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回到民国做球星

更新时间:2019-03-09 10:06:18

回到民国做球星 连载中

回到民国做球星

来源:落初 作者:赚奶粉钱 分类:体育 主角:李惠堂普斯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回到民国做球星》是赚奶粉钱最新写的一本体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惠堂普斯卡,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被人接受的足球,不被人接受的人生。陈乐的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困险,但是他依然一往无前。因为他知道,他的未来,在未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起身,起身!”

“喂,要起床赶路了!”

“起来,不准睡了!”

纷乱嘈杂的声音在陈乐的耳边不断萦绕,却仅能引起陈乐的眉头一皱。因为此时才凌晨四点多,若按照陈乐原本的生物钟,正是他合该熟睡的时候。

“diú_néi_楼_某,还不起来!”声音的主人显得颇为暴躁,随手就是一挥。

瞬时,陈乐就做了一个梦。只见他游弋在江面之上,突闻一声惊雷,接着就是一道闪电劈至……

“啊~!“陈乐捂着大腿,翻身坐起。他抚着痛处的那一条红痕,头脑立刻就清醒了,晓得自己又挨了监工的鞭子。

监工见状,满意地点头而去,完全不在乎陈乐那仇恨的目光,径自去催促其他的工人。

陈乐则狠归狠,倒是不敢造次,之前吃过那么多的苦头,能不长记Xing吗?不过,他知道监工其实留了手,若换了别人,定然是鞭打得血淋淋的一片,而他却只是疼而已,红痕也很快就会消散。

能被有区别地,往好的方向对待,陈乐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原因他不想深究,反正不会出于好心,而且,如果能有好的出路,他早就一走了之了。

陈乐的视线往四处匆匆地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身处的,还是在原来那座破旧的竹楼里。于是他惯例叹了口气,再次确认了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后,一骨碌就起了“床”。

“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陈乐暗暗为自己打气。

陈乐所睡的“床”,其实就是竹楼的二楼地板;至于枕头,就是他从未来带过来的一双球鞋。

同“床”的,还有他的一班工友,此时也都已经起身,分别收拾着自己的行装。陈乐则看着自己的球鞋发愣,一直等到工友们开始动身后,他才把球鞋穿好,跟着离开。

他是没有半分身外之物的。

陈乐跟随着工友们,一起下了竹楼,去到楼外的江边处洗漱。

他随便洗了一下脸后,看着滚滚江水,不禁悲从中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往这条江上拉大小便,还有不少死猫死狗在江上飘着,而我竟然还是要靠这条江过活。”

此时此景,不得不让陈乐起了和印度人同病相怜的感叹。

“这条江的河神,不知道是否与我前世有仇,竟然这样害我,折磨我。”陈乐想起,自己就是因为掉进了这条江,所以才穿越的!幸好他当时离江边不远,经过一番艰难的徒步涉水,终于爬上了岸。

陈乐上岸后,才发现四周的环境已然大变。江还是那条江,江心还是那个岛,可是桥却不见了,而且那岛上现在分明树木茂盛,更有不少鸟儿在岛的上空盘旋。

事后回想起来,岛上盘旋飞翔的是鸟,而不是翼手龙,就已经是陈乐不幸中的大幸了。

江心岛的对岸更是面目全非。不但现代的高楼大厦统统不见了,人更仿佛换了一拨般,个个面黄肌瘦,皮肤黝黑,比非洲的难民还像难民。

而后他找了个像是闲人的“难民”一问,才知道自己好像穿越了。他回到了民国15年,也就是公历1926年。

后来陈乐在岸边发了几天呆,期间数次下江,妄想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回。可惜的是,就算他拼了命般地潜水,甚至还渐渐学会了游泳,从旱鸭子变成了浪里白条,然而还是无法找到回家的办法。

江岸上,有更多的“难民”发现了陈乐这个涉水的怪人。他们互相打听之后,都无法猜度出陈乐的来历。但还是有人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怪人必然是一位落难少爷。根据一是怪人皮肤光滑,不像是做过工的人;根据二是怪人身材高大健壮,以前过的,肯定是好吃好住的生活;另外他的内衣华丽,款式独特,像是洋人的玩意。而落难的原因自不必说,现在哪里没有土匪海盗,肯定是遭抢后逃跑来的。

至于怪人下江的原因,自然是想捞取他逃跑时遗留的财物,而且财物必然不少。众人分析到这里,已经有数人下江。有的是想做好人,帮“少爷”寻回一点钱财,更多的是想自己闷声发财。没下江的人,看见“少爷”毫不着急理会那些抢劫他财物的人,便认为他少不更事或茫然失措,不像一个有危险有担当的人,于是也跟着下到江里面,希望混个见者有份。

而陈乐当然没有茫然失措,反而开心着呢。他盯着江上众人,看有没哪个倒霉鬼能帮自己,找到回去未来的通道。

结果就是大家都毫无收获,等天色渐晚,各自散了。

翌日,有些不死心的人看见陈乐依然在江中游荡,就发了狠心,工也不开了,整日里只顾在江里翻腾,甚至在将来死后安排后事时,还煞有其事地交代后人一定要在江里捞到财宝。于是,吴川渐渐起了一个风俗,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在江上来回游上几圈,并因此在未来成为一个游泳强市,诞生了勇夺奥运金牌的健儿。这是后话,就暂且不表了。

陈乐辛苦了几天,单靠好心人给的几碗冷饭粥,终究还是熬不下去。幸好在他快饿晕过去的时候,终于有人出面收留了他。

收留他的人叫陈常富,是个工头,专事到外地建房。

陈常富的工程队就被安排住在江岸上。原因是离他们住所不远的江岸处有一排竹子建成的房屋,房屋的住户专售竹制品与成竹,于是本地人把该处叫做竹栏街,而竹子在建房时,多有用处,可以做脚手架,也可以做成房柱的筋骨。这样住得近了,就方便陈常富的工程队收购竹子,更可以顺便把竹子做成竹筏,沿着水路运送建筑材料。而且离竹栏街不远,还有个叫“窑地”的地方,那里专门生产砖头屋瓦,常常沿着江水送建材过来。

陈乐永远都记得陈常富出现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傍晚,浑身酒气的陈常富扔下了一包吃食,然后冷冽地说:“走,跟我搬砖去,包吃包住。”走投无路的陈乐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得跟着工头,走上了搬砖的“吊丝“道路。

“大头,又发呆呢!”

工友们打断了陈乐的回忆,笑着问:“你的钱财,真的掉江里面了吗?”因为有个同事嫉妒他长得高大,便笑称:人高,头就大。于是“大头”渐成陈乐的绰号。陈乐自然不满,与起他绰号的人打了一架,结果是单挑变群殴,被一群人殴打他一个。事后陈乐不敢再生事,就任人取乐了。

“有呀,有很多,我的未来都掉到江里去了。”陈乐笑呵呵地回答。这句有哲理的话自然被众人歪解,以后不免又多了几个水鬼。

“食朝啦!食完出发去广州湾咯!”远处有几个人敲着锅盖大声招呼,引得陈乐这群人一哄而散,争先恐后地跑了过去。陈乐则不慌不忙地挽了些江水,为自己理了个中分头后,才施施然地踱过去。反正每回,他都是最后一个领到饭菜。

吃过早餐,陈乐跟着工友们轧制竹筏,搬运工具材料,不多时太阳就出来了。等到整理完毕,准备出发的时候,工头陈常富才慢香香地出现。

陈常富先是聚齐了所有工人,开始训话:“这次去的地方是广州湾,是法国人的地头!是洋人的地头!所以你们去了那里,一定要小心做事。不准吐痰,不准随地大小便,不准乱扔垃圾,不准吵架打架!”。

“做了会怎么样?”有工人问。

“轻的,就罚钱。”陈常富顿了顿后说,“重的,我就扣不齐你的工资了,你就去等着坐监吧!坐监会怎样?日日头戴重枷,脚套重镣,日日做苦力,修马路,修码头,如果没人赎你,就这样做一世啦!”

工人们听后,一阵喧哗,马上就有数人表示不肯去。

陈常富则表示,不去的,以后也不用跟他做工了:“今次我好不容易才搭上贵人,得了这发财的机会。你们知道不知道现在广州湾有多发达?好多香港佬去了那里建工厂,工人工资又高,所以又有好多人走去广州湾找工作。人多了,就要起屋住,就要起商铺,还要建厂房,以后工多到做不完。如果运气来了,拿了法国佬投资的工程来做,更加是钱多到赚不完。”

陈乐听到这里,心里渐渐对广州湾有了点眉目:有外国人香港人投资,有很多人去那找工作,城管很严,这说的分明就是经济特区呀。那里是深圳吧!?

陈常富再随便说了些废话后,就解散了工人。他从人群中找着了陈乐,走近了关心地问:“陈乐,住的习惯吗?现在条件简陋,先将就点。等以后赚到银纸,大家都有间房住!”

事实上他是比较看重陈乐的。一方面,陈乐牛高马大,就算不能打,站出来也能装点门面,起码不明情况的人一般不敢对他起争斗之心;另一方面,陈乐会算数,有些时候可以帮着算账;还有就是,他有个“落难少爷”的身份,不知道将来会因此有什么际遇,比如重遇熟人家人,某处有未婚妻什么的。

陈常富常常看见陈乐虽然平时沉默寡言,却又有着一个随遇而安,苦中作乐的心态。而有这种表现的人,往往是有所凭仗,或者是有大本事的人。所以,陈常富日常对待陈乐都是比较客气的。

陈常富想做的,自然就是卖恩了。不过他认为,该打骂的时候,还是得打骂。就好像养狗一样,况且做恶人的又不是他。

陈乐对于工头的客气不置可否,耸了耸肩就离开了。他的凭仗,就是他是未来的人,这让他隐隐有种高人一筹,可以把握未来的感觉;同时他又有种虚幻的感觉,觉得自己并不是真实的人,或许当时从桥上掉到江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死后的一缕精神所作的幻想。

他寻了一艘人少的竹筏,搭了上去,手拿竹篙,只要等到工头的命令一起,就撑筏出发。

出发的命令不多时就发出了,陈乐正要撑走竹筏,却看见远处走来了一群人。这群人唱着高歌,并不时地高喊几声“打倒资本家“,或“打倒走狗”的口号。他知道这是附近的窑地工人又出来“吊斗”了。因为陈乐经常去窑地那取料,搬了不少砖回来,所以也在那里认识了不少工人。他待到罢工游行的人走近,忽然对着他们大喊招手。游行的人闻声,也向他挥了挥手,然后渐渐地远去。

陈乐回头看了看,他看见了工友们各种复杂眼光,看见了工头陈常富的眼角不停地在跳,看见了工头的打手们不安地呵斥工人。

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所在的,可是一个风起云涌的,不同寻常的混乱年代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