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冰上舞者

更新时间:2019-11-29 06:52:38

冰上舞者 连载中

冰上舞者

来源:落初 作者:Lee54 分类:体育 主角:滑冰青少年 人气:

完结小说《冰上舞者》是Lee54最新写的一本体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滑冰青少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T国曾经是一为花样滑冰强国,强大的群众基础和顶尖的教练团队让他们的选手在比赛中所向披靡。他们拿下了除了女单冠军之外的所有冬奥会花样滑冰项目的金牌。不过一年前在F国举办的冬奥会上,不可一世的T国花样滑冰遭遇了断崖式的惨败,不仅一金未得而且强势项目双人滑更是连领奖台都没有上。4年后T国即将举办冬奥会,为了一雪前耻,T国花样滑冰人痛定思痛,重新上路。  然而前方的道路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各种未知的挑战都在等待着他们。故事讲述了这么一群选手,在几位教练的指导下克服种种困难,在冰面上舞出自我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两人还在冰场上继续她们的悄悄话,场下,玛佳丽特·尤菲诺娃已经小心地踏上冰场,看到这位小女孩上冰了,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马上闭嘴了。

玛佳丽特·尤菲诺娃,父称尼古拉耶芙娜,是那种那人过目难忘的女孩,一头闪亮地金发,配上可爱的脸蛋如同一个洋娃娃一样,脸上挂着灿烂地笑容更是增添了她的魅力,虽然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位12岁的女孩不太合适,但是真的找不出其他词来了。而她的教练,同样是一位漂亮的女士,尤菲诺娃上冰后,她的教练就来到场边,对她说道:“我们把整套节目过一下。”“好的,丽莎·谢尔盖耶芙娜。”尤菲诺娃问道。“今天这里有很多高水平的选手,你正好可以看看她们的技术动作。”她的教练说道。“嗯,知道了。”尤菲诺娃说完就蹬冰前行,开始自己的练习了。

另一边,尼基申夫妇和祖多斯卡娅也在招呼自己的选手开始练习,虽然他们对那位年轻的教练更有兴趣,不过现在没时间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所有的选手都开始按照预定计划进行联系,很快整个冰场就热闹起来。

奥莉加·埃罗耶娃是今年的世锦赛女单亚军,上届冬奥会上排名第11,是目前T国最好的女单选手,不过民众并不认为她可以帮助T国获得历史上第一枚冬奥会女单金牌,其实她的的技术能力不算出众,只是今年的世锦赛很多顶级选手受伤缺席,才让她获得银牌。不过就这枚却帮了T国花样滑冰一个大忙,这样明年的世锦赛T国可以派出3位选手参加女单比赛,这样一些新人得到的锻炼机会就多了。

埃罗耶娃首先沿着冰场中线滑行,在完成了一个不错的Mohawk步后,变成了踩到左脚后外刃的向后滑行,很快她的右脚向后延伸,点冰,身体腾空,同时双手向身体收缩并且交叉,在空中埃罗耶娃的身体沿着顺时针方向旋转,在转了3圈之后,埃罗耶娃的双脚和双手打开,用来点冰的右脚踩到后外刃落在冰面上,很平稳的滑出。通过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埃罗耶娃对自己的表现比较满意。在板墙后看的祖多斯卡雅也微微点了点头。

另一边,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也开始了练习,同样的两人也是跳跃练习。普薇特斯卡娅在冰场横向边缘附近用右脚外刃向后滑行,她扭头看一下身后的情况,接着很快的换到左脚前外刃向前滑行,后脚此时在身后,她抬起左脚的ToePick,右脚向前上方摆动,同时左脚蹬冰起跳,在空中身体逆时针方向旋转两周后双脚和双手打开,右脚的后外刃落冰,向后滑出,左脚向下点冰,普薇特斯卡娅又一次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了三周后,同样采用右脚后外刃落冰,一些选手认为普薇特斯卡娅的跳跃就此结束了,但是普薇特斯卡娅并没有结束的意思,她将左**叉到右脚之前,轻轻的放在冰上,依靠仅有的那点速度,右脚膝盖弯曲,蹬冰起跳,同时左脚膝盖抬起,转胯,这次的起跳高度是最低的,但是,普薇特斯卡娅还是在空中完成了三周转体,之后身体打开,右脚的后外刃落冰。一个2接3接3的连跳就这样完成了。帕什科娃,在普薇特斯卡娅之后开始自己的跳跃,她也开始向后滑行,踩到右脚的后外刃,和普薇特斯卡娅最后一个跳跃一样,左**叉到右脚之前,轻轻的放在冰上,接着帕什科娃右脚膝盖弯曲,蹬冰,同时左脚抬起,转胯,在空中除了身体沿着逆时针方向旋转之外,帕什科娃还将右手的手臂向上抬起,手向下翻转,使得手掌面对自己的头部,在完成了三周的旋转之后,身体打开,右脚的后外刃落冰,向后滑出,此时她抬起的左脚放下,利用冰刀上的ToePick点冰,起跳,帕什科娃在空中又一次逆时针旋转了3圈后落冰,也是右脚的后外刃。普薇特斯卡娅和帕什科娃的起跳高度基本相当,但就落冰而言,帕什科娃更加干净利落,普薇特斯卡娅也是不错,但是落冰时身体总会有些抖动,可以看出是重心不稳。尼基申在板墙后看完自己两位选手的跳跃后,点了点头,等到普薇特斯卡娅滑到他面前时,他说道:“丽莎,刚才落冰时你的重心有些偏移,你需要注意一下。”普薇特斯卡娅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教练。”

祖多斯卡雅的另外两位选手也完成了跳跃,和之前埃罗耶娃一样都是勾手三周跳,完成的质量都挺不错的。最后就是尤菲诺娃了,普薇特斯卡娅和帕什科娃都是很期待这个小姑娘会在训练场上做什么动作的,她俩当年也是在这个年纪开始自己的全国锦标赛之路的。然而这个女孩似乎不愿意在大家面前跳起来,她只是在场上过过节目,象征Xing的表示这里有一个跳跃动作。

帕什科娃低声在普薇特斯卡娅的耳边说道:“是不是我们还有玛丽娅、奥莉加和叶卡捷琳娜之间的炫耀把这个小女孩吓住了吧。”“当年我们也没有被其他人吓住啊。”普薇特斯卡娅说,“或许她今天本来就不准备练习跳跃吧。”“你觉得这有可能吗?”帕什科娃白了普薇特斯卡娅一眼说。

说话间,尤菲诺娃滑到自己的教练面前,停了下来,两人交谈了一下,尤菲诺娃点了点头继续蹬冰滑行。这次尤菲诺娃滑行进入一个弧线,她踩到冰刀的左前外刃,右脚向前摆动,左脚蹬冰,起跳,空中尤菲诺娃旋转了半圈,她在空中身体向前倾斜,左脚向前伸出,右脚弯曲,前胸和肚子贴在左腿上,她落在冰面上,右脚顺势将身体重心移到冰刀的SweetSpot上,于是整个人便开始旋转起来,在旋转了一定圈数后,她的左脚向内侧弯曲,小姑娘的左手向下,提刀,继续旋转,从侧面看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馅饼。最后随着旋转速度的慢下来,尤菲诺娃提到起身,等身体基本站直之后,她提刀的手松开,左脚轻轻地落在冰面上。尤菲诺娃完成这个跳跃进入的组合蹲转之后又一次滑向自己的教练。

冰场的另一个方向,刚刚结束了完成一次跳跃练习的玛丽娅·巴布什金娜向自己的教练安娜·祖多斯卡雅提意见了,她说道:“安娜·安德烈耶芙娜,您可以让那个小东西不要老是盯着我看吗,这个行为十分诡异。”祖多斯卡雅听完说道:“我现在就和她的教练说。你们先自己练习一下下一组跳跃。”说完,祖多斯卡雅向尤菲诺娃的教练走去。此时这位美女教练正在专心看自己选手的贝尔曼旋转呢,丝毫没有察觉祖多斯卡雅到来,所以当祖多斯卡雅向她问好的时候,这位教练吓了一跳。

“哦,安娜·安德烈耶芙娜。抱歉没有看到您来。”她说道。

“我也很抱歉打断你一下,丽萨·托帕洛娃。”祖多斯卡雅说道。此时尤菲诺娃已经完成了贝尔曼旋转动作,她发现自己的教练正在和一个大婶说话,便很知趣的一遍等着。

“有什么事吗?”托帕洛娃问道。

“刚才巴布什金娜对我说,您的选手尤菲诺娃一直盯着她看,她感到十分不舒服。希望你能和她说一声。”祖多斯卡雅说道。

“怎么了,安娜·安德烈耶芙娜,你是担心我的学生会偷学巴布什金娜的技术吗?”托帕洛娃说道。

“那倒不是,你过去也在赛场上比过很多年,有些事情我也就不细说了。”祖多斯卡雅说道。

“知道了。我会让她注意的。”托帕科娃说。祖多斯卡雅听到托帕洛娃这句话道了声谢,备转身准备回去,但是她忽然停住了,她又一次面对托帕洛娃,说:“你的腿……”

“没事了,除了不能回冰上比赛,其他灵活的很。”托帕洛娃说道。祖多斯卡雅,看着托帕洛娃说道:“那时候的事情很抱歉。”

“都过去了,安娜·安德烈耶芙娜,我现在当上教练后也可以理解你们那时候的决定了。”托帕洛娃说道。

祖多斯卡雅上前抱了一下托帕洛娃,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明天好运。丽莎。”

“您也是。”托帕洛娃说道。等到祖多斯卡雅走后,尤菲洛娃才滑到板墙附近,她问托帕洛娃:“丽莎姐姐,刚才那个大婶来干什么?”托帕洛娃笑了,她说道“那是安娜·祖多斯卡雅,别叫人家大婶。她让你不要老是盯着场上这些选手看了,人家心里被你看的发毛。”“是担心我偷学她们的技术吗?”尤菲洛娃说道。“别这么成熟,莉特卡,表现得像个小孩子。”托帕洛娃说道,“再说今天这里的花样滑冰没有什么所谓绝密技术可言。”

三十分钟的训练时间很快就到点了,所有的选手依此下冰,她们从教练手上接过硬质塑料套先把冰刀保护起来,接着拿起挂在教练胳膊上的外套套上,通过选手通道,新一批来训练的进入,她们则回到更衣室。随行的家长们也从体育场的观众门离开,而教练们则走的是运动员的通道。来到体育场的大门附近,教练们等待着自己选手的到来,尼基申夫妇主动找到了托帕洛娃,没等托帕洛娃打招呼,尼基申娜就对她说:“没想到可以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的腿都好了吗?”

“很高兴见到你,玛丽娅·弗拉里耶芙娜,我的脚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和你们一样走出来了吗。”托帕洛娃笑着说。

“你好,丽莎。想不到这么快就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看到你。”尼基申说,“听说你的脚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谢谢。刚才完成阿克塞尔两周接后外点冰三周接后外结环三周的女孩和完成后外结环三环轴接后外点冰三周的女孩就是教练您在我离开前招收的那两位吧?”托帕洛娃问道。此时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已经来到了尼基申身边。

“你们比我那时候要强多了,祝你们明天好运吧。”托帕洛娃对着两人说。“谢谢。”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异口同声地说道。

尤菲洛娃此时也来到了大厅,她跑到托帕洛娃身边,转身对着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说道:“你们好,我是玛佳丽特·尤菲洛娃,你们可以叫莉特卡。”

“很高兴认识你,莉特卡,我叫柳德米拉·帕什科娃,你就叫我柳德吧。”帕什科娃说道。

“我是伊丽莎维塔·普薇特斯卡娅,就叫我丽莎吧。”普薇特斯卡娅说道。

双方又聊了一会,才各自离开,期间尤菲诺娃不停地向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谈起花样滑冰的技术,这让一旁的尼基申十分惊讶,他从没有见过一个12岁的孩子这么对技术有兴趣,而且还有自己独特的观点,他现在很期待明天这个女孩会在赛场上有什么表现。

在回酒店的路上尼基申娜对丈夫说:“没想到托帕洛娃已经在教练界做出些名堂来了。”“是啊,她当时就是那批女单选手中最棒的,当教练自然也不会差。”尼基申说道,“可惜她没有坚持下去,而是转为冰舞选手。不然也就不会……”“其实我们应该向她道歉的,当时那次表决我们也有责任。”尼基申娜说道。“我知道,明天比赛结束后,我会向她道歉的,这是我欠她的。”尼基申说道。

另一边,托帕洛娃坐在尤菲洛娃父亲的车内,他们也是回酒店,尤菲洛娃对托帕洛娃说:“丽莎姐姐,我发现柳德和小丽莎两人中的一个会是明天的冠军。”“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完整地完成短节目不要失误就行了。”托帕洛娃说。“我不知道将来自己能不能也成为冠军。”尤菲洛娃说。“莉特卡,你一定会成为未来冠军的,而且你不只会拿一个冠军,而是拿遍所有的冠军。”托帕洛娃说道。通过汽车的后视镜,坐在前排的尤菲洛娃的父母发现托帕洛娃并不是在开玩笑,接着托帕洛娃说道:“尼古拉·迪米特里耶维奇,瓦莱莉娅·伊戈尔诺芙娜,等到青少年组全国锦标赛结束后,我们需要谈一下关于下个赛季的事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