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铁血舰娘异闻录

更新时间:2019-02-09 16:53:53

铁血舰娘异闻录 连载中

铁血舰娘异闻录

来源:落初 作者:铁血俾斯喵 分类:其他 主角:张羽白皙 人气:

经典小说《铁血舰娘异闻录》由铁血俾斯喵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羽白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舰炮轰鸣鱼雷穿梭,舰娘世界里他是一个无节操的提督。和歌轻舞银扇摇曳,战国世界里他是择人而噬邪恶无比的八岐大蛇。黑暗末世怪物入侵,他是自未来重生而回,丧心病狂的炼金术士。万界重启,主神衍化,空间崩灭,他是其最后的代行者。他叫张羽,万物的终结者,一个喜欢女装的,咳咳,变身萌妹的biantai,你有权利称呼她为铃科百合子,当然她也会宽怀大量的把你做成尸偶,然后将灵魂囚禁于内,让一百头食腐巨魔不间断的来和你进行摔跤。太上高祖武殿下,文才济济不可一世,为平息次元之荡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惜是个变态,自攻自受终身不娶。——《帝国本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羽一直怀疑自己兑换了一个假的吸血鬼血统

先不说无法像小说中那些逆天的吸血鬼那样依靠吸收啥的‘月之精华’来到达功力大增的地步

但是就连最基本的依靠月亮的月华来辟谷都是一个问题啊!

确实自己的体质现在貌似可以吸收一部份月光中的能量,但是就那个量而言,张羽感觉自己就算照一晚上月亮也抵不上吃一顿饭可以提供的能量……

这里没什么,我忍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弱小的子爵罢了,但是……但是不是说吸血鬼是属蝙蝠的吗?

那么,为何自己连一个最基本的夜视都做不到啊!!

????

没错,作为一个吸血鬼,张羽现在依然对黑暗一无所知……

该黑的还是黑,有暗牧的依然是一片昏暗!

看着一片漆黑的房间张羽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可能是一只假的吸血鬼

第一次是在自己提督休息室的时候,第二次则是现在,或许是由于这里是空闲的房间的缘故,窗子被死死的关着,没有一丝月光可以溜进来

而拜这个所赐

张羽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扛着大青花鱼在这个一天漆黑的房间中慢慢探索着……

开关……开关……

电灯开关究竟在哪里啊!!

慢慢的探索着,幸好张羽现在的吸血鬼体质是普通人的数倍,不然的话按照以前他的体质而言,扛着这样一个萝莉转个几个小时怕是已经趴下了

大青花鱼重吗?

重吗!

这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154cm的身高,43kg的重量……

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和重这个词挂钩,甚至说是娇小也不为过

不得不说,以前的某人真的太废材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空余的房间之中貌似没有放置诸如玄关和客厅那样,各种各样,作用不明的陷阱

至于何一个驱逐舰宿舍会有这么多陷阱这个问题?

显然只有这里的主人才知道原因了,而现在这个主人显然在另外一个房间中睡的正香吧。

作为一个合格的绅士,张羽表示自己才不会对另一个房间之中的某位产生任何的兴趣呢!

自己才不会好奇,小学生睡觉的时候是不是裸睡、小学生睡觉的时候爱穿什么样式的***小学生睡觉的样子是什么……等种种会归类为hentai的话题……

嗯,没错,我才不感兴趣!

虽然驱逐舰宿舍外部看来不是很大,不过张羽却感觉这个闲置的房间异常的大

几分钟都过去了貌似自己还没摸到所谓的电灯开关,就连床都……额,摸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张羽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自己貌似忘了什么一样

嘛,不管了,还是先上床睡觉吧,好困啊……

吸血鬼晚上会困这一点,张羽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吸血鬼血统是假的……

不怕阳光、不怕银质物品、可以吃大蒜、不能夜视、晚上依然会困……

没错,这就是自己!Orz……

凭着感觉,张羽将自己身上的大青花鱼,放在了床上的一角,而自己则准备摸索被子和枕头

作为一个不尽职的吸血鬼,张羽依然习惯性的想要睡觉的时候盖上被子和将自己智慧的大脑枕在柔软的东西上

而至于大青花鱼?

作为一个乐于助人的提督理应为其也准备一份,这不是明摆的吗?

凭着感觉张羽摸了进去

柔软的触感?……微热的体温?……丝质的柔滑?

貌似摸到了什么不的了的东西了,虽然就这几点而言还远无法证实什么,但是一种不好的预感已经由心中升起了

而紧接着

紧绷的布片,以及狭窄的温润湿滑的……

一滴冷汗由张羽的头上滑落了下来

现在张羽可以确定了,自己在摸的东西是什么了

而旁边的大青花鱼则好奇的看着这个人类的举动

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过看了他那些奇怪的举动之后,自己不知道为何身体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对于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大青花鱼选择继续观察,察觉到张羽貌似不能夜视之后,金发双马尾萝莉不由得大胆的睁开了眼睛……

而某人对着一切则毫无自觉。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我是怀着探索和求真的心理来解析这具身体的,呸,不对……我只是想找个开关!

总之还是先把右手拿出来吧……

“唔嗯……”

微微的呼气,黑夜中的主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双腿本能的夹紧想要阻挡入侵的异物……

张羽:……………………

药丸……药丸……药丸啊!!

刚才还能顺利活动的右手一下被夹的死死的,而好巧不巧的是张羽的右手现在离某个神秘的地方只有一步之遥,微微的湿气顺着花园吹拂在张羽的右手上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张羽感觉自己貌似有点头晕,自己貌似流鼻涕了?

而黑暗中的大清花鱼依然聚精会神的看着这里另自己奇怪不已的男人的举动

看着张羽突然之间二行猩红的鼻血由他的脸上滑落下来,不由得想要惊呼但是又很快的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小嘴,然后带着诡异的红晕继续观察着。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脆弱啊……你的名字是男人……

的赶快想个办法把自己的右手抽出来,然后扛着大清花鱼离开这里!

虽然眼前发生了令人血脉膨胀的一幕,不过与这个想必张羽却感觉到了生命的危险……

虽然不明白夕立为何要在驱逐舰宿舍里放这么多陷阱,虽然不明白夕立为何要穿着衣服睡觉,虽然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就手贱,不过有一点张羽却是明白,那就是如果不想办法离开这个房间……

你体验过绝望吗?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所谓的宪兵队是什么地方,不过看着门外看守的一群基佬,张羽总感觉不是什么好地方

而猥琐驱逐舰听说则要被送入这个地方经历所谓的精神再创造……

根据某小镇居民的讲述,貌似一个一天到晚叫嚣着‘驱逐舰真是太棒了!’的提督,被送入这个地方后,出来后赫然转投了巨炮神教……

所以说自己的必须赶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大不了今天晚上就把大清花鱼放生了然后自己挖个坑过一夜!

试着将自己那不算大的右手忘外抽,不过似乎是感觉到了不适,交织的双腿不由得夹紧了,丝质的触感全方位的刺激着某人的感官,而张羽之前感觉到的不对劲之处也终于被他感觉到了,那就是……

这个房间有着名为少女的芬芳!

之前还以为是大青花鱼的体香,现在看来却是夕立的,靠近之下张羽还是能分辨出二者的不同的,前者是带着点茉莉的气味,而后者则是百合花的味道……

……………………………………不断挣扎的分割线………………

究竟该怎么办好呢?

张羽放弃了抵抗选择当条死鱼,失神的躺在床上

夕立则紧紧的抱着他,头乖巧的靠在张羽的胸膛上,张羽的右手也没有在某个令人遐想的地方了,平静的摊在床上,二只黑色的玉足则将张羽死死的缠住……

究竟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为什么会来驱逐舰宿舍……我为什么兑换了一个假的吸血鬼血统……

中间的经过张羽已经记不清了,自感觉自己只是在简单的想要把自己的右手抽出来而已,然后夕立则是在不断的挣扎,然后自己继续抽,然后夕立一个翻身将自己抱住了

然后,然后……

所以说自己当初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虽然黑暗中看不到自己现在的状态,不过就感官而言,张羽已经可以想象出来自己的样子了

想必是如同一个大型玩具一样的被夕立抱住了吧……

“唔姆~”

嗅到某个令人安心和熟悉的味道夕立蹭了蹭头然后抱的更紧了,大腿更是无意识的摩擦着。

张羽:………………

看来暂时是离开不了这里了……

不过,驱逐舰什么的真是太棒了!

这一刻张羽貌似感觉自己对巨炮神教的信仰动摇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