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痞子神捕

更新时间:2019-03-09 08:48:46

痞子神捕 已完结

痞子神捕

来源:落初 作者:橘籽 分类:武侠 主角:苏胜归雁 人气:

主角是苏胜归雁的小说《痞子神捕》此文是橘籽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在武林世家生长了十四年,却在一夕之间一无所有,他流落江湖,被人害过也被人救过,为了生存,他做过马匪,当过商人,还在街边要过饭,和最阴险的一起坐过牢,和最尊贵的一起饮过酒,机缘巧合之下他成了一个捕快,半身江湖半身朝堂,看他如何把玩规则之内,游离法则之外,做一位放荡不羁又能屡破奇案的痞子神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范三味也是个人老成精的,放下酒杯以后,他问宋喜:“定得这么急,你是要走?”

“崔大哥要回燕北去,我还没见过大漠呢,想跟着他去看看。”宋喜也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归雁山庄在中原武林也算颇有威名,来往的江湖人士不少,认识他的人也不少,想要真正抛开以前的身份,去燕北呆几年,等个子长开了,模样有了些变化再回来也不迟。

第二天,秋彦平在苏胜的见证下,送上拜师礼,给范三味磕头拜师的时候,宋喜已经和崔怀骑马出了城门。

从归雁山庄到燕北,宋喜跟着崔怀走了两个多月,这一路上宋喜可算是明白为什么崔怀出门没带多少银子了。

崔怀这一路大多数时候走的是山路,夜里住山洞,找不到山洞就睡树上,饿了就摘野果,钓鱼,抓兔子,打鸟,采野菜……

他们被狼追过,被雨淋过,大晚上的还差点滚落悬崖,宋喜少年心Xing,反而觉得这样的风餐露宿很有意思,和过去截然不同的生活,让他感觉到自己在脱胎换骨,他一路虚心求教,向崔怀学了不少打猎做陷阱的本事。

崔怀住在燕北戈壁滩上的黑石镇上。

这个小镇只有两条街,小镇的左边是隔壁,右边是沙漠,小镇的后面有个地下暗河渗出来地面形成的小湖,小湖的旁边有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头,所以这个湖就叫黑石湖,湖边的小镇就叫黑石镇。

崔怀的铁匠铺就在黑石镇的尽头,和镇上其他房屋一样,是用稻草混合黄泥修成的土坯房,房子有两层,下面是铺面,上面是房间。

下面的铺面半敞着,有个约莫十七八岁,大眼高鼻子卷头发的燕北少年正在铺子里发呆。

崔怀跳下马冲着少年喊:“阿木依,把马牵到后面去。”

宋喜跟着下了马,他走进屋里解下头上的斗笠,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地方。

铁匠铺里叫阿木依的少年慢香香的站起来,他问宋喜:“你是来买兵器的?”

“不,我可买不起,我无家可归了,所以赖上崔大哥,到燕北来闯闯。”宋喜笑眯眯的说:“我叫宋喜,能给我碗水喝吗?”

“先把马牵到屋后拴上。”阿木依一听不是买东西的,立刻又坐了回去。

宋喜这才看到阿木依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纸上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线条,可宋喜看不出来他画的是什么。

对阿木依这个态度,以前的宋喜可能会生气,现在的他却不以为意,他将马牵到屋后去拴上,丢了两把草料到马槽里,这才转到前面来。

宋喜看到阿木依画画用的不是毛笔,而是一个细竹筒劈开,一端夹了一个小小的碳块,再用麻绳将竹筒绑起来,画出的线又黑又细,而阿木依画画用的纸也不是平常的宣纸,比宣纸要厚实一些。

阿木依白了宋喜一眼:“看得懂吗?”

“看不懂。”宋喜老实的回答。

“看不懂就喝上两口水到后面煮饭去。”阿木依的语气很不耐烦,他的官话比崔怀流利的多:“我们这里可不养吃白饭的。”

“好。”宋喜自己在柜台上拿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碗水,这水是黄色的,有一种果香,喝起来酸酸甜甜的很解渴:“这是什么水?真好喝。”

“杏皮茶。”阿木依头也不抬的回答。

这个时候崔怀从楼上急冲冲的下来,冲进厨房里拿了一些大饼和风干的肉,装进竹篓背到背上,又急冲冲的出去了:“阿木依,我进剑庐了。”

宋喜好奇的问:“崔大哥这是去哪里?”

“应该是发现了好铁,进剑庐打兵器去了。”阿木依没好气的说:“做出来又只送不卖,人都快吃不上饭了,哪儿来的这脾气?”

他看了一眼宋喜:“会打铁吗?”

“不会。”宋喜老老实实的回答。

阿木依又犯了一个白眼:“尽捡一些没用的东西就算了,连人也捡些没用的回来。”

他对宋喜说:“先去做饭吧。”

燕北这边不产水稻产小麦,所以这边的人也是以面食为主,宋喜刚来的时候吃不惯,可除了面也没别的什么主食,他也只能把不习惯变成习惯了。

在这个小镇住久了,宋喜也觉得很不错,而且,如果能成为崔怀的弟子,成为下一个兵器大师,那也不失为一个功成名就的好办法。

黑石镇每十天就有一次赶集,那个时候的小镇人满为患,马和骆驼能将镇外的木桩子全占满了。

有附近村民来买东西的,顺便卖些牲口毛皮的,也有路过的商队来打水买食物的,也有附近的马匪来卖东西的。

整个小镇鱼龙混杂,充满了形形色色的人。

不知不觉宋喜到黑石镇已经快一年了,个子长高了,人也晒黑了,手上有了打铁打出来的薄茧,他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一边嚼着杏干一边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头也不回的对阿木依说:“这个月就给吴大妈补了口锅,再不开张我们连面皮都吃不上了。”

“吃不上就饿着。”阿木依虽然是崔怀的徒弟,却不喜欢做兵器,而是喜欢做一些精巧的东西,他正试着做一只能飞的铁鸟。

相处快一年了,宋喜也像习惯面食一样习惯了阿木依这种只关心自己的事的脾气,他看着对面客栈二楼的一个江湖客:“那个家伙想买崔大哥那把夙夜,你说,我能让他改买我打的那把吗?”

“你打的那个只能叫铁片。”阿木依头也不抬的说,继续拼着他手上细小的零件。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牵着马的壮汉走到了铁匠铺门口,其中一个独眼对阿木依喊:“修一下马蹄。”

“来咧。”宋喜忙答应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无论是大生意还是小生意,只要是生意就得做。

他殷勤的说:“修几匹呢?”

“这三匹。”独眼指指自己身后弟兄牵着的三匹马:“给老子弄好点。”

“那必须的啊。”宋喜弯腰看那几匹马脚上的马蹄铁:“几位爷是坐里面等,还是去逛一圈再回来?”

独眼身后的豁嘴说:“眼……眼哥,红楼的玉姐一定在等着你去了呢,哥们几个也想去玩玩。”

“她等着老子弄死她。”独眼转身往外走,其他三个壮汉忙跟了上去。

阿木依一边拼着手上的零件一边说:“这几个是马匪。”

宋喜说:“马匪的钱也是钱。”

阿木依说:“马匪的钱可不好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