一辈子。可当真到了跟前,我却发现我做不到,我爱他,爱到即使他不在再属于我了,成了旁人的夫君,只要幸福,我也愿意成全。只要他能幸福,只要他能开心,我怎样都好。”

她动情地看了叶风一眼,娓娓说道:“转眼间,二十年都过了,再恨也该放下了。现在,在我眼中风儿早已同我的亲骨肉无异了。既然逝者已矣,又何必再去追究这些对错?”

青衣淡淡一笑,嘴角的笑意轻柔如烟,像是要随时散去一般。

“只是师父,我从未想过你会为了徒儿下此狠手。这么多年,我的夙愿便是抓到杀死天哥的凶手。我无数次告诉自己,若是见到那人定要将他千刀万剐。可是师父,为何偏偏是你策划了这一切?为何偏偏是你亲手毁了我的梦?”青衣的泪水自眼角滑落,不过是一声质问,仿佛耗去了她所有的气力,“我是该恨你,还是恨自己?”

叶风听到此处,再也忍不住,上前紧紧揽住青衣的肩膀,宽慰道:“青姨,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责。杀死我叶家百余口的是青云,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一己的私欲!说这么多,无非是为了拉拢你!青姨,你清醒点!”

“哈哈,小子,你倒是挺聪明的,可惜啊……”青云冷冷一笑,继续说道,“圣门之中高手如云,十大长老的战斗力会让所有人胆寒,那些所谓的世家,所谓的名门正派不过是一群蝼蚁,又怎能敌得过我圣门?即便是你青衣也阻止不了我。实话告诉你们,圣门等这一天已经二十年了,而今终于要收网了!”

“师父……”

青衣不可置信地看着青云几近扭曲的面容,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呜咽止住。

“好徒儿,师父老了,迟早会变成一捧黄土。只要你加入圣门,将来这三长老的位置非你莫属。”青云的语速极快,言语中的疯狂已无法抑制,“圣门的力量是你无法想象的,它可以带领着魔门横扫江湖。到了那时,我们师徒联手,不会有人能战胜我们,江湖的主宰便是你我二人!所以,青衣,加入圣门吧,让所有人见识见识你真正的本事!”

最后的字眼落定,青云扬起一张秀脸,墨色的指甲轻轻划过她的面容,那异常妖妖娆的动作却莫名地染上一丝鬼厉之感,如此诡谲的画面,让众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师父,你为何仍是执迷不悟?”青衣只身挡在叶风跟前,周身环绕起丝丝气韵。

叶风微微一怔,没有料到青姨会运起魔门的星翳功法,这无疑是拼命的举动。

“青衣,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青云有些不快,凉薄的声音里藏着浓浓的杀气。

青衣却只是摇头,不退反进,将叶风牢牢护在身后:“八年前,我无力保护天哥,错失挚爱。今日若是连风儿也失去了,我青衣就算活下来,也是生无可恋了。师父,对不起,从你毁了叶家那一日起,你我的师徒情分就已缘尽。”

“呵,不愧是我的徒儿,倒有几分像我。”青云足尖一点,整个人跃至空中,灵巧的身姿宛若迎风舞动的花瓣,不过眨眼,已闪至身前。

“既然你一意孤行,就休怪我不念旧情!”

便是一句话的光景,青云连出三掌,掌风狠厉毒辣,不留余地。青衣不敢怠慢,衣袖轻舞,如水般柔弱的衣袖竟像是一面屏障,将那掌风阻隔在外。

“风儿,这里交给青姨就好。”

青衣手腕一转,将叶风推至三丈外,右手出掌,挡住青云的来势,纤腰一扭,整个人在空中翻转一圈,无形中化解了这凶狠的一招。

青云见此,不禁露出一抹微笑,想不到时隔八载,再相见,二人已相差无几。

“这样甚好,无论结果如何,至少,你没有叫我失望。”青云深吸了一口气,白皙的手掌上隐隐现出一团墨影。青衣亦是笑,双手张开,两团墨影凝于手心。

“开始吧。”

异口同声的话散落在风中,两道魅影相互纠缠不休,一时间竟无法分辨。

叶风伫望良久,终究是放下心来,转身向着南宫无痕掠去。身后的黎伯早已领会,率先出击,一举拦下出手的四长老。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容,似是要将多年的恩怨断个干净。

不过须臾,圣门已陷入苦战中,唯有南宫无痕站在不远处,淡泊的样子一如从前。

“圣门卫队速去解决闲杂人等,南宫护卫不准放跑一个名门正派。抓到一个赏银十两!”南宫无痕略带挑衅地说着,扬起的眉目里未有半点惧色。

叶风不甘示弱,一步一步朝着他走去,寡淡的语调像是在回应着他:“魔门教众保护各大江湖人士。双楼听令,凡是圣门者杀无赦。”

号令一出,双方人马便已行动。

南宫卫队似乎早有预谋,径直朝着婉儿冲来。婉儿愣了愣,望着面前熟悉的人影,低声嗫嚅道:“柳大哥,当真要如此?”

“大小姐,这是家主的命令,我……”

话未说完,柔儿已一剑刺出,快若闪电的剑招同她那舞动的身影交织在一起,竟如蜃影般叫人忘了呼吸。

这便是魔门的绝学天魔舞么?

婉儿呆呆地看着柔儿的身姿,咬了咬嘴唇,终究是默默地退出战圈,朝着高台看去。

在那高台之上,叶风和南宫无痕早已交战。南宫无痕的招式老练毒辣,招招向着要害击来。反观叶风却是少有的迟疑,每到要害便又移开几分,显然是留有余力。

婉儿看得真切,不禁有些自责,要不是自己想让叶风留爹一命,想必不会令叶风放不开手脚,变得如此被动。

想到这,婉儿忍不住高声喊道:“风哥哥,不必为了我难为你自己。你说过,叶家的仇,你要亲手来报。”

叶风与南宫无痕一掌相对,被这力道击开半丈。偏巧这时传来婉儿的话语,叶风心中蓦然生出几分柔情。南宫无痕却是恼羞成怒,面色赤红,不管不顾地冲了上来,招式也开始乱了章法。

叶风看他这样,有些好笑:“九长老,多行不义必自毙。婉儿虽是你的女儿,可却比你能辨是非。”

“小子,休得狂言。待我拿了你的狗命,再去教训那个贱丫头。”

粗俗的言语无疑刺激了叶风,他勃然大怒,全然忘了要顾忌什么,招式凌厉迅速,没有半点花招,一招一式毫不拖泥带水,再加上魔门的轻功,与南宫无痕周旋绰绰有余。南宫无痕到底是年迈一些,体力略微有些不济。二人相斗了片刻,叶风开始占据主动,南宫无痕倒是险象环生,不暇自顾。

婉儿见叶风占据了优势,也放下心来。旋即环顾四周,伸出手指在空中做了一个手势,只是眨眼,身后便多出三道人影。

三人现身齐齐跪下,恭敬地叫了声:“主人。”

“你们三人去击杀那圣门领头的几人,相互,务必一击必杀。”

三人有些犹豫:“可你的安全?”

婉儿笑笑,抽出随身的长剑:“我南宫婉儿也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你们不必担心。”

“是!”三人应下,转身投入战局。

另一边,南宫无痕见自己的气力逐渐跟不上,不禁有些气恼,当即分开,拿出背后的九节鞭,向着叶风甩过去。叶风向后一步,堪堪躲过,奈何长鞭力道强劲,打落他几缕墨发。

“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下一次,可不会是几根头发了。”说着,南宫无痕又是一鞭,抽在石台上,石台炸裂。

远处的柔儿仿佛心领神会一般,扯下背上的长剑,朝着叶风掷去。

“公子,接剑!”

长剑划破晴空,似有点点波光闪烁,天际间骤然多了几片薄云,Chun雨便迎着这剑光淅淅落下。

叶风伸出手掌抬向天空,那把长剑落入手中,瞬间叶风的气息涨了一倍。

南宫无痕紧盯着这把长剑,那贪婪的目光流露出来,口中赞叹:“一出云水剑,风雨云中现,不愧是第一神兵。”

叶风凝视着手中的宝剑,心中一片哀伤,那剑像是附和似的微吟,场中的众人也被这情景感染都不禁升起一丝感伤地情绪。

南宫无痕眼中一凝,他没有想到叶风竟然与云水剑达到了剑人合一,定是练到了云水剑法的第八层了,看来要全力解决了,不然叶风定会成为圣门的心腹大患。

柔儿看着自己的公子那般感伤,心中微疼,因为她懂,八年来,每次公子想家,想起爹娘的时候都会感伤,而这几日,公子每每持剑,那情绪会越发的浓烈,因这把家族宝剑,叶家没了,公子的亲人都没了。八年来,她就是这般注视着她的公子,陪着他练武,听他吹笛,看他画像。或许连公子自己都不知道,他一直爱着婉儿。而她自己呢,也不知何时开始,她的生命只为这一人而活,她的心里已经都是他的身影。

柔儿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婉儿,望着公子日思夜想了多年的女子,心中微叹,我会站在公子身后守护他,还有守护他所有重要的人,即使我会粉身碎骨。

江南的Chun雨轻抚着脸庞,带回了柔儿的思绪。她径直走到那婉儿身旁,拉着她的手,说道:“婉儿姐姐,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青柔,是公子的丫鬟。你放心,公子定会赢的。”

“妹妹说得没错,我相信他。”婉儿笑笑,缱绻的目光带着满腔的深情默默地注视着台上的男子。纤长的手指紧紧同柔儿的柔荑相合,似是心脉相连,不分彼此。

平沙落雁!

飘忽的剑芒射向南宫无痕周身,虽然南宫无痕赶忙闪避,但他的轻功终归是差了一筹,他的身上已是留下两处剑伤,虽未击中要害,也使他的行动变得迟钝。叶风抓住这个机会,又是两片剑花,云水剑的寒芒配上雨水,煞是好看。

“嘭”的一声,南宫无痕的长鞭跌落,右手是止不住的颤抖。可他来不及后退,叶风的剑已然抵住他的脖颈。

“你输了!”叶风冷漠的话语响彻全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