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风流

更新时间:2019-03-09 09:51:16

风流 连载中

风流

来源:落初 作者:弹剑 分类:武侠 主角:刘邦陈平 人气:

新书《风流》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弹剑,主角刘邦陈平,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多情应笑我,英雄本色。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风”炎黄文化历史之底蕴,“流”华夏英雄荡气之龙魂!(读者:老猫)  ============================================  推荐:古典仙侠《欲死欲仙》,情节曲折,质量保证。书号5836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季现在闹不明白的,就是张全明明已经按照计划,把陆苹儿母子沉入水塘,连赏钱都拿去了,为何现在陆苹儿娘儿俩却还是好端端的,毫发无伤?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张全当晚根本没有动手,或是事到临头没了胆量、或是被陆苹儿美貌所迷下不了手,总之是出了什么岔子。想起这厮无端又从自己手里讹去大笔钱财,心里不忿,抽空气冲冲地往望郭村来。

一进望郭村,就见张全正伙同一帮闲汉,正在村口唯一的酒铺里喝酒赌钱,当下鼓勇进去,将他扯起就走。张全见了他,心里发虚,将一颗碎银拍在桌上,说道:“各位兄弟,今天咱手风不顺,输了,权当兄弟请大家喝酒!兄弟现有要事,失陪失陪。”众赌徒见有银钱留下来,哪管他那么多,欢呼怪叫,继续赌钱。

郑季将张全拉到僻静处,厉声责问,张全苦着脸儿,说出一番话来。原来,他那晚倒也如约前往,想到马上可以一亲美人儿芳泽,心里虽怕,却也不愿退缩。哪知正要翻窗进屋,背后突然来了一个人,将他揪着背心提起来,掼到地上!借着月光,张全认得那人正是一月前在郑季门前讨水喝的大汉郭辉!

郭辉回家养好身子,想起恩人陆苹儿房屋简陋,想必过得十分清苦,便带了几锭银子,前来谢恩,路上伸手管了一件不平事,错过宿头,赶到望郭村时,已是深夜。他正思量着夜里去打搅人家夫妻,诸多不便,想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晚,等明日再行相见,恰好张全在这个时候鬼鬼祟祟地来了,被他拿个正着。张全早知郭辉杀人如麻,此时落到他的手里,直吓得磕头如捣蒜,哀告饶命。

屋外的响动把陆苹儿从梦中惊醒,开窗察看,和郭辉照上了面,两人都是不胜之喜。郭辉将张全提进屋来,喝问他是何来意。张全自不敢讲此来的目的,是偷香窃玉之后再杀人灭口,只说手里缺几个钱花,见陆苹儿男人出去了,便想来发点利市。这番“坦白”倒也合情合理,郭辉顿时便信了,饱以老拳。张全第二天去见郑季时鼻青脸肿,便全拜郭大侠所赐。郭辉将他痛打一顿,见郑季不在,深夜里孤男寡女的,传言出去对陆苹儿多有不便,当即留下银两,便要告辞。陆苹儿坚辞不受他的馈赠,只说日后郭辉要见卫青,请到平阳侯府寻找。郭辉敬陆苹儿虽是女流,豪爽处却不让须眉,当下也不啰嗦,提起张全,告辞出门。

郭辉直走出村外才放下张全,警告他不得再去骚扰郑家,否则的话,定不轻饶。象张全这样的混混,第一敬畏的便是郭辉这种杀个把人眼睛也不眨一下的江湖豪侠,第二才轮到官府,郭辉一说,他立刻赌咒发誓,以他死去多年的老爹的名义保证从此改邪归正,弃暗投明。这种人的誓言如同吐出去的口水,随要随有,非但保证不了什么,还把地给弄脏了。郭辉走后不到一个时辰,张全故态复萌,寻思着这趟买卖除了头上被打出一个包,什么也没赚到,亏大了去,郭辉的老拳他没齿不忘,自不敢再去打陆苹儿的主意,便动身前去长安,好歹把郑季的酬劳骗到手。陆苹儿在望郭村等了几天,郑季一去不回,眼看着家用告罄,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孩子回到侯府。她猜想郑季怕受她连累,再也不肯见她,便也赌一口气,不去求这没良心的东西,好几次在府中远远见着他的身影,都早早就躲了开去。两个人虽同在侯府,却是两个圈子里的人,陆苹儿既避而不见,郑季便认定她早已死了,所以甫见之下才被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撞鬼!

郑季弄清楚原委,哭笑不得,好在事情已经圆满解决,倒比杀人灭口要来得妥当,当下只向张全索还银两。张全钱财过手,日嫖夜赌,早花了好些,剩下的指望着拿去娶个老婆,更不肯交出来,只跟郑季浑赖。郑季自己用心险恶,这下哑巴吃黄连,连告官的可能Xing也没有,只得警告他道:“钱你拿去,我也不要你还,但你一张嘴可得把严一点,要是有什么口风露出来,我衙门里有的是朋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张全打躬作揖,声称这次得了郑季的好处,以后但有差遣,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却说曹寿见了卫青,内心里十二分的喜爱,果然吩咐下去不许再分事给陆苹儿,又腾出一间小院,专供母子俩居住,一切吃穿用度,都参照伺候主人的规格,他自己也经常偷偷来会陆苹儿,大有旧情复炽之态。陆苹儿却已看尽世态炎凉,但求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对曹寿早没了当初的热情,反倒希望他来得少点还好些。府中的下人们看出他们这层关系,却不敢说破,包括总管曹福,见了陆苹儿也是恭恭敬敬的。

陆苹儿生活宽裕起来,便去把托人抚养的一子三女都接回到身边,尽心照顾。她自己如花似玉,生下的孩子便也都粉妆玉琢一般,尤其是三女儿卫子夫,目前虽然不到四岁,年龄幼小,却已眉目如画,依稀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尤得母亲宠爱。陆苹儿看着卫祥留下的四个子女,便不由回想起初为人妇时的恩爱甜蜜,她如今已经历了三个男人,比较起来,倒是看似最没出息的原配丈夫对她最为真心实意,只可惜他死得太早,不能和她一起享受子女绕膝的天伦乐趣。

时间在平静中安然滑过,一转眼便是两年过去。卫青长到两岁,早已能满地乱跑,小院里高如花坛,低如水沟,无不是他调皮嬉戏的去处。他在兄姐之中,也总是显得与众不同,两岁多的小孩,个头比得上快满六岁的卫子夫,而且Xing格十分要强,便是大哥卫长君惹恼了他,他也要捉起小拳头上去斗一斗。但他的模样,却十足十象他的母亲陆苹儿,若有旁人见了熟睡中的他,便打破脑袋想不到眼前这文静娟秀的漂亮孩儿,就是日间见到的那个小泥猴。

或许由于卫青过分顽皮,也或许由于他的父亲是伤透母亲之心的郑季,陆苹儿对这个为她带来好运气的小儿子却并没有特别待见,他年龄最小,挨打的次数却是五小之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