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烟水寒

更新时间:2019-06-30 22:41:54

烟水寒 已完结

烟水寒

来源:落初 作者:寒武记 分类:武侠 主角:范绘承安郡王 人气:

寒武记新书《烟水寒》由寒武记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范绘承安郡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古代女子安解语,穿越现代,又重生回原点,从彪悍宅斗到温馨市井,从玉堂金马到叱咤江湖的故事。  无空间,无异能,不会赌石,只会赌博,视三从四德为浮云,观男尊女卑为无物的废柴火爆女主,和两兄弟的感情纠葛。  熟男熟女之间的爱情故事。有大叔,无萝莉。有极品,无圣母。  文艺版简介:  谁爱上了谁?谁为谁心伤?谁的后院倒了葡萄架?谁又上了谁的床?  都道是金玉良缘,却是阴差阳错,上有苍穹!  ==================================================================  请围观包养《烟水寒》三部曲——《烟水寒》、《重生空间守则》、《与子偕行》O(∩_∩)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范绘承见墙外的两个争执起来,不由叫道:“你们别忙着吵架啊!赶紧把我弄出去!”

青衣男子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蹲下来道:“你是偷跑出来的吧?——你娘在家吗?”

范绘承张了张嘴,那青衣男子教他道:“你要说‘我娘’,别搞错了。”若是这小胖孩儿再来一句“你娘不在家”,大家只好集体去撞墙。

谁知范绘承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自己缩在墙脚下面的小洞里,翻了个小白眼,道:“什么‘你娘’、‘我娘’的,我说‘你娘’,其实就是‘我娘’的意思,我明白得很,不用你教!”

这话说得虽然拗口,却也有几分意思。

那青衣男子歪着头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笑了笑,道:“看你这小孩年岁不大,说话却有些机锋。”

范绘承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懂这青衣男子的话,又翻了个白眼,大叫道:“快把我弄出来!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那青衣男子对他微笑了一下,伸出手去,抓住他胖胖的小肩膀,用上几分暗劲,唰地一下把这小胖孩儿从狗洞里拽了出来。

范绘承也是个硬气的孩子,虽然这青衣男子手劲奇大,把他的肩膀拽得生疼,可是人家到底救他于狗洞之中,范绘承是个有恩必报的人,立刻抱住青衣男子的脖子,道:“你放心,你既然救了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青衣男子手里托着这个小胖孩儿掂了掂,悠然道:“想不到你这样胖。”

胖这个字,是范绘承小小的生命里不可承受之重。同他娘安解语一样,范绘承最听不得人家说他胖!

听见这青衣男子说他“胖”,范绘承立刻把对他的感激扔到九霄云外,募地伸出小胖手,往青衣男子脸上挠去。

“住手!——你敢以下犯上?!”青衣男子旁边的侍卫眼疾手快,已经抓住了那只罪恶的小手。

“娘说了,谁敢说我胖,我就挠他!”范绘承说得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青衣男子就着侍卫的手,瞥了一眼被侍卫揪住的小胳膊:还好,胖乎乎的小手上,指甲剪得干干净净,只看见五个圆胖粉红的手指肚。这个样子,大概就是挠上了,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Xing的伤害。

范绘承被侍卫抓着小胳膊举起来,有些恼羞成怒,斥道:“快放手!——不然给你点儿厉害瞧瞧!”小胳膊左支右绌,想把小胖爪子从侍卫那里挣脱出来。

那青衣男子对侍卫扫了一眼,又看了看在他怀里小脸涨成粉红的范绘承,一脸兴味盎然的样子道:“那就让我们看看,你有什么厉害的招数,我再考虑放不放你。”

范绘承一边暗暗咬牙,一边瞪了这两人一眼。然后便眉头一皱,脸上的五官缩成一团,小嘴一张,放声大哭起来,“娘!有坏人啊!!!有坏人要抓承承啊!!!!”中气十足,声震寰宇,连啊字都不带喘气的。

那青衣男子未料到这小胖孩的拿手绝招,居然是扯开嗓子嚎。他微一愣神,一眨眼的功夫,身边已经围了里外两层人。

最里面的一圈,是青衣男子自己的暗卫。

外面的一圈,却是安郡王府的外院护卫们。

这两圈人面对面站着,都警惕地盯着对方,唯恐对方伤了自己的主子。

里面圈子的人还未来得及问候一下自己的主子,外面圈子的人已经越聚越多。须臾间,连旁边的围墙上,都冒出一些身穿迷彩甲,手持黑色强弩的护卫们,端着弩,一动不动地对准了“挟持”了他们小世子的这些人。

范绘承声震寰宇的哭声当然也传到了安郡王府的内墙里面。就听里面的喧闹突然安静了一刹那,便又开始鸡飞狗跳起来。

“小世子在墙外头!”

“不得了了!——外面来了好些人,快报给王妃娘娘知晓!”

“王妃娘娘去外院了,似乎要等什么人过来!”

“那还罗嗦什么?——快去啊!”

青衣男子听了一耳朵墙内人的话,突然起了一丝顽皮之心,对着外圈安郡王府的护卫道:“把你们的王妃叫来,我就把你们的小世子还给你们。”

安郡王府领头的护卫冷笑一声道:“我们王妃何等尊贵,哪里是你这种野人说见就见……”话音未落,青衣男子这边有个貌不惊人的暗卫突然腾空而起,跃到对面说话人的身边,伸手就卸了他的下颌。

安郡王府的护卫还没反应过来,对方那人已经几步纵跃,又回到了里圈,待在青衣男子身边。

被卸掉了下颌的人,是安郡王府这群护卫的领头,如今他不能发号施令,大家空有强弩雄兵,人多势众,居然拿内圈的那些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更可恨的是,自己家的小世子,已经谄媚地对刚才那个卸人下颌的“凶手”打躬作揖,讨好不已。

那人自然不敢受这小祖宗的礼,微微退后一步,站到青衣男子身后去了。

青衣男子看见那小胖孩儿一脸仰慕的样子,不由笑道:“你很想学?”

范绘承头点得快要掉下去了。

“跟我走,我就教你。”青衣男子许诺道。

范绘承歪着头想了想,道:“我不能离开你娘的。你娘说了,若是我离开她,她就要哭死的。——你不知道,你娘哭起来,实在是不得了。我要是有你娘一半的哭法,管保你就会后悔抓了我。”

青衣男子听见这小胖孩一口一个“你娘”,额头上的筋都暴起来了,耐起十分的Xing子,纠正他道:“是‘我娘’,不是‘你娘’。——你怎么会‘你’、‘我’不分呢?!我当年可从来没有过……”

范绘承看见青衣男子抓狂的样子,狡黠地一笑,道:“你看,你自己都说是‘你娘’了,我哪有说错?!”

“你!……”青衣男子未料到自己被这三岁小孩摆了一道,可是看他惫懒的样子,又气不起来,只好自我解嘲道:“这种话,只有你跟我说,才不算是离谱。”在心里又嘟哝了一句:你娘可不就是我娘?

两方人正在安郡王府外面对峙着,安郡王妃披着雪白的狐皮大氅冉冉而来。

“承哥儿,你是不是又调皮了?”远远地传来安解语柔媚娇俏的嗓音。

“没有啊!娘,我很乖的!——娘你不要过来啊,这里有坏人!”范绘承一边大声嚷嚷,一边继续努力挣扎起来。

青衣男子死死地抱住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的小胖孩儿,怔怔地看着前方走来的那个雪肤花貌的女子,眼里慢慢有泪花闪动:六年了,他足足有六年,没有见过娘了。

===============

感谢llzeroll的粉红票。还有煜水逍遥的催更。俺以为,没人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