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太湖英雄传

更新时间:2019-03-03 21:47:17

太湖英雄传 连载中

太湖英雄传

来源:落初 作者:古金翔著 分类:武侠 主角:赵紫青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太湖英雄传》的小说,是作者古金翔著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相传,一千年前,有一巨大宝藏埋藏于太湖群岛中的一座岛屿之上,只待后世有缘人将之寻到,破解其中种种隐秘疑团,打开机关,使之重见天日,复现人间。  一千年后,恰逢隋唐之交,天下大乱,英雄五虎奉了师命回乡探亲,不料,中途一波三折,竟是发生了一连串意料之外之事……  历史英雄,叱咤风云。江湖豪杰,席卷武林。三大妖兽,惊心动魄。五大魂刃,威慑寰宇。上乘武功,稀世宝物。世外高人,心仪女子。一切一切,尽在其中。  ——柳善翔  ………………………………………………………………QQ群:1106560(欢迎加入,多有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若寒沉默不答。

过了半晌,问道:“头戴黄巾的那伙人,可是山贼?”大胡子点了点头,笑道:“正是。”水若寒道:“山贼衣着打扮,我小时候见过,这时想来,模糊记得,父母每次到京城来看我们时,也时常跟我们提起山贼这回事,所以,我打定主意后,就专射头戴黄巾的。”大胡子听了,哈哈大笑,道:“贤侄当真智勇双全,一出手便射杀山贼帮内一头领,为本帮立了个大功,该赏该赏。”说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水若寒道:“我们五兄弟学武艺,原本就是为了杀山贼,这是分内之事,也不必过于夸奖。”大胡子奇怪,问道:“你们是五个人吗?”水若寒笑着点了点头。

大胡子睁大眼睛看了会儿水若寒,笑道:“我想起来了,当年前任隋帮主在位时,送了五个小孩去京城学艺,可不就是你们么?其他四位贤侄,现在人在何处?”

水若寒道:“我们经过英豪镇时,见到一伙地痞流氓正在欺负一个卖水果的乡民,算算人头,也有十五六个,我大哥将他们打发走了,三哥想必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让我先回来探个路,我就独自过来了。”

大胡子突然叹了口气,道:“可惜啊可惜。”水若寒感到疑惑,问道:“可惜什么?”大胡子叹道:“可惜五位贤侄虽然本领高强,就不是本帮中人,山贼时常来滋扰,本帮好手却少,实在对付不了,还有,还有……”连说了两个“还有”,却突然住嘴不说了。水若寒道:“还有什么?”大胡子只是叹气,不说话,看他那表情,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难以启齿。隔了一会儿,道:“贤侄,你们既然回村了,就入本帮中办事,协助本座,对付敌人,将来荣华富贵,自是享用不尽。”水若寒想了想,道:“我们五兄弟这趟回来,主要是探亲,过几天,还要回师门去,入帮这件事,只能以后再说了。”那人听了,脸上肌肉不住抖动,脸露不悦之色,低沉着嗓音道:“既然如此,此事日后再议。”

一路谈话间,早到了一处村庄,大胡子用手指了指,道:“这里就是英雄村了。”水若寒看时,原是自己刚才来过的地方。举目四望,只见到处残墙破瓦,泥泞坑洼,屋舍大门紧闭,半个人影不见。

这时,一个乘马瘦者朗声道:“山贼已退,大家都出来罢。”嘴巴微张,语音不响,但声音远远传了开去,百丈外也能听到,字字入耳,清晰可辨。水若寒吃了一惊,两眼不禁朝那人看去,心道:好强的内力。

看了一会,心中正自思量,对面屋舍的门“呀”地一声开了,走出一对中年夫妇来。水若寒听得乡民纷纷开门出来,转过头来一看,见面前那对夫妇,男的丰神俊朗,女的端庄秀丽,都是三十五六岁年纪,身穿粗布短衫,惊喜之下,口中叫声:“爹爹,妈妈。”一头跃下马背,扑上前去。那对夫妇抬头仔细一看,见是自己儿子,顿时激动不已,大呼一声:“寒儿!”迎将上去,三人抱头,喜极而泣。

大胡子看着三人团圆,叹道:“一家团聚,骨肉相连,当真可喜可贺。”言语中饱含羡慕之意。中年男子听到大胡子说话,瞥眼瞧了瞧他,撒开手来,擦了擦红红的眼睛,打个手势,示意母子别再拥抱,恭敬站着,一声不吭。这中年男子正是水若寒父亲水痕。

大胡子哈哈大笑,正要说话,突听“嚓”地一声,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在阴暗的天色中,看得尤为显眼。紧跟着”轰”地一响,炸雷猛起,连着起了好几个,滚滚而来,好不响亮。大胡子抬头看了看天,知是暴雨立来,从身上解下一个皮囊来,鼓鼓囊囊的,说道:“拿着。”朝水痕面门扔去。

水若寒见有东西砸向父亲,怕父亲受伤,右手疾探而出,成爪抓实了,稳稳拿在手中。大胡子见了这手功夫,暗中赞一声彩,笑道:“这皮囊里有纹银一百两,本座随身带得少了,改日再来专程补上。”说完,掉转马头,当先纵马狂奔而去。余众见帮主走了,一路小跑着跟去。

三人站在屋外,眼望众人去得远了,天空中电闪雷鸣不断,风吹得衣衫不住飘舞,呼呼作响。水痕左手拽了妻子的手,右手拽了儿子的手,快步踏入屋中,关上木门,取过门闩来插上。

顷刻间,黄豆般大的雨点迅疾而下,从半空中哗哗飘落,顺着窗子,直往屋里流。屋内有两扇小窗户,都打开着,水痕去关了一扇,妻子花娇也去关了一扇,回转身来,道:“寒儿,快坐。这许久不见,爹妈好生想念,让爹妈好好看看。”水若寒“哦”了一声,走到桌边,找条凳子,下首坐了。水痕坐了上首。花娇见天色已黑,去橱柜里头取出一支蜡烛来,借着灶头上燃着的柴禾,“嗤”地一声,点燃了蜡烛,走到桌边,横摆蜡烛,让蜡油滴在木桌中间。滴了几滴后,竖着将蜡烛插在蜡油上粘牢,打横里头坐了,细细得端详着儿子的脸,目不转睛,满脸现出喜悦之色。水痕也是一般得看着儿子,笑呵呵的不出一声。

水若寒笑着望了望父母,游目四顾,见屋中陈设极其简陋,居中一张四方木桌,上放一个白色青花茶壶,外加四只茶杯,从色泽上来看,显然是一套的。木桌四边各放一条板凳,矮短粗糙。东边看时,见搭有一张木板床铺,外围挂了帐子,看着比较干净。南边则放着一个小橱柜,也是材质粗糙。西边一个灶台,灶台内红红的,显然有烧着的柴禾,此时正“噼啪”作响,灶台边上堆放着一大捆柴禾,干燥整齐。屋子虽然不大,打扫得却是非常整洁清爽,显然主人比较爱干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