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易容术之诡面剑客

更新时间:2019-03-09 09:10:23

易容术之诡面剑客 连载中

易容术之诡面剑客

来源:落初 作者:回心石 分类:武侠 主角:长青赵柔 人气:

经典小说《易容术之诡面剑客》由回心石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长青赵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说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对我不离不弃,于是我摘下了面具,看到了落荒而逃的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长青捡起那虎雕,心念一动,拿到那前辈跟前,道:“这是那晚在地上捡到的,你可认得是何物?”那人见到此物,问道:“这是虎符,是谁落下的?”柳长青讶异道:“虎符?这便是虎符?我们走的时候便在地上,不知是先时有的,还是谁掉落的。”那人道:“不是虎符,又是什么?若是那梁照掉下的,那这人定是个将军了。”柳长青道:“他不过和我一般年纪……”那前辈道:“你无用,难道他人也无用?子承父业的大有人在。你从小练习武功,他们也可从小学习为将之道,有什么稀奇的。”柳长青被他哽住,习以为常,也不答话。

此后月余,那人终于将那三套步法传遍,传到那游龙步法第四章节时,柳长青便时时觉得奇怪,这步法虽是根据八卦方位演练而来,但突然处处显得局促,有时脚步更是捉襟见肘,好久变换步伐,只是闪身,就连敌人身子也不绕动,若非上半身幅度巨大,他真以为是在原地舞蹈一般,若说舞蹈,那脚步也要轻盈许多。问道:“前辈,此步法为何不怎么动弹?”

那人道:“不是不动弹,是用法不一样,这是我自己在牢狱中冥想得来,是在水里和泥淖里用的。”又说:“水里用步法,往往呆滞难进,耗费膂力,那泥中使步,更是艰难异常。”柳长青道:“那轻易也使不上此步法。”那人怒道:“一辈子便在水里泥里使得一次,若是救了自己一命,那也强过陆上百倍!”柳长青惊醒道:“是。”这游龙步传授已毕,那前辈道:“今后练剑需得时时练习步法,熟练方能生巧。”柳长青道:“是,我定然勤加练习。”那人又道:“今后睡觉,双脚和小腿绑上细砂袋。脚要伸到床外边,腾空使劲儿,你脚劲便会大些,早上起床,戴上细砂袋跑步十里。”柳长青犹豫道:“这……”那人道:“这什么这?学武哪里有捷径要走?你不吃苦,便永远也不如旁人。”柳长青道:“是,不知要坚持多久?”那人道:“什么坚持多久?这步法使得流畅了,才算步法,你苦练三年后,方可小有成就。晚上绑着睡觉不再觉得脚上有物,那就是练成了。”柳长青心中愧疚,道:“我定然坚持。”

这天晚上,那人道:“你我有缘,我将步法传授与你,学成后你就难逢对手,你出狱后,替我办一件事。”柳长青道:“前辈有事,我定然办到。”那前辈隔了许久,道:“江陵城外西南二十余里有一去处,名叫葬香园,有一处坟冢,碑上名字是‘爱妻凤兰’,若我死后,你来狱中取我尸体,将我葬在凤兰坟里吧。”柳长青不料是这事情,道:“前辈……何出此言?”那人道:“你葬还是不葬?”柳长青道:“是!”心想:“凤兰便是前辈的妻子了,但不知前辈叫什么名字,妻子去世,他又深陷囹圄,一苦至斯矣。”

又过了三五日,柳长青只是勤加练习步法,进展却是甚慢,那前辈每日里催促自己练习,口气也好了很多。狱中无法绑细砂袋练习,那人每日只让自己扎马步,一练就是两个时辰,休息一炷香时分,又催自己,柳长青照做不误。到得晚间吃过饭后,那前辈只是不停叹气,柳长青问道:“前辈有什么事情吗?”那人道:“今天……今天可就是十一月初一啦!”柳长青心想:“这地牢如此昏暗,不见天日,难道他每天算着日子?问道:“前辈可有什么事情吗?”

那人缓缓道:“十九年前的今天,我杀死了自己的爱妻……”柳长青讶异道:“为什么?”

那人道:“唉……说来话长……我,我……也活不久了。”柳长青问道:“前辈可是患了什么恶疾吗?”那人道:“天命所归,天命所归。”语罢说道:“你走近点,我跟你说。”二人依靠铁栏,相携而坐。

那人抬起头,缓缓道:“我和凤兰成婚九年,膝下并无一子,十九年前的十月二十九日,他一早对我说道:‘今天你要陪我去寺庙里还愿。’我那时苦练步法,日思夜想,当真是废寝忘食,说道:‘今天?今天我须得练功。你求佛祖了什么事?你自己去还愿吧!’凤兰生气道:‘你白天也练,晚上也练,总得有个休息的时间。’我当真是冷落了她,唉。我说道:‘这月还有什么事情,一起办了吧,我要闭门练功了。’凤兰道:‘你总这样,难道练功比什么都重要吗?’我看她越来越怒,说道:‘好吧,我陪你去。’心里一直想着步法口诀,走起路来也在练。到得寺庙中,众人对我指指点点,我也不在意。

“冷不丁我见到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那人左顾右盼,畏手畏脚,我心里奇怪,就跟着多看了几眼。只见那人走到一名妇人后,竟偷走了那人的钱袋,他手法再快,岂能逃得出我的眼睛?哼!我当即对凤兰说道:‘你先进去,我随后就来。’见那人出了**,我展开轻功,正要追赶,凤兰道:‘什么事情?你别走,我有天大的好事告诉你,来到此地,我们当求佛祖保佑。’我说;‘只一会儿工夫,我马来回来。’不由分说的就跟了出去。唉,我何必要跟出去?”

那前辈仰头长叹一声,叹息里尽是悔恨之意,又说道:“我追到树林中,说声:‘王八羔子,站住了!’那人猛然一惊,回头看我,问道:‘你……你要……要干什么?’我说道:‘你年纪轻轻,为何偷盗他人财物?将那钱袋子给那人送回去,我便不送你去官府。’那人转身就跑,我见他执迷不悟,欺近身去,一手拽住他衣衫,一手给了他肚子一拳,那人顿时弯腰在地嗷嗷大叫。我说:‘小子,舒服吗?’那人道:‘好汉饶命,我……我别无他法,实在是我那老NaiNai病重,无钱买药,我才……’

我一个耳刮子扇上去,道:‘花言巧语,将钱袋拿出来!’

这一下打的那人牙齿都松动了,嘟嘟囔囔道:‘好汉饶命,我实在需要这些银两……日后……如后我一定加倍归还于她,我认得那人,他是我们村的,名字叫……’你想想,我听了如何不怒?抓了他现行,竟然还是在狡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